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八百五十一章 扭转被动
    严参军就是严九龄,太原军衙的左主事参军,太原城破时严九龄等十九人跟随韩世忠的败兵撤到了京兆府,他们也是种师道的老部下,当种师道重建陕西路防御使军衙时,便又全部启用他们,严九龄现任军衙录事参军。

    听说李太保到来,众人纷纷走出军衙迎接李延庆。

    这也是令人开心之事,李延庆很担心他们在太原出事,最后却在京兆重新相逢。

    严九龄升为录事参军,另外两个老熟人张曲和周彦担任左右主事参军,他们三人主管军务并掌控着陕西路两万五千军队的后勤辎重。

    众人热情地拜见了李延庆,又簇拥着李延庆进了军衙,马善和军务无关,但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进去。

    李延庆在临安府便和种师道交接了军权,他直接坐上主帅交椅,又让几名主要的文职官员坐下。

    “严参军,我想问一问军费情况,能否简单说一下?”

    严九龄点点头,陕西路的军费情况,他了如指掌,他起身道:“陕西路军两万五千人,加上镇守潼关的京兆军两万人以及各县维护治安的厢军五千人,一共五万人,按照每人每月十贯钱的俸禄以及衣食开支,那一个月就要五十万贯,一年六百万贯,陕西路的税赋折合钱五百万贯,全部用来支付军费,另外巴蜀去年调给陕西路的军费是三百万贯,实际上军费收入共有八百万贯。”

    李延庆算是听明白了,他又问道:“除掉六百万士兵军费,还两百万贯的军费是怎么支出?”

    “这里面内容很多,比如文职军人的俸禄、军马的饲养、刀矛、帐篷、盔甲、火器、投石机等军队物质的制备,其实最大的一块是耗费在北方边境一百多军寨的维修重建之上,去年光这一块就用掉了近八十万贯,加上其他开支,真的没有余钱了。”

    李延庆也招募过士兵,知道士兵开支之大,宋朝不像唐朝还有府兵制,宋朝完全就是职业军人,每个月都要支付俸禄,养士兵和士兵的家属,战争时期俸禄还要加倍,所以宋朝的军费开始极重,宋孝宗在退位时也叹息着对太子说:“当今天下财赋,以十分为率,八分以上养兵。”

    宋朝的财政收入绝大部分都用来养兵了,士兵俸禄每月八贯钱,算起来每月六千文钱左右,每天两百文钱,在宋朝属于中等收入,士兵还要吃饭开支、军服军械开支,算起来一个士兵每月开支十贯钱。

    增加一万军队,每月就要增加十万贯的开支,还有帐篷军马等等杂费支出,十万贯钱还不够。

    这次李延庆经略西北,天子赵构承诺将巴蜀的税赋全部补贴给他,但巴蜀大半的税赋本来就补贴给了西北三路,全部给他也没有增加多少,李延庆算下来最多也就能增加四到五万军队。

    “情况我已经知晓,现在陕西路的军粮还有多少?”李延庆又问道。

    “启禀太保,还有大约四十万石左右。”

    “才四十万石!”李延庆皱眉来回踱步。

    他很清楚四十万石军粮听起来多,实际上去掉损耗,最多也只能够士兵食用半年,而且西北地区已经不像唐朝那样温暖湿润,一年两收,宋朝的西北也只有关中地区好一点,可以做到两年三收,其他地方只能一年一收,而且产量不高,一亩地最多收两百多斤麦子。

    好在现在已是八月,再过几个月就是秋收,李延庆一阵头大,这些事情暂时还是不要考虑太多。

    “再说说延安府和绥州,西夏军有过境侵犯吗?”

    严九龄点点头,“有!不过是小规模的骚扰,但如果不防备,小骚扰立刻会变成大规模入侵,西夏在边境上屯了两万军队,种大帅为此十分头疼。”

    李延庆心里明白,西夏军骚扰陕西路是为了拖住种师道的军队,不让他率军勤王,也不让他支援熙河路,倒未必真的要入侵陕西路,否则对方不会只部署两万人的军队,佯攻陕西路,实占熙河路,这才是西夏的战略。

    在西进路上,李延庆就反复考虑西北破局的办法,宋军在西北屡屡失利,主要原因并不是兵力不足,而是宋军采取防御策略,任凭西夏军随心所欲的进攻,十分被动,要改变被动挨打的局面,最好的破局办法就是主动进攻。

    .......

