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八百八十二章 洛交县城
    完颜娄室并没有立刻南下,他又等候了两天,等两万汉军赶到肤施县后,这才令完颜泼乞率八千骑兵驻守肤施县大营,他自己则率四万大军南下鄜州,向关中方向深入进击。

    两天后,金兵兵不血刃占领了鄜州州治洛交县,并在官仓内缴获了三万石粮食,令完颜娄室喜出望外,有了这批粮食为后盾,他的底气更加充足,他令汉将张凤率一万汉军为运粮后军,他自己率三万军继续南下,挥师坊州。

    坊州是关中的北大院,一旦占据了坊州,就等于闯进了关中的外围大院,再南下就是关中的北大门耀州,将对关中形成直接威胁。

    但就在完颜娄室信心百倍南下两天后,又一场强烈的暴风雪从北至南席卷整个陕西路,这才是姗姗来迟的陕北冬大雪,前一场大雪是意外,而这一场大雪才意味着陕西路的寒冬来临。

    从鄜州北部的洛交县到坊州北部的中部县约有四百里距离,这里地处渭北黄土高原的沟壑区,山高坡陡,官道修建在半山腰上,也就是著名的秦直道,一边是莽莽黄龙的山脉,另一边则是百丈深谷,下方就是洛水大峡谷,方圆三百里内没有一户人家,更没有小镇或者县城。

    如果是其他季节,大军可以沿着平坦的秦直道疾速向南行军,最多三天就能走出洛水大峡谷,抵达中部县,但现在是要命的冬天。

    完颜娄室没有考虑到季节对行军的影响,行军两天后,他发现大军无法再继续南下,大面积的雪崩封锁了直道,雪崩延绵三十余里,积雪最厚处足有五尺深,淹没到的人的脖子部位,根本无法再前行,但要调头向回走,似乎也不是那么容易了,一场来势汹汹的暴风雪席卷而来,将三万金国大军封困在洛交县以南约两百里的山道上。

    山道上一顶孤零零的大帐内,完颜娄室气得拍桌大骂谋士陈广兆,“别给我再说你是什么狗屁本地人,连大雪封路都不知道,你还好意思自称本地人?若我军队走不出山道,我第一个拿你祭旗!”

    陈广兆低下头不敢吭声,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小声道:“卑职并没有欺骗将军,山道虽然会积雪,但从来就没有无法通行这种情况,最多是踏雪而行,行军速度慢一点.....”

    “放屁!难道我是瞎子,看不懂积雪吗?”

    “卑职不是这个意思,卑职的意思是说,这次严重积雪是雪崩造成,一般不会有雪崩,除非是人为故意引发。”

    完颜娄室目光陡然收缩,“你的意思是说,这是宋军故意引发雪崩,封锁我们南下道路?”

    “其实卑职想说,宋军是故意诱敌深入,李延庆就算撤离洛交县,也不可能留下三万石粮食给我们,他宁可把粮食分发给城中百姓,他显然是故意留给我们,才让我们没有粮食之忧,继续南下。”

    “哼!你这叫什么,你们汉人有句话,叫做事后诸葛亮,说的就是你这种人,当时你怎么不说,现在你什么都想到了,我呸!给我滚出去!”

    陈广兆吓得抱头鼠窜而走,完颜娄室一阵心烦意乱,他走到大帐门口,望着外面寒风呼啸,裹夹着大雪纷飞,眼前是白茫茫一片,十几步外便什么都看不见,这个时候绝不能行军,会很容易失足掉下深沟。

    完颜娄室叹了口气,只有等雪停后再慢慢撤军了。

    ………

    洛交县是鄜州州治,也是仅次于肤施县的陕北第二大城,城池周长约三十里,人口近二十万,和延安府的坚壁清野不同,鄜州基本上没有什么防御工事,除了宋军曾经在这里短暂驻军外,其他根本看不出有什么军事迹象,百姓的生活也十分平稳祥和,完全没有战争的气氛。

