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八百三十五章 曹蕴到来
    紧接着曹俨和韦琎先后表态,愿意在宣抚使的监督下竭心尽力做好迁都安置事宜,众人随即走进了内堂。

    司马张文林连忙摆开桌子,铺上了一幅最新的钱塘县地图,韦琎拾起木杆,指着地图上绿色区域道:“这些绿色地块标识便是目前官府掌握的空地,一共有十几万亩土地,南面靠近凤凰山有两万亩,但绝大部分还是在北面,请李太尉指示民众的安置方向。”

    李延庆想了想问道:“皇城的土地有安排吗?”

    “有!凤凰山脚下都是皇城。”

    韦琎用木杆指着山脚下一大片黄色区域道:“这边就是皇城,太上皇亲自划出的一片土地。”

    李延庆笑道:“在地图上看还是有点模糊,索性大家一起去现场看吧!”

    众人跟随李延庆出了州衙,李延庆让士兵牵来数十匹马,让众人都骑马前去,州衙就在钱塘县南面,能清晰地看见数里外的凤凰山。

    州衙南面就是县城的南城墙,但已经拆除,没有城墙阻挡,西面是七宝山,东面一直向南都是一望无际的旷野农田,一直延绵到最南面的凤凰山下,不过前方约两里外却修建了一段城墙,李延庆有些不解地问道:“那是什么城墙?”

    “启禀太尉,那边就是皇城宫墙,以那道城墙为界,向南属于皇城,向北就属于县城。”

    韦琎又指着宫墙以北的大片空地道:“这就是我刚才所说的绿色标识区域,一共有两万两千亩,一直延伸到前面的皇城宫墙下,原本是农田,官府都已经收购,太尉看看是否可以在这里修建一些安置民宅?”

    李延庆回头问曹俨,“上将军的意见呢?”

    曹俨摇了摇头,“我建议南面的地块都空着,就像东京一样,皇城的土地肯定不够,一些官衙最终还是要修到外面,另外皇族王府也需要土地,这边的两万两千亩土地我建议交给朝廷安排。”

    李延庆笑道:“其实还有太学,也要考虑它们的用地。”

    “太学的土地有!”

    韦琎连忙指着北面,“就在州衙北面,原来的州学以及文庙、城隍庙,那一片占地足有一千五百亩,土地足够大,将来修建太学、府学以及考试院都足够了。”

    “那南面这片土地就按照曹上将军的建议,全部留给朝廷,安置迁移民众就放在北面。”

    众人调转马头向回走,这时李延庆想到一件事,便指着原来的城门正对的大街笑道:“这条街应该就是将来的御街了,两边的土地都卖了吗?”

    曹俨笑道:“这个大家心里都明白,两边的土地价格仅次于西湖边,早就被各家权贵分割了,曹府也是在御街旁,宝妍斋在这里也有一片土地,就在曹府北面。”

    御街现在叫做钱江大街,是钱塘县的南北主干道,笔直地向北延伸,众人一路北上,两边早已建满了府宅和民宅,还有大量的商业店铺,另外还有三座瓦肆也分布钱江大街西面。

    钱塘县本身就是江南第三大城,仅次于江宁县和吴县,人口四十余万,现在大量京城人口南下,使钱塘县在短短一年内人口便翻了一倍,突破了八十万,现在还有数十万人口在南迁路上,县城扩大几倍已经是势不可挡了。

    李延庆来到县城北面,过了税署,这里便是第二片绿色区域,面积最广阔,一直延伸到北面十几里外的宦塘河,这里大约有十四万亩土地,东面是钱塘江,西面是西湖,中间便是一望无边的旷野和农田菜地。

    李延庆指着眼前的官道对众人道:“以这条南北官道为界,西面的土地保留,将来官府可以出售用来修建民宅商铺,东面的土地修建公租房,就像我上午所说,我会拨付五十万贯专用钱,希望两个月内建好三万间公租房。”

    曹俨想了想问道:“那南迁之民临时安置在哪里?”

