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八百七十八章 甘泉陷阱
    这时,吴阶带着数十人匆匆跑来,急声问道:“刘将军,听说有紧急军情?”

    吴阶才是延安府的主将,刘錡虽然官职上和吴阶平级,但他是援军,他不能喧宾夺主,李延庆特地叮嘱过他,刘錡心中对这一点很清楚。

    刘錡点点头道:“接过安平镇的鸽信,他们发现了一支三千人的骑兵先锋,正向我们这边杀来。”

    吴阶沉思片刻道:“刘将军觉得这三千骑兵的任务会是什么,突袭肤施县,夺取延安府吗?”

    “有这个可能,但我认为他们还有一个任务就是征粮,如果突袭失败,他们会在延安府各地抢掠粮食,为后面的三万大军到来做准备。”

    吴阶冷冷笑了起来,“恐怕他们会失望了!”

    突来的三千金国骑兵是从大同府调来,他们还没有和宋军交战的经验,这支骑兵的首领是一名谋克,也就是千夫长,名叫派当海,是女真部族中有名的勇士。

    这支骑兵的任务正如刘錡和吴阶的推测,是打算突袭延安府,但在他们过黄河时,完颜娄室得到了肤施县的情报,延安府已进入战争状态,完颜娄室便知道突袭延安已不太可能,他又改变命令,命令派当海在延安府各县掠夺粮食和牲畜。

    派当海一连攻进了延长县和延川县,却发现两座县城都是空城,没有一个县民,也没有一粒粮食,甚至连城中的野狗都没有看见,两座县城都是一片死寂。

    这让派当海有点不安起来,如果他在延安府四周再一无所获,莫说无法完成主将交给的任务,恐怕连他自己的军队都要断粮了。

    冬天进攻有利有弊,有利一面是黄河冰冻,失去了防御天险,对于以骑兵为主的金国而言,这一点至关重要,但弊端也很明显,那就是北方草木枯瑟,骑兵需要携带大量草料,军队也需要携带口粮,所以派当海手下骑兵虽然只有三千人,却带来六千匹马,除了三千匹战马外,还有三千匹驮马,负责驮运草料和干粮。

    可就算自带干粮,也只能坚持三到四天,他们必须及时得到补充,否则还是会出现断粮的危机。

    “千夫长,去南面看看吧!那边可能会有人口。”一名熟悉延安府的女真向导高声对主将。

    派当海犹豫了一下,问道:“南面有县城吗?”

    “有!甘泉县就在南面三十里外,那边比较富裕,人口稍多,应该能搞到粮食。”

    派当海又回头问道:“粮草还能支持多久?”

    “干粮还能支持三天,但草料最多只能再支持两天。”

    犹豫良久,派当海最终下定了决心,“去甘泉县!”

    众人调转马头,向南面疾奔而去,在雪原上奔跑不快,当他们抵达甘泉县城时,天已经快黑了,此时天寒风劲,冻得士兵们直打哆嗦,这时,几名士兵从城内奔出,兴奋大喊道:“将军,我们在一户人家找到了不少草料和粮食。”

    派当海顿时精神一振,连忙问道:“城内可有居民?”

    “没有居民了,但他们似乎逃走匆忙,很多财物都没有拿走,很多人家可能存有粮食。”

    派当海大喜过望,立刻喝令道:“大军进城,给我仔细搜索全城,财物可归自己,粮食统一上交。”

    三千士兵听说财物归己,顿时精神百倍,纷纷争先恐后抢进城去。

    很快夜幕便悄然落下,城内热闹异常,不少士兵都找到了财物和粮食,伙夫开始做饭,让三千士兵饱餐一顿,一天的行军让士兵们都疲惫不堪,各自找了空房间便倒头睡觉,很多士兵还抱怨没有女人陪寝,一更时分,全城都安静下来,只有城头上有少量巡逻士兵在来回巡逻。

    城外从远处出现了数十个小黑点,正悄悄地向县城南北两座城门靠拢,在更远处的南面一片树林内,李延庆正冷冷望着远方的城池,甘泉县就是一个鱼饵,成功地将三千骑兵钓住了,下面就是杀鱼的时刻。

    “传令弓弩手,全部押上!”

