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八百八十八章 太原募兵
    李延庆在夺取太原府后,又立刻派关胜和花荣各率三千士兵前去镇守娄烦关和雁门关,防御大同府的金兵南下。

    这次李延庆一共只率三万人偷袭太原城,在派了六千人去防御娄烦和雁门关后,他手中的军队立刻就有点捉襟见肘了,招募守城军队便成了迫在眉睫之事。

    在李延庆抵达太原城的第二天,李延庆便派人在太原府各县以及太原城内公开招募五万新军,同时在东西南北四座城门外设立募兵点,招募愿意保家卫国的抗金义士。

    虽然招募告示写得很热血,又利用了李延庆在太原的巨大声望,当然会在一定程度上激发百姓们从军抗金的热情。

    但另一方面现实又很残酷,人们不可能只靠一腔热血去参加抗金,一百多年来,大宋当兵是为了赚钱吃粮已经深入每个大宋人的骨髓,若没有俸禄,最多当几个月的民夫就算给面子了。

    要想招募新军,得按规矩来,每月十贯钱或者二两银子,这是目前最低的募兵标准,还得保证吃饱穿暖,以前稍低一点,那是因为不用打仗,现在当兵已成高危职业,俸禄自然水涨船高。

    一早,李延庆在数百亲兵的簇拥下来到了太原城东约十里处的汾河岸边,金兵在这里修建了一座巨大仓城,几乎把河东路各州的粮草物资都集中在这里,这里同时也是金兵攻打洛阳府和延安府的后勤重地。

    此时,两万宋军正利用大车和雪橇转移粮草物资入城,他们必须赶在金兵杀来之前,把所有的物资粮草全部搬入城内,成为太原城长期坚持的基础。

    仓城目前的主管官员是经略府主薄陈东,陈东已经不再是太学领袖,他被朝廷封为七品武德郎,并主动要求在李延庆的军中为文官,出任经略府主薄,这次跟随李延庆北上延安府,又随军来到太原城,主管后勤物资以及粮草。

    听说都统到来,陈东连忙带了几名随从出来迎接,李延庆笑问道:“物资已经核实完毕了吗?”

    “回禀经略,八成物资已经核实完成,还有就是部分战鼓、军旗、帐篷等物资没有核实完,再给卑职一天时间,明天这个时候,应该就全部完成了。”

    李延庆笑了笑又道:“那些物资你慢慢核对就是了,我今天是来了解粮草、银钱和兵甲火器的情况。”

    陈东连忙问道:“经略是听取报告,还是实地查看?”

    李延庆微微笑道:“听取报告太枯燥了,还是实地查看比较好。”

    “既然如此,请经略随卑职前往仓库。”

    众人簇拥着李延庆走进了仓城,一边走,陈东一边介绍道:“太原仓城周长约十里,由一百二十二座大仓库组成,主要分为三大部分,粮草库、兵甲火器库和物资库。”

    “那应该怎么区分?”李延庆笑问道。

    “经略请看那里!”

    陈东指着正对面的四十几座仓库道:“这些仓库的大门都涂成黑色,表示他们是物资杂货库,象银钱、生铁、布帛、帐篷、战鼓、大旗以及军毯、羊皮等等物资都集中在这里,大门上方有编号,甲字开头的表示银钱库,兵甲库是红色大门,甲字头是表示铠甲库,乙字头是弓弩库,钱粮库是黄色大门,各大类都集中在一起,一目了然。”

    李延庆现在最关心的就是银钱,这关系到他能招募多少军队,他毫不犹豫走进了甲字开头银钱库,李延庆走进这座仓库是银锭库,银锭都是成箱放置,几乎都是官银,二十五两一锭,每箱四十锭,也就是一千两白银。

    “一共有多少箱?”李延庆望着堆积如小山一般的箱子问道。

    “一共五百五十箱,其中五十箱是黄金,五万两黄金,五十万两白银。”

    “这么巧的数量,难道金兵一直没有动用过吗?”

