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八百六十三章 白铜宋奴
    李延庆打了西夏一个时间差,此时西夏都城可能还没有得到西平府沦陷的消息,从李乾顺得到消息,再派军队南下,大概需要两到三天的时间,李延庆就需要在两天时间内掠夺走西平府的财富和人口,并释放所有宋奴。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李延庆很多事情便必须同步去做,比如宋军攻占灵州城后,王贵随即率领三千骑兵赶往白铜山矿场,打守军一个措手不及,同时抢占矿山下的铜银仓库。

    白铜山位于灵州城西北三十里,是一座延绵数十里的山体,大山整体呈红铜色,最早叫做赤岩山,大约在十年前,西夏终于发现这里蕴藏在丰富的铜银矿藏,便将赤岩山改名为白铜山,其中白是指白银之意,并从西夏各地迁移十万宋奴和他们家眷充当矿奴,负责采矿冶炼,给西夏带来了大量的财富。

    李延庆抵达白铜山时,王贵已在三个时辰前歼灭了守卫矿山的一千西夏士兵,夺取了铜银仓库。

    宋军杀来的消息使白铜矿山沸腾了,十万矿奴和他们的家眷为之痛哭流涕,一些老人更是嚎啕大哭,流落异国他乡十几年甚至数十年,他们终于有机会返回自己的故乡,数万宋奴扶老携幼,长跪在白铜山下,迎接宋军的到来。

    当李延庆率领五千军队赶到白铜山脚下,士兵们顿时被眼前的情形震惊万分,只见山脚下搭建了数万顶低矮破旧的小帐篷,被高高的营栅包围,虽然帐篷数量巨大,占地却不广阔,一方面是帐篷太小,每顶小帐篷最多占地七八个平方,另一方面就是帐篷之间太密集,两顶帐篷之间只容人侧身走过。

    狭窄的生活空间带来的必然是环境极度肮脏,污水遍地,整座大营腥臭无比,疾病流行,妇女们容颜枯槁,穿着烂衣破裙,孩童更是赤着身子,在大营内奔跑打滚,但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欢喜,不仅他们有了回乡的希望,而且就在一个时辰前,他们终于吃到了多年来的第一顿饱饭,汤里也有了一点油腥。

    李延庆立马在不远处,心情沉重地注视着这座奴隶大营,这时,百余名老者颤颤巍巍从大营内走出,一起跪在李延庆面前,还没等开口,便忍不住伏地恸哭起来。

    李延庆连忙翻身下马,扶起为首的一个老者,又让亲兵扶起其他老者。

    李延庆问道:“老丈贵姓,流落西夏多少年了?”

    老者流泪道:“小老儿姓杨,京兆府人,当年也曾是大宋边军的都头,元佑二年,我们城堡被西夏军击破,所有弟兄都被抓到西夏为奴,至今快四十年了,原以为这辈子都回不了故乡,没想到终于迎来了宋军,小老儿也能安葬在父母身旁了。”

    说完,老者浑身颤抖,咧开嘴无声地恸哭起来,李延庆将这个瘦小的老者紧紧抱住,他的泪水也忍不住流了下来,“是我们来晚了,让大家受苦了这么多年的苦!”

    这时,从大营内出来千余名大汉,都跪下道:“我们愿从军为死去的亲人报仇,请上将军恩准!”

    李延庆点点头,高声对众人道:“大家若想从军,我一定会满足各位的要求,现在当务之急是大家收拾东西返回大宋,一旦西夏铁鹞子杀来,恐怕大家就走不了。”

    “我们没有财产,只要给点粮食,我们随时可以出发!”

    “粮食会给大家,大家把帐篷带走,沿途也可以遮风挡雨。”

    众人纷纷回去收拾自己的物品,帐篷开始一顶顶地消失了,这时,王贵带着数十人纵马奔来,在马上抱拳道:“启禀都统,仓库已经占领!”

    李延庆大喜,连忙问道:“有多少铜银?”

