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八百三十八章 天降横财
    李延庆倒没有急着去军营,而是来到了宝妍斋总店,昨天晚上父亲和继母杨氏以及小妹宝娘很晚才抵达钱塘县,一家人都很疲惫了,父子二人也没有过多交谈,李延庆今天倒要去看看父亲。

    他知道父亲今天一早肯定在宝妍斋,所以他也不去父亲府上,直接来到了宝妍斋总店。

    总店位于钱江大街中段,属于全城最核心的位置,县城西边商业虽然也很发达,但那边主要以茶馆酒楼业为主,买卖货物的商铺还是集中在钱江大街两边,也就是未来的御街两边。

    李大器修建宝妍斋总店当然不会吝啬土地,总店占地三十亩,光卖胭脂香水的铺面宽度就达二十丈,相当于二十家店铺的宽度,里面集中了宝妍斋所有的产品。

    虽然钱塘县转换为都城还没有正式起步,但东京的权贵和官宦子弟基本上都来了,尤其东京汴梁出现瘟疫后,连一些被迫留守京城的百官家眷也提前赶来钱塘县,宝妍斋的老客户基本都能保留下来,而对于这些在东京生活习惯的权贵子弟,杭州虽然安全了,可比起东京,生活还是很不方便。

    不过随着宝妍斋、矾楼、朱骷髅茶馆、清风楼、潘楼、曹婆婆肉饼等等京城名店相继开业后,这些权贵子弟们终于又找到了昔日的生活。

    宝妍斋在钱塘县目前只有两家店铺,总店当然是最大的店铺,店铺挤满了年轻的少女、少妇以及贵夫人们,接待她们的是相貌清秀,言语温婉的女店员们,三十名女店员热情地替女客们化妆以及介绍商品,整个二楼的一半都是化妆室。

    李延庆没有进店铺,而是从旁边大门走进宝妍斋总店,中间是一片很大的天井,有两个篮球场大小,里面种了几株大树,大树下放了不少石桌石椅,给账房管事们出来换一换新鲜空气,稍微休息一下。

    “成都府那边的四月份的帐怎么还没有送来?我知道路程远,但可以让他们用鸽信先送简报,我要了解大致情况!”

    东面二楼的大书房内传来父亲李大器的声音,似乎在批评管事做事不力,李延庆走上二楼,门口正在等候汇报的几名管事见李延庆过来,连忙要进去禀报,李延庆却摆摆手,示意不要打扰,他直接走了进去。

    大书房又叫东主房,是李大器在宝妍斋的房间,李大器正坐在一张宽大的桌案后,满脸不高兴地批评一名管事做事不力。

    这时,李大器看见儿子走进房间,便对这名管事道:“先发鸽信到江夏,然后再从江夏发鸽信到成都宝妍斋,让赵管事立刻用鸽信发简报过来。”

    “属下知道了,这就是发鸽信!”

    管事抹一把额头上的汗,转身出去了,李大器又走到门口对其他管事道:“报帐下午继续,大家先回去。”

    众人纷纷离去,李大器关上门,脸上绽开了笑容,对儿子道:“宝儿他们接到了吧!”

    “天刚亮她们就来了,帝姬也一起跟来,目前和蕴娘她们住在一起。”

    “这件事情我觉得有点不妥,帝姬怎么能当妾,这太玩笑了吧!”

    李大器着实感到忧虑,自从他听说这件事后,他的心就没有放下来过,对方可是堂堂的公主啊!嫁给自己儿子不是不可以,但给儿子当妾,这门婚事有点颠覆李大器的尊卑观。

    李延庆笑着解释道:“父亲想多了,首先她不是妾,而是安阳郡王偏妃,和蕴娘一样,获一品夫人册封,对外礼仪是和蕴娘一样的,也就是说,我有两个郡王妃,比如皇后举办什么百官夫人宴会,我府上就要发两张请柬,两位郡王妃都要出席,只是我们李家内部,帝姬是平妻,比正妻蕴娘低一级。”

    李延庆这样解释,李大器才终于可以接受那么一点点,至于公主封为王妃,听起来有点怪异,不过历史上有先例,象汉高祖长女鲁元公主就嫁给赵王张敖为妻,只要是异姓王倒也无妨。

    不过李大器也知道,这是天子在笼络自己儿子,这种婚姻很特殊,和一般婚姻不一样,自己也不能随意干涉,李大器叹了口气,“这件事你看着办吧我就不过问了。”

    李延庆笑道:“这件事爹爹不用操心,太上皇被掳去北方,生死未卜,这个时候婚事不宜张扬,官家已经表态,婚事从简,册封隆重,基本不需要我们耗心费力。”

    “那我就放心了,但你可不能委屈了蕴娘,她这一年替你照顾一百多名家眷,付出了很大的心血,你小子可要摸着良心做事,别有了公主,就休了糟糠之妻!”

