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八百六十九章 知府人选
    吴阶吓了一跳,连忙摆手,“卑职是军人,只擅长带兵打仗,对治理地方毫无经验,多谢都统提携,但卑职实难胜任。”

    李延庆知道吴阶历史上经略川陕,将川陕治理得井井有条,让他出任京兆知府,肯定胜任,李延庆又劝他,吴阶只是摇头不肯,最后吴阶道:“卑职有自知之明,若出任知府,会误了都统大事,不如卑职推荐一人,都统可以考虑一下。”

    李延庆见他坚决不肯答应,也不好再勉强,便笑道:“不知吴将军推荐何人?”

    “卑职推荐成都府转运判官赵开,去年他运送钱粮支援西北三路,卑职和他接触过,此人思路清晰,见解高明,连种帅夸赞他极善理财,是个极为难得的人才,如果他能入陕西为官,必然能成为都统的左膀右臂。”

    李延庆到听说过赵开此人,在四川推行盐茶新政,虽然极大改善官府收入,但他却屡屡得罪权贵而被贬黜,李延庆便问道:“他现在还在成都府?”

    吴阶摇摇头,“他年初已被免职,现在汉中出任西县县尉,心情十分苦闷。”

    李延庆点点头,汉中也属于陕西路管辖,这到很好办,把他调到京兆就是了,如果处理难民事务得力,便可重用,他当即令人携带金字急脚令赶赴汉中,火速将赵开调来京兆。

    吴阶告辞而去,李延庆随即给天子赵构写信,建议调张浚为河东防御使,主持收复河东,由吴阶出任陕北防御使,建议任命刘韐为和熙河路安抚使,恢复熙河路的民生以及防御,建议调绍兴知府李光为京兆知府。

    李延庆在太原时,李光曾出任太原通判,才能卓著,尤其擅长协调和处理棘手的民乱,给李延庆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既然吴阶不肯出任京兆知府,李延庆便决定提名李光来接任京兆知府一职。

    .........

    三天后,赵开从汉中前来京兆府报到,李延庆随即任命他为经略府幕僚,全权负责西夏宋奴的安置事宜。

    这次李延庆从西夏带回来三十四万余被北掳的宋奴,包括矿奴和他们家眷二十三万人,以及灵州城宋奴四万人和西平府各部落的宋奴七万余人,为暂时安置他们,李延庆在京兆北面的高陵县设立三座大营,动用帐篷八万顶,用来安置三十余万南归故民。

    这天上午,李延庆在数百名亲兵的护卫下来到了高陵县第一营,这里是南归宋民最大的一座临时安置营,住了十五万人口,四万顶帐篷一眼望不见边际,五千军队负责维持秩序,另外又从京兆府学抽调一千名学生协助官府登记造册。

    李延庆来到大营门前,只见大营门前摆了几大排长桌,数十名官员和学生正在忙碌登记,外面几支队伍都至少排出了三里长。

    李延庆眉头微微一皱,按理这种登记应该早就结束了,怎么现在还在搞?他心中略略有些不满。

    李延庆摆摆手,不让士兵惊动登记官员,他独自走了过去,站在一张桌子背后观察情况。

    “老丈是哪个县的人?”坐在桌前登记之人似乎是一名学生,他不认识身后的李延庆,依旧全神贯注地询问队伍前面一个老人。

    “后生,我是绥德县人,政和二年被掳去西夏当了盐奴。”

    “那老丈是准备回乡,还是由官府安置?”

    老人叹口气,“家乡已经没有亲人,我和儿子都被带回来,不想回家乡,那就由官府安置吧!留在同州和耀州都可以。”

    “老丈家里现在有几口人?有没有分家的打算?”

    “我家里有老伴、儿子、儿媳和一个孙子,一共五口人,目前没有分家的打算。”

    “想加入哪个互助保团?有没有想法。”

    “没有,只要给我们一块土地种田糊口就行。”

    “老丈,耀州目前有三百三十个互助保团,要不我给你加入第八十一互助保团,你回去收拾好东西,很快会有士兵来领你过去。”

    “多谢了!”

    老人交回一个竹牌,竹牌上是他目前所住大帐号,学子将号码登记在册上,又喊道:“下一个!”

