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八百五十九章 攻寨失败
    时间无情流逝,转眼又到了次日黄昏,攻打踏割寨的战斗打得异常惨烈,西夏军一共进行了四次大规模进攻,伤亡近五千人,踏割寨依旧没有能攻下来。

    不过西夏军也不是一无所获,至少宋军设在半山腰的防御工事最终被他们攻下,宋军在伤亡数百人,被迫撤回了本寨。

    上山的道路已经被震天雷炸得支离破碎,到处是血肉模糊的尸体,西夏军虽然也有震天雷,他们显然不会轻易用在山道上,那会毁掉西夏军上山之路。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西夏军的震天雷和金国的震天雷一样,稳定性不好,十颗雷中会出现五颗哑雷,原因也是一样,引火火药的配方没有掌握,在密闭的空间里,就会出现熄火的现象。

    高庭义已经有点急了,眼看天快要黑下来,如果再不拿下踏割寨,给了宋军喘息之机,明天就更难攻打。

    至于夜间进攻,高庭义已经不怎么考虑了,夜间进攻对他们极为不利,宋军在山道上撒了大量淬毒蒺藜刺,白天还能小心翼翼行走,但夜间很容易踩上,偏偏他们又没有办法防备。

    “传我的命令,前军再次进攻!”

    ‘咚!咚!咚~’激烈的战鼓声敲响了,埋伏在半山腰上的三千西夏士兵无可奈何,只得强打精神,继续向山顶攻去。

    宋军在山道上撒了大量的淬毒蒺藜刺,

    而山讹军装备落后,大多穿着薄底旧靴,很容易被蒺藜刺刺穿鞋底,好在蒺藜刺淬了毒,在阳光下反射出一种蓝色,容易看到,只要当心一点,一般都不会踩到。

    可如果天黑下来就看不见蒺藜刺了,现在让他们上山攻寨,他们还有多少机会活着下山,真的就很难说了。

    每个西夏士兵心中都充满了绝望,但战鼓声的逼迫下不得不上山,不少人也豁出去了,说不定攻下踏割寨,他们还有一线生机。

    西夏军在走出蒺藜刺密集区后,便爆发出一片大吼声,“杀——”他们不顾一切地向百步外的寨门杀去。

    踏割寨内,两千名宋军早已枕戈以待,宋军分为三排,两千张神臂弩冷冰冰地对准了冲来的敌军,张顺面沉如水,眼中闪烁着冷厉的光芒,他完全可以在三百步外打击敌军,但经过一天的鏖战,他对自己越来越有信心,他要让这支进攻军队一个都逃不回去,全死在寨门前。

    西夏军士兵越来越近,已到寨门六十步外,余晖下,可以清晰地看见他们狰狞的面孔。

    张顺终于下达了命令,“射击!”

    第一排的八百支箭如暴风骤雨射向正奔来的敌军,紧接着第二排射出,很快第三排也射了出来,密集箭雨射进敌群中,顿时惨叫声响成一片,西夏士兵纷纷栽倒,尸体迅速堆积,死伤十分惨重。

    这时,数十颗震天雷从侧面山顶上凌空飞下,在西夏士兵的头顶上连续爆炸了,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仿佛连大山都在颤抖,宋军士兵纷纷捂住了耳朵,一时间,硝烟弥漫了整个山头。

    待硝烟散尽,山道上出现了极其惨烈的一幕,到处尸横遍地,残肢断臂洒满了山道。

    在队伍前半部分的千余人几乎全部阵亡,不仅如此,山道在多次爆炸后彻底坍塌了,形成了一条三十余丈长的坍塌地陷带,山道消失,西夏军也无从攻山,只得被迫后撤,不少士兵在仓惶后撤中踩中的蒺藜刺,山道顿时响起一片凄厉惨叫………

    高庭义亲自率领五千士兵列队在山道起点处,准备随时上山支援攻打踏割寨,这时,山道上传来一连串的爆炸声,爆炸声之猛烈,高庭义猛地抬头注视着山上的硝烟黑云,心中有了一种不妙之感。

    不多时,有士兵逃回来禀报,山道已坍塌,无法再继续进攻,惊得高庭义目瞪口呆,副将李云密上前劝道:“将军,攻山不利,不如先撤回罗城!”

