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八百八十五章 围魏救赵
    两更时分,宋军士兵休息得差不多,可以发动攻势了,二十名抬着一枚巨大的震天雷向西城奔去,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自从威力强大的震天雷问世后,很多重要城池的城门都纷纷加厚,或者用铁皮包裹,太原的城门就是在去年重新增厚,原本两寸厚的城门变成四寸,外面包上一层铁皮,钉上近百枚大圆钉,连门栓也换成生铁,用普通的震天雷已经无法炸开城门。

    但震天雷也随之衍生出了很多种类,比如战场上的投掷震天雷,里面灌了大量淬毒细铁钉,对士兵和战马的杀伤力更大。

    再比如水战震天雷,这种震天雷和攻打巢车的震天雷一样,在外壳上装了几枚锋利的长钉,用火砲直射而出,震天雷可以直接钉在木头上。

    还有就是防水型震天雷,这种震天雷的顶端有个锥体,开口像鼻子一样,弯曲朝下,可以使火绳在锥体内燃烧,即用水泼,火绳也不会熄灭,特别适合用作水上的木筏漂雷。

    再有就是针对城门加厚而研制出的增强型震天雷,这种震天雷非常实用且有针对性,体积更大,铁壳更厚,爆炸后的冲击力会更加强大,冲击力是原来的三倍,重量也达八十斤,也是原来的两倍,这种增强型震天雷就是为了爆破城门和城墙。

    今天宋军使用的就是这种增强型震天雷,这还是宋军第一次在实战中使用。

    二十名士兵奔过结冰的护城河,贴着城墙向城门处快步而去,很快,他们抵达城门外,宋军士兵在地面上用匕首挖了三个小坑,将三角支架的三只脚放入坑内,前端牢牢顶住城门,将八十斤重的震天雷慢慢放在支架的木板上,外形就像一个巨大的土豆,黑黝黝的外壳略显粗糙。

    这时,统领关胜已率领一千士兵慢慢靠近城门,他们穿着白色的斗篷匍匐在雪地上,距离城门只有两百步。

    城门前,为首士兵抽出火折子一甩,火折子顿时燃烧起来,他们点燃了火绳,二十名士兵立刻调头沿着城墙狂奔,跑出百步便一头扑在雪地上,用手紧紧捂住耳朵,这种增强型震天雷声音也是原来的数倍,在试验时有不少士兵的耳朵失聪,过了差不多半个月才慢慢恢复听力,紧紧捂住耳朵已成为所有士兵的共识。

    只片刻,‘轰隆!’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在城门处炸响,大地在颤抖,一股灰色的浓烟腾空而起,竟然形成了一朵蘑菇云,破碎的木屑四处飞溅,最大一块木头飞出两里外,落在曹猛的战马面前。

    关胜慢慢抬头,只见城门出现了一个巨大黑洞,城门被炸飞一般,只剩半扇城门挂在空中。

    他大吼一声,“杀啊!”

    一千名士兵一跃而起,向两百步外的城门冲去,关胜奔跑极快,第一个冲进了城门,但太原是战略大城,每座城门都是瓮城,也就是说宋军炸开的只是外城,里面还有内城。

    瓮城占地约两亩,四周都是高墙,只有两座城门相通,如果金兵控制得力,即使宋军攻进了外城,金兵也能利用守城优势扳回局面,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弩射和火攻,尤其是火攻,将瓮城变成火海,宋军就不得不退出。

    不过注定今晚是属于宋军,守西城的一百名金兵就在城门上方烤火或者睡觉,巨大的爆炸使一半人被当场震死,另一半人则被震晕过去。

    宋军攻进瓮城时,瓮城上竟无一名士兵把守,数十名士兵用绳索攀上城头,打开了内城门,一千宋军呐喊着冲进了城门,外面的吊桥也被缓缓放下,远处马蹄声如雷,五千骑兵在曹猛的率领下,向城门席卷而来,直接杀进了太原城内。

    曹猛挥舞大锤一马当先,却迎面遇到十几名金人骑兵,为首一员大将手持长枪,正是汉将杨克,他依然穿着宋军的顺水山纹甲,但头上却戴着金人的圆盘貂帽,曹猛大怒,“背祖狗贼,还不下马受死!”

