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八百八十章 关键人物
    就在完颜娄室率五万大军攻入陕北延安府的同时,金国也随即发动了冬季战役,二十万金国大军分三路渡过黄河向中原和山东方向发动了猛攻。

    其中完颜昌从孟津渡过黄河,率领五万大军围攻洛阳,洛阳府同知、老将姚古率两万宋军死守洛阳,在金兵攻城第三天,完颜昌诈死佯退,姚古手下大将副都统焦安节邀功心切,出城追击金兵,陷入金兵埋伏,焦安节和一万宋军战死,洛阳军心动摇,姚古率军放弃洛阳南撤,洛阳随即失守,函谷关也被金兵占领,截断了西军救援中原之路。

    中路军由完颜宗望率八万军从卫州过黄河南下,首先突破宋军在黄河南岸修筑的防御线,攻占了滑州,完颜宗望随即率军杀入开封府,猛攻汴梁,老将宗泽一方面死守汴梁,另一方面派心腹大将岳飞率五千军偷袭滑州,在白马县大败留守滑州的金兵汉军两万人,金兵主将高大保被岳飞所杀,完颜宗望担心后路被断,不得不北撤回滑州。

    与此同时,宗泽写信给河北各路义军首领,要求他们起兵抗金,一时间,河北各地抗金起义风起云涌,完颜宗望被迫派大将完颜银术可率军三万返回河北,残酷镇压河北各地义军。

    虽然进攻中原的金兵受挫,但进攻山东的金兵在完颜宗翰的率领下却连败宋军,京东路都总管胡直孺及其二个儿子在郓州战死,济南知府刘豫在关键时刻投降金兵,导致正在青州和金兵鏖战的宋军失去后援,全军溃败,都统制隋师元在乱军中阵亡,金兵势如破竹,短短数天内便占领了京东两路全境。

    京西两路安抚使李纲被迫带着数千残军被迫向宿州方向撤退。

    此时完颜斜也抵达了滑州大营,完颜宗望走进大帐,跪地向都元帅完颜斜也请罪,“卑职攻打中原不利,特向都元帅请罪!”

    完颜斜也淡淡一笑,“你只是攻打开封府不利,和中原并没有关系。”

    完颜宗望不知主帅的意思,低头不语,完颜斜也又道:“挞懒攻下洛阳后,又派大将阿里刮向攻下了郑州和颍昌府,宗翰也派大将迪古、迪虎兄弟夺取应天府、徐州和亳州,中原只剩下开封府一地,你好好想想,为什么拿不下开封府?”

    完颜宗望低声道:“不是拿不下开封,而是拿不下汴梁一地。”

    “好吧!就算是汴梁,那你说原因在哪里?”

    “城池的防御太坚固是一方面,另外宗泽不断派军骚扰卑职的后路,使卑职无法全心应战。”

    “宗泽也知道派兵骚扰后路,拖你的后腿,那你为什么不想办法拖宗泽的后腿?”

    完颜宗望犹豫一下道:“卑职找不到机会。”

    “错了!你有机会,但你没有抓住。”

    完颜斜也负手走了几步又回头道:“汴梁城内并不是每个宋朝高官都想死守到底,也不光是宗泽一个人说了算,杜充就是一个软弱妥协之人,你要创造条件,让杜充感到绝望,然后再给他一线生机,他就会主动放弃汴梁,至于宗泽,他抵抗意志再强烈,也得听朝廷的安排,遵天子的旨意。”

    “卑职......明白了!”

    完颜斜也看了他半晌,最后摇摇头道:“算了,这件事你做不好,我来安排,你只管把周围所有的州县都攻下,让汴京成为一座孤城。”

    “卑职遵令!”

    .........

