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八百四十四章 正式迁都
    皇家码头和上次曹蕴她们抵达的民码头不一样,民码头是东护城河码头,而皇家码头是西湖南面的凤凰山码头,从码头下船后可以进入凤凰山皇宫。

    此时码头上站满了士兵,护卫十分森严,李延庆带着官员们早已等候在码头上。

    “太尉,船队来了!”

    刚正式转为临安府少尹的韦琎指着远处大喊起来。

    只见一支船队出现在数里外的薄雾中,他们等候已久的船队终于来了。

    虽然朝廷从东南沿海调了不少数千石、上万石的大海船,但事实上,他们最大业只用到了三千石货船,这次迁都从去年就开始准备,不过当时并不是为了迁都,而是为了躲避金兵,宫中的无数财富物品都装了箱,上万口大箱子一直就堆放在宫中。

    这次迁都临安府,光船只就足足调集了一个多月,两千多艘千石货船满载各种皇宫物品,还有六百余艘千石客船,满载着文武百官以及他们的家眷,还有三千多皇族宫人以及殿前禁军,其中赵构的座船是一艘三千石的新客船,华丽地装饰一番,加上一个龙头,也算是龙舟了,这和隋炀帝下江南华丽壮观简直无法相比。

    不过这次两千六百艘大船还得再走一趟,要再运送朝廷堆积如山一般的文书卷宗,那可是大宋王朝一百多年的积攒。

    李延庆他们首先看到并不是龙舟,而是近百艘侍卫的先头船只,当船只靠岸,一队队侍卫飞奔上岸,一共四千名殿前班值禁军,班值禁军相当于皇帝侍卫,是禁军中地位最高,直接护卫天子的禁军。

    班值禁军下面是铁骑、捧日、神卫、龙卫四军,又称上四军,是外围护卫皇宫的禁军,东京的班值禁军和上四军都被太上皇赵佶带走,后来全部覆灭在金兵的铁蹄之下。

    赵桓登基后,又重新建立了班值禁军和上四军,东京保卫战中,王道齐率领的两万禁军就是上四军。

    这次南迁临安府,由主将高建功率领的两万上四军已经先一步进驻临安城,接管了临安的防务。

    这时,殿前副都指挥使、左卫上将军王渊上前向李延庆抱拳行礼道:“按照惯例,现在由卑职接管码头以及皇宫守卫,请李太保见谅!”

    李延庆笑着点点头,“我完全理解,王上将军请随意!”

    王渊点点头,命令统制苗傅率两千军先一步前往皇宫,防御各处皇宫要害之地,他又令统制刘正彦率两千人接管了码头的范围,李延庆手下两千京兆军全部退出皇家码头。

    忙碌了近一个时辰,四千殿前班值禁军才终于到位,这时,数十名士兵向天空射出了火药箭,火药箭在空中噼啪!炸裂,不多时,船队又再次出现在南西湖,第一艘三千石大船便是天子赵构和皇后乘坐的龙舟。

    大船缓缓靠岸,停稳了船只,搭上船板,一名宦官小心翼翼地扶着赵构上了岸,这时,李延庆急忙迎上前,躬身施礼道:“微臣李延庆恭迎陛下驾临钱塘!”

    赵构脸上绽开笑容,“这一个月太保征伐江南,稳固新都,着实辛苦了!”

    李延庆摇摇头,“一群魑魅魍魉罢了,不足为虑!”

    这时,皇后邢氏也上了岸,李延庆连忙行礼,“微臣参见皇后娘娘!”

    邢皇后微微一笑,“待我稍微安顿,我会亲自主持帝姬和太保的婚事。”

    “多谢皇后娘娘!”

    李延庆连忙安排龙辇和凤辇送赵构和皇后前往皇宫,这时,郑太后和朱皇后也下了船,她们也坐辇前往后宫,三千名宫女以及妃子、宦官等人也纷纷下船,按照各自品阶,或乘车、或步行,浩浩荡荡沿着蜿蜒的凤凰山道向皇宫而去。

    皇城的主要建筑当然不可能修建在山上,而是在山脚下,只是皇城将凤凰山也一并包括进去,并在山上修建了不少观赏风景的亭台楼阁,作为天子生活起居的大内,也就是宫城,则位于皇城中部,占地约五十顷,四周有宫墙包围。

