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八百四十一章 色胆包天
    曹蕴的脸一沉,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就遇到这种扫兴之事。

    “徐掌柜,外面是什么人?”

    徐掌柜脸上露出尴尬之色,苦笑着解释道:“外面那人也姓徐,是徐相公府中的小衙内,这段时间在钱塘县比较出风头。”

    出风头是比较文雅的说法,其实就是嚣张,赵金福见曹蕴不解,便低声道:“大姐,是副相国徐处仁,估计是他的孙子。”

    “对!就是徐相公的孙子。”

    “这间雅室是他先预定了?”曹蕴又问道,如果真是对方预定,她们倒有点理亏了。

    “夫人,也不是这么回事,他预定了中午,可中午他又不来,现在什么时候了,我总不能一直给他留着吧!时间早就过了。”

    “里面的人给我滚出来!”嚣张的声音已经在门外响起,五名女护卫腾地站起身,扈青儿也眯起了眼睛,一把飞刀扣在手上了。

    曹蕴按住扈青儿的手,对众人道:“大家都坐下,不要激动,先和他说说道理。”

    徐处仁毕竟是副相国,曹蕴不想让自己丈夫这么快就在朝中树敌,她暂时不想惹事。

    这时,大门‘砰!’推开了,一名身材削瘦的年轻男子大步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两名护卫。

    年轻男子原本气势汹汹,一进门就愣住了,半晌,他的脸上露出一丝暧昧的笑容,“哟!小爷我这是掉进花丛里了。”

    外间是五名侍女和五名女护卫,个个容颜俏丽,里面也坐着五个年轻女人,徐衙内虽然只是一瞥,但也感觉到了娇娆多姿、惊艳绝伦。

    这时,掌柜连忙走过来,躬身道:“小衙内,这里有贵客了,就烦请您老人家到隔壁的海棠厅吧!”

    “滚开!”

    徐衙内一把推开掌柜,便大咧咧向里间走去,这时女护卫首领朱凤一闪身站在徐衙内面前,“里面是女客,你不得入内!”

    “阿凤,你让他进来!”

    里面传来曹蕴的声音,朱凤闪开,手握短剑剑柄,警惕地盯着这个官宦子弟。

    也是徐衙内运气好,他刚要伸手摸朱凤高挺的胸脯,曹蕴正好出声,朱凤闪开了,否则徐衙内的四个指头非要被削断不可。

    徐衙内刚走到里间门口,顿时呆住了,曹蕴国色天香,赵金福的丰姿冶丽,郭师师的清丽绝伦以及赵金罗和扈青儿的瑰姿艳逸,个个美貌无比,徐衙内还从未见过这样的绝色美女,他喉咙咕咚咽了口唾沫,他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最后眼睛直勾勾盯住了郭师师。

    师师已经不用再戴纱帷,她只是静静坐在那里,眉眼间就有一种掩饰不住天生媚态,就算她厌恶的神情,也让一般男子情难自禁。

    这时,曹蕴冷冷道:“徐衙内,我敬你祖父是当朝相公,给你一个面子,好好给你说话,这座芙蓉堂是我们姐妹定下来,若你中午来,我可以让给你,可惜你现在才来,已经过了预约之时,你请去隔壁喝茶。”

    “我不去隔壁,几位娘子,小爷我今天就和你们挤一挤!”

    说完,他满脸垂涎地要走进来,掌柜急了,连忙上前拉他,“徐衙内,你不能.......”

    话没有说完,徐衙内反手一记耳光,重重打在掌柜脸上,打得掌柜一个趔趄,“再惹小爷不高兴,宰了你这个混蛋!”

    曹蕴终于动怒了,她慢慢松开了扈青儿的手,低声嘱咐了一句,“不要用飞刀!”

    扈青儿手一挥,一只茶碗飞出,‘啪!’地正中徐衙内面门,徐衙内惨叫一声,捂着脸蹲下,他的鼻梁骨被茶碗打断了。

    两名保镖大惊,刚要动手,却被憋闷已久的朱凤一脚踢在其中一人下巴下,保镖身体飞了出去,另外一名保镖也被几名女护卫打倒在地。

    “把他们拖出去扔掉!”曹蕴厌恶地看了一眼徐衙内,她相信官人不会怪自己出手。

    几名女护卫虽然身材瘦小,却一个个都是女汉子,从小就背着几十斤的柴禾上山下山,力气很大,膀大腰圆的男子也比不过她们,她们将徐衙内和两名保镖拖下楼,扔到大街上。

    曹蕴被扫了兴,对众姐妹道:“我们回去吧!明天再去后院喝茶。”

    “别!”

    赵金罗连忙笑道:“看得爽快,让我再回味回味,喝一杯茶再走!”