    陈东微微欠身道:“卑职询问过以前管库,也查看过账簿,金兵从河东路掠夺的金银远不止这些,但只给太原府守军留下五十万两白银和五万两黄金,其他全部运去了燕山府,只是金兵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动用过这些金银。”

    “那铜钱有多少?”李延庆又问道。

    “铜钱是五百万贯,都是小贯钱,没有会子之类的纸钱。”

    李延庆心中盘算了片刻,五万士兵一个月的俸禄就是五十万贯钱,五百万贯可以支持十个月,何况还有金银,至少老兵可以后发,基本上够用了,这让李延庆稍稍松了口气。

    “那粮草有多少?”这也是一个关键问题,虽然李延庆知道帐上记录还有四十万石粮食,但李延庆更关心实盘数。

    “实际盘点下来,粮食有四十五万石,其中五万石是民仓粮,暂时寄存在这里,草料三十万担,基本上和帐一致。”

    手中有钱,军队不乱,手中有粮,心中不慌,有了钱粮保证,至于兵甲、火油、火器等战备物资,李延庆心中就不是那么紧张了。

    不过李延庆还是有一个比较大的遗憾,那就是太原仓库没有火药库存,连火药原料都没有,全部运去了燕山府。

    .........

    从仓城出来,李延庆又问一同巡视仓城的刘錡,“还需要多少时间才把钱粮物资搬进城?”

    “启禀都统,我们正在动员全城百姓一起帮忙,如果再增加几万新兵帮忙,卑职有信心三天内把所有物资粮草全部搬进城。”

    李延庆点点头又问道:“城内军营够放置吗?”

    “光靠军营肯定不够,不过城内空置的房宅很多,卑职把军营附近的三十座空置房宅全部征用了,拆除院墙连在一起,基本上就够用了。”

    李延庆想了想道:“新兵需要抓紧时间训练,搬运还是多请百姓帮忙,我看军械所仓库堆积了很多拆房的大梁,利用它们可以制作不少简易的大雪橇,用来搬运粮食很实用。”

    “都统说得有道理,卑职会尽快落实。”

    快到西城门时,刘錡告辞,匆匆去落实招募百姓和制作简易雪橇之事去了,李延庆则返回位于城内的军衙。

    路过西城门时,只有城门排满了长队,一共排了五列队伍,每一支队伍都至少长达一里,目测至少超过一万人在这里报名从军。

    报名点就位于西城门外,这里是全城的四个报名点之一,由一名部将率领三百士兵负责这里的报名事宜,又请了十几名年轻文士负责登记,报名流程很简单,先是目测,看年龄、身高、体重,只要不是老弱病残,目测就能通过,第二是简单的体能测试,通过测试就能登记从军了。

    体能测试也很简单,三十斤石锁举过头顶五下,再跑两里一个来回,一般只要稍微劳作的人几乎都能通过测试,除非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否则举三十斤的石锁,一般人真不在话下。

    这时,五十几名测试跑步的男子正狂奔跑来,一口气奔过了终点,不过后面有三名年轻男子却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跑过终点时几乎瘫倒在地上。

    负责招募的部将立刻沉下脸道:“这三人淘汰,其他人可以去登记!”

    三人连忙求情,“将军请通融一下吧!”

    有都统站在旁边,三人再求情也没有用,部将态度坚决道:“肯定不行,你们体力太差,根本就不是当兵的料。”

    这时,李延庆走上前笑着解释道:“这位将军是为你们好,体力不行,打起仗来,你们恐怕会第一个阵亡。”

    “我们都是读书人,平时锻炼比较少,只要稍微训练一下,体格就能上去。”

    李延庆摇摇头,“读书人也不像你们这样子啊!”

    “我们是原来太原府学的学生,太原府学解散后,我们一直找不到事情做,又要养家糊口,只好给人抄书度日,日子着实过得很窘迫,没法子了才来当兵。”

    李延庆想了想道:“既然是府学学生,那也可以做点别的事情,不一定非要当兵,这样吧!仓库那边在招人记账,你们可以去试试看,若考核通过,也能挣钱养家。”

    三人犹豫一下,为首男子小心翼翼问道:“请问这位将军,如果去管仓库,能获得京兆府学的军方名额吗?”

    李延庆这才明白他们的真正目的,原来是想走捷径进京兆府学读书,他们头脑倒是活络,可怎么感觉有点心术不正。

    李延庆也不揭穿他们,便冷冷道:“养家糊口可以,作为军队文职申请府学名额也可以,不过是有条件的,至少要在军队中呆满两年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