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八百七十九章 攻城不利
    这次金兵攻打延安府以两万女真骑兵和一万契丹步兵为主,完颜娄室的任务是牵制住陕西路的京兆军,拖住李延庆无法救援中原。

    但如果他的军队连延安府都攻不下来,自然也无法南下,完颜娄室也考虑到了这一点,在安排军队之时,也带上一万擅长攻城的契丹士兵。

    另外还有两万汉军驻扎在黄河东岸,随即可以过黄河前来支援,完颜娄室实际上是带了五万军队入侵陕西路北部。

    大军在次日清晨抵达了肤施城下,大军驻扎在距离县城约三里外的一片高地上,这次金兵也携带了后勤辎重,防备森严,没有给宋军任何偷袭的机会。

    营栅开始安装,一顶顶大帐出现了,四周不断有骑兵来回巡逻,完颜娄室则带着数百名骑兵以及十几名将领在城池不远处观察县城。

    县城被一层厚厚的冰壳包裹,在阳光下闪烁着一种瑰丽的色彩,俨如来到了远古神话中的水晶城,城墙至少高三丈,城头上站满了密密麻麻的士兵,完颜娄室注视着城楼,半晌对身后的大将们道:“看见没有,城楼是新修建的,这说明城墙也翻新不久,宋军准备很充分啊!”

    完颜娄室是第二次说到宋军准备充分,第一次是发现延安府坚壁清野,所以县城乡村皆空无一人,粮食牲畜都找不到,让他心生感叹,今天他第二次叹宋军准备充分,这便给身后大将们一种信心不足的感觉。

    “副帅太高看宋军了吧!”旁边万夫长完颜泼乞有些不以为然道。

    完颜泼乞也是从大同府调来,基本上没有参加过和宋军的作战,但他知道数十万宋军在河北一战即溃,根本不堪一击,所过州县望风而降,短短几天金兵就占领了河北,使他骨子里对宋军轻视,所以完颜娄室此时态度凝重,完颜泼乞就觉得主将是长宋军志气,灭自己威风。

    完颜娄室轻轻哼了一声,“你以为宋军将领都是无能之辈吗?”

    完颜泼乞顿时胀得满脸通红,抱拳道:“卑职请令,明日为主攻大将,若攻不下城池,卑职愿受军法惩处!”

    完颜娄室点了点头,“既然你主动请缨,那我就成全你!”

    ........

    契丹步兵的扎营效率很高,短短两个时辰便将大营安扎完毕,完颜娄室随即又下令河东的两万汉军运送粮食前来大营,并在黄河两岸建立补给线。

    次日天刚亮,金兵大营内便敲响了轰隆隆的战鼓声,营门大开,完颜泼乞率领一万契丹步兵以及五千女真骑兵缓缓向北城开来,他们携带了数百架攻城梯和十架攻城巢车,还有简易的攻城槌。

    完颜娄室则亲自率领五千骑兵压阵,完颜娄室当然不是意气用事,他也需要攻打肤施县,占领整个延安府,这样才能以延安府为根基牵制关中的宋军,使李延庆不敢率军去援助中原。

    当然,都元帅完颜斜也也考虑到了攻打延安府不利的可能性,所以又令完颜昌率军五万攻打洛阳,切断大宋西北和中原的军事联系。

    一万契丹族步兵已经抵达肤施城一里外,集结成一个巨大的方阵,在他们身后五千骑兵,五千骑兵当然不会上去攻城,但他们会以射箭方式掩护契丹族金兵的进攻。

    完颜泼乞挥剑一指城头,大吼道:“进攻!”

    ‘咚!咚!咚!’战鼓声骤然敲响,第一批五千契丹族金兵高举盾牌呐喊着向城池冲去。

    士兵在旷野中奔跑,携带着上百架攻城梯如潮水般向城池涌去,城头上有一万守军,具体作战指挥由副都统刘錡负责,两员大将吴磷和杨再兴负责城墙的北段和南段,而吴阶则负责总协调。

    “弓弩准备!”

