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八百四十七章 西北不安
    熙河路湟州,一支两万人的西夏军正隐蔽地在大斗拔谷中穿行,向东南方向的湟州杀去。

    宋夏之间的局部战争已经持续几个月,从东京保卫战开始,金国为了阻拦西军勤王,便由金国天子完颜晟亲自写信给西夏国王李乾顺,要求他出兵陕西路和河西地区。

    李乾顺碍于夏金合约,便下令十万西夏军兵分两路,分别进攻陕西路和熙河路。

    由于陕西路经略使范致虚已调入京城为相,目前熙河路的主将是都统制刘光世,虽然他父亲刘延庆在江南上了贼船,最终不幸陨命,但朝廷并没有处理他,也是因为边境战事太紧的缘故。

    西夏军的策略也是很明显,虚攻陕西路,实攻熙河路,西夏军在陕西路只放了两万军队,停停打打,不断牵制着宋军,但在熙河路却放了八万重兵,由晋王李察哥,全力进攻熙河路,李察哥也立下军令状,三个月内夺取熙和路。

    这两个月,西夏军已经在兰州和会州激战了三次,双方互有胜负,也主要是熙河路宋军兵力不足,只有四万余人,和八万西夏军抗衡十分吃力,不仅熙河路兵力不足,秦凤路和陕西路的兵力也十分紧缺,秦凤路兵力仅一万人,而陕西路的兵力也只有两万五千人,三支军队加起来共八万人。

    倒也不是西军无兵,关键是李延庆先后带走了七万京兆军,李延庆直属的三万军不说,韩世忠两万军打剩下的一万余残军已经被编入王渊的上四军,成为拱卫临安府的主力。

    另外还有两万军由曹性统领,在潼关一线镇守,防御河东路的金兵趁虚攻入关中,各支军队都被牵扯,一时也无法支援熙河路的宋军。

    刘光世的四万军队都已部署在兰州和会州一线,这是西夏军南攻的主战场,宋军已全力以赴,但这样一来,宋军兵力不足的弱点便彰显无疑,西宁州和湟州兵力严重匮乏,驻守湟州的宋军只有两千余人,就驻守在大斗拔谷的南出口。

    宋军兵力不足的弱点已被李察哥看透,他令庆州王李朝应率五万军佯攻兰州,他自己则亲率两万军借道大斗拔谷南下攻打宋军后方。

    大斗拔谷实际上是一条河谷,千万年的暗河冲刷,逐渐将祁连山冲出一个缺口,当河水消失后,河谷便成为了峡谷,长达两百余里,从祁连山北麓的张掖延伸到湟州,横穿祁连山,峡谷内山路隘险,行走艰难,最宽处达十余里,最窄处不到一里,时常有猛兽出发。

    由于路途艰险,连商人也不太愿意走这条路,使大斗拔谷内十分阴冷荒凉,李察哥阴沉着脸走在前面,这次攻打熙河路他并不是很情愿,李察哥更希望攻打陕西路,如果能占领京兆府,西夏的国势将进一步强大,可惜陕西路和秦凤路都是金兵盘中菜,不允许他们染指,西夏军只能攻打熙河路这种肥肉外围的肉皮。

    在行军两天后,两万西夏军抵达了峡谷的南出口,距离谷口还有十里,军队停止了前行,这时夜幕已经降临,李察哥耐心等待着探子的消息。

    就在天色完全黑下来之时,探子终于回来了,带来了宋军的情报。

    “宋军没有扎营,都驻扎在城堡中。”

    李察哥也知道谷口附近有一座军城,叫做通天堡,但他只闻其名,并不了解城堡的底细。

    “有多少宋军,探查到了吗?”

    “回禀王爷,具体人数不知,但卑职观察,城堡并不大,最多能容纳三千人!”

    李察哥精神一振,又连忙道:“具体说说城堡!”

    探子想了想到:“城堡比较粗糙,很明显是用附近的石块搭建而成,高两丈左右,周长不到三里,很方正,两座城门,东西方向,四周没有护城河,不过对方城堡建在半山腰,地势比较险要,易守难攻。”

    其实打不打这座城堡对西夏军都一样,他们没有携带多少后勤辎重,不怕对方截断他们补给线,他们完全可以绕过城堡,直接杀向宋军后背。

    不过遇城不打不是李察哥的风格,但怎么攻城,作为西夏第一名将,李察哥自有他的谋略。

    两万西夏军借着夜色掩护,从山谷杀出,直接向百里外的湟州城杀去。

    通天堡只有两千宋军,不过熙河路的宋军一半以上都是羌人,这也没有办法,军费不足,只能用免除税赋的办法招募羌人,羌人在山地作战还行,体力不错,善于格斗,但弱点也是很明显,那就是训练程度很差,不是他们不训练,而训练没有效果,羌人比较随性,不听从军令,打或不打和军令无关,都是按照他们自己的兴致来定。

