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八百六十四章 紧急出兵
    由于烽燧过早使用,使得烽燧失去了报警的意义,直到宋军夺取西平府两天后,李乾顺才从部分逃来兴庆府的部落牧民口中得到了西平府失守的消息,这个消息令李乾顺大惊失色,他在三天前才从韦城的飞鹰传信中得知两万援军全军覆灭的消息,没想到宋军北上如此之快,竟然在两天前便攻下了西平府。

    李乾顺连夜紧急召集重臣商议对策。

    进宫商议对策的还是之前的几名重臣,包括相国曹价、副相国王连凤、濮王李仁忠、卫王李至忠以及兵部尚书英贵和户部尚书焦彦坚。

    西夏大臣都知道西平府失守意味着什么,他们纷纷要求李乾顺立刻派近卫骑兵,也就是西夏最精锐的铁鹞子骑兵南下夺回西平府。

    在商议了短短半个时辰后,众人达成了出兵的共识,李乾顺拍案做出决定,令礼部尚书、濮王李仁忠率三万铁鹞子骑兵南下夺回西平府。

    天刚亮,三万铁鹞子骑兵从兴庆府的西大营蜂拥而出,向两百五十里外的西平府风驰电掣般杀去,三万骑兵激起的黄尘遮天蔽日,官道上马蹄声如雷,很快,西平府失守的消息传遍了京城,西夏都城内风声鹤唳,粮价迅速上涨,带动都城内物价全面上涨,军民上下人心惶惶。

    兴庆府南面还有静州和顺州,三万铁鹞子骑兵奔行两天后才抵达了灵州城,李仁忠率先赶到白铜山,这是相国曹价再三嘱咐,白铜山仓库中积蓄了三年铜银对西夏十分重要,别的可以不在乎,但数百万斤铜银却不容有失。

    但结果却让李仁宗彻底失望了,除了八万担草料外,其余所有的物资都被宋军席卷一空,可就算难以拿走的八万担草料也被宋军放火烧毁,变成了一堆灰烬。

    不仅物资全无,白铜山的二十余万宋奴也逃得干干净净,昔日肮脏拥挤的白铜村也被大火烧成了白地。

    李仁宗感到异常失落,他派人返回兴庆府向李乾顺汇报,同时率领大军继续向三十里外灵州城杀去,此时李仁宗心中已经隐隐有一种不妙之感,从白铜山的焚烧情况来看,宋军至少在两天前便撤离了,这么快速的撤退,他不敢相信,灵州城还会剩下多少人口和财富?

    李仁宗帅大军一路南下,沿途遇到几个党项小部落,都呈现一派战争蹂躏过的情形,圈的牛羊都消失了,营帐也被彻底烧毁,人口不见了踪影,几个小部落几乎都遭遇了灭顶之灾。

    李仁宗长叹一声,率军继续南下,距离灵州城还有五六里,便远远看见城池城门大开,但城外并没有看见任何行人,城门口也没有守军,一切都显得冷冷清清。

    距离城门越近,那种不妙的感觉就越是强烈,当三万骑兵缓缓入城,几乎所有人都惊呆了,迎接他们的竟然是一座空城,一座座店门大开,各种值钱的物品都被席卷一空,大街上空空荡荡,没有一个行人。

    这时,一名老人被士兵搜到,士兵将他带到李仁宗面前,见到李仁宗,这名党项老者便放声痛哭,“人全部被抓走了,财富也被宋军抢光,但凡有一丝反抗就被宋军杀死,天啊!灵州城全完了。”

    李仁宗被惊得目瞪口呆,半晌问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前天,最后一批人是前天被押走,几千辆大车把积累的财富全部运走,宋军与土匪何异?”

    这时,一名士兵奔来禀报:“启禀殿下,官仓内全部空了,所有官员都被抓走。”

    又一名士兵上前禀报:“王尚书府邸也被洗劫一空,地窖的大门被砸开,里面已经空空荡荡,三百余口家人全部被带走。”

    王尚书府是灵州城第一大户,王尚书曾出任西夏使,在东京呆了二十年,和宋朝关系密切,连它都被洗劫一空,那便意味着全城上下不会再有幸存,李仁宗的一颗心仿佛坠入了冰窖之中。

    “殿下,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大将李呈浩低声问道。

    “还能怎么办?”