    高庭义心中着实不甘心,他回头对两名心腹士兵令道:“你们上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山道坍塌到什么程度?给我查仔细了。”

    “遵令!”

    两名士兵行一礼,飞奔上山去了。

    高庭义虽然事先已想到攻打踏割寨会遭到宋军抵抗,但以自己两万人的军队最终还是能攻下敌寨,最多是代价大一点,可他万万没有想到宋军的阻击竟如此犀利,使他们毫无机会。

    这次他们攻打踏割寨属于远程偷袭,没有携带粮草辎重,携带的干粮仅能支持三天,现在已经过去两天,如果还攻不下踏割寨,他们最迟天亮前回撤,否则军队就会断粮。

    高庭义暗暗叹了口气,虽然他还抱了那么一丝希望,但他心里也明白,山道被炸毁,攻打踏割寨的可能性不大了。

    果然,一刻钟后,两名亲兵奔回来禀报,“启禀将军,山道确实被炸毁,至少有三十丈的山道消失,暂时无法再攻打踏割寨。”

    “可能修复山道?”高庭义不甘心地追问道。

    “只能搭建栈道,但…..至少也需要三四天时间。”

    “三四天?”

    高庭义彻底绝望了,军队的粮食只能支持一天,哪里还能等三四天,半晌,他只得长长叹息一声令道:“收拾行装,撤回罗城!”

    西夏军士兵早已没有战意,听到撤军的命令,士兵们纷纷振作精神,迅速起身列队。

    两万军队战了一天一夜,已经损失了六千余人,收拾部分轻伤兵,大约还有一万五千人。

    一刻钟后,大军已集结完毕,高庭义调转马头,率领军队向罗城方向撤退,来时气势汹汹,现在却士气低迷,每个人都只想迅速离去,返回罗城好好休整。

    好在罗城不远,只有五十里路程,明天天亮时就应该能抵达。

    从踏割寨到罗城一带属于地形比较复杂的盆地,有低缓的丘陵,有延绵数十里的荒漠,唯一缺少的就是森林和河流,到处是光秃秃的岩石和干枯的荆棘丛。

    一万五千西夏士兵在茫茫的荒原中行军,北方隐隐可见巍巍大山的身影,越过北方的大山,就进入了西夏的腹地,直接对西夏的核心利益形成威胁。

    到目前为止,只有刘法一支军队杀进了西夏腹地,不过最后他也不幸遭遇强敌而溃败。

    这一次宋军连过两道险关,杀到了最后一道险关韦城脚下,能不能再跨过这道大山,目前还没有人敢下这个结论。

    但宋军却做好了准备。

    皎洁的月光下,李延庆亲自率领两万军队埋伏在一片低缓的丘陵背后,在他们前面约六十步外是通过罗城的官道,所谓官道其实就是一条稍微平整一点的道路,一样的石块满地,不过对于匆匆赶路的军队而言,这条道使他们脚底很舒服,没有人愿意去走坎坷不平的荒原。

    渐渐的,西夏军队伍俨如一条黑色长龙,出现在数里外的月光之下,正迅速向这边行军而来。

    “都统,他们居然没有派探子在前面探查!”曹猛在一旁忍不住兴奋地低声喊道。

    李延庆冷笑一声,“他们压根就没有想到西夏境内会有伏兵,否则他们也不会只留一千军队守罗城。”

    说到这,李延庆又回头令道:“去通知王将军,没有我的信号,骑兵不准出动!”

    王贵率领的八千骑兵隐藏在两里外,这一带地形复杂,高低起伏的土坡正好遮挡住了西夏军的视线,使他们无法发现数里外的骑兵。

    “传我的命令,军队准备射击!”

    李延庆一声令下,五千弓弩手刷地举起了神臂弩,等待着最后的命令。

    西夏军越来越近,已经走进了宋军的埋伏圈,李延庆耐心地等待机会,由于士兵的体力差异,西夏士兵的行军队伍很长,一万五千人足足有十里。

    对于伏击的军队而言,最佳位置是打敌军腰部,将敌军一截两断。

    当西夏军的帅旗出现在伏兵正前方时,时机终于成熟了,李延庆猛然下达了命令:“射击!”

    ‘邦!邦!邦!’清脆的梆子声骤然响起,五千弩手同时发射,五千支弩箭如暴风骤雨般地射向前方六十步外的敌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