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八百三十四章 曹家烦恼
    曹府位于杭州州衙附近,是由三座并排的府宅组成,占地足有一百亩,虽然总面积在县城中是最大,但它是三座府组成,所以钱塘第一大宅便被占地五十亩的向府夺走。

    不过曹府也有一座建筑全城第一,那就是新建的多彩楼,高达八丈,完全就是按照东京的老楼图纸修建。

    老爷子曹评身体不错,在杭州适应得很好,就在十天前,天子赵构下旨,加封曹评为常山郡王,这是赵构为了表彰曹家捐献凤凰山麓,特地给曹家的殊荣,不过这里面多少也有笼络功勋世家的意思。

    早在去年初,赵佶就下旨表彰曹家,封曹评为卫国公,现在再为同一件事加封为郡王,这里面就有别的意思了。

    李延庆抵达曹家,曹老爷亲自带领族人出来迎接孙女婿到来,一下子出来二十几口人,场面十分隆重,让李延庆着实有点受宠若惊,“祖父怎么亲自出来了,外面热,您老人家快回去歇着。”

    曹评笑眯了眼,拍了拍李延庆肩膀道:“把蕴娘嫁给你,是我这辈子最英明的决定,年纪轻轻就封王拜相,大宋朝赵姓以外,你还是第一个。”

    李延庆搀扶着老爷子往府中走,笑着解释道:“祖父过奖了,我可没有拜相,只是二品太尉。”

    “那是你不知道,太宗皇帝有规定,知枢密院事等同于参知政事,你只是没有挂相名,但完全可以参加相国议事。”

    李延庆只是笑了笑,赵构是准备封他为第一副相,但被他拒绝了,年轻任高职,还是在外比较好,否则他很容易成为狄青第二。

    众人进了多彩楼,曹评又用李延庆为例子,鼓励了曹氏子弟一通,这才留下长子曹俨和三子曹选,曹俨是家主继承人,他对外可以代表曹家,而曹选是李延庆老丈人,因李延庆而得势,现在是曹氏家族祠堂主祭,同时也是曹家内府总管,曹家所有的产业都由他负责。

    三人坐下,曹评喝了口茶问道:“听说六郎出任扬州通判,这是真的吗?”

    李延庆微微笑道:“这其实是官家的意思,他答应六叔在江南各州任选一处出任次官,我本来考虑江宁府,不过六叔和帝姬更喜欢扬州,他自己选择了扬州。”

    “官家打算怎么升格杭州,有考虑吗?”旁边曹俨又小心翼翼问道。

    李延庆点点头,“杭州升格为南京临安府,这是去年太上皇定下来的,官家已决定采用,另外知政堂建议升苏州为平江府,升越州为绍兴府,为临安府的南北两翼。”

    曹评叹了口气,“一定要迁都吗?”

    李延庆沉默片刻道:“金兵现在确实很强大,京兆军是目前大宋最精锐的军队,三万军队在相州尚敌不过金国一万渤海骑兵,宗泽在博州取得连胜,他们对阵的敌人虽然名义是金兵,实际上是投降金国的原宋军,真正的女真骑兵宗泽不是对手,这次是因为发生了瘟疫才使我们侥幸获得喘息之机,如果我们不抓住这次机会迁都南撤,一旦金兵卷土再来,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或许你说得对,这个时候保存人口和实力才是明智的决定。”

    这时,曹评又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处理三大外戚?”

    “这就是我先来拜见祖父的原因,我想听听祖父的意见?”

    曹评点点头道:“外戚和皇族都很敏感,是本朝的三大势力之一,百年的各种关系盘根错节,任何时候他们属于皇室家人,不是外人能处理,你不轻举妄动是明智之举,也别管他们,把他们软禁起来,等官家自己处理。”

    “多谢祖父指点,延庆明白了,另外,曹家还需要我做点什么?”李延庆看了一眼旁边的曹俨,他觉得曹俨有话要说。

    曹评呵呵一笑,“暂时不需要了,你现在虽有权,但权力绝不能滥用,要当心成为有心人攻击你的把柄,我建议还是把地方官的任免权就交给知政堂吧!”

    “延庆知道了。”

    这时,曹俨给三弟曹选使了个眼色,曹选会意,便小声道:“关于茂德帝姬之事,父亲不表一下态吗?”

    曹评笑了起来,“这件事确实有意思,姐妹二人,一个嫁给六叔,另一个则要嫁给侄女婿,辈份虽然有点不符,但你不是曹家子弟,其实也无所谓,相信没有人会在意这个小节,曹家没有任何意见,乐见帝姬成为蕴娘的姐妹,只是另外一件事让我有点难办。”

    “不知什么事情让祖父难办?”