    李延庆在京兆府休整了两天,便率领一万五千军队离开京兆北上延安府。

    种师道在延安府、绥州、保州一线部署了两万五千军队,由副都统张浚统一指挥,张浚兼任延安知府,亲自率一万五千军坐镇延安府,另外两名统制吴阶和吴磷兄弟则分别率五千军驻守绥州和保州。

    宋军守陕北一线并不是聚守在军营内,而是分散在各处的险关要隘,每处关隘驻扎三到五百人不等,这些关隘都位于险峻之处,易守难攻,平时用鸽信往来,种师道又花了八十余万贯钱对这些险关要隘进行修复,另外,延安府还有一支五千人的支援军队,只要西夏军南下,支援军队会随时出发。

    这种防御方式当然也有一定的效果,不过西夏军往往采取声东击西的办法,使支援军东奔西跑,穷于奔命。

    这天上午,李延庆率领两千军队抵达了延安府,早有士兵通知了陕北军方。

    当李延庆的军队抵达延安府时,张浚亲自出城迎接李延庆的到来,张浚单膝跪下行礼,“卑职张浚参见太保!”

    李延庆的太保只是他的品阶官职,但他的实权官职却是西北三路经略制置使,这便意味着西北三路的军政大权一把抓。

    “张将军请起!”

    历史上的南宋抗金名将张浚、韩世忠、刘光世、吴阶、刘錡等人都是出自西军,李延庆看了诸将名单,这支两万五千人的陕北军队中就有张浚、吴阶、吴磷、刘子羽、杨再兴等著名将领,这些名将若使用得当,将成为自己抗击金兵、收复河山的左膀右臂。

    “多谢太保!”

    张浚站起身,又给李延庆介绍身后的几名大将,“这是吴阶将军,绥州军使!”

    吴阶年约三十余岁,身材中等,目光沉静,下颌留着一缕长须,身穿山纹甲,头戴凤翅兜鍪,英武中透出一丝儒雅,他不慌不忙向李延庆行一礼,“卑职吴阶参见李太保。”

    李延庆微微一笑,“西军吴氏兄弟我已久闻大名,令弟可在?”

    “卑职吴磷在!”

    从吴阶身后又转出一人,他模样和吴阶很像,但体型气质却大不相同,长得高大威猛,足足比兄长吴阶高了半个头,体格十分强壮。

    “不愧是西军猛将,名不虚传!”

    李延庆赞了一声,又对旁边另一名气质儒雅的大将笑道:“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位就是刘子羽将军吧!”

    刘子羽是秦凤路宣抚使刘韐的长子,年约三十五六岁,文武双全,他和父亲长得颇像,李延庆一眼便认了出来。

    “在下刘子羽,参见太保!”

    李延庆又和杨再兴等其他将领一一见面,这才在众将的陪同下进了延安城。

    军衙内,李延庆先和张浚沟通自己的出兵计划,无论李延庆的身份还是对西夏的作战经历,李延庆在对西夏战役上都有一言九鼎的话语权,之所以和张浚沟通,是给张浚一个面子,这一点张浚心知肚明。

    不过张浚还是有一点犹豫,“太保要主动进攻西夏,卑职没有意见,卑职就担心金兵那边会不会趁机进攻陕西路?”

    李延庆微微笑道:“现在是八月,距离黄河结冰还有三四个月,我这一战最多打两个月,时间可以在黄河结冰前退回来,而且我在潼关和蒲津关一线部署了重兵,等我军队北上后,希望张将军放一部分军队在黄河沿岸,防止敌军用皮筏渡河偷袭陕西路,只要部署得当,应该问题不大。”

    既然李延庆有把握,张浚便不再担心金兵之事,他又问道:“那太保准备率领多少军队北上?”

    “三万人左右就够了,这次我来延安府,一是来探望陕北边境诸将,另外一个目的是想向张将军借兵七千。”

    李延庆说得很客气,张浚当然有自己的觉悟,他连忙道:“调兵遣将是太保之权,卑职安敢做主,陕西军队任由太保调遣。”

    李延庆对张浚的态度比较满意,他点点头笑道:“那就让刘子羽和杨再兴率七千军跟随我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