    他催马疾奔,抡起大锤便呜地一声砸去,杨克见对方来势凶猛,速度疾快,刺枪已来不及,只得举枪托架,只听‘当!当!’两声巨响,一对八十斤重的八棱紫金锤先后重重砸在枪杆上,杨克惨叫一声,双膀尽折,长枪也飞了出去,他调转马头便逃,曹猛反手一锤,正砸中他的后脑,‘啪!’一声,头骨粉碎,脑浆四溅,杨克落马惨死。

    他的十几名亲兵调头便跑,却被曹猛追上,一锤一个,悉数砸死。

    “杀啊”

    五千宋军骑兵的战马在大街上疾奔,马蹄击打着青石板,马蹄声比刚才的震天雷还要声势壮观,仿佛整个太原城都在地动山摇,太原城的百姓都被惊醒,家家户户都在议论纷纷,既有宋军杀来的惊喜,也有战争的担忧。

    金兵大营就在县城中部,震天雷爆炸已经惊醒沉睡中的五千士兵,但主将完颜忽鲁却在醉酒中鼾睡不醒,副将杨克却又不知所踪,金兵无奈,只得仓促出营迎战,很多士兵连盔甲都来不及披挂,胡乱穿上布衣便奔出营门,女真士兵几乎都是髡发,头顶光秃,两根细细的辫子垂在肩头,很容易辨认。

    尽管汉军心中胆怯,畏缩不敢应战,但一千女真士兵却十分强悍,嘴里哇哇大喊,手执长矛向宋军骑兵冲来,曹猛却冷笑一声,厉声喝道:“放箭!”

    曹猛虽然号称京兆军第一猛将,但他才二十岁出头便被提拔为统制,却并不仅仅因为他的勇猛,他同样具有敏锐的思路和清醒的头脑,狭窄的街道难以发挥骑兵高速机动和冲击力强的优势,相反,陷入长矛步兵阵中反而容易造成骑兵的大量伤亡。

    曹猛发现了对方的劣势,居然大部分士兵都没有披挂盔甲,这不就是现成的箭靶吗?他当机立断,喝令射箭。

    骑兵在马上张弓疾射,数千支箭如暴风骤雨般射向密集的女真士兵群,女真士兵没有皮甲抵挡,也没有盾牌,一片片士兵被射倒,哀嚎声响彻大街,不少后面的汉军士兵也纷纷中箭,金兵顿时一阵大乱,没有了主副将领兵,军心便迅速失控了,首先是汉军士兵,他们发一声喊,调头向东面奔逃。

    但王贵却率领五千步兵从后面包抄,截断了汉军士兵的退路,两千名弓弩手排成三排,一起向奔逃而来的士兵放箭,箭如疾雨,奔逃中的士兵纷纷栽倒。

    凶悍的女真士兵在惨重的死伤面前也崩溃了,剩下四百余名士兵又逃回了军营,两千骑兵在曹猛的率领下冲进了军营.......

    李延庆率领两万大军仅仅只比王贵和曹猛的先头部队晚一天抵达太原,李延庆大军是在次日下午抵达太原城,军队没有入城,而是在城外扎下大营。

    在刚刚扎下的大帐内,王贵和曹猛赶来向李延庆汇报作战情况。

    “在夜攻太原的战斗中,宋军士兵阵亡七十四人,伤一百三十五人,杀死女真士兵近千人,汉军士兵两千八百余人,俘获一千余人,另外还有千余汉军士兵逃入民居,我们军队正在全城戒严搜查。”

    “可抓到什么重要人物?”李延庆又问道。

    “除了抓到主将完颜忽鲁外,另外还抓到十几名金人文官,其中有一人都统一定会感兴趣。”

    “是什么人?”

    “此人叫完颜宗雅,女真名叫做斛鲁补,据说是金国天子完颜晟儿子,奉命来巡视河东路,正好人在太原,被我们抓住了。”

    李延庆顿时有了兴趣,问道:“此人现在哪里?”

    “被关押在太原府府衙内,此人性子很烈,两次要寻死,都被士兵阻拦了。”

    李延庆冷笑一声,“真想寻死的话,嚼舌也可以,我去会会他。”

    李延庆随即带着数百名亲兵,和王贵、曹猛一起进了太原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