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八百三十二章 不战而胜
    在全歼向发率领的七万江南军后,李延庆便令王贵为前锋,率八千骑兵沿运河南下,直扑杭州钱塘县,只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八千骑兵便抵达了杭州余杭县,余杭县距离杭州只有四十里,王贵下令骑兵暂停休息两个时辰,五更时出发。

    余杭县南城外的税署成为临时军衙,王贵、曹猛、高宠、花荣等大将聚在一起,商议拿下钱塘县的方案,目前钱塘县内还有两千军队,两千军队对于八千骑兵而言,已经无足轻重,但都统李延庆有明确要求,不能惊扰钱塘百姓,不能造成县城损失,不能让两千人逃脱,这三不要求使王贵肩头沉甸甸的。

    王贵在桌上摊开一张钱塘县地图,对众人道:“这是最新的钱塘县地图,上面显示城墙已经被拆除,我们骑兵南下可以一路杀进县城内,但问题是,这两千军队会不会躲在县城内与我们巷战,那样损失就大了,大家都说说吧!有没有好的方案?”

    旁边曹猛道:“是不是可以派人去和这支军队的首领谈判,只有他们肯放下武器,我们可以赦免他们。”

    高宠摇了摇头,“这支军队的指挥使是向宗良的女婿王啸,除非向家开口,否则他不可能投降。”

    这时,花荣低声道:“都统不是有安排了吗?”

    王贵脸色顿时有点难看,都统李延庆在他们出发前给他们一个备选方案,如果他们无计可施,可以用这个备选方案,说实话,不到迫不得已,王贵是不会用这个方案。

    沉默良久,曹猛和高宠都点头道:“备选方案可以用!”

    王贵无奈,只得对门外士兵令道:“把人带进来!”

    片刻,两名士兵将郑琛带了进来,郑琛就是李延庆的备选方案,让郑琛去劝说钱塘守军投降,条件就是免郑琛之罪。

    郑琛换了一身平民衣服,他走进房间道:“请王将军吩咐吧!”

    房间里除了王贵外,其他人他都很熟悉,包括花荣,花荣当年也是禁军将领,也认识这个从前的东京四衙内之一。

    王贵冷冷道:“相信都统已经给你说过了,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天亮之前守军出来投降,否则混战之时,我无法保证你们郑家的安全!”

    郑琛暗骂一声,只得答应了,“我现在就出发,能否再给我半天时间,正午前投降!”

    王贵想了想,“可以!”

    郑琛行一礼便走去,王贵随即安排两名士兵跟随郑琛南下钱塘县。

    天刚刚亮,王贵便率领八千骑兵继续启程,向四十里外的钱塘县杀去。

    .........

    时间已经到了三更时分,位于积善坊内郑府内灯火通明,郑家和朱家正在紧急磋商对策。

    就在半个时辰前,朱孝章得到消息,郑家老小一百余人乘坐二十几艘客船离开钱塘县,这个消息令朱氏兄弟十分紧张,立刻赶到郑家来协商对策。

    朱氏家主叫做朱孝孙,年约四十岁出头,却是朱皇后的长兄,今晚一同前来之人除了兄弟朱孝章外,还跟着他们的叔父朱俊。

    朱孝孙满脸愤怒道:“向家真是祸害,他们自己逃走了,却还掌握着军队,陷我们于不义。”

    “确定王啸没有走吗?”郑氏家主郑南问道。

    郑楠是郑太后胞弟,也是郑琛的父亲,封爵郑国公,太子少傅,开府仪同三司,地位极高,他同时是这次反叛行动的第二号人物。

    “他肯定没有走,我亲眼看见他率军在城中巡逻。”

    郑楠沉吟不语,他知道王啸为何不走,就是为了给向家争取撤退时间,但这样一来,不仅其他家族会遭殃,还会连累到全城百姓。

    就在这时,管家匆匆跑进来,低声对郑楠道:“家主,小衙内回来了!”

    郑楠顿时大喜,连忙道:“快带他进来!”

    片刻,郑琛被带了进来,上前跪下给父亲行礼,“孩儿给父亲请安!”

    “琛儿,你没事吧!”