    大内里面几组大宫殿,比如天子寝宫勤政殿和福宁殿,慈宁殿和慈明殿是郑皇太后以及朱皇后起居的殿宇,再有就是仁明殿、慈元殿等数座宫殿为皇后、嫔妃所居,东宫暂时还不需要,所以没有修筑。

    大内除宫殿外,堂、阁、斋、楼、台、轩、观、亭,星罗棋布,这也是受凤凰山的地形限制,帝王居处的奢华不表现在宫殿上,而多表现在苑囿上,各种花台水榭,各种小桥流水,大宋的建筑水平在这里淋漓尽致地体现出来,使宫城内修建得如仙境一般。

    不过比起东京汴梁的皇宫,临安的皇宫还算是比较简朴,大内比较小,三千宫女和一千宦官生活在里面,就略显得有点拥挤,不过赵构答应过的,迁都后将释放两千宫女和五百名宦官回乡,大内就会舒适很多。

    皇城各省、寺、台都比较简朴,位于大内东面,各部寺都一应俱全,皇城正门为丽正门,丽正门装饰华丽,门为朱红色,缀以金钉,屋顶为铜瓦,镌镂龙凤天马图案,远望光耀夺目,而丽正门的城楼是天子举行大赦的地方,中间是一片广场,广场正对面的宫殿便是正殿,又名崇政殿,是举行大典、大朝会之所。

    说起来赵构还算是一个比较勤政的皇帝,在搬进皇宫的第三天,他便举行了第一次大朝,正式宣布迁都临安。

    大朝时间不长,短短半个时辰就结束了,算是一个很低调的开朝,也确实高调不起,兵不如人,从中原一直败退东南,天下民众都不好说什么,但心中却亮堂着呢!就像天子在开朝辞中所说,要励精图治,随时准备北伐,收复失地。

    大臣们各自心事重重回了官署,虽然进官署已是第三天,但每个官署内都是一团乱麻,千头万绪的事情需要整理,各种文书档案还堆在东京还没有运来,各州进奏官还没有来得及坐镇京城,使得朝廷和地方州府脱离联系,更重要是做事情的小吏都还没有抵达。

    跟随赵构前来临安的官员只有几百人,但朝廷可不是靠几百人就能运转,光各州驻扎京城的进奏官就有上万人,他们负责朝廷和地方的联系,另外还有数万小吏,承担着方方面面的具体事务。

    朝廷官员只是动嘴动笔,但做事情的却是大量没有官品的从事,就像已经升为鄂州通判的刘方,从前也是御史台一个小吏。

    李延庆的正职是枢密院老大,知枢密院事,不过他这个知枢密院事只是一个名义上的正官,知枢密事其实是相国之一,等同于参知政事,但李延庆虽然有权参与知政堂议事,但他却没有相国的决策权和表决权,这个职务其实也比较尴尬,不管实事。

    李延庆正准备前去枢密院,一名宦官匆匆跑来,献媚笑道:“李太保,官家请你过去一趟。”

    “官家现在御书房?”

    “正是!几位相国也在呢。”

    李延庆点点头,转身向御书房方向走去,赵构的御书房在垂拱殿,垂拱殿是天子召见大臣的地方,殿不大,但走廊却很长,一直连通到大庆殿。

    李延庆走进御书房,御书房的外面是一间小议事厅,布置得很简洁,只有一张长长的檀木大桌子,四周摆放着十几把椅子,只见五名相国对坐在桌子两边,却不见蔡京,众人沉默不语,范致虚见李延庆进来,便给他使个眼色,让他坐下。

    李延庆范致虚身边坐了下来,似乎也没有什么讲究,都是随心而坐,范致虚是左相,也没有见他坐左边第一个,倒是徐处仁把左首第一个位子坐了,他有点心虚地看了一眼李延庆,又连忙低下头,不知他在想什么?

    李延庆没有理睬他,而是低声问范致虚,“左相,出了什么事?”

    范致虚叹了口气,“蔡相公恐怕不行了。”

    李延庆一惊,前天下船时还好好的,和自己开了个有关帝姬的荤段子玩笑,怎么才两三天就不行了,难怪今天大朝没有见他。

    旁边高深摇摇头道:“毕竟八十岁的人了,稍有不慎就......他这次坐船南下有累着了,昨天中午又在西湖吹了风,结果晚上就不行了,换了几个御医都摇头,说最多三四天。”

    李延庆相信他们坐在这里绝不是在讨论蔡京的病情,而是蔡京的位子,要换相了,蔡京也是悲剧,新朝相国当了还不到两个月就到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