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八百六十八章 被迫谈判
    到天色大亮时,装满了八百余艘皮筏的粮草军资全部消失在黄河中,连同着数千士兵,都一并死在黄河之中,一些士兵抓住羊皮囊游到岸上,成为这次宋军水鬼突袭的幸运者。

    数千西夏士兵站在岸上,呆呆地望着水面上打转盘旋的皮筏子,所有皮筏都是底部破裂,物资坠入黄河中,短短一个多时辰,包括二十万石粮食在内的所有物资都损失殆尽。

    黄河物资坠水事件成为压倒西夏的最后一根稻草,以战养战已经不太现实,除非西夏全面掠夺羌人的牛羊,否则他们根本无法依靠熙河路汉人的粮食养活军队,但掠夺羌人牛羊的后果也十分严重,意味着西夏就算夺取了熙河路也无法立足,这是西夏的国策,争取羌人,掠夺汉民。

    而西夏运来的粮草物资也被宋军破坏,西夏军的粮食最多只能支撑十天,李察哥万般无奈,只得下令向北撤军,这并不仅仅是他的意思,在此之前,天子已经两次下手谕令军队北撤,应对西平府的危机。

    李察哥却舍不得占领的大片土地,硬顶着不撤,但现在没有粮食补充,他也不得不撤退了,不过就算撤退,他还是令一万军队占据兰州和会州,如果全身而退,李察哥着实不甘。

    随着西夏大军北撤,李延庆也放弃了占领西平府的念头,而是令张卫稳守韦城和踏割寨一线,李延庆并没有在西夏过于贪心,而是留八千人守住韦城—踏割寨—赏移口等三大战略要地后,便率领其他军队全身而退,至于西夏兵力空虚的白马川、夏州等地,他也毫不犹豫地放弃了。

    李延庆心里很清楚,他们现阶段的真正敌人是金国,而不是西夏,只有稳住西夏,他们才能全身心地投入到抗金的大业中去。

    九月初,西夏户部尚书焦彦坚作为李乾顺的特使来到了京兆府,和李延庆谈判双方撤军以及交换民众事宜。

    “都统,这个李乾顺倒是很务实,直接派人来京兆和都统谈判。”

    说话的是主薄唐凯,自从莫俊出任平江知府后,李延庆身边却一直缺一名得力的幕僚,种师道便将自己的幕僚唐凯推荐给他,李延庆任命唐凯为经略府主簿,唐凯看人很有眼光,又是京兆府本地人,李延庆也多听从他的建议。

    李延庆笑着点点头,“话虽这样说,但我们还是要及时和朝廷联系,向官家汇报,取得官家的授权,才能和西夏展开谈判。”

    旁边王贵放下茶碗道:“官家不是很信任都统吗?对都统言听计从。”

    王贵说这话是有所指,李延庆进京兆府时给天子赵构上书,建议调走开封府尹杜充,任命宗泽为东京留守兼开封府尹,赵构随即批准了李延庆的奏请,调杜充回临安专任太常寺卿。

    李延庆另外又建议让李纲前往京西两路任安抚使,坐镇山东,赵构也同样从善如流,批准了李延庆的建言,加封李纲为御史大夫、京西两路安抚使,坐镇济南府组织京西两路民众防御金兵入侵。

    正是这两个建议使朝廷百官都认为李延庆倍受眷宠,王贵当然认为不需要再费时费力向天子禀报。

    旁边唐凯笑了笑道:“王将军,虽然禀报天子很耗费时间,但这件事还不能越过天子,毕竟是国与国之间的谈判,我们未经天子授权便擅自谈判其实是一种僭越,李乾顺派焦彦坚直接来京兆府和都统谈判,未必没有居心叵测的想法,挑拨都统和官家之间的关系,这个时候我们更需要冷静,不要让朝廷有心人抓住都统的把柄。”

    王贵连忙摆手,“我只是随口提个建议,这种费脑之事不要问我,你们自己决定。”

    李延庆便对唐凯道:“你去好好接待焦彦坚,我就不出面了,告诉焦彦坚,请他耐心等候,最多十天,朝廷的授权书就到了,如果他实在等不了,那他也可以去临安谈判。”

    “卑职明白了,这就去接待焦彦坚。”

    李延庆又嘱咐道:“记住了,不管焦彦坚提出任何建议,你都不要回答,就说需要朝廷的态度,不要被他误导了。”

    “卑职心里有数,请都统放心!”唐凯行一礼便匆匆去了。

    李延庆坐下来喝了口茶,这才笑着对王贵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是关于训练新军之事。”

    王贵苦着脸道:“现在军心有点不太稳,士兵们都担心家人的生活,都统能否尽快安置?”

