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八百九十章 风险测试(下)
    太原城门已经全部更换了新城门,用加厚一倍的木头为底,外面包一层铁皮,巨大的铁制门栓也重达数百斤,必须从城头开启。

    宋军这次炸开城门,用的是八十斤的巨型震天雷,威力是从前的数倍。

    用原来的震天雷应该已经炸不开城门,但基于金兵上次攻破太原城的先例,李延庆几乎可以肯定,这次金兵前来攻打太原城,一定还是会用震天雷来炸城。

    所以必须通过实践试验才能得出准确的答案,他之所以能守住太原和汴梁,就在于每一个细节都不放过。

    试验就安排在北城,北城内大片都是空地,不会影响到普通居民的生活,军队已临时将北城戒严,不准行人通过,同时也告之全城,军队将试验火器,请居民勿慌乱。

    李延庆站在北城外一百五十步处,注视着几名士兵在远处城门处摆放震天雷,首先试验的金兵的震天雷,几名士兵迅速跑开,躲在一块掩护的大石背后,但过了好久,却没有任何动静。

    “哑雷!”

    郝武挥手大喊,第一颗雷就遇到了哑雷,李延庆暗暗摇头,金国在制造水平上还是和宋朝差得远。

    紧接着又换了一颗雷,依旧是哑雷,直到第三颗雷才终于爆炸了,爆炸声巨大,一股黑烟腾空而起,李延庆催马奔上去,只见大门上有一片黑色,插满了细小的铁片,但大门依旧丝毫无损。

    李延庆心里有数,又令道:“换我们原来的震天雷!”

    众人再次离开,几名士兵点燃火绳后立刻躲在大石背后,捂住了耳朵,就听见震耳欲聋的一声爆炸,一股更大的浓烟腾空而起。

    片刻,众人返回城门处,只见左面城门一角有点变形了,被气浪冲击波冲得凹陷进去,李延庆眉头皱成一团,对郝武以及王贵一班大将道:“虽然一次爆炸没有炸开城门,但如果金兵用连续爆炸的方式,还是会炸开城门,也就是说,震天雷是我们防范第一大威胁。”

    王贵想了想说:“卑职建议成立一支专门的军队,千余人左右,他们专门负责防范金兵用震天雷进攻。”

    李延庆点点头,“这个方案不错,这支特殊的防爆军队就交给你全权筹建了。”

    ........

    新兵招募就进展异常神速,短短两天时间,京兆军便在太原府招募了五万新兵,五万新兵中有三万都是从前的宋军士兵,要么是厢军,要么是禁军,在宋军溃败后,他们都各自逃回家中,出于各自的原因,他们又重新披上了盔甲。

    新兵训练由刘錡总负责,第一天集结,五万新兵站在广阔的校场上,五万新军分为五个方队,整齐地排列着,新兵没有穿涂墨布甲,而是穿着统一的皮甲,这是辽兵的皮甲,存在太原仓库中,有十余万套之多,不少金兵也穿着这样的皮甲,为了和金兵区别,宋军统一将皮甲和头盔都涂上黑漆,和原来的赤黄色皮甲完全不一样了。

    李延庆站在高台之上,一杆宋军的黑龙军旗在他头顶猎猎飞舞,李延庆高声道:“我知道你们很多人都是第二次披上战甲,也许有人需要挣钱养家,也许有人是想报仇雪恨,但不管你们是出于哪种目的,但在现在你们和我一样,都将面临过国破家亡,沦为异族奴隶的命令,唯有拿起武器保卫家园、保卫父母妻儿,唯有拿起武器和金兵拼个你死我活,这才是我们唯一的出路,有人说,金兵强悍,骑兵犀利,我们宋人不是对手,这话有一点道理,但也并不完全正确,我们有自己的优势,我们有威力强大的震天雷,有守城神器飞火雷,我们还有千千万万不甘被奴役的热血男儿,这就是一个人的你......”

    李延庆取出一支筷子,轻轻一下子便折断了,“个人的力量是如此脆弱,在金兵的铁骑下难以生存,但把千万个你集中起来.......”

    李延庆取出一把筷子,用力也无法折断,“变成现在的你们,站在这里五万名将士,你们集体的力量变得强大无比,金兵就无法再击溃我们,相信我们一定会坚守住太原城,不会再让金兵踏进一步!”

    五万名士兵心潮澎湃,李延庆极富感染的演讲下,忍不住振臂高呼起来。

    .........

    接下来便是残酷而高负荷的训练,尽管大部分新军都是第二次披上战甲,其余士兵也大部分参加过弓箭社和乡兵,都有不错的军事素养和训练基础,但此时需要做的事情是要让他们脱胎换骨,摒弃从前的一些恶习,特别是培养集体精神,这对新兵们尤其重要。

    五万士兵在校场上分成数十队训练阵法,喊杀声震天,这时刘錡走到李延庆身边道:“今天王贵找到我抱怨,说士兵们都被抓去当运夫去了,新兵又在训练,城头连安装投石机的人手都没有。”

    “物质还没有运完吗?”

