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八百五十七章 枕戈以待
    夜幕中,宋军营帐戒备森严,一队队士兵在营栅四周巡逻,外围一里范围内也不时出没骑兵巡哨的身影,大营四周都挖了深深的壕沟,撒下不少蒺藜刺,只有从南北两座营门进出才比较安全。

    营门的地方自然是重中之重,两座城门前都有超过五百名士兵在夜里站岗,两边哨塔上的哨兵也目光锐利地注视着四周的动静,一刻不敢松懈。

    今晚当值的主将是统制牛皋,他此时就在北营门处巡视,今天是驻营的第一夜,尤其要防止敌军夜间偷营。

    牛皋在京兆军中比较低调,在隶属关系上,他属于副都统王贵的部下,虽然为人低调,但他做事却很干脆果断,屡立战功,成为诸多统领中第三个升为统制的大将,仅次于燕青和曹猛。

    “牛将军,戒备这么紧张,是不是有点大惊小怪了,韦城守军怎么可能出城偷营?”一名部将低声对牛皋道。

    牛皋摆摆手,“你小子要搞清楚,我们不是为了韦城的军队,而是防御东边那支军队。”

    “可是如果能外松内紧,说不定还能诱引他们来攻营,这样太紧,他们反而不敢来了。”

    牛皋轻轻叹息一声,“这个建议王副统也提出来了,但都统另有想法,他不希望敌军来偷营。”

    “是不是想去踏割.......”

    部将没有说完,牛皋便拍了他一掌,“别胡说八道,这件事情不是该我们问的,好好执行军令就是了。”

    部将吐了下舌头,不敢吭声了,这时,营门外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牛皋连忙催马过去,只听哨兵大喊:“是什么人?”

    “东外围斥候!”

    “口令!”

    “长生果!”

    核对了口令,一名斥候催马疾奔而至,在他营门前翻身下马,守门士兵再次验证了他的斥候牌,这才放他入营。

    “可是有情报要汇报?”牛皋问道。

    “启禀牛将军,卑职在三十里外发现敌军主力。”

    敌军主力应该在五十里外的罗城,现在却出现在三十里,显然是敌军主力有动作了,牛皋连忙道:“你跟我来!”

    他带着斥候便匆匆向中军大帐而去。

    此时中军大帐内依旧灯火通明,李延庆站在地图前沉思不语,他在思考自己接下来后续应对,今天一早他接到快报,西夏军加紧了对凤翔府大散关的攻打,西夏军显然是想尽快攻入关中,从后面断自己的退路,西夏并没有退出熙河路之意,说明自己施加的压力还不够,还没有让西夏感到危机。

    “都统,卑职有点奇怪,西夏既然兵力不足,为何不动员部落出兵?”旁边王贵不解地问道。

    李延庆微微一笑,“西夏也要考虑国力承受,这些年西夏一直处于战争之中,而且他很大程度上是依靠辽国支持,辽国被灭,和金兵争夺大同府又遭到惨败,应该是西夏的国力承受不住了。”

    刘錡也笑着补充道:“都统说得没错,西夏不象大宋是中央集权,他们实际上是由各部落组成,就算最大的拓跋部内部也并不是一条心,这几年西夏损失惨重,各部落又得不到利益,当然不会像从前那样乖乖听从朝廷召唤,李乾顺需要拿出对等的利益交换,各部落才会出兵,估计李乾顺就是舍不得拿出利益才没有动员全国。”

    王贵沉吟一下说:“会不会李乾顺宁可最后让利动员各部落军队,也不肯撤出熙河路?”

    “有这个可能,而且可能性很大,我们的策略本身也只有四成把握,如果西夏始终不肯撤军,那我们也只能尽可能损耗西夏国力。”

    三人正说着,帐外有士兵禀报,“启禀都统,牛统制紧急求见!”

    “都统,一定是有敌情了!”刘琦率先反应过来。

    李延庆点点头,“让他进来!”

    片刻,王贵带着斥候快步走了进来,躬身行一礼,“参见都统制,参见刘都统!”

    “王将军有什么军情禀报?”李延庆笑问道。

    “启禀都统,这位斥候弟兄发现了敌军动向!”

    王贵给旁边的斥候押队使个眼色,押队连忙上前道:“启禀都统,卑职和手下在白马沟发现了敌军主力!”