    李延庆有点哭笑不得,“爹爹在说什么,我怎么可能丢了蕴娘。”

    李大器瞪了他一眼,“我就说说,你听着就是了。”

    李延庆无奈,只得不吭声了,李大器又道:“我今天很忙,你没有别的事情就回去吧!”

    “我今天来是有重要事情。”

    李大器点点头,让人送两杯茶来,这才一摆手,“坐下说吧!”

    李延庆坐下,一名茶童送进来两杯茶,李大器喝了口茶道:“你说,什么事情?”

    “第一件事是朝廷要授爹爹柱国勋号。”

    自从儿子封了郡王后,李大器已经不是很看重官职爵位了,他是商人,追求勋官爵位无非是想获得一定政治地位,现在儿子是郡王,他的地位已经足够了。

    当然,他也要替儿子考虑,郡王的父亲自然也要授一定的勋官,以表示地位,柱国虽然是从二品勋官,但除了地位高一点以外,其实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好处。

    李大器沉吟问道:“那你母亲呢?”

    “母亲追封郡太夫人,可以重修墓地。”

    李大器点点头,“这样最好,过两天我就给你母亲修衣冠墓,修好后,你带妻儿们都去拜一拜。”

    “我记住了,另外还有一件事情,不知父亲有没有兴趣。”

    “你说!”

    “我昨天接到官家的手谕,要求将向家的商铺、庄园、矿山之类全部折卖,不知父亲有没有兴趣?”

    李大器眼睛一亮,“什么价格?”

    李大器当然知道向家的产业都是好东西,他怎么会不想要,关键是价格,如果价格合适,有几个产业他一定要拿下来,李大器早就眼馋很久了。

    李延庆微微一笑,“之前向家把一窟鬼茶馆卖给了郭四郎茶坊的东主,价格是一万两银子。”

    “胡扯!”

    李大器急得一拍桌子,“一窟鬼茶馆光地价就至少值两万两银子,还有茶馆、茶妓,还有苏州的一千亩茶园,还这块响当当的牌子,五万两银子也买不下来。”

    “问题是这桩买卖官府最终承认了。”

    李大器忽然明白过来了,“你是说,向家的产业可以用便宜价格购买?”

    李延庆点点头,“就以一窟鬼茶馆为先例,其他产业都折价卖,当然一般人是没有这个机会,实际上就是权贵瓜分了,官家给了我三个名额,父亲可以自己挑选!”

    说着,李延庆从怀中取出一本名册递给父亲,李大志连忙接过名册展开,一共有一百七十多项产业,旁边都有明码标价,他可以从中挑选三个。

    “丰乐楼的另一半份子我当仁不让!”

    李大器首先要丰乐楼的另一半份子,丰乐楼在西湖边上,占地二十亩,光地价就值十万两银子,李大器自己估过价,丰乐楼至少值三十万银子,一半份子也是十五万两,现在售价只要三万银子,这么好的事情去哪里找。

    “明州的这座海港码头我要!”李大器指着名册中的明州海港码头道。

    他和郑小胖家在明州合买了一座三十亩地的小码头,当时花了十万贯钱,包括一座仓库,向家的码头就在他们旁边,是明州最大的海港码头,占地五百亩,光仓库就有八座,李大器估价三十万两银子,现在居然只卖两万两银子,如此低廉的价格,李大器眼睛都有点红了。

    李延庆笑了笑道:“买这么多产业,父亲忙得过来吗?”

    李大器呵呵一笑,“那你就不懂了,其实不需要我管,这些年我培养了一批大管事,对我忠心耿耿,我把产业交给他们打理,我只管看帐收钱。”

    说到收钱,李大器忽然想到了什么,连忙在名册中寻找,第三项就是他期望已久的目标,向家的汇金银铺,这可是朝廷指定发行会子、兑换白银的天下三大银铺之一,售价只要二十万两白银。

    “延庆,汇金银铺我可以选吗?”

    李延庆犹豫了一下道:“父亲,汇金银铺曹家也想要。”

    李大器脸上露出失望之色,向家最好的产业就是汇金银铺,没想到被曹家抢先了,他只得叹了口气。

    “要不这样吧!”

    李延庆想了想道:“父亲把丰乐楼的一半份子转给曹家,我说服曹家把汇金银铺的一半份子转给父亲,这样两家都不吃亏。”

    丰乐楼当然不能和遍布天下的汇金银铺相比,李大器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既然放弃了丰乐楼的份子,那父亲还可以再选一个。”

    李大器看了看名册,笑道:“珠光宝气怎么样?”

    珠光宝气是东京三大珠宝铺之一,钱塘县的珠光宝气就在宝妍斋隔壁,已经被查封,但李大器知道,这家店铺光地下仓库里的宝石就难以计数,况且还占地十亩,现在居然只要价一万两银子,这简直就是白送。

    李延庆欣然点头,“既然父亲看中了,最好今天下午就去州衙把它们定下来,先交三万两银子,剩下银子一个月内付清,汇金银铺之事我现在就去找岳父商量,中午前给父亲一个明确的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