    李仁宗叹息一声,“该做的事情必须要做到底!”

    李仁宗随即兵分两路,令副将李呈浩率一万骑兵沿灵川水追击敌军,他自己则亲率两万骑兵向韦城方向疾奔而去。

    .......

    灵州城之所以能成为西夏的商业中心,很大一个原因就是从灵州坐船最后能抵达京兆,这对大宗货物的运输具有至关重要的影响,灵州水是上游,在进入横山山脉后被称为白马川,在进入宋境后则改名为马岭河,这条河流在西夏和宋朝都是水势平稳的大河,可以行驶五百石的货船。

    但在横山山脉中受地形影响,这条河水流湍急,尤其在春夏两季,水势很大时,皮筏子行驶其中就像冲浪一般,很容易失控撞上两岸的大石,只有在秋季,水流变得平缓,白马川也不再像脱缰的野马,而变成一只稍微温顺的毛驴,这时候,大宗货物的运输才成为可能,而且这时候大宗货物运输也只限于从西夏顺流而下到大宋,从大宋逆流而上也比较困难。

    只有在冬天,白马川彻底结冰,利用大型雪橇才可以将大量的货物运送到北方。

    但不光是商业还是军事用途,白马川的战略意义都极为重要,宋夏两国在各自的国境险要处修建了大量的堡垒,对西夏而言,最重要的一座堡垒叫做青岗峡军寨,青岗峡是白马川大峡谷的一部分,位于横山山脉的北入口,峡谷两边都是高达数百丈的悬崖峭壁,但在东面峡谷三十丈的山腰处有一片平台,这片平台长约两里,宽约七十丈,相当于后世的两百余米,地势十分平坦,背靠悬崖峭壁,一条小路从后面绕山而下,通往前往夏州的官道。

    西夏军便利用这座平台修建了一座军寨,叫做青岗峡军寨,正在扼守住了白马川的上方,战略地位极其重要。

    青岗峡军寨原本有三百名士兵驻守,属于夏州管辖,前些日子夏州调集军队救援韦州,军寨中的三百名士兵被调走了两百五十人,只剩下五十人镇守山寨,但就在两天前的夜晚,贡祖文率领一千士兵突袭山寨,五十名西夏士兵抵挡不住,军寨被宋军攻占。

    大量满载老弱妇孺和铜银物质的皮筏以及十余万宋奴已经穿过白马川大峡谷南下,但贡祖文并没有放弃青岗峡军寨,相反,他们修建工事,屯集物资,打起了准备长期占据这座军寨的念头。

    青岗峡军寨不仅是对付宋军的险关,对付西夏军也同样是一座险关。

    在军寨背后的山道上,宋军用泥沙袋筑起了一座防御工事,屯集了大量滚木礌石以及火油和震天雷,并在山道撒了大量的淬毒蒺藜刺,贡祖文派一百名士兵负责守后方山道。

    他自己则率九百名重新加固了西夏人修建的防御工事,防御工事就是用大石砌成的一道矮墙,士兵可以匍匐在矮墙上对下方军队发动攻击。

    紧靠后方悬崖处有上百间用木头和大石搭建的房子,这是军营和仓库,这天下午,士兵们正聚在空地上吃晚饭,忽然,哨塔上传来了急促的警钟声,士兵们纷纷站起身,很多士兵本能抄起了弓弩,向悬崖边的矮墙处奔去。

    贡祖文快步走到哨塔前,高声问道:“出了什么事?”

    哨塔上的士兵指着远处大喊道:“将军,薄乐城的有连续镜光反射!”

    薄乐城位于青岗峡谷三十里外,是一座补给军城,是从灵州城南下白马川的必经之城,宋军在那里埋伏了一名乔装士兵,用青铜镜对准青岗峡军寨反射阳光,现在信号传来,便意味着西夏大军正向青岗峡军寨方向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