    李延庆立刻走到地图旁,很快找到了白马沟,位于踏割岭的北端,距离宋军大营约三十里。

    从这个位置来看,西夏军的目标显然是踏割岭,李延庆和刘琦对望一眼,李延庆又问道:“敌人有多少军队?”

    “大约一万五到两万人之间,轻兵简行,没有携带辎重!”

    有没有携带辎重倒不重要,踏割寨距离罗城只有七十里,攻打不下,迅速退回去也不影响军队生存,但如果罗城失守呢?

    李延庆负手来回踱步,他在考虑如何用最低的代价歼灭西夏军,这时,刘琦又问道:“你们确认对方没有辎重?”

    “辎重肯定没有随军,但会不会后续送来,卑职暂时不知道。”

    刘琦摆摆手,让斥候押队退下,这时,李延庆笑着问牛皋道:“老牛有什么想法?”

    牛皋躬身道:“卑职认为敌军孤军深入,不智之举!”

    刘琦微微一笑,“牛将军说得对,说到底李乾顺还是有点轻敌了。”

    李延庆点点头,“我现在考虑如何用最小的代价歼灭这支敌军?”

    “如果想用最小的代价,那就要避免正面诶作战。”

    李延庆叹口气,“那就得看张顺能否守住踏割寨了。”

    “都统不妨两头部署!”

    李延庆沉思片刻,对牛皋道:“我给你三千军队,你务必给我拿下罗城!”

    “卑职绝不让都统失望!”

    牛皋接过军令,行一礼转身去了。

    牛皋当然不会立刻就走,他还要去见王贵,具体协商出兵事宜。

    李延庆随即对刘琦道:“我们兵分两路,你继续盯住韦城,南面的敌军由我来负责!”

    ………..

    西夏军的援军一共有两万人,由大将高庭义统帅,这支西夏军属于山讹军,也就是由边疆羌胡人组成,擅长于山地作战,以步兵为主,在西夏军的诸多军种属于比较底层的军队,无论装备、训练都比较落后。

    他们从夏州疾奔七百余里赶来,罗城补充了后勤军粮,休整两天后便向踏割寨杀去。

    西夏军的意图非常明显,就是要夺回踏割寨,断宋军后路,这个意图是由君主李乾顺提出,虽然高庭义觉得有点不太现实,但他也没有选择余地,只能不折不扣地执行。

    高庭义唯一能做到的战术,就是趁夜间行军,轻装简行,丢掉辎重的拖累,借助夜色的掩护急速行军,杀宋军一个措手不及。

    只可惜他的对手是李延庆,李延庆早就猜到了西夏军的策略,部署了强大的斥候,使西夏军的行踪完全暴露在宋军的监视之下。

    天快亮时,两万西夏军抵达了踏割寨山下。

    踏割寨北面同样是易守难攻,山道盘旋而上,从山脚到山寨直线大约有三百步距离,如果蜿蜒而上,那至少要走两里路程了。

    西夏军已经没有时间休息,最多再过半个时辰,天就要亮了,大军在抵达山脚后,高庭义便立刻下达进攻命令。

    山讹军擅长于山地战,也懂得偷袭的手段,高庭义派三百名精锐在残夜的掩护下向山上迅速冲去。

    张顺已经在三个时辰前便得到了消息,西夏军即将夜攻踏割寨,他率领三千守军早已严阵以待,踏割寨本身的守城武器主要以滚木巨石为主,再辅佐士兵的弓弩和火油、火器。

    但宋军在攻占踏割寨后也增加了大量的特殊防御武器,也主要是震天雷和蒺藜刺,另外,张顺将战线延伸到山道上,在半山腰处便构筑了工事,派出一千士兵埋伏在山道上。

    夜幕虽黑,却有几点星光,人影重重,正悄悄向山上摸来。

    守半山腰的宋军将领叫做张华,是张顺的拜把兄弟,原本姓章,结拜后便改为张姓,是张顺最信任的心腹小弟,虽然才二十余岁,但也曾率领过上千人,目前在宋军中出任部将。

    张华已经看见了正在蠢蠢上山的西夏军,他冷笑一声,摆摆手,所有士兵伏身在沙袋背后,举起了神臂弩,耐心等待射击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