    “还剩下一点,主要是帐篷、油漆、战鼓之类杂物,再搬运一天就差不多了。”

    “有多少民夫在协助搬运?”

    “大概三万人左右。”

    “那就让士兵先回来吧!剩下物质请民夫协助搬完,我还有几件事需要你帮忙。”

    “请都统吩咐!”

    “一是将大营搬进城内,北城一带不错,空旷、居民少,可以再拆除部分建筑,这样大营就能搭建起来,第二件事出动一万士兵,协助太原府各县百姓全部搬入城内,现在已经在行动了,但动作太慢,需要加快进度,我希望三天内全部搬迁入城。”

    刘錡迟疑一下道:“这会不会使太原城变得太拥挤?”

    李延庆摇了摇头,“一共只有十余万人口,加上现在城内居民也才三十万,太原城至少容易六七十万人,远远谈不上拥挤,主要很多新兵是从各县招募,需要把他们家眷搬进城,免除后顾之忧。”

    “卑职明白了!”

    “另外,还有就是反奸细,我估计太原城内有不少金国奸细,我担心他们里应外合帮助金兵破城,必须要把这些奸细挖出来,这个任务我交给张顺,只是张顺可能人手不足,需要你的协助。”

    “卑职一定会全力支持。”

    “就这三件事,其他守城细节问题我来考虑!”

    .........

    隆冬时节,太行山也被大雪封路了,井陉、滏阳陉、白陉都被大雪堵塞,就算军队过去,辎重物质也无法运送。

    完颜斜也最终选择了一条远路来反攻河东郡,令完颜宗望全面接管完颜昌占据的中原地盘,完颜昌则率五万军队调头北上,返回河东路,夺回太原城。

    这其中在选择路径上耗费了不少时间,当完颜斜也最终做出让完颜昌北上的决定时,宋军占领太原城已经过去了五天。

    绛州汾水东岸,一支五万人的金兵正浩浩荡荡疾速北上,这支军队由两万骑兵和三万步兵组成,两万骑兵是女真骑兵,三万步兵由两万契丹族步兵和汉军步兵组成,主将正是金国名将完颜昌。

    完颜昌年约四十岁,十几年前便跟随完颜阿骨打南征北战,为建立金朝立下了赫赫战功,但同时,他手上也是血债累累,完颜昌心狠手辣,杀人如麻,十几年来,他手中淌满了契丹族、奚族千千万万无辜百姓的鲜血,在攻下太原后,为泄私愤,他放纵士兵屠杀了数万太原无辜民众,是金国中出了名的刽子手。

    这次完颜昌回攻太原并非他的本意,尤其都元帅完颜斜也命令完颜宗望的军队接替他占领的地盘,更是让他不满,但他也没有办法,完颜斜也不仅是都元帅,更是皇太弟,在南征决策上,他说一不二,任何敢违抗他军令的人,都会被严惩并赶回女真部落。

    夜幕渐渐降临,愤懑中的完颜昌直接令大军开进曲沃县内休息,曲沃县内顿时一片哭声、喊声、惨叫声,直到半夜渐渐平息来,次日一早,五万大军继续北上,丢下一个被蹂躏得满目疮痍的县城。

    就在大军刚出发不久,汉军万夫长刘彦宗便催马赶了上来,“副帅,有太原城消息!”

    完颜昌勒住战马,“是鸽信还是快报?”

    “是快报!”

    “带送信人来见我!”

    片刻,一名送信探子快步上前,在完颜昌面前单膝跪下行礼,“启禀副帅,卑职从太原府赶来报信!”

    “太原城有多少宋军?”

    这是完颜昌最关心的问题,太原城宋军数量关系到他夺回城池的难易程度。

    “启禀副帅,一共来了三万宋军,但有六千军分别去守雁门关和娄烦关,目前城内驻军有两万四千人,不过宋军正在招募新军,到目前为止已经招募了五万新军。”

    完颜昌没有把新招募的士兵放在心上,对他而言,新兵一战即溃,不用耗费心思,他听说只有两万四千宋军,心中顿时松了口气。

    “主将是何人?”完颜昌又问道。

    “就是李延庆!”

    这个消息顿时让完颜昌又惊又喜,金兵数度败在李延庆手中,使金兵上下谈李色变,完颜昌心中极为不服气,他只恨自己没有机会与李延庆对阵,这次居然李延庆就在太原,完颜昌心中立刻战意沸腾,很不得立刻插翅飞往太原,和李延庆大战一场。

    “传我的命令,大军加快速度,给我昼夜行军,三天后必须抵达太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