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八百五十三章 智取敌寨
    张顺隐藏在一片半人高的灌木丛中,目光锐利地注视着数十步外的敌营,在他身后跟随着五百名精锐士兵,在半里外,作为后援的燕青也率领五百士兵耐心等待信号。

    眼前的岗哨对于张顺而言和空岗没有什么区别,但张顺需要了解大寨内的敌军布局,探哨之前已经画了一幅草图,现在和实物也能一一对应起来。

    山道两边都是斜坡,只有山道一条路进入山寨,如果西夏军扼住山道,还真的很难攻打,可惜西夏军的轻敌大意,使宋军已经杀到了眼前。

    观察了约一刻钟,张顺轻轻一招手,他和两名士兵弯腰飞奔而上,又不时伏在地上,等两名岗哨转身之时再一次靠近,但就在距离大门还二十余步时,大门内忽然传来了猎狗的狂叫声,只见一条被铁链拴住的黑犬拼命扑向大门,狂叫不止。

    张顺暗叫一声不妙,山寨内居然养有猎犬,他毫不犹豫,低声喝令一声,“射击!”

    两名手下举弩便向哨兵射去,山寨内的哨兵还没有反应过来是什么回事,还以为一只夜兽从寨门前路过,两人摇摇晃晃向寨门前走来,就在这时,两支毒弩箭嗖!地射进寨门,正中两名哨兵咽喉,两名哨兵当即扑倒在地。

    这两箭便是信号,后面五百名精锐士兵一起向营门扑来,这时,黑犬的狂吠惊醒了正在打盹的士兵,几名士兵发现地上的尸体和外面奔跑的黑影,吓得大喊起来。

    张顺第一个冲到寨门前,他一跃攀上寨门,翻越进了大寨,两名西夏士兵拔刀向他砍来,张顺大喊一声,横刀劈出,寒光一闪,两颗人头落地。

    张顺随即又是一脚向大门踹去,只听铁链哗啦!声响,大门竟然被粗铁链锁住了。

    他眼光一扫,见角落里有一柄利斧,张顺拾起利斧,狠狠向大门劈去,手臂粗的木栅栏被劈断,大门轰然被拉开了,外面的五百精锐士兵一拥杀进了山寨内,与此同时,三支火药箭射向山下,火药箭在空中燃烧,发出赤亮的光焰。

    燕青看见了信号,立刻大喊一声,“杀上去!”

    埋伏在之字拐角处的五百士兵杀了出来,向半里外的山上奔去......

    此时,张顺率领的五百士兵已经杀进了山寨内,山寨受地形所限,呈长条形分布,宽只有十丈左右,长却有两里,一百座营帐分成两排,整齐地排列在山道上,驻扎了两千名士兵。

    大部分西夏士兵都在沉睡之中,宋军骤然杀进营帐,很多士兵还没有醒来便被杀死在睡梦中,大帐里传来一片片惨叫声,还有不少士兵手无存铁,吓得跪地投降,宋军不接受投降,一律杀死。

    张顺按照事先部署,他没有参战,而是率领一百余名士兵直接奔向后营寨门,后营寨门是通往西夏方向的寨门,那边平时没有岗哨,只有送来给养时,大门才会开启,大多数时候都用铁链锁锁住。

    张顺冲到两里外的后寨门时,这里还是一片寂静,没有被前面的喊杀声惊动,十几名士抢先控制住了后寨门旁边的烽燧,就在张顺刚抵达后寨门时,一名掌管百人的正首领从不远处的大帐内出来小便,他忽然看见张顺等人,顿时大声喝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是你爷爷!”

    张顺抄起一根长矛狠狠投去,长矛刺穿了正首领的身体,正首领惨叫一声,被钉死在地上,

    很快,前营的骚乱渐渐影响到了后营,喊杀声越来越近,后营大帐内的士兵纷纷被惊醒,仓惶逃出大帐,向后寨门狂奔而来,但迎接他们的,却是冷冰冰的弩箭和锐利的矛尖。

    这场偷袭战经历了仅半个时辰便结束了,两千西夏军士兵一个都没有能逃脱,全军覆灭,只留下十几名活口打探踏割寨的情况。

    此时才刚刚过两更时分,宋军没有停留享受战果,燕青留下两百名士兵守寨,其余八百士兵换上西夏军盔甲,列队向八十里外的踏割寨赶去。

    .........