    郑楠连忙上前扶起儿子,他极为疼爱这个小儿子,之前得到飞鸽传书,说江南军全军覆灭,儿子生死不知,让郑楠担忧万分,现在儿子平安过来,他竟有一种喜极而泣的激动。

    “启禀父亲,孩儿被李延庆俘虏,这次回家是有要紧之事。”

    郑琛看了一眼旁边的朱氏兄弟,欲言又止,郑楠摇了摇头,“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吧!郑朱两家现在是一条船,没有什么可忌讳。”

    “李延庆给孩儿开出一个条件,如果孩儿能让钱塘县守军投降或者解散,李延庆可免孩儿之罪。”

    郑楠怔住了,这个条件有点难办,郑家子弟得免,那朱家子弟怎么办?朱洪英和朱洪亮兄弟也是在江南军中啊!

    这时一旁的朱俊急声问道:“贤侄,洪亮和洪英情况怎么样?”

    朱俊的两个儿子便是朱洪英和朱洪亮,郑琛苦笑一声道:“他们没有阵亡,都被俘虏了。”

    朱俊顿时松了口气,他想了想又道:“贤侄,如果我也参与说服军队,不准他们兄弟二人是否能免罪?”

    郑琛摇摇头,“这个我确实不知,我不能乱说话。”

    旁边家主朱孝孙并不希望立功的好处落在二叔个人身上,这是家族的利益,不能被二叔独占,他连忙道:“二叔,不管能不能得免,只要朱家立了功,总是会有好处,相信李延庆不会无视这一点。”

    朱俊无奈,只得叹了口气。“好吧!事到如今,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这时,郑楠沉吟一下道:“王啸虽然掌握着军权,但统领两千军队的却是他的四个部将,我们可以釜底抽薪,将四个部将说服,王啸就孤掌难鸣了。”

    “有道理,不如我们分头行动,各去找两人,相信大势之下,他们都有自保之心。”

    两人又商议片刻,便分头行动了。

    ........

    王啸是向家的女婿,他这次肩负着掩护向家撤退的重任,他必须率军和京兆军激战到底,最大限度地给向家争取时间,作为回报,王啸的儿子将得到向家的重用,另外,向家也把两处藏钱之地告诉了王啸,作为他为向家付出的嘉奖。

    王啸对向家倒也忠心耿耿,亲自护送向家老小乘船离去,他随即又率两千士兵驻扎在钱塘县的北口关,北口关前面是宦塘河,一座大桥跨越南北,北口关便在桥南,是进入钱塘县的必经之路。

    天渐渐亮了,王啸接到消息,京兆军八千骑兵已抵达宦塘河以北,距离宦塘河只有五里,他率领百余士兵向宦塘河急急赶来。

    距离北关口还有三里,一名士兵疾奔而来,焦急禀报道:“启禀将军,大事不好!”

    王啸一惊,连忙问道:“出了什么事?”

    “盛将军和李将军献北口关,投降了京兆军,对方骑兵已经过了宦塘河,正向这里杀来!”

    王啸大吃一惊,转身便向城内奔逃,但只逃出百余步,只见前面来了一支军队,正是奉他军令赶来北口关支援的一千士兵。

    王啸连忙招手大喊:“军队停住!”

    一千士兵停了下来,当王啸靠近时,他忽然愣住了,最前面的一名将领居然是郑琛,郑琛不是跟随向发全军覆灭了吗?他怎么会在这里?王啸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郑琛逃回来了。

    但不管郑琛是不是逃回来,他都不该出现在自己军中,而且还变成了军队首领的模样。

    王啸心中顿时不满,他奔上前厉声喝问道:“郑将军,这是怎么回事!”

    郑琛停住战马,一举手,一千名士兵冲上前,同时举起军弩,对准了王啸和他的手下。

    王啸吓得结结巴巴道:“郑....郑将军,有话好....好说!”

    “放箭!”

    郑琛一声令下,一千名士兵同时放箭,顿时乱箭齐发,王啸和他的手下纷纷中箭,惨叫声一片,一轮箭后,再无一个站立之人。

    “杀!”

    郑琛再次下令,数百名士兵冲上去,将未死之人全部杀死。

    王啸连中七八箭,已经奄奄一息,郑琛慢慢走到他面前,冷冷对他道:“李太尉答应我,只要拿了你的人头,我就可以免罪,王将军,只能怪你不识时务了!”

    他高高举起剑,狠狠一剑刺下,王啸惨叫一声,当即气绝身亡。

    这时,远处尘土飞扬,俨如闷雷一般的马蹄声传来,一支数千人的骑兵已出现在三里外。

    郑琛当即令道:“放下兵器,脱去盔甲投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