    赵金罗也是一个唯恐天下不乱之人,刚才青儿出手教训那个纨绔子弟,看得她眉开眼笑,好久没有这样痛快了。

    这时,郭师师也道:“就这样走,别还以为咱们怕了那混蛋,喝杯茶再走。”

    曹蕴又看了看扈青儿,扈青儿撇撇嘴,她当然不想走,至于赵福金,她还没过门,还是小媳妇似的顺着大妇曹蕴,她没有意见。

    “好吧!那就喝一杯再走。”

    曹蕴又把掌柜叫来,好好安抚他几句,告诉他,如果那混蛋敢来报复茶馆,让他立刻来府中向自己汇报,曹蕴又把自己府宅的地址告诉了掌柜,掌柜这才百般感激地走了,这下他不再畏惧徐衙内,自己被打了一耳光,可对方却被打断鼻梁,他心中这个解气啊!

    徐掌柜这才感到有后台的东主就是不一样,从前向家后台虽大,但茶馆太小,自己在诸多执事中根本没地位,一直很憋屈,至到今天,他才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两个茶妓尽心点茶,虽然手艺远比不上郭师师,但茶馆的气氛很好,这种在茶馆喝茶的感觉,在家里却找不到,众女谈笑风声,十分尽兴,曹蕴虽然不是第一次来茶馆喝茶,但今天却十分畅快,让她禁不住喜欢上了泡茶馆的感觉,以后她们几个姐妹也成了茶馆的常客,这是后话不提。

    喝了两杯茶,聊得兴致盎然,重众女也尽兴而归,她们走出茶馆,两辆马车缓缓上前,五女坐在前面的大马车内,后面一辆马车是给五个侍女乘坐,而五个女护兵则是骑马护卫。

    她们刚坐上马车,只见对面奔来了二十几名壮汉,拿着长刀木棍,徐衙内和一名纨绔死党骑在马上,他脸上鼻梁稍微固定一下,按理他必须在家静养,但滔天的怒火和欲望让顾不得脸上的伤,便带着一群家丁杀来了。

    几个女护卫大怒,纷纷拔剑,这时,扈青儿也打开了车门,曹蕴一把拉住她,“青儿,不得杀人!”

    扈青儿咬牙道:“如果他们想死,我也没有办法!”

    她跳下马车,飞身上了自己的战马,几块飞石已扣在手中,冷冷望着对面冲来的家丁。

    周围百姓和行人见这边热闹,都纷纷奔过去,围在街头看热闹,闲人不知从哪来涌出来,很快便将街道围得里三层外三层,大家看见骑马的护卫居然都是小娘,便知道有好戏了,几个无赖索性喊了起来,“最好撕衣服打!”

    曹蕴最不喜欢被人围观,好在她们身在马车内,否则今天就要给官人丢面子了。

    饶是曹蕴好脾气,心中也动怒了,不知死活的混蛋,想找死自己也不拦了,曹蕴本来还想再叮嘱青儿几句,这会儿她怒火上来,也沉默了。

    衙内徐圆已经气得快要发疯,自己居然被女人打了,看见扈青儿出来,他便大喊道:“给我剥光了她的衣服!”

    周围百姓一片哄笑,扈青儿心中杀机顿起,从马袋里慢慢抽了出鞭刃。

    徐圆却不知死活地大喊,“抓住她赏银一百两,马车中的女人抓到一个,赏银五百两!”

    重赏之下自有勇夫,家丁激动得大喊大叫,挥刀向扈青儿冲来,他们骨子里还是对女人比较轻视,家丁首领更是一马当先,他一心想抓住扈青儿回去交差,催马疾奔而来。

    “小娘匹,给我下马!”

    扈青儿冷哼一声,手一甩,鞭刃快如闪电,又俨如毒蛇一般缠住了家丁首领的脖子,家丁首领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到他已经说不出话来,眼中露出哀求之色,扈青儿眼中闪过一道寒光,手一拉,一头人头顿时落地,骨碌碌滚出一丈多远,无头尸体从马上栽落,脖腔里的血喷出,将周围看热闹的百姓吓得一片惊呼。

    家丁们纷纷停住脚步,这些家丁只擅长打架抢女人,忽然看到大嗓门的首领忽然间人头落地,顿时都惊得呆住了。

    这时,衙内徐圆的后背也冒起一股寒气,他终于清醒了一点,开始意识到不妙。

    “五郎,这些女人究竟是什么人?”旁边的纨绔死党忽然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

    纨绔死党恨得就想给这个混蛋一耳光,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就想把别人抢回府,这人脑子有病,自己可别被他牵连了。

    “那个.....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

    纨绔死党调转马头便跑掉了,徐圆踌躇不决,他也想溜掉,就在这时,数十名衙役奔来,为首之人正是韦琎,“让路!让路!不要围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