    一万名弓弩手从南北两个方向向两座城门奔去,这时,先一步抵达城下的数百名士兵开始向城内发射火药箭,这种火药箭属于引火火药,能迅猛燃烧,宋军事先在城内很多屋顶上都放置了干草,随着火药箭射进城去,城内很快便起火了。

    这时,城上的巡逻守军也开始大喊大叫起来,宋军数千支神臂弩冷冷地指向城门洞,数百名士兵不断将火箭射进城内。

    城内已是火光熊熊,浓烟弥漫,大火迅速蔓延,埋藏在大街上的火油也被点燃了,城内三千金兵士兵乱成一团,人喊马嘶,士兵们惊恐得大喊大叫,第一批士兵向北城门狂奔而去,“第一营射击!”

    一千支箭如暴雨般射进城门洞,顿时一阵人仰马翻,百余名奔在最前面的骑兵和战马纷纷中箭倒地,这时,第二营的一千支箭又向城内射去,紧接着第三营,仅仅三轮疾射便将最初企图逃出城的数百金兵全部射倒,很快,大量没有骑马的士兵向城门哭喊着逃来,但迎接他们的却是一轮又一**风骤雨般的弩矢,几乎没有一个士兵能逃出城门,要么被大火吞没,要么死在宋军的弩矢封锁之下。

    天渐渐亮了,甘泉县城内依旧烟雾弥漫,大部分明火都熄灭了,只有城池东北还有几座建筑在燃烧,三千金兵没有一个人能逃出城,但南城那边倒有六百余匹战马逃出来,成为这次战役宋军的战利品,而城内的金兵就算躲过烈火和箭矢,也躲不过毒烟的熏炙,就算躲在地窖里,也同样会窒息而亡。

    一直到中午时分,五百名宋军开始进城探查情况,半个时辰后,士兵们陆续从城内出来,为首部将上前向李延庆禀报道:“启禀都统,城内所有建筑物已被烧毁,焦尸无数,再没有一个活口。”

    李延庆点点头,“将尸体全部集中起来焚烧,防止疫病出现!”

    “遵令!”五百士兵再次进城处理尸体.

    下午时分,斥候传来消息,黄河西岸出现了数万金兵,金兵主力已渡过黄河,向延安府方向杀来。

    李延庆再次下达命令,传令驻扎在洛交的军队撤出鄜州,向坊州方向转移。

    .........

    中午时分,阳光照耀在皑皑白雪之上,白得发亮的雪堆在阳光下显得刺眼,完颜娄室不由眯起了眼睛,从骨子里来说,完颜娄室是不赞成在冬天发动战争,他在对辽国作战中有着丰富的经验,他深知冬季作战给军队带来的巨大压力,打南方还稍微好一点,可在北方的大雪中作战,无论补给、行军和攻城都十分困难,根本就发挥不出金国骑兵犀利的奔击作战优势。

    但战争部署的决议是金国最高大酋长会议上做出,由天子批准生效,任何一个金国将领都必须不折不扣地执行。

    “前锋那边有消息了吗?”完颜娄室不满地问道。

    派当海率领的三千人昨天进入延安府便失踪了,至今没有任何消息,着实让完颜娄室深感恼火,不知是派当海擅自率军深入敌境,还是这支三千人的军队已经被宋军全歼。

    从常理判断,前者更有可能,毕竟这是三千骑兵,就算被宋军歼灭也会有少量骑兵逃出,不可能一个不剩。

    完颜娄室怀疑派当海邀功心切,直接率骑兵杀进鄜州了,如果是那样,自己要不要派军队前去接应?

    完颜娄室着实拿不定主意,很快,有士兵回禀他,还是没有前军的任何消息,完颜娄室只得低低叹息一声,率领三万大军向肤施县方向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