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八百四十章 五女凑份
    李延庆还是第一次听到妻子请他帮忙,便笑问道:“说说看,需要我帮什么?”

    “是这样,今天上午汤圆儿来找我,她想买几块宅地,但排队之人太多,她怕拿不到好地段,看能不能从内部先定下来.......”

    “稍微等一下!”

    李延庆连忙叫住曹蕴,“汤圆儿给谁买地?王家在钱塘县也买了几百亩好地,他们可不缺地啊!”

    “好像是阿罗的父母想买,她求了汤圆儿,汤圆儿就转弯抹角找到我头上了。”

    阿罗是王贵的小妾,太原府人,给王贵生了个女儿,李延庆一听就明白了,这必然是汤圆儿又生了小心眼,不想把王家的地卖给阿罗父母,就打上了北城的主意。

    这时,在一旁喝茶的赵金罗忽然问道:“现在城内有土地卖吗?”

    这几天,赵金罗到处在城内打听土地,虽然朝廷会建驸马宅给他们,但赵金罗还是想造一座十亩私宅,她又不想买曹家的土地,可问了几天都一无所获。

    李延庆摆摆手,“这是官府在卖平民房的土地,在最北面的宦塘河,每户人家最多只能买三亩,和你没有关系,你的土地我已经答应帮你解决,你别着急!”

    “我怎么能不着急!这已经过去几天了,看你一点也不放在心上,你到底是不是我妹夫?”

    赵金罗的大嘴无忌大家都已经习惯了,众人都瞅着李延庆笑而不语,李延庆无奈,只得苦笑一声道:“向家有座别宅,占地正好十亩,也是靠近西湖边,官府价五千两银子,本来是给我的官宅,我就让给你吧!”

    赵金罗大喜,“十亩官宅你住太小了,卖给我正好,我先去把牌匾挂上,回头再给你银子。”

    “随便你什么时候去都行,宅子我已经拿下了。”

    旁边曹蕴又问道:“官人,刚才问的事情行不行,如果是顺水人情就帮她一下,如果麻烦就算了。”

    “麻烦当然不麻烦,不过他们要买几亩?”

    “好像是想买三亩!”

    李延庆点点头,“我给韦知县打个招呼,你让汤圆儿直接去县衙报我的名就行了。”

    “这会不会影响官人的名声?”

    “这种小事情谈不到影响名声,又不是免费给她,只是插个队而已。”

    这时,扈青儿笑道:“既然有利可图,咱们也买点土地,修了房子出租赚钱呗!”

    不等李延庆开口,曹蕴便急忙打断了扈青儿的话,“别人都可以买,就唯独咱们不能买,这里面的规矩是官人定的,万一咱们买了,别人就会说官人以权谋私,就算不处罚,也会坏了名声。”

    此时李延庆就恨不得抱住妻子狠狠亲一口,得妻如此,夫复何求!李延庆心中忽然生了个念头,反正妻子在家无事,可以找个小事情给她们做做,赚点脂粉钱。

    想到这,李延庆便笑道:“这些折卖向家的产业,有座茶馆没人要,你们有没有兴趣买下来做个小生意?

    曹蕴和师师笑着没有说话,扈青儿却急问道:“是什么茶馆,卖多少钱?”

    “叫做黄尖嘴茶馆,在丰乐楼对面,占地约五亩地,只要五千两银子。”

    “五千两!”

    扈青儿惊呼一声,她心中迅速折算,眼睛瞪大了,“那就是两万五千贯,大哥,这也太贵了!”

    赵金罗‘噗!’一口茶喷出来,连忙擦擦嘴角笑道:“不要就给我吧!”

    赵金福急忙拉了一下二姐,“二姐,别这么贪心好不好,什么都要!”

    曹蕴微微一笑,“这几天二姐都在买地,一定知道土地行情,给我们说说吧!”

    扈青儿也反应过来,“我没说不要,只是不了解行情。”

    “好吧!我就给你们说说。”

    赵金罗一挽袖子,就像说书人一样讲开了,“话说钱塘县的地价以西以南为贵,越靠近西湖,价格就越高,同样约靠近城南,价格也飞涨,就拿丰乐楼的地价来说,一亩地五千两银子,这还是几个月前的地价,现在你就算出一万两银子一亩,也没人肯卖给你,根本就买不到,黄尖嘴茶馆在丰乐楼对面,地价是一样的,五亩地的茶馆只卖五千两银子,你们说合算不合算?”

    扈青儿心中算了算,一双杏眼再次瞪大了,“我的娘,光地价就是五倍赚头,大哥,这么便宜怎么会没有人要?”

    李延庆笑了笑,那是因为别的产业赚得更大,两万多两银子的铺子,一般权贵还看不上眼,当然不愿意将宝贵的名额浪费在这上面了。

    “这样吧!你们正好五个人,一人出一千两银子买下来,以后分利也是一分为五,大家都有了脂粉钱。”

    这个主意不错,众人都欢喜地跑回房拿银子,连曹蕴这样稳重的大妇也觉得做个小买卖无伤大雅,她也回去拿银子了,赵金罗这次来杭州是临时决定,没有带银子,买宅子的五千两银子还得暂时欠着。

    这么好的赚钱机会她可不想放弃,她连忙小声对妹妹赵福金道:“四妹,你先帮我垫着,回头我再还给你。”

    “二姐,要不我就替你出了吧!”

