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八百三十七章 全家重逢
    李延庆在已经在码头前等候了一会儿,父亲和继母一家以及王贵妻儿昨天先到了钱塘县,李延庆才知道,妻子去扬州见赵福金了,这让他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担忧。

    这桩婚事当然不会有什么意外,毕竟是帝王笼络功臣的一种手段,也是是一桩变相的政治婚姻,妻子是识大体之人,不会反对这门婚事,李延庆就怕妻子和福金相处不好,彼此有成见,会影响到将来的家庭生活。

    李延庆的担忧并非没有原因,关键是赵福金的帝姬身份,赵福金会不会用帝姬身份压制蕴娘,李延庆很了解自己的妻子,待人温柔如水,但骨子里却十分刚强,若赵福金分不清形势,用帝姬身份压制蕴娘,必然会遭到蕴娘的反击,这桩婚姻还会延续,但新娘就不一定是赵福金了。

    正想着,只见一艘千石客船破雾而来,李延庆精神一振,终于来了,现在也顾不上刚才的担忧了,他已经一年多没有见妻儿,也思之若渴。

    船舷旁站满了李延庆的亲人,她们也看见李延庆,扈青儿挥挥手笑道:“大哥,我们在这里!”

    曹蕴也对丈夫笑了起来,一双美眸中神采飞扬,格外的艳丽动人,这时,李延庆发现一个细节,赵福金和蕴娘紧紧站在一起,两人神情亲热,看得出不是装出来的,这让李延庆心中长长松了口气。

    船夫搭上船板,众人开始下船了,李延庆连忙走上前,伸手握住了妻子纤细的手,引导着她慢慢下船,“蕴娘,这一年多辛苦你了!”李延庆低声对妻子道。

    听到丈夫的关怀,曹蕴心中异常温暖,这一年多受的苦她也毫不在意了,只是她比较矜持,不好意思过份和丈夫表现亲热,只是轻轻捏了捏丈夫的手,嫣然一笑道:“后面还有师师,快接她下来。”

    李延庆连忙转身,本来按所站位置,第二个下来的应该是赵福金,但她却退了一步,让师师先下船,这个细微的动作令李延庆心中如沐春风,一下子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信心,这么一个懂得礼让的女子,自己怎么能不喜欢。

    李延庆接过师师的手,几乎是把她半抱下船,虽说妻不如妾,但师师跟随自己多年,患难与共,李延庆对她更是情深意重。

    “夫君,快接福金吧!大姐可是喝了她奉的茶。”

    师师在李延庆耳边低低说了一句话,一抹喜色从李延庆眼中闪过,他连忙上前将手递给了赵福金,赵福金犹豫了一下,其实她可以自己下船,但既然大姐已经接纳了她,她就不能表现得太生分,赵福金便羞涩地将手递给李延庆,让他握着自己的手下船。

    “李太尉,我就不用了,你抱孩子吧!”

    赵金罗大大咧咧一摆手,将两个孩子抱给李延庆,李延庆笑得嘴都合不拢,接过了儿子小宝郎。

    一年多不见,小宝郎对父亲有点陌生了,他害怕得哭了起来,曹蕴连忙上前笑道:“宝郎,这是爹爹啊!你不是天天在家里想爹爹吗?”

    小宝郎看了一眼爹爹,连忙又把头扭过去,枕在母亲肩上,李延庆无奈,只得摸摸儿子的后脑勺,“这个臭小子!”

    这时,阿莲却在船上有点等急了,怯生生喊道:“爹爹!”

    ‘咦!’李延庆心中惊讶,小莲居然知道自己是爹爹,他连忙抱过女儿,捏捏她的小鼻子,笑眯眯道:“再喊一声爹爹!”

    “爹爹!”小莲羞怯怯地喊了一声,李延庆大喜,重重在她小脸蛋上亲了一下,把她抱在怀中,师师见女儿懂事,心中乐开了花,上前笑道:“我画了一幅爹爹画,她每天对着画喊爹爹,所以她能认出夫君。”

    “原来如此,好聪明的小家伙!”

    小宝郎这时也似乎想起了什么,他看了看爹爹的脸,忽然也向李延庆伸出了小手,李延庆喜出望外,把儿子也抱在怀中,大声笑道:“两个宝贝,我们回家了!”