    李延庆指着官道西面,“就安置在这里,先搭建帐篷,等公租房修好后,再逐步转移过去,如果愿意去租城内的民房,也可以!”

    众人又走了一圈,基本上敲定了安置民众的方案,曹俨急忙带着官员们返回州衙制定详细方案,他刚当上杭州主官,热情极高,甚至忘记去给老爷子请示了。

    这时,时间已经到了黄昏,李延庆不再回县城,而是向不远处的军营赶去。

    刚走进军营,一名亲兵便奔上来,将一管鸽信递给李延庆,“启禀都统,扬州刚送来的紧急鸽信!”

    李延庆见信筒居然是红色的,心中暗吃一惊,难道扬州出事了吗?

    他连忙打开鸽信,居然是扈青儿发来给的鸽信,李延庆脸上慢慢露出一丝惊喜,随即又苦笑起来,自己的妻儿和父亲已经跟随鄂州水军一起抵达了江宁府。

    ........

    扬州,一艘千石客船缓缓靠向扬州码头,船头上站着几名女眷,为首一个极为端庄秀丽的女子正是李延庆的妻子曹蕴,自从去年初京兆府分别后,曹蕴便带着京兆军将领的上百名家眷一路颠沛流离,先在成都府住了一段时间,成都官府对他们比较冷淡,生活极为不方便,这时正好接到公公李大器的来信,要他们去鄂州江夏。

    曹蕴又带着百余人坐船去了江夏,终于在江夏稳定下来,众人一直住到今天,曹蕴听说丈夫去了江南,她按耐不住不住思夫心切,便和师师商量一下,正好李大器也要赶去钱塘县,曹蕴便带着王贵妻儿,分乘两艘客船跟随鄂州水军前往江宁府。

    曹蕴来扬州当然是有原因,之前她接到丈夫一封信,信中含蓄提到了官家想把茂德帝姬嫁给自己为侧妃之事,这件事曹蕴并不是很抵触,丈夫已被封为郡王,身边只有一妻一妾也不合理,而且李家人口单薄,师师又无法生育,自己倒不能做得太过份,丈夫想多娶几房延绵子孙也是在情理之中。

    但曹蕴也有自己的原则,那就是丈夫不能像王贵一样在外面养别宅妇,私自纳妾,要娶妾必须经过自己同意,这也是自古的规矩,妾室必须经过大妇点头后才能进门。

    当然,茂德帝姬身份特殊,不能为妾室,至少是平妻,比自己略低半头,而且在诰命册封上也和自己一样,封一品夫人,只是名号上稍低一点,叫做郡王偏妃,服饰款佩上享同郡王妃。

    这些对外身份曹蕴都可以不计较,可李家的原则她不会让步,李延庆的正妻只有一个,要进李家门,就必须得经过她曹蕴点头。

    “大姐,福金人其实不错,很温柔贤良,懂得尊卑退让,心地也善良,你就别太为难她了。”扈青儿在一旁小声劝说曹蕴。

    曹蕴轻轻捏一下她的耳朵,似笑非笑道:“你这个死妮子,我倒要问问你,你打算几时才敬我茶?我让你照顾官人,你倒好,把机会让给别人了,让我怎么说你啊!”

    扈青儿顿时满脸通红,半响她才扭捏道:“大姐,我不是还没有准备好吗?”

    旁边师师揽住扈青儿的肩膀调笑道:“青儿什么时候都没有准备好,大姐,不如咱们明晚把她灌醉了,直接送到官人房中去。”

    “好办法,生米做成熟饭,这小妮子就别想整天乱跑了。”

    扈青儿急得一跺脚,“你们两个别再取笑我了!”

    “好了!好了!再说这小妮子要跳江了。”

    说笑着,大船渐渐靠近了码头,扈青儿这时看见码头上停着一辆宽大的马车,便对曹蕴小声道:“大姐,她已经到了,我带她上船吧!”

    曹蕴想了想问道:“她姐姐安德帝姬在吗?”

    “应该也在!”

    “那就请她也上船说几句话吧!”

    这时,师师走过来道:“大姐,我去请她们上船。”

    曹蕴点点头,“麻烦师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