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八百六十二章 攻下灵州
    宋军在攻下韦城后便一路北上,李延庆分兵两路,他令王贵和曹猛率八千骑兵奔袭百里外的西平府,又令刘子羽率三千军攻打西面的鸣沙县。

    至于西夏在西平府附近还有一些小军城,比如薄乐城、耀武城和平朔城等等,这些小军城实际上是沿途补给点,屯有不少粮草和水源,守军都只有百人左右,可以轻而易举攻下。

    李延庆随即率领一万大军直扑西平府,只比王贵晚一个时辰。

    西夏号称五十万大军,但常备军实际上只有二十万,除了李察哥带走的八万主力大军外,还有就是八万镇守京城的铁鹞子军,再就是镇守夏州的两万千军队,以及镇守在韦州踏割寨赏移口三地的八千军队,其余一万两千军队则零散地分布在各地的小军城内。

    越过韦州,就进入西夏的腹地,西夏重兵都屯集在边疆各地,而在腹地各州县的军队几乎没有,只有寥寥数百人负责维持秩序。

    宋军攻下韦城,等于攻下了西夏的大门,再向北走便是一路势如破竹,连续攻下了鸣沙县、西平府灵州县以及十几座小军城,这天下午,李延庆率一万大军进入西平府。

    西平府是西夏仅次于兴庆府的第二大府,这里同时是西夏最大的铜银产地和盐产地,西夏从宋朝掳掠来的十余万劳工和他们的家眷都被迫成为矿奴和盐奴,世世代代为西夏采矿、采盐。

    或许西夏从未想过宋军会攻到西平府,西夏在西平府的驻军只有一千三百人,除了城内看守城门的三百人外,其余一千士兵都部署在矿奴和盐奴的聚居处,负责看守矿奴和盐奴。

    西平府的州治是西平县,又叫灵州城,曾是西夏旧都,有人口二十余万,主要以部落方式分布在灵州河两岸的大片草原上,灵州城内有八万平民,主要居住贵族以及西夏平民。

    城内商业繁华,贯穿南北的灵州大街两边布满了密集的店铺,酒馆、脚店、青楼、商铺等等,商铺中又有杂货店、南货店、皮毛店、药材店、珠宝店、印刷店、文书店、丝绸店、布匹店,还有卖肉食菜蔬等食材的各种小摊,一家挨着一家,各种招牌和旗幡挂满大街,显得格外繁华。

    不过随着宋军攻占了灵州城,城内的繁华仿佛在一夜之间消失了,家家户户紧闭大门,灵州大街上冷冷清清,看不见一个行人,一群群鸟雀在大街上觅食,只有宋军士兵在大街上巡逻。

    西平府的知府叫做李陶,也是西夏皇族,精通汉语,虽然西夏创立了党项文和党项语,但西夏的读书人和贵族普遍都要学习汉文,府衙位于城北,李延庆在数百亲卫的簇拥下,进了府衙内休息。

    “知府可抓住了?”李延庆笑问道。

    一名偏将连忙行礼道:“这次是夜间突袭,我们将南北两座城门堵死,结果一个也没有跑掉,知府李陶自然也被抓住了。”

    “带他上来,我来问问他。”

    偏将迟疑一下道:“启禀都统,这个知府拔剑自刎,结果被士兵及时救下,但喉咙受伤了,恐怕无法和都统说话。”

    “那了解情况的官员可有?”

    “有!主薄白应是名汉人,他了解情况比较多。”

    “带他来见我!”

    不多时,两名士兵押着主薄白应前来见李延庆,如果不是因为此人身穿西夏官服,李延庆还真以为他是宋朝官员,他年约三十岁,长得温文尔雅,相貌中没有一点党项人的影子,党项人普遍是高颧骨,男子大多留八字胡。

    李延庆的威名早已传遍西夏,是大宋继狄青后第二个让西夏人畏惧的宋军主将,听说是李延庆提审自己,白应显得很紧张,双腿微微打颤,他走进大堂便跪下叩头道:“卑职白应拜见都统制!”

    “你就是主簿白应?”李延庆喝了口茶,淡淡问道。

    “小人正是!”

    “你是哪里人?”

    “小人是夏州人.......”

    李延庆一怔,“原来你不是汉人?”

    白应连忙解释道:“小人祖父是汉人,神宗年间被掳到西夏,三代人在西夏生活了五十年,小人早已经入籍西夏,不再是宋人了。”

    “你的汉语说得很好,为什么?”

    或许是李延庆语气比较缓和,白应惊惧之心渐去,回答也变得从容起来,“小人在西夏太学读书,那里基本上都是说汉语用汉文,而且小人家中都是说汉语,所以小人汉语说得不错。”

    “西平县有多少人口?”李延庆翻了一下桌上的账册问道。

    “大约有八千四千人口,一半以上从事商业,还有一半从事农业,在城外种田。”

    李延庆眉头一皱,“可据我所知,西平府是西夏最大的铜矿和盐产地,怎么没有人从事矿业?”

    “回禀都统,矿山盐井都是由奴隶开采,他们另册编造,不算在居民人口中。”

    “都是宋人奴隶?”

    “大部分都是,也有少部分羌人。”

    李延庆的目光开始变得凌厉起来,继续问道:“城内可有宋奴?”

    白应感觉到了李延庆的怒火,他战战兢兢道:“当然也有,几乎每家每户都有,宋奴很便宜,而且不用给工钱,城内几个大户人家几乎都有数百人之众,以女奴为主。”

    “西平县铜锭库存在哪里?”

    “一部分在城内,但大部分还在白铜山下的库房中,那里的白铜村也是宋奴最集中之地,差不多有十万人在哪里生活。”

    李延庆一摆手,令人将白应带了下去,这时,宋军司马柳沛匆匆走了进来,躬身道:“启禀都统,卑职已经率军清点了城内仓库物质,有粮食二十万石,草料十八万担,还有兵甲约四万副,另外还有铜锭一百二十万斤,银锭五十万斤,已全部清点造册。”

    “做得不错!”

    李延庆赞许一声,又对他道:“下面我再交给你一个任务,给我清点全城的宋奴,凡事拥有宋奴的人家,财产全部没收,每个宋奴先给予自由,另外补偿标准事后再决定,全城西夏人押解南下,胆敢反抗者一律诛杀。”

    柳沛吓了一哆嗦,“都统是要掠夺西平府的人口和财富吗?”

    李延庆点了点头,“西夏一定从熙河路掠夺了大量人口,到时双方就可以交换了。”

    “卑职明白了,但卑职需要军队协助。”

    “我知道,我让杨再兴将军率五千人协助你完成此项任务。”

    李延庆随即又命人叫来杨再兴和曹猛,对杨再兴嘱咐了几句,给他交付令箭,杨再兴随即和司马柳沛告辞离去了。

    这时,李延庆又对曹猛道:“西平府除了灵州城的八万人,还有各部落的十余万人口,他们也同样拥有大量财富和宋奴,你可率五千骑兵横扫各个部落,释放宋奴,掠夺所有财富和人口,还是那句话,胆敢反抗者格杀无论!”

    曹猛激动得大喊一声,“卑职遵令!”

    李延庆安排完了掠夺计划,他随即率领五千军队离开灵州城,向灵州城东北三十里外的白铜山疾速赶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