    “这可不行,亲姐妹明算账,这是我的脂粉钱,当然我自己出!”

    赵金福也不坚持了,匆匆赶回院子拿钱。

    帝姬就不用说了,每个人都有自己丰厚的嫁妆,月钱也十分可观,日积月累,当然身价不菲,不过这钱都是她们自己的,就算驸马也很难占到便宜。

    李延庆当然也不缺钱,他的俸禄不多,收入主要来源于宝妍斋,宝妍斋他有三成的份子,每年光分红就有几十万两银子,不过李延庆没有要那么多,每年父亲李大器会给他五万两银子的生活费,有了儿子后,生活费涨到每年八万两银子。

    曹蕴定下了规矩,除了家庭开支外,每人也有例钱,曹蕴订下大妇每月五百两银子,大妇以下每月四百两银子,连扈青儿也有四百两银子,这里面包括脂粉、衣服、首饰等等个人开支,一年下来也有五六千两银子,虽然开销大,但积攒也不小,几年下来,每人都有上万两银子的积蓄,现在拿出一千两银子投资,当然是也轻而易举之事。

    不多时,众人都取钱回来,当然,一千两银子重达六十三斤,她们也不能搬动这么重的银锭,每人都拿着大银铺开出的银引,百两银子一张,很快李延庆便收到了五十张银引,他笑道:“下午我就去把这件事办了,你们有时间可以去茶馆坐坐,想改变一下经营也随便你们。”

    几个女人商量了一下,还真决定下午就去茶馆坐坐。

    ........

    “黄尖嘴这个名字不好听,能不能换个名字?”茶馆门口,曹蕴仰头望着店铺上的牌匾,眉头稍稍一皱道。

    师师连忙笑道:“大姐,黄尖嘴可是东京的大牌子,东京十大茶馆,它排名第七。”

    自从太上皇赵佶被掳去北方后,师师最大的一块心病消失了,性格也开朗了很多,至少她不用再担心认出她,即使谁认出她就是当年的李师师,也没人敢把她怎能怎么样了,况且她也将封淑人的三等诰命,有诰命在身,她也完全摆脱了乐籍的出身。

    几个如花似玉的贵妇人乘坐几辆华丽马车光临茶馆,后面还跟着大群丫鬟侍女,掌柜当然是要亲自迎接出来,他站在一旁听到了几个贵妇人说的话,他心中忽然明白了,这几个一定就是新东主了。

    就在刚才,县衙来人告诉他,茶馆已经被五名贵夫人买下了,这一对比,不就是她们吗?

    虽然县衙来人没有告诉他新东主的身份,但掌柜心中亮堂,能把向家产业买走的人,绝不会是普通人。

    他连忙上前陪笑道:“几位贵客,请楼上坐!”

    赵金罗笑问道:“茶馆占地五亩,难道就只有这一座楼?”

    “夫人有所不知,茶馆除了这座楼,还有四座小院,只不过因为前任东主出事,所以这几天暂时没有开后院,只开前楼,不过今天下午已经解封,还要重新清扫,明天开始四小院才能正常营业,就烦请几位夫人先上二楼喝茶。”

    曹蕴点点头,“那就上二楼吧!”

    “有贵客,上芙蓉堂!”掌柜高喊一声,几名美貌的茶妓走下来,笑脸相迎。

    芙蓉堂是茶馆最大,也是最豪华的雅室,分为里外两间,五名侍女和五名女护卫坐在外间喝茶休息,五名女主人则坐到里间喝茶闲聊。

    掌柜亲自安排了两名最好的茶妓给她们点茶,他满脸堆笑问道:“请问五位夫人出自哪座贵府?”

    扈青儿心直口快,手转一圈道:“我们四个是李太尉的家人,这位夫人是曹驸马之妻。”

    掌柜吓得一哆嗦,原来是李延庆的家人,曹驸马之妻不就是帝姬吗?

    “小人失敬!失敬!”掌柜连忙鞠躬行礼。

    曹蕴微微笑道:“请问掌柜贵姓?哪里人氏?”

    “不敢当,小人免贵姓徐,开封府人,您是.....曹夫人?”

    徐掌柜很有眼力,看出了曹蕴是正妻,那就是应该是曹家之女了。

    曹蕴笑着点点头,“掌柜好眼力,我们五个姐妹今天把这家茶馆买下了,也只是买下来玩玩,顾不了多少经营之事,以后就要多多麻烦徐掌柜。”

    “原来是五位新东主,小人一定会尽心经营,还请五位东主以后多多关照。”

    “我们会关照的,以后中午喝茶就不去丰乐楼了,就来这里,给我们留一间小院。”

    “那就留梅院,清幽安静,也最舒适,你们明天来,那边就收拾好了。“

    曹蕴问了一下众人,便欣然答应了,“那就明天中午来,把我家官人也一起带来,你把院子留好。”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一片喧哗声,只听有人恶狠狠大喊:“老子不管,芙蓉堂是老子先预定的,叫里面的人立刻给老子滚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