    行李交给亲兵们搬运,众人纷纷上了马车,马车缓缓启动,向城内驶去。

    ..........

    一般朝廷重臣在京师重地都有两座府邸,一座是官邸,一座是私宅,官邸是朝廷分配,一般住进去就不用搬走,除非入罪,否则可以住到终老,不过子孙不能继承,重臣过世后就必须交出来。

    所以很多重臣为子孙考虑,都会再置办一座或几座私宅,当然是视财力而定。

    现在钱塘县还暂时没有官宅,李延庆和家人只能住自己的私宅,李延庆当然有私宅,是他父亲李大器去年就准备好,位于西湖边,占地二十亩,属于大宅,但不属于豪宅。

    一般而言,五亩以下为小宅,五亩以上十亩以下为中宅,十亩以上为大宅,二十亩以上为豪宅,五十亩以上为巨宅,超过五百亩那就是宫殿了,所以在东京,无论蔡京、王黼还是曹家,他们府宅都是控制在四百九十九亩,没有人敢达到五百亩。

    李大器在钱塘县拥有的土地仅次于官府,如果他愿意,就算四百九十九亩的巨宅也能给儿子造得起,但李大器主要考虑影响,他自己住的宅子也才占地十亩,所以给儿子造的府宅为二十亩的大宅。

    虽然面积不算大,但这座府宅却是地段最好,距离西湖不过三百步,周围都是豪门权贵,距离丰乐楼,也就是新矾楼不过百步,府后是一条清澈的小河,有一座私人码头,可以直接坐船前往西湖,在某种程度上,西湖就是他们的私家湖泊。

    府宅内的建筑都是新建,前面是通用房,包括厨房、马房以及下人的宿舍,不过亲兵的宿舍在对面,对面一座五亩的民宅也是李大器按照军营标准修建,可以住两百名骑兵和战马,李延庆的府宅有女侍卫在内宅护卫,这些亲兵就不需要住在一起。

    中庭占地不大,主要是饭堂和接待客人的贵客堂,有正堂以及三座贵客堂,李延庆的外书房也在这里,接待心腹以及一些重要的客人。

    占地最大的当然是内宅,内宅由四座独立的院子组成,一条小河蜿蜒曲折,将四座院子沟通起来,通过暗河流入后宅的小河中,河两边绿树成荫,修建了亭台楼阁,假山池鱼,每间院子都风景都不一样,按照女主人喜好修建,象曹蕴喜欢大宅高楼,房间要多,可以放她的藏书,所以她的院子也是最大,占地足有三亩,而师师则喜欢阁楼水榭,喜欢非常精致的建筑,给她弹琴绘画。

    扈青儿也有一座自己的小院,里面当然是武备十足,能练飞刀飞石,还多出来一间院子,原本是李延庆的书房,现在就让给赵福金了,李延庆的内书房只能从曹蕴那边隔出两间屋来。

    后宅除了四座院子外,还有就是一片面积广大的后花园,种满各种奇花异草,竹林幽深,小径蜿蜒,中间是一片两亩大小的池塘,里面种满荷花,四周垂柳依依,水边还有几座小亭子,东北角有一座两丈高的土丘,像座小山一样,树木茂密,山顶上还有一座八角亭。

    虽然二十亩地不大,但它设计得十分精致,符合大家的生活习惯,所有人进了府宅后,便立刻喜欢上了这里。

    李延庆见赵金罗有点犹豫,便慢慢走上前故意打趣她道:“安德帝姬是住曹府,还是住这里?”

    赵金罗白了他一眼,“我当然跟福金在一起,省得有人半夜翻墙!”

    “阿姊,你胡说什么!”赵福金羞得满脸通红,悄悄掐了二姐胳膊一下。

    李延庆也没想到赵金罗这么豪放,什么话都敢说,妻子曹蕴可在旁边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呢!

    他只得打个哈哈,“我去军营还有点事,你们先收拾东西,中午一起喝茶。”

    他说完便转身落荒而逃,李延庆的狼狈让几个女子笑成一团,嘻嘻哈哈地进内宅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