    王贵所说的新军就是宋奴军,宋军这次在西平府解救了三十万宋奴回大宋,又从矿工中招募了三万青壮训练新军,由王贵全权负责,但这三万新军的家眷目前居无定所,暂时安置在京兆府北部的几座难民营内,新军士兵训练不安心,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李延庆想了想道:“你回去告诉新军士兵,我打算将这批解救南下的宋民安置在耀州、华州和同州三地,目前官府正在丈量土地,很快就会有具体方案出台,让他们安心训练,官府不会让他们的家人再受苦。”

    王贵连忙起身行礼道:“卑职明白了,这就回去告诉士兵。”

    ..........

    王贵告辞走了,李延庆负手在大堂内来回踱步,西夏战事已渐渐进入尾声,但由西夏战事带来的诸多烦恼之事也浮出水面,目前最头疼就是难民安置,一部分难民是从熙河路和秦凤路逃来,大概有四五十万人,聚居在凤翔府一带,这些难民倒问题不大,等西夏撤军,他们自然会返回自己家乡。

    关键是从西夏解救回来的宋奴,现在光西平府救回的宋奴就有三十四万余人,还会再和西夏交换平民,至少还有二十万之众,这五十余万回归人口自然是宝贵资源,但要把他们管理好才能发挥人口的资源优势,否则会适得其反,成为一个长期的不安定因素。

    这就要求前期安排不能马虎,更不能一刀切割,愿意回故乡的人,首先地方官府要有妥善安置的方案,开荒辟田也好,租种官田也好,必须要给难民一条生路,另外,还有住房问题也要解决好,这一切首先要把制度定下来。

    现在李延庆深深感到,他现在缺的不是武将,而是得力的地方官,尤其是京兆知府,虽然现知府马善和他的关系很不错,但平心而论,马善的能力还是太差,尤其在处理河东民众上无所作为,出现了很多悲剧,到现在还留下了不少后遗症。

    比如京兆城内的很多空地都被河东移民强占,导致争夺土地的械斗不时发生,以至于京兆府人对河东难民极为反感,矛盾重重,这就是马善不作为的具体表现。

    当李延庆在京兆站稳脚跟后,把马善调走就是必然选择了,李延庆已经写信给天子赵构,建议把马善调回朝廷为官,相信赵构不会让自己失望,但接任者却让李延庆一时难以决定。

    按照李延庆和朝廷达成的协议,西北三路的地方官员李延庆有推荐权,一般由李延庆推荐,再由吏部发文任命,现在推荐权是有了,关键是找一个合适的新知府。

    这时,堂下有士兵禀报,“启禀都统,延安府吴阶将军求见!”

    李延庆连忙暂时抛开其他念头,点点头道:“请他进来!”

    片刻,身穿军服的吴阶快步走进大堂,单膝跪下道:“卑职参见李都统!”

    “吴将军请免礼,坐下说话。”李延庆满脸笑容请吴阶坐下,又让士兵上茶。

    吴阶坐下笑道:“李都统率领威震西夏,使我大宋扬眉吐气,卑职只恨自己没有亲自参与,甚为遗憾。”

    李延庆笑着摆摆手,“西夏空虚,我们抓住了机会罢了,怎么样,听说金兵有进攻延安府?”

    吴阶摇摇头,“谈不上进攻,只是骚扰而已,两千所谓金兵其实都是之前投降金国的大宋厢军,战斗力很弱,夜里乘皮筏子渡黄河过来,企图突袭延安府,结果被我们埋伏包围,两千人一个都没有逃回去,全部扔到黄河里喂鱼了。”

    “弟兄们伤亡情况如何?”

    “伤亡三十余人,张副帅说,这是多年来第一次伤亡如此之小。”

    李延庆心中一动,忽然生出一个念头,他沉吟一下便问道:“吴将军有没有兴趣来京兆府出任知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