    当金兵占领洛交县后,并没有在洛交县过多停留,只休整了一天,大军又继续南下,只留下汉将张凤率一万汉军驻守洛交县,负责给前往坊州的金兵提供后勤支援。

    汉军就是投降金兵后的宋军,军纪普遍不好,短短一天的时间,洛交县城内几乎所有的商铺都被汉军再次洗劫,而就在前一天,金兵已经洗劫了全城,杀人放火,奸**女。

    在金兵南下后,张凤再次放纵士兵抢掠全城,当城中钱财不足以满足汉军士兵的欲望后,他们便将欲望的目标投向了女人,一时间,哀嚎声、哭喊声响成一片,成群结队的汉军士兵挨家挨户抢掠财物,奸**人,使平静祥和的洛交县仿佛陷入地狱。

    暴风雪的强烈袭来才终于使驻扎洛交县的汉军士兵稍微安静下来,一万士兵们躲在军营内喝酒赌博,数百名年轻妇女被他们掠到军营淫乐,尽管很多输钱红眼的士兵还想去民居里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搜到藏匿的金银,不过天气太恶劣,十几步外便看不见道路,他们只要骂骂咧咧地忍住一夜,把怒火发泄在抓来的女人身上。

    寒风呼啸着掠过县城上空,鹅毛大雪如扯絮般铺天盖地落下,天地间灰茫茫一片,十几步内便看不见道路,在县城北城门附近,有一座废弃的城隍庙,杂草丛生,到处是残垣断壁,平时这里野狐和寒鸦聚集的场所,但此时,数十名黑影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

    燕青站在破败的大门前,神情严峻地注视着数十名手下,一共四十人,全部都到齐了,这是宋军撤退时留在城中的四十名精锐士兵,个个武艺高强,作战经验十分丰富。

    四十名士兵并没有集中在一起,而是以各种身份藏匿在县城内,约好的时间就是今晚一更时分。

    “启禀统制,弟兄们全部都到齐了!”一名部将向燕青抱拳道。

    燕青点点头,对四十名士兵道:“金兵残暴,涂炭县城,相信我们每个人都怒火万丈,现在是该我们向他们复仇之时,我们的任务是夺取北城门,让城外的军队入城,今晚将是一场血战,就让敌人的鲜血来洗去我们心中的仇恨吧!”

    每个人眼中都闪烁着仇恨的目光,他们这两天目睹了太多的惨剧,但军人的责任让他们将仇恨压在心中,很快,他们即将迎来复仇一刻。

    燕青快走进大殿,带着几名士兵挖开了大殿内的土层,从里面挖出三只大木箱子,打开箱盖,里面是四十套铠甲和兵器,众士兵纷纷上前,穿戴上了自己的兵甲,很快又在大殿上列队集结,此时,换上了兵甲的士兵顿时杀气腾腾,虽然只有四十人,但杀气却仿佛超过数百人。

    “外面下着暴风雪,为防止误伤,我们需要设立口令,口令就四个字,破城杀敌,大家记住了吗?”

    “破城杀敌!”四十人齐声大吼,将屋顶上栖息的数十只乌鸦惊得扑棱棱飞起来。

    燕青一挥手,便带着四十人投入了风雪茫茫的世界。

    .........

    李延庆率领的两万军并没有南撤关中,而是退到丹州,当金兵主力中计南下后,李延庆随即率领两万军队向洛交县扑来。

    按照他交代燕青的时间,他们将在今晚两更时分进攻北城,由燕青率领精锐里应外合,夺取北城门。

    此时,李延庆率领的两万士兵已经抵达洛交县北城外,大军暂时藏身在一片茂密的松林内,松林内没有风,稍微不是那么寒冷,两万士兵包裹着老羊皮,挤在一起瑟瑟发抖。

    李延庆站在树林边,注视着外面风雪交加,他们距离县城只有一里,但已经看不见一里外的城池,之前,李延庆已派出二十几名斥候前往城下去探查情况。

    “还有多少时间?”李延庆回头问道。

    “已经不到一刻钟!”

    一刻钟就是后世的半个小时,从时间算,燕青在城内该动手了,李延庆随即令道:“全军集结,准备作战!”

    士兵们纷纷站起身,跺脚抖落身上的雪花,往手心呵着热气,用力搓着快要失去知觉的双手,树林充满了激动和期待的临战前气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