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八百五十二章 横山西线
    李延庆虽然人在横山东线的延安府,但他最终决定还是走西线秦凤路进攻西夏,也就是当年童贯十万大军全军覆灭的那条北上之路,穿越横山的葫芦水大峡谷。

    当年李延庆率军北上走的是东线,穿过虎啸峡后攻打银川城,但因为东线距离兴庆府有一千三百余里,中间还要穿越一片沙漠,路途十分艰险。

    而横山西线就近得多,距离兴庆府只有四百余里,一旦攻进西夏境内,就能震动整个西夏。

    但走横山西线一样艰险,赏移口—踏割寨—韦州,三大关隘成为宋军北上的拦路巨石,不过李延庆决策也有一个巨大的优势,那就是横山西线的西夏军驻兵不多。

    就在李延庆率两千人抵达延安府的同一时刻,刘錡率一万五千军队连夜离开了京兆城,向西北方向的庆州秘密进发,准备和先一步抵达庆州的王贵军队汇合,而从庆州再向北走两百里,就能抵达葫芦水大峡谷。

    夜幕下,一直千人的宋军正沿着葫芦水大峡谷迅速北上,葫芦水也是一条大河,横穿兜岭形成一道峡谷,这道峡谷比东线的无定河峡谷要宽得多,最窄处也有十几里。

    这次西夏十万大军兵分两路进攻大宋,主要目标是西面的熙河路,在那边投入了八万人之多,而另一路则只有两万军队,对陕西路实施虚攻骚扰。

    但这样一来,中间的秦凤路就比较冷清了,西夏军并没有从北面进攻秦凤路的计划,也正是这个缘故,西夏军在横山西线的守军并不多,一共只有八千人,分别驻守赏移口、踏割寨和韦州,其他诸多小的险关要隘基本上都没有军队驻守,宋军没有,西夏军也没有,这便给燕青和张顺率领的情报司斥候军创造了极大的便利。

    时值八月中秋,暑气已渐渐消去,横山大峡谷内早晚已有了一丝寒意,但树叶却没有落下,到处是潺潺流水和浓密深绿的树林,斥候军非常小心,他们一路昼伏夜行,但一直快到峡谷北面,斥候军都没有看见人的踪迹,倒是有成群的羚羊在峡谷内活动,给了斥候军很大的粮食补充。

    这天中午,斥候军在一条峡窄的山谷内休息,这条山谷是葫芦水大峡谷内的一条衍生山谷,就像依附在动脉血管上的毛细血管一样,山谷深约十几里,但宽不足十丈,两边是峭壁山峰,头顶上俨如一线天。

    一千宋军士兵吃罢了干粮,纷纷倚靠在石壁上休息等待,几名斥候已经先一步前去探查敌情。

    燕青和张顺坐在一块大石前,研究着一幅手绘地图,这幅地图画得很简单,只有寥寥数笔,但十分准确适用,军队需要的一切情报上面都明确地标注出来。

    “这里距离赏移口只有三里,过了赏移口就出峡谷了,很奇怪,一路过来,居然没有遇到任何西夏军,你觉得是什么情况?”燕青皱眉问道。

    张顺想了想说:“应该是都统的判断,西夏兵力不足导致,我听说西夏当初和宋军大战,虽然西线童贯惨败,但东线都统和老种经略却屡战屡胜,杀敌无数,使西夏损失惨重,西夏也被迫向我宋朝称臣,但没多久,西夏又在大同府和金兵大战,伤亡了十余万人,都统说西夏外强中干,兵力不足,我觉得很对,否则无法解释为什么我们一路北上都没有遇到西夏军。”

    “或许你说得对,但并不代表我们就会很轻松,西夏军力不足,必然会集中兵力守住重要的关隘,就不知道赏移口会有多少驻军。”

    两人都沉默了,赏移口是出了名的易守难攻,当年童贯攻打赏移口损失三万军队才攻下,而赏移口的驻军最多只有两三千人。

    这时,张顺苦笑一声道:“如果赏移口容易攻下,都统就不会派我们过来,我们的优势就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燕青笑了起来,自己有点想多了,斥候军的主要作用本来就在于偷袭,要不都统怎么会派他们来。

    这时,外面传来脚步声,有士兵禀报,“探哨回来了!”

