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八百八十四章 挥师太原
    就在宋军里应外合夺取洛交县的同一时刻,肤施县的两万宋军也在风雪的掩护下,对三里外的金兵大营发动了火攻,烈火借助风势迅速席卷了整座大营,受惊的战马冲出军营四散奔逃,八千金兵或被大火烧死,或被埋伏在四周的宋军杀死,最终无一生还。

    两天后,李延庆率领两万军队抵达了肤施县,和吴阶、刘錡的军队汇合,吴阶和刘錡上前躬身施礼,“参见都统制!”

    “敌军大营如何了?”

    “启禀都统,敌军大营已被火攻烧毁,五千金兵悉数被全歼,缴获战马近八千匹!”

    “怎么会多出三千匹?”李延庆不解地笑问道。

    “一半是战马,一半是驮马,对方的战马养在西北角,离大营较远,我们弟兄拉跨营栅后,大部分战马都及时跑出来,没有被大火波及。”

    “这个收获不错,八千匹战马,骑兵数量和斥候数量都会大大增加,这次记你们大功。”

    吴阶和刘錡大喜,“多谢都统制夸奖!”

    这时,刘錡又问道:“请问都统,南下的金兵情况如何?”

    “盘踞在洛交县的一万汉军已被全歼,完颜娄室的主力军队被困在洛水道上,大雪封路,只等春天去给他们收尸。”

    “万一他们突围出来怎么办?”吴阶有些担心道。

    李延庆微微笑道:“这一点我已经考虑到了,我留了三千军驻扎在洛交道的入口,坊州那边也留了三千军队防御,就算出来也是一群鬼,但相信我的判断不会错,他们出不来了。”

    “都统,那我们下一步......”刘錡和吴阶期待地问道。

    李延庆笑了笑,“我给官家写了一封信,保证利用陕西的局势牵制中线和东线的金兵,既然已经承诺,就得办到,两位认为牵制金兵最有利的办法是什么?”

    “攻打太原!”吴阶脱口而出。

    李延庆点点头,“正是如此,河东路十万金军一半去了洛阳,一半进了陕西路,现在河东路对我们虚席以待,我们何乐而不为?”

    刘錡也激动道:“若能攻打太原,必能震惊天下,重挫金兵的南下战略,这是振奋大宋军心士气的妙招,都统,下令吧!”

    李延庆看了一眼众人又道:“咱们可不能像金兵这样仓促进攻,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同时也不能让金兵断了我们延安府的后路,我们必须准备妥当后再出发,不急这一时!”

    旁边王贵连忙道:“虽然需准备充足才行,但兵贵神速,怕金兵反应过来就麻烦了,不如卑职率五千军先行,最后能直接夺取太原城,以免夜长梦多。”

    李延庆想了想,王贵的建议也有道理,虽然河东空虚,但金兵在大同府还有三万骑兵,如果三万骑兵迅速南下,还真会抢在宋军前面占据太原,他不可不防。

    “既然王将军主动请缨,那我给你一万军队,步骑军各五千,带五天干粮,给我拿下太原!”

    王贵大喜,连忙抱拳道:“卑职绝不辜负都统的期待,一定拿下太原!”

    旁边刘錡和吴阶都十分懊悔,早知道自己先开口就好了,看来做人还得脸皮厚一点才行。

    王贵和曹猛随即率领一万步骑兵离开肤施县,先一步向河东方向进发........

    李延庆在五天前接到了太原的紧急鹰信,太原只有五千守军,太原府四周没有任何驻军,正是这封鹰信改变了李延庆的战略,他不得不以牺牲洛交县百姓的代价引金兵入瓮,最终将河东路的五万金军陷死在陕西路,使李延庆能腾出手,全力进攻太原以及河东路,以围魏救赵之策牵制住正在大举进攻宋朝的金兵主力。

    完颜斜也很担心西军会东援,为此他制定的战略是夺取洛阳,卡位函谷关,使西军无法杀到中原,但完颜斜也怎么也没想到,完颜娄室大军竟然会失陷在洛水道,使空虚的太原府毫无防备地呈现在李延庆面前。

