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八百八十九章 风险测试(上)
    在两年前的太原防御战中,李延庆以充分的准备和震天雷的犀利歼灭攻城金兵四万余人,创造宋金战争中第一次大胜。

    后来王鼎接手太原防御,也沿袭了李延庆的防御思路,同样使金兵数月攻不下太原城,金兵也损失惨重。

    金兵最后攻下太原城,还是在夜间偷袭,利用震天雷的威力炸开了城门,最终攻下太原城。

    前车之鉴,李延庆不可不防,从仓库回来,李延庆随即来到太原军器场,这实际上是金国设立的兵甲打造中心,除了燕山府外,其次就是大名府和太原府各有一处。

    在军器场干活的工匠约三百余人,都是从前的宋朝官方兵器匠,约四百余人,在这里打造刀枪,制作铠甲,宋军攻占太原后,这些军器匠又转而为宋军效力,只是更加卖力,整个军器场内热火朝天,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

    目前军器场由跟随李延庆大军前来的京兆火器监管事郝武负责,郝武就是郝二,他兄长叫做郝文,兄弟二人跟随李延庆多年,是制造和研发火器的核心人物。

    “你兄长研发火铳的进展如何?”李延庆笑问道。

    自从三年前李延庆将研发火铳的任务交给郝大后,郝大几乎整个心思都沉浸在火铳的研发上,失败了无数次,但他依旧锲而不舍。

    郝武苦笑一声道:“上次都统提出用竹筒做铳身已经成功了,但实用性太差,最多两次就毁坏了,兄长还是决定用生铁或者熟铜来打造,火药已经成功,发火药可以利用震天雷的燃烧药替代,关键还是铳身的锻造,原本是采用两片半圆熔合成一个圆筒,但使用十几次后还是会开裂。”

    “那为什么不采用震天雷砂模的办法,一次性浇铸铜管?”

    震天雷的外壳就是一次性浇铸,先用粗砂做成内外两层模子,将铜水浇入两层模子之间,把砂模敲碎后,就能得到一个完整的震天雷外壳,这个技术已经成熟,临安府和京兆府的火药局每天都能做一百多个外壳,郝大郝二是震天雷的始创者,不可能不知道这个办法。

    郝二解释道:“这个办法后来也用了,但做出的铜管外壳厚度不均匀,杂质也多,很容易炸膛,一名工匠的左眼就因此被炸瞎,所以现在又改用先平展锻造生铁片,反复锻造把杂质去除干净后,再弯曲成管状,接缝处浇上铁水熔合,不过想法是很好,但总会出现这样那样事先意想不到的问题,不过问题在不断解决,已经快要成功了。”

    李延庆笑着点点头,“我很期待第一支火铳早日问世。”

    两人说着,很快便走进了军器场,军器场占地足有两百亩,分为五座大院子,中间是总仓库,围着总仓库有五座工场,若从天空向下看,布局就像一朵五瓣花。

    李延庆和郝文从弩院穿过,弩院内神臂弩和军弩都暂停制造,一百多名工匠正全力以赴制造投石机,宽阔的院子里整齐地摆放着四十架重型投石机的半成品。

    做一架好的投石机至少要两年时间,工序就在抛杆的制作上,一般是用长长的竹片胶合而成,再用布细细裹缠三道,再浸透油晒干,反复十几次,,再刷十道油漆,再晒干,要耗时两年才能完成一根抛杆的制作,做成的杆韧性极好,很难折断。

    不过庆幸的是,当初太原城的二百多架投石机被金兵下令销毁后,抛杆却被工匠们保留下来,现在只要用巨木搭个架子,装上抛杆就能使用了,几天时间就能完成上百架重型投石机的制作。

    “孙匠头,现在有多少架投石机了?”郝武走上前笑着问一名老者道。

    老者一回头,却看见了李延庆,连忙上前跪下行礼,李延庆笑着摆摆手,“孙管事请免礼,说说现在的进度?”

    孙管事起身道:“现在是第三批投石机制作,前面两批已经做好八十架,王统制已经拉去检验了,再过两天这批就能完成,那时就有一百二十架投石机,我们的目标是造两百架,保证每面城头都有五十架。”

    李延庆笑道:“还得再追加十几架作为候补替换用。”

    “请都统放心,我们除了修理弩外,就是全力制造投石机,我们还有两根特别长的抛杆,准备造两架超巨型的投石机,射程达五百步,对金兵有足够的震慑力。”

    李延庆顿时想起东京城那三架最大的投石机,发挥了巨大作用,可惜宋军撤回内城时无法搬走,便浇上火油将它烧毁了,想起这件事,李延庆就颇为遗憾,现在居然又有可能出现这种超级投石机,着实令李延庆感兴趣,他连忙道:“你说的超巨型投石机很重要,要尽快着手制造。”

    “小人明白,今天就开始备料。”

    巡视了弩场,李延庆来到了总仓库,他在城外仓库视察时没有发现震天雷,后来才得知,金兵的火器是存放在军器场的仓库内,不过太原府没有火药匠,存放的火器都是从外面送来。

    郝武带着李延庆来到仓库,来到仓库东北角,打开一扇小铁门,“启禀都统,金兵的震天雷都存在这里,一共有三百二十五枚!”

    李延庆走进房间,只感觉房间内阴森森的,光线很暗,不过还算干燥,宽大的房间内摆放着几十排铁架子,上面整齐的放着数百枚黑黝黝的震天雷。

    “这不是我们震天雷!”

    李延庆一眼便认出这些震天雷和宋军震天雷不一样,外形很圆,口子形状也不同,显然是金人自己铸造的震天雷。

    “这是金国第二代震天!”

    郝武笑着说道,他堪称震天雷的第一专家,对各种震天雷了如指掌,他笑道对李延庆解释道:“以前金兵的震天雷是继承辽国,也是从西夏那里学来,粗陋不说,哑雷很严重,十颗震天雷至少有一半是哑雷,而且皮薄,爆炸的威力也不大,后来金国又仿造我们的震天雷,就是现在这种,里面的结构很像了,而且成功率也提高高,卑职试验过,十颗能炸响七颗,不过威力还是只有我们的一半。”

    “为什么会出现这个情况?”李延庆不解地问道。

    “原因还是和从前一样,金兵没有掌握燃烧火药的配方,震天雷里火药始终无法充分燃烧,我们的铁壳太厚,他们的火药就炸不开,他们只好用薄壳,甚至陶瓷壳,威力当然就会减弱很多,而且里面没有火绳固定器,用抛射的话,落地后极容易导致火绳偏离,从而变成哑雷,而且如果火绳太短,就会在空中提前爆炸,这就是金兵不怎么使用投掷震天雷的原因。”

    李延庆沉吟一下道:“但当初太原被金兵攻克,金兵用的就是震天雷炸开城门。”

    “用他们自己的震天雷炸不开太原城门,他们肯定是用我们的震天雷。”

    “那就去试验一下,还是要亲眼目睹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