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八百五十四章 再夺踏割
    烽燧无疑是一个重要的警示标志,如果赏移口有西夏士兵侥幸逃出,那么沿途烽燧必然会点燃示警,但宋军拔掉了最后一座烽燧,踏割寨的烽燧依然没有任何动静,那就说明踏割寨守军还没有发现宋军已悄然临近。

    在拔掉骆驼岭的最后一座烽燧后,宋军并没有立刻下山,此时还是黄昏时分,踏割寨哨兵的视野还是能看到十几里外。

    一直到夜幕悄然降临,燕青才下达了出发命令,八百名宋军士兵从骆驼岭下莱,穿过十几里荒原旷野,向踏割寨快步走去。

    踏割寨和赏移口略有点相似,都是从一道斜坡缓缓上山,不过踏割寨要大得多,依山而建,挖掘了上百口窑洞,官道有两条,一条从山寨中穿过,另一条绕山寨而走,但不管哪一条,都被踏割寨扼守住,无法绕过踏割寨。

    另外,和赏移口不同的是,踏割寨山脚有一座税署,在和平年代,这座税署负责对往来的商人进行检查收税,但在战争时期,这座税署则变成了前置哨岗,可以对山上的踏割寨进行提前预警。

    虽然宋军可以干掉骆驼岭上的烽燧,但踏割岭山脚下的税署却无法回避,偷袭税署的风险太大,很可能会打草惊蛇,所以宋军这才使用了乔扮西夏军的办法。

    斥候军这次北上携带了上百头毛驴,负责背负士兵的给养,又从赏移口寨内缴获了二十几头骆驼,此时毛驴和骆驼都转换了角色,驮着大大小小数百口箱子夹杂在队伍之中,就像一支队伍在护送这支驮着货物的运输队一样。

    为了降低西夏军的疑惑,张顺率五百士兵藏身在一里外,夜幕是最好的掩护,一里外,看不见任何动静。

    当三百人护送着毛驴队距离税署还有百步时,税署中养的猎犬便狂吠起来,连同山上的猎犬也跟着叫了起来,宋军已经有过教训,别看西夏士兵吊儿郎当,防御松懈,但他们养的猎犬却尽心尽职。

    “是什么人?”远处有人大喊起来。

    燕青给旁边一名部将使个眼色,部将也就是原来的都头,赵构登基后,为了简化军制,军队中全面推行将兵制,实施火、队、营、将、军、大军等六级军制,分别设立火长、押队、部将、统领、统制、都统制为各级军队首领。

    这名部将姓王,商人出身,常年跟随父亲奔波于大宋和西夏之间,能说一口流利的党项语,王部将催马上前大喊道:“我们是晋王部下,奉晋王之令送私人物品回兴庆府!”

    或许是因为赏移口和沿途烽燧没有任何警告,税署士兵没有怀疑,片刻喊道:“请上前搭话!”

    燕青已挥手,三百名士兵护卫着骆驼和毛驴走上前,税署就修建在山道入口旁边,是一座很小的军堡,高约两丈,军堡内有百余人,军堡城墙上插了一圈火把,将周围数十丈内照如白昼,有一名正首领在城头向下探望。

    正首领看见了骆驼和毛驴队伍,托着大大小小的箱子,这可是晋王的私人物品,他不敢怠慢,又问道:“可有什么凭证?”

    王部将举起一面金牌骂道:“瞎了你的狗眼,这是晋王金牌,你认不认识?”

    正首领得罪不起,反正上面还有把关,自己没必要惹怒对方,他连忙陪笑道:“小人只是例行公事,你们请上山!”

    燕青使个眼色,三百名士兵护卫着骆驼和毛驴队伍上了山道,蜿蜒向山上走去。

    望着队伍中大大小小的箱子,正首领暗暗猜测,这些箱子里装的一定是晋王从宋朝掠夺的财宝。

    正首领当然猜错了,箱子里装的不过是一些石块,只有前面十几头毛驴的箱子里装着十几枚震天雷。

    这时,军堡上一名士兵低声对正首领道:“好大的架子!”