    踏割寨依山而建,地势十分险要,它扼守住了宋军北上的必经之路,唯一一条可以走辎重的道路就从山寨前走过,从山寨上可以轻易封锁这条道路,一旦宋军北上,即使军队翻山越岭北上成功,但没有后勤支援,宋军只能是全军覆没的命运,当年童贯就是在踏割寨上中计,被隐藏在寨中的西夏士兵重新夺走踏割寨,截断了后路,大军失去了后勤支援,从而全军覆灭。

    踏割寨距离赏移口约八十余里,沿途有三座烽燧,这是西夏建立的中线烽燧警报体系,赏移口、踏割寨、韦州、灵州、静州一直到都城兴庆府,烽燧线长五百里,分布着二十六座烽燧。

    一旦赏移口举火,烽火就能在一个时辰内传递到都城兴庆府,按照燕青和张顺商议的方案,在他们抵达踏割寨前,烽火绝不能燃起。

    八百斥候军行军速度很快,次日清晨他们抵达并拔掉了第一座烽燧,在午后他们又拔掉第二座封锁,黄昏时分,八百人的队伍终于抵达了踏割寨。

    踏割寨和赏移口一样,也有两千士兵镇守,但和赏移口不同的是,踏割寨前方是延绵十几里的黄土荒原,唯一的一片森林在宋将刘法阵亡后也被西夏士兵砍伐殆尽,光秃秃的荒原视野十分开阔,踏割寨居高临下,可以清晰地看见十几里远的骆驼岭,如果有活动的队伍也逃不过监视哨兵的眼睛。

    骆驼岭是一座百余里长的丘陵,外形极像一只骆驼伏卧在黄土高原上,和数百里长的踏割岭并列横卧,中间其实就是十几里宽的谷地。只是因为骆驼岭太平缓,地势不够险要,西夏军没有在这里驻扎,只是山岭上修筑了一座烽燧。

    夜幕降临时,燕青率领二十名士兵摸到了烽燧下方,烽燧颇像后世的碉堡,呈圆柱型,高约一丈五尺,分三层,最下面一层用来养牲口,中间一层是营房,顶上是柴垛,平时被油布覆盖遮雨,如果发现南方烽燧点燃,士兵会立刻浇上火油,并点燃柴垛。

    所以烽燧顶上时时刻刻会有一名哨兵站岗。

    燕青飞出钩爪,钩住了烽燧顶上的石墙沿口,在燕青身后十几步外,三名弩手端着弩箭瞄准了烽燧顶端,一旦上面的哨兵发现钩爪或者听见动静,上前来查看,他们便立刻放箭射杀哨兵。

    庆幸的是,楼顶的哨兵没有发现异常,燕青一纵身,迅速向烽燧顶上攀去,路过二楼的小窗户时,燕青小心地向里面探望,发现有四名士兵正在聚在一起赌博,灯光昏暗,四人全神贯注,完全没有发现窗外有人在窥视。

    燕青又继续向顶端攀去,他伸手抓住一块大石,慢慢探头上去,却没有看见哨兵,眼前是一堆被油布覆盖的柴垛,估计哨兵在柴垛的另一边,所以没有发现钩爪。

    燕青一纵身跳上了烽火顶上,落地无声,他躲在柴垛后向另一边慢慢望去,却发现哨兵正坐在楼梯头看下面的赌博,将一个后背暴露给了燕青。

    燕青抬手便是一箭短弩射出,正中对方后背,哨兵惨叫一声,从楼梯上滚翻下去,燕青随即上前盖上顶板并反锁,只要顶楼不失,下面闹翻天都无妨。

    片刻,四名士兵仓惶从烽燧内逃出,却被埋伏在周围的宋军乱箭齐发,射杀在烽燧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