    刘錡一声令下,城头上令旗挥动,五千弓弩手刷地举起了守城大弓,箭尖稍微斜向上,守城大弓最大的优势是可以离开城垛,在城头后方向外抛物线射击,城下的弓箭反击也伤不了弓弩手,而靠近城垛是大盾短矛手,和顺着攻城梯爬上城头的敌军士兵作战。

    另外,城头上的三百架火砲也已准备就绪。

    肤施县城头上原本安装了两百架小型投石机,但在进攻西夏的战役中,两百架小型投石机被李延庆带去了西夏,城头上该用火砲,其实火砲的射击距离和小型投石机差不多,而且火砲更适合精确打击,比如射击巢车,在火砲进行适当改装后,也一样能投射火油桶,所以这次防御吴阶便没有再用投石机,而是使用三百架大型火砲。

    除了弓弩和火砲外,刘錡还带来了一千名火雷手,专门负责投掷飞火雷,这是对付攻城梯和云梯的杀手,这几个月,京兆军又造出了五千枚飞火雷,这次保卫延安府就带来了两千枚,足以摧毁金兵所有的的攻城梯。

    其实对付攻城梯的办法还有很多,宗泽那边是直接用火油倾倒,点火焚烧,另外冬天用冰壳保护了城墙,可以直接扔下震天雷爆炸,震天雷炸不透城墙冰壳,却能将攻城梯炸得粉碎。

    转眼间,五千金兵冲到了城下,城头上弓箭发射,密集如雨点般的兵箭向城下射去,尽管金兵都有盾牌防护,但还是不断有士兵被兵箭射中,惨叫着倒地。

    这时,北城头上的一百架火砲发射了,将上百颗震天雷向城下射去,城头士兵纷纷发一声喊,紧紧捂住耳朵蹲下,城下只听见一连串惊天动地的爆炸,硝烟弥漫着战场,战场上到处是残肢断臂,随处可以听见痛苦的惨叫声和呻吟声。

    但震天雷只是重挫了前面的一千余士兵,在金兵激烈的战鼓声,后面的金兵抬着攻城梯冲过战场,向城墙狂奔而至,一架架攻城梯搭上了城头,金兵一跃跳上攻城梯,举盾向上方冲去,城头上,滚木礌石翻滚着砸下,直接将十几名士兵砸下梯去。

    飞火雷在这时发动了,宋军在使用飞火雷上积累了不少经验,飞火雷的出手时机最好在敌军刚刚搭上梯子之时,如果梯子上爬满敌军,会导致敌军的身体挡住飞火雷盘旋,使它的铁链子无法在攻城梯上缠绕而导致失败。

    所以对火雷手而言,捕捉时机极为重要,当很多攻城梯刚搭上城头,士兵还没有来得及登梯,飞火雷便抛出了,盘旋着的飞火雷缠上攻城梯,只瞬间便‘轰’地爆炸了,强大的爆炸力顿时将攻城梯炸为两段,紧接着数十桶火油取代滚木礌石从城头上砸下,火把也跟着扔了下来,城下顿时变成了一片火海。

    完颜娄室见出师不利,便下令暂时撤军,‘当!当!当!’退兵的钟声敲响,进攻的金国士兵又如退潮般地后撤了。

    第一次攻城,金兵伤亡了两余千人,损失一百五十架投石机,金兵不得不退回来,商量对策后再战。

    .........

    大帐内,完颜娄室铁青着脸听完了远程探子的汇报,他终于知道三千骑兵的下落了,甘泉县城前晚被烧成了白地,在城中过夜的三千骑兵一个都没有能逃出来,全部死在大火之中。

    加上今天第一次攻城的伤亡,战争才刚刚开始,损失便超过了五千人,尤其是三千精锐女真骑兵的消失,使完颜娄室痛彻心扉,一个个勇猛善战的骑兵,竟然死在大火之中。

    完颜娄室又想到今天上午的攻城,心中着实沮丧,他对攻下肤施县已经没有多少信心了。

    这时,谋士陈广兆低声献计道:“大将军,其实肤施县是否攻下对我们的计划并没有太大影响。”

    “此话怎么说?”

    “我们的目标是牵制住关中宋军,我们完全可以不理睬肤施县,大军继续南下,只要军队攻入鄜州,关中的宋军就不敢轻举妄动了,而且探子说鄜州并没有军队驻守,这对我们是机会。”

    “可肤施城的宋军断我们后路怎么办?”

    “很简单,留五千骑兵看住他们,只要宋军敢出城,骑兵便可随时出击!”

    完颜娄室负手来回踱步,这个方案其实也是可行,他探子来报,宋军只是在延安府坚壁清野,南面的丹州、鄜州和坊州都没有实施,也就是说军队只要杀入鄜州,能及时得到补给。

    完颜娄室又走到地图前,仔细研究南下线路,从陕北南下关中主要有两条线,一条是东面的洛水线,沿着洛水大峡谷南下,另一条是西面的马岭河线,沿着马岭河—泾水峡谷进入关中。

    完颜娄室对自己的军队还是很有信心,在攻城不利的情况下,谋士陈广兆计策给完颜娄室打开了另一个种思路,想到鄜州和坊州并没有宋军驻扎,他真的有点动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