    燕青大喜,连忙迎了出去,只见两名探哨士兵快步走来,单膝跪下禀报,“回禀将军,前方敌情已探查完毕。”

    燕青让人给士兵喝了水,这才坐下问道:“赏移口情况如何?”

    “回禀将军,赏移口上有一座山寨,我们爬上对面山顶观察,山寨内大概有驻军两千人,看得出防守士兵比较懒散,寨门内只有十几人把守,旁边一座眺望塔内也没有士兵。”

    “你们的意思是说,敌军并没有发现我们的到来?”

    “确实没有发现,寨门前长满了杂草,已经很久没有人出来,我们观察了一夜加半天,居然没有看到一队巡哨士兵。”

    燕青和张顺对望一眼,燕青又问道:“可画了地图?”

    探哨将一份简单绘制的山寨草图递给了燕青,燕青摊开地图看了半响,对张顺笑道:“今晚谁打头阵?”

    张顺撇撇嘴,“之前我们可是说好的,第一战我打,如果你要反悔,我也没有办法。”

    “可是偷袭山寨我更擅长,你只得擅长水路。”

    “话不能这么说,我个人虽然更擅长水战,但不代表我手下就不擅长偷袭山寨,我觉得守信更重要,既然我们说好了,就不要再变。”

    “要不抽签吧!”

    燕青笑道:“之前我没想到第一战就是赏移口,如果早知道我也不会答应,怎么样,抽签决定!”

    张顺无奈,这混蛋的任何承诺就不能相信,他也只得答应了。

    燕青找了两根草,一长一短,捏住下端,对张顺笑道:“抽到长的你就去!”

    张顺也不细看,随手抽出一根,燕青无奈地张开了手掌,张顺顿时大笑起来,拍拍燕青的肩膀,“何苦呢!反而毁了自己信用。”

    “滚一边去!”

    燕青悻悻地坐下,拿起水壶背过身喝水去了,实在不想看到这厮得意的嘴脸.......

    赏移口是葫芦水大峡谷的北出口,同时也是大峡谷最窄之处,两座大山之间最窄处只有一丈,狭窄的河谷长约三里,河水从峡谷中奔腾而过,当然,冬天结冰时可以穿过峡谷而过,但冬天同时也被大雪覆盖,寸步难行,冬天的大峡谷也无从行路,

    但河谷左面山麓的地形却比较特殊,在山腰处忽然向内收去,使得半山腰上出现一条可以走出峡谷的道路,这条山腰路平坦宽阔,可并行三辆大车,但上山之路却不好走,西夏军便在靠近南面的路口上修建了一座山寨,正好扼断上山之路。

    山路呈‘之’字型盘旋而上,十分险要,西夏军居高临下,使这处山口易守难攻,千余人便可守住山寨,当年童贯率军强攻赏移口,宋军死伤惨重,最后损失了近三万人才攻下赏移口。

    强攻显然不现实,唯一的办法就是偷袭,自从八年前宋军十万大军在西夏全军覆灭后,宋军再没有出现在葫芦水峡谷内。

    而且金国大举攻宋,宋王朝连续丢掉了河北、河东,被迫迁都江南,西北三路丢掉了一路半,局势已岌岌可危,宋朝被打得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这个时候没有任何人会相信宋军居然还会反攻西夏。

    所以赏移口山寨防御松懈也就在情理之中,一更时分,正是夜里最疲乏之时,山寨大门处灯火通明,几根火把燃烧正旺。

    大门内有十几名守军站岗,士兵们纷纷困顿不堪,各自蜷缩在门口附近的黑暗处打盹,大门旁边的哨塔上也看不见士兵的身影,并非没有士兵,而是士兵蜷缩在角落里睡着了,大门前只有两名士兵强打精神着站岗。

    距离大门数十步外,火光已照亮不到,山路上一片漆黑,夜虫忽然停止鸣叫,只见数十条黑影已悄然靠近山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