    杜充刚刚才出任开封府尹、河北两路安抚使,天子赵构给他承诺是做完这个任期,封他为知政事入相,正是得了这个承诺,杜充才勉强答应重新返回开封府。

    但此时,杜充为他的决定懊悔万分,君子不立于危墙,他却使自己陷入险地,一个接一个的坏消息传来,让他深深感到了金兵的强大和宋军的软弱无力,以及对自己的命运无法掌握。

    杜充也想过逃离汴梁,但金兵四面八方的存在又使他不敢冒险离开汴梁,这些日子,杜充惶惶不可终日,却又无计可施。

    这天下午,杜充独自一人在府中饮酒,外面不断传来民夫训练奔跑的喝喊声,令杜充极为厌烦,宗泽不听自己的劝告,强行在汴梁推行军民令,下至十四岁少年,上至六十岁老翁,皆要编入军队训练,这是要全城军民与汴京共存亡的姿态。

    这时,门外有老管家禀报,“老爷,外面有客人找,说是老爷的故人。”

    “故人?”杜充眉头一皱,“叫什么名字?”

    “他说叫陈然。”

    杜充一惊,陈然不是河间府通判吗?还是自己出任河北转运使时一手提拔的心腹,他怎么来了?

    杜充心中疑惑,但还是连忙道:“请他来见我!”

    不多时,一名三十余岁的文士快步走了进来,笑眯眯抱拳道:“明公别来无恙乎?”

    杜充上下打量对方,只见他气色很好,长得也胖壮,完全没有颠仆流离官员的面黄肌瘦,杜充便惊讶问道:“文清,这两年你在哪里?”

    陈然微微笑道:“当然是在河间府,我现在是金国的河间知府。”

    杜充腾地站起身,厉声问道:“那你怎么会在汴梁?”

    “兄长稍安勿躁,请坐下听我慢慢说,我其实是为帮助兄长而来。”

    杜充慢慢坐下,哼了一声道:“说吧!想怎么帮我?”

    “我只问兄长一句话,杜兄想不想入临安为相?”

    杜充微微愣住了,半晌他摇摇头道:“现在命都快保不住,哪里还有别的想法?”

    “兄长想回临安还不简单吗?我一句话,兄长就能顺利回临安,没有任何人敢拦截兄长。”

    陈然话音刚说完,外面忽然传来脚步声,老管家急声道:“老爷,张虎率人上门,说老爷府中有奸细,要进来搜查!”

    陈然顿时脸色大变,急抱拳道:“请兄长救我!”

    “你别怕,我是开封府尹,是朝廷户部尚书,一个小小的统领敢来搜查我的府邸?”

    杜充让老管家带陈然去内宅女眷房中躲藏,这才不慌不忙走出去。

    在府门外率军等候的张虎正是李延庆的心腹,因为宗泽缺少精干的情报头子,向李延庆求援,李延庆便将张虎介绍给他,被宗泽任命为情报营统领,率一千人搜查城内的奸细。

    张虎不负宗泽的期望,一连端掉了七个金兵的情报窝点,基本肃清了城内的金兵奸细,得到宗泽的高度评价。

    张虎知道杜充不可靠,便派人暗中监视杜充的府邸,就在刚才,张虎得到快报,杜充府上来了一名可疑之人。

    这时,杜充慢慢走了出来,冷冷问道:“张将军有什么事?”

    “刚才有人汇报,有不明人士混入府尹家中,卑职担心府尹安全,所以特来查看。”

    “如果张将军真是担心我安全,我多谢了,可如果张将军是另有企图,哼!我一定会让宗泽给我一个说法。”

    张虎淡淡一笑,“这么说,府尹的府上确有客人?”

    “我没有什么客人,但也不想让别人来打扰,你走吧!”

    张虎倒不好强行搜杜充的府邸,而且他也不能肯定进去之人是不是奸细,或者只是想逃避军民令,毕竟杜充是朝廷高官,把他得罪很了会影响到宗帅。

    张虎便抱拳行一礼,“打搅了!”

    他带着人转身走了,杜充哼了一声,让老管家关上大门,张虎走不远便低声吩咐手下道:“给我好好监视住杜充的府邸,若有人出来立刻抓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