    “多得难以计数,有司曹正在统计,请都统过去巡查。”

    李延庆安排统领贡祖文率五千军帮助宋奴准备南下事宜,他自己则调转马头,带领数百亲兵跟随王贵向远处的仓库奔去。

    西夏军的仓库位于白铜山山脚,紧靠灵州水,是由而三十座大仓库组成的仓库群,仓库是用白色花岗岩大石修砌而成,十分坚固方正,四周修建有围墙,大门两边还各有一座哨塔,看起来戒备十分森严,现在仓库群已经被宋军控制,大门口站满了宋军岗哨。

    李延庆进了仓库围墙,随即翻身下马,他打量一下仓库笑道:“这么多仓库,应该不光是放置铜银吧!”

    王贵也笑道:“里面什么都有,有酒有肉,冰冻的牛羊肉就有满满的三大仓库,今天上午刚刚分发了五万只羊腿。”

    “有兵甲吗?”

    “有一万副皮甲和配套刀矛,卑职考虑从宋奴中招募一万士兵。”

    李延庆摇摇头,“一万名士兵太少,至少要招募三万士兵,灵州城内有几万套兵甲,应该够用了。”

    “卑职明白了!”

    两人说着便来到了铜银库前,一共由八座仓库组成,其中两座仓库是银库,其他六座仓库是铜库,这时,仓曹司士马文孝上前躬身行礼,“卑职参见都统制!”

    李延庆摆摆手,“不必多礼,可清点结束了?”

    “大概清点结束了,有粗铜锭二十万块,每块重五十斤,粗铜就有一千万斤,银锭三万块,每块重二十斤,有六十万斤粗银锭。”

    这个数量着实让李延庆吃了一惊,六十万斤白银,相当于九百六十万两,就算精炼后也要有八百万两,这个数量着实吓人。

    李延庆有些不解地问道:“怎么会有这么多?”

    “启禀都统,这是三年开采冶炼的存货,西夏一直没有运走,所以积累了很多。”

    说到运走,李延庆有点为难了,这么多铜银存货,怎么运走?

    马文孝明白都统制的担忧,便微微笑道:“仓库修建在灵州水旁,当然是为了走水路。”

    灵州水便是著名的马岭河,发源于贺兰山,一直流入关中,在邠州新平县注入泾水,最后流入渭河,这条河谷也是大宋通往西夏的重要商业通道。

    马岭河大峡谷在西夏境内原本有一万人驻防,属于夏州都司管辖,目前这一万人已经和夏州军一起被京兆军全歼,如果有船的话,便可以走水路直接运往京兆府。

    李延庆眉头略皱道:“我知道可以走水路,但河边没有一艘船,怎么运输?”

    “启禀都统,西夏水路运输一般不用船只。”

    李延庆顿时醒悟,连忙问道:“可有羊皮筏子?”

    马文孝笑着点点头,“西夏人早想到了这一点,在五座仓库内塞满了放了气的羊皮筏子,足以组成上千艘大型羊皮筏子运送物资。”

    李延庆沉思片刻问道:“马莲水似乎水势很急,会不会有危险?”

    “启禀都统,卑职对那里的水文情况很了解,如果是春夏两季,水流确实湍急,可现在已经入秋,水流已经平缓了很多,羊皮筏子运输物质南下,完全没有问题。”

    李延庆大喜,这是他听到的最令人兴奋的消息,他立刻对王贵道:“争取到明天天亮前把所有的羊皮筏子都吹足气,另外把粮食和羊肉分给民众,如果有多余的羊皮筏子,则让老弱妇孺乘坐,明天上午出发南下。”

    王贵连忙躬身答应,“卑职遵令!”

    安排好了运输工具,八千宋军开始全负荷的运转起来,首先是在奴隶中招募了两万士兵,给他们装备了盔甲和兵器,这支新兵由王贵和杨文艺统帅,李延庆随即又将部分粮食和肉食发放给了近二十万奴隶,保证每家每户都能得到五斗粮食和十斤肉,其余粮食在入关中后再发放给他们。

    当天晚上,数万名老弱妇孺便坐上羊皮筏子南下了,由贡祖文率五千士兵沿途护卫,第二天上午,宋军将所有的铜银粗锭以及粮食肉食等各种物资搬上了近千艘大型羊皮筏子,由王贵率领两万新兵护卫南下,李延庆则率领三千骑兵返回了灵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