    太原城的金兵主将叫做完颜忽鲁,年约五十岁,是一名谋克千夫长,他是完颜娄室的同母异父之兄,这次金兵尽起河东路之军去攻打洛阳府和延安府,使得太原城空虚,目前只有一千女真士兵和四千投降汉军。

    完颜斜也和完颜娄室都从未想过宋军此时还能反攻河东路,否则太原驻军也不会如此之少。

    入夜,完颜忽鲁和往常一样在城头上巡视一圈,然后便溜回府邸喝酒,完颜忽鲁嗜酒如命,这是他最大的弱点,为了这个弱点,金太祖完颜阿骨打不止一次狠狠训斥他,但完颜忽鲁始终难改嗜酒的毛病,也导致他一直没有能得到重用,他兄弟完颜娄室战功累累,成为金国的名将,出任征宋副都元帅,金国河东路总管,相比之下,完颜忽鲁还只是一个区区的千夫长。

    来宋朝后,完颜忽鲁迷上宋朝的好酒,使他整日沉醉于酒中不能自拔,完颜娄室也劝不了兄长,所以这次河东金兵西征和南征都没有带完颜忽鲁,就唯恐他贪杯误了军中大事,而是把他留在太原。

    太原城除了完颜忽鲁外,还有名汉军副将叫做杨克,他原是姚古的部将,出任井陉关守将,太原失守后,杨克便率四千守军投降了金国,被任命为汉军谋克,率四千汉军协助完颜忽鲁维持太原城内秩序。

    太原城也经历了大雪袭城,相比陕西北部的暴风雪,太原城的大雪稍微温柔一点,积雪最深处也只齐人的小腿,不过寒冷的天气使人很容易生出怠倦,士兵们都早早地躲回军营烤火休息,没有几个人愿意在寒冷的大街上巡逻,杨克体恤士兵,减少了一半的巡逻量,将每晚十支巡逻队减少为五支,这也是因为夜晚几乎没有行人的缘故。

    杨克来到城头上,只见一群群士兵在城头烤火取暖,他没有喝止,只要不躲去睡觉,在城头烤火取暖也属于允许的范围。

    “可有什么异常情况?”

    一名士兵起身行礼,“一切正常,没有任何可疑情况?”

    驻守城头的士兵只有四百人,基本上每边城墙上一百名士兵,留守的五千人可不是为了守城,而是为了维持秩序,只是军队出于一种习惯性地派人驻守城头。

    杨克点点头又问道:“忽鲁将军来过了吗?”

    士兵们眼睛里都带着古怪的笑意,“他来过了,又急匆匆走了!”

    杨克摇了摇头,他还没有见过这么嗜酒如命的金国大将,完颜娄室让自己和他搭档,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也别光顾着烤火,还是要巡逻巡逻,听见没有?”

    “卑职遵令!”

    杨克也只是说说而已,他也不想在城头上多呆,稍稍查看后便转身下城去了,士兵们又继续烤火闲聊,没有人真的起身去巡逻,只是说说而已,没有人会当真。

    .........

    此时,在太原西城数里外,王贵率领军队已经抵达了目的地,这次宋军进军十分神速,从延安府到太原府相距八百里,宋军仅用三天时间便杀到了太原。

    士兵们在一片树林内休息,王贵则远远眺望着太原城,曹猛在一旁低声道:“城头上没有发现守军,不如直接登城!”

    王贵摇摇头,“没看见守军不等于没有守军,他们很可能聚在一起烤火喝酒,攀城容易被发现,还是震天雷炸开城门!”

    “可炸城容易惊醒沉睡的金兵,如果是偷袭,说不定睡梦中就把他们解决了。”

    王贵撇了撇嘴,“一千女真士兵和四千汉军而已,难道我们一万精锐之军还怕了他们?还是说你曹猛的锤头变软了?”

    曹猛顿时胀得满脸通红,怒道:“我什么时候怕过金人,不信我们比一比,看这次谁干掉的金兵更多?”

    王贵笑着拍拍他肩膀,“你若赢了,我把首功让给你。”

    曹猛大喜,“那我们一言为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