    通天堡的两千宋军都是羌兵,主将叫做左胡,是一名羌人统领,年约三十余岁,是西宁州一个羌人部落的小酋长,加入宋军也有五六年了,但基本上没打过仗。

    左胡正在军衙内搂着一个羌女喝酒,忽然有士兵来报,“发现一支奇怪的军队,有两万人之多,从大斗拔谷里冲出来。”

    这个情报顿时将左胡吓出一身冷汗,酒立刻醒了,他推开羌女便跌跌撞撞向城头奔去,左胡虽然没有作战经验,却不是傻子,他心里明白,从大斗拔谷杀出来的军队肯定是西夏军。

    城头上已站满了守军,正聚在一起窃窃私语,“敌军在哪里?”左胡冲了过来,身上甲叶哗哗作响。

    “在那里!”几名士兵指着远处道。

    左胡上城稍晚了一点,只看见西夏军的数千后军,在月光下正向南疾速行军而去。

    “立刻发鸽信去通知兰州!”左胡立刻下达了军令。

    这时,一名手下低声问道:“要不要派人去山谷看看,或许会有西夏人的补给车队。”

    左胡点点头,又派出几名探子出城去山谷内探查,宋军军费严重不足,通天城内物资匮乏,无论首领左胡还是普通士兵,对敌军的补给物资都极为向往。

    天快亮时,左胡得到了消息,一支由三百辆大车组成的后勤车队正向谷口而来,车上满载着羊肉、羊酒、小麦、食盐等等物品,都是通天城最匮乏的物资,将士们听到消息,眼睛都红了,士兵们已经快一个月没有吃上肉,早就军心涣散,骤然间听说有几百车的肉食,两千士兵都围着军衙叫喊起来。

    左胡也没有办法,尽管刘光世严令他不准出城,但架不住军队闹事,再不答应士兵们就要造反了,好在对方护卫军队只有五百人,左胡只得答应了,城堡内顿时一片欢腾,两千士兵仿佛已经看到了点篝火烤羊腿的诱人情景。

    快到中午时,一支浩浩荡荡的后勤车队终于出现了,三百辆大车排出近一里,都双毛驴拉车,光拉车的毛驴肉就让守军们垂涎三尺。

    左胡已经拦不住士兵们,他一声令下,“开城门!”

    城门缓缓开启,两千士兵早已按耐不住,大喊一声,从城门冲杀出来,向两里外的车队狂奔而去,护卫车队的西夏士兵见城内守军杀出,他们不慌不忙,向天空连射三支火药箭,然后立刻丢下大车撤退。

    三支火药箭在空中爆裂,噼啪声传出数里外,左胡在城头上看得清楚,他的脸上不由一抽,忽然意识到不妙,但已经晚了,南面鼓声大作,马蹄声在大地上震动,埋伏在数里外的西夏骑兵如箭一般向城池奔来。

    奔出去抢大车的两千士兵也发现了不对,调头便向城内奔逃,但两条腿跑不过四条腿,数百西夏骑兵率先抵达城门,截断了两千士兵的退路,随即数千骑兵呐喊着向宋军杀来。

    两千宋军见势不妙,顿时一哄而散,四散奔逃,被骑兵四处追杀,死伤无数,此时左胡知道城堡已经丢失,他立刻奔下城翻身上马,带着十几名手下纵马冲出东城门,向兰州方向奔逃,但他们只逃出数百步,道路南面忽然冲出无数弓弩手,乱箭齐发,将左胡和他的十几名手下悉数射杀。

    西夏军夺取通天堡只是进攻大幕拉开前的序曲,李察哥率两万西夏军直扑兰州,与此同时,庆州王李朝应率领六万大军全线进攻兰州,刘光世腹背受敌,防御工事完全失去了作用,宋军处于极度劣势。

    刘光世率四万宋军和八万西夏军在兰会一线决战,宋军兵力只有对方一半,士气低迷,而西夏军却是最精锐的铁鹞子军和质子军,双方力量完全不成正比。

    宋军在会宁关以西五战五败,损失高达两万余人,刘光世万般无奈,只得率领一万五千残军向渭州方向撤离,熙河路全线失守,大宋西北危急,告急文书通过鹰信向数千里外的临安府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