    李延庆颇有点好奇,便坐下取过竹牌看了看,笑问道:“不是已经登记过了吗?怎么还要登记。”

    学生苦笑一声道:“是赵官人的要求,他以二十户人家成立一个互助保团,一共成立了三千五百个互助保团,每个互助保团的人家将来都住在一起,将来一起造房,一起耕田,这样就能减轻地方官府的负担。”

    李延庆暗暗点头,又问道:“难道加入互助保团都由你们指定,百姓没有选择吗?”

    “不!不是这样,刚才那个老者情况特殊,一般都是十几户人家一起来登记,愿意组成一个保团,不足的部分再由我们指定,每个保团内都尽量安排有老弱孤寡,使他能得到其他人家的帮助。”

    “这个方案百姓抵触吗?”

    学生连忙摇头,“一点不抵触,而且深受欢迎,以前没考虑那么细致,很多事情都不太合理,听说赵官人走访了几百户人家后,才拿出了这个方案,我们也觉得不错。”

    这时,赵开带着一群官员急匆匆向这边跑来,他已经得到经略使前来视察的消息,急忙赶来拜见。

    几名学生都吓得站起身,李延庆却笑眯眯坐着不动,旁边学生连忙拉他一下,“赵官人来了,快起来!”

    “没关系,他就是找我的。”

    “你?”学生狐疑地打量李延庆一下,又挠挠头,一头雾水地问道:“你是谁呀?”

    这时,赵开和一群官员上前躬身施礼,“卑职参见经略使!”

    这句话一出,周围学生和百姓顿时一片哗然,站在李延庆旁边的学生更是惊得目瞪口呆,后背出了一身冷汗,这个年轻人竟然就是经略制置使李延庆,吓得他连忙后退几步,跪在地上请罪。

    李延庆把他拉起来笑道:“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氏?”

    “小人叫周立,京兆府咸阳县人,刚才小人不知道.......”

    “这倒没关系,你继续登记吧!我不打扰你们了。”

    李延庆站起身对赵开和众官员道:“我来视察一下大营,你们尽量不要惊动百姓,我就随便走走。”

    “卑职明白了,请经略使这边走。”

    李延庆笑着拍了拍学生的肩膀,“十一月有发解试恩科,范围和前年一样,利用休息时间好好准备一下吧!”

    学生又惊又喜,连忙起身道:“小人明白了,谢谢大官人。”

    李延庆呵呵一笑,这才跟着赵开进大营去了。

    ........

    赵开年约四十余岁,长得十分清瘦,普州安居县人,元符三年进士及第,他极力主张财政改革,改变大宋盐铁茶酒等专卖法中肥私损公害民的不合理制度,被权贵所仇视,屡遭贬黜。

    年初从成都府转运判官一下子贬为西县县尉,令他有些心灰意冷了,没想到否极泰来,在他人生最低谷之时,忽然被李延庆看中,把他调来京兆,虽然还没有正式任命官职,但希望已经有了,这几天他安置归民格外卖力,在大量调研的基础上提出了很多可行方案,得知了归民的普遍拥戴。

    像他提出的互助保团方案,几乎是皆大欢喜,可谓神来之笔,不仅归民们有了团队归属感,地方官府也极大减轻了压力,有利于尽快安置归民,也有利于他们尽快融入新的生活环境。

    大帐内虽然人声嘈杂,但大帐搭建得十分整齐,帐与帐之间颇有间距,显得十分有序,这和他们在白铜村的大营相比,简直一个天一个地,每座大帐至少有一分地,也就是五六十个平方,一家人住一座大帐也足够宽敞了。

    “这是卑职写的一份完整安置方案,请经略使过目!”

    赵开将一份报告提交给了李延庆,“这是卑职昨晚写完,本想今天派人送去京兆,没想到经略使亲自到来,正好给经略使过目。”

    李延庆接过文卷,又笑问道:“我刚才见排队的人似乎不是很多,是不是大家对互助保团还没有准备好?”

    “经略使有所不知,卑职将大营分成六个区,大家轮流登记,昨天开始登记第一区,估计明天能登记完,登记结束后把第一区的百姓遣送出去,然后开始登记第二区,这样有序遣送,让接收的地方官府也能从容安置。”

    这时,李延庆听见旁边一顶大帐内似乎有人在争吵,便笑道:“我们去凑凑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