    曹评苦笑一声道:“官家考虑立曹氏之女为贵妃,这对曹家当然是好事,但六郎最年幼的妹妹都二十七岁了,而且已成婚,难道要让我孙女辈入宫?延庆,你给个意见吧!”

    李延庆当然明白曹评为什么发愁,曹晟已是驸马,如果赵构要立曹家之女为贵妃,如果同辈还好,偏偏同辈中已经没有合适之人,只能向下一辈走,这样在辈份上就容易被人诟病。

    不过娶媳和嫁女又有不同,帝姬嫁过来是曹家之媳,曹女嫁过去是赵家之媳,两者其实并不搭界。

    李延庆沉吟一下便道:“这个问题我相信官家也考虑到了,既然官家认为无妨,那曹家也不用太在意,我个人觉得,只要不是叔侄同娶姐妹,那问题就不大,再说这种政治联姻,考虑的是利益,本身就不用太在意辈分问题。”

    旁边曹俨也劝道:“父亲,延庆说得对,政治联姻是不用太在意辈分问题,再说功勋世家之间联姻,辈分问题就错了很多,真的无法计较了。”

    曹评缓缓点头,“这件事让我再考虑考虑!”

    曹评有点疲惫了,曹俨让两名丫鬟扶他回房休息,这时,李延庆给曹俨使了个眼色。

    曹俨走上前笑问道:“延庆还有什么事吗?”

    李延庆点点头,“请大伯跟我来,我想找点事情给大伯!”

    曹府的对面就是杭州州衙,李延庆刚从曹府出来,便看见新任通判韦琎站在州衙门口张望,见自己出来,韦琎连忙奔了过来,“李太尉可有时间?”

    “韦通判有事吗?”

    “关于修建公房之事,卑职和几个官员商量了一下,草拟了一个方案,请太尉过目。”

    李延庆点点头,回头对曹俨笑道:“上将军也一起来吧!”

    李延庆当然知道曹俨问江南州府规划的真正目的,尽管老爷子劝自己不要滥用权力,但曹俨在家赋闲多年,现在终于有了出仕的机会,曹俨不想放过这次机会也是情理之中。

    曹俨现在官任右卫上将军、保宁军节度使,两个官职虽然都是虚职,品阶却是从二品,他出任从三品的临安府尹是足够了,曹家捐献了凤凰山,虽然曹评因此被封为郡王,但那只是一种虚名,而且王爵还不能继承,朝廷还得再给一点实际的利益才行,让曹俨出任第一届临安府尹就是最好的方案,这一点,李延庆有信心劝服赵构。

    韦琎虽然可以重用,但他目前毕竟只是正八品知县,一下子升为临安府少尹确实不太现实,而且他也搞不定杭州的权贵,只要他协助曹俨得力,李延庆便打算推荐他出任宣州通判。

    曹俨大喜,连忙跟随李延庆向州衙走去。

    “杭州知州和通判都已挂印逃走,现在杭州官府处于一种瘫痪状态,而迁都方案已经启动,数十万东京百姓正在前来杭州的途中,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要安置好南迁民众,同时保证迁都顺利完成,这件事只能烦请上将军暂时担当了,韦通判也会协助上将军。”

    曹俨没想到自己转眼就成为杭州主官,他有点像做梦一样,一切都不太真实,他犹豫一下道:“延庆先兼任杭州主官,我觉得更合适。”

    李延庆摇了摇头,“我是三路宣抚使,接下来还要巡视各州,没有精力顾及迁都琐碎之事,最多只能在军队及财物上提供一点帮助,大伯出任杭州主官,可以震慑各家权贵,我觉得更合适。”

    “要不我先和老爷子说一下。”

    李延庆笑着拍拍他胳膊,“先来州衙商议吧!回头再禀报老爷子。”

    曹俨点点头,跟随李延庆走进州衙。

    李延庆随即让韦琎召集所有州衙官员,只片刻,杭州的司马、长史、各曹司士、文学、助教等等二十几名官员都闻讯赶来。

    李延庆站在台阶对众人道:“我便是两浙路及江南两路宣抚使、太尉李延庆,封天子之令平定江南叛乱,现在叛乱已经平息,当由乱入治,各叛乱州通判以下皆可赦免.......”

    李延庆还没有说完,众官员顿时激动得欢呼起来,杭州知州和通判都逃掉了,这两天下面的官员都忐忑不安,唯恐自己也要被追究,现在李延庆宣布他们无罪,让众人怎么能不激动。

    李延庆摆摆手,让众人安静下来,他又继续道:“眼看迁都已启动,但杭州的主次官均已逃匿,所以我任命上将军曹俨暂任杭州知事,全权负责迁都安置事宜,再任命钱塘韦知县兼任杭州通判,协助曹上将军做好迁都安置,请各位也尽心尽力,把这件大事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