    “闭嘴!”

    正首领狠狠瞪了他一眼,“这些人咱们惹不起,得罪人的事情让上面去做,快射火箭!”

    一支火药箭从税署军堡中射向半空,在空中啪!地炸响了,释放出一团赤亮的焰火,这是告诉山寨,有队伍上山了。

    同时也是告诉山寨,来的不是敌人。

    踏割寨和赏移口同属于韦州静塞军管辖,最高军事首领都是行将,但踏割寨的重要性要超过赏移口,除了正副行将外,还设有茶马监司。

    山脚下的火药箭已经惊动了山寨,当值是一名佐将,佐将相当于宋军的营部将,佐将的上司是行将,也是踏割寨的最高军事长官,当然,在没有明确事情的重要性之前,佐将是不会轻易惊动上司。

    佐将站在山寨门前向山道上眺望,不多时便听见了清脆的驼铃声,只见一百多头骆驼和百余头毛驴缓缓而来,燕青再次隐藏了实力,将两百名士兵隐藏在百步外的山道上,只有一百名士兵靠近寨门。

    “你们是什么人?”佐将高声问道。

    “我们是晋王部下,送部分晋王的私人物品回京城!”王部将再一次解释道。

    城楼上的佐将显然不像税署首领那样容易被忽悠,晋王的近卫军不会穿皮甲,至少都是铜甲铜盔,眼前这支军队的盔甲居然和踏割寨中士兵一样,这就有点不合常理了。

    如果这支军队有问题,那赏移口怎么会没有警报传来,这也显然不符合清理,矛盾的心理使佐将有点拿不定主意。

    见上面佐将犹豫,王部将又再次举起金牌,“这是晋王金牌,请速开寨门!”

    佐将只得歉然道:“请谅解,开启南面寨门必须要得到行将准许,我这就去禀报,请稍等片刻!”

    佐将怕士兵说不清楚疑点,便亲自向寨内奔去,这时,燕青使个眼色,一名士兵狠狠一刀捅向其中一头骆驼,骆驼惨嘶一声,迈开腿向旁边的山道奔去,士兵大喊:“骆驼受惊了!”

    骆驼的惨嘶和奔跑的动静很大,立刻吸引了从城头上的士兵,与此同时,从另一面,两名士兵迅速奔至寨门下面,紧贴着寨门站立,这里是灯下黑,上面火光猎猎,正下方却一片漆黑。

    两名士兵动作迅速,从腰间的火折筒中抽出一只火折子,随手一甩,忽地起火了。

    “下面在做什么?”忽然有士兵发现了下面的火光。

    士兵点燃了震天雷的短火绳,转身便狂奔,火绳设置时间非常短,仅够士兵跑出五十步外,但也足够了,三十步外便是山坡。

    燕青和士兵们就在三十步外的山道边上,他们纷纷匍匐在地上,紧紧捂住耳朵,用盾牌挡住头部和身体,只片刻,只听见惊天动地地一声爆炸,尘土飞扬,遮天蔽日,一股黑烟腾空而起。

    土块和木屑如雨点般噼噼啪啪落下,骆驼和毛驴受惊,争先恐后向山下奔去,燕青慢慢抬起头,只见寨门已经消失了,地上到处是零落的木头和倒在血泊中的士兵。

    燕青一跃而起,大吼一声:“杀”

    百名士兵纷纷向寨门杀去,爆炸就是信号,躲在山道上的两百士兵以及山脚下的张顺军队,一齐向踏割寨杀去。

    寨中的西夏士兵也被惊动了,纷纷从窑洞里冲出来,汇集到山道上,向下方的寨门处杀去,一场浴血激战在踏割寨中爆发......

    与此同时,踏割岭上的烽燧点燃了,北方的一座座烽燧也随即燃起火焰,一直向北方的西夏都城兴庆府延伸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