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八百九十三章 试探攻城
    运粮大军艰难北上,两天后终于抵达了介休县,介休县人口不多,只有三万余人,金兵将县民全部驱赶到城南,将城北划为仓库区,修建了高墙,里面搭建了数千顶大帐,各种粮草物资都堆放在大帐内。

    护卫介休县的军队由五千汉军和一千女真士兵组成,粮草物资卸在仓库前的广场上后,运粮队伍便随即离开了县城,由汉军士兵将粮草搬运入军营,普通百姓不准靠近仓库,金兵在高墙百步外画了一条红线,不准任何人逾越这条红线,否则格杀无论。

    在城南一座民宅内,燕青和十名手下坐在房内休息,燕青给了老者五两银子,老者已经千恩万谢走了,老者实际上已经猜到了燕青的身份,却掩护他进了县城。

    这时,一名手下快步走进了院子,燕青迎上前问道:“怎么样,找到同乡了吗?”

    这名手下姓王,绛州人,他有一个同村人在金兵的汉军中担任营将,燕青便考虑加入汉军,以金兵的身份混入仓库内。

    手下行一礼道:“我找到人了,他答应我可以带三个人从军,他说金兵控制很严,不允许汉将擅自招募士兵,汉军士兵必须由女真人来招募,他最多只能安排四人。”

    燕青点点头,“四人也足够了。”

    他回头对副将李应道:“李将军带他们三人加入金兵,务必要混入仓城内。”

    李应答应了,他有些不解地问道:“我听说里面仓库都是大帐,其实就算不用加入金兵,也可以一把火烧掉,不需要这么费力吧!”

    “这是都统的命令,我们必须执行!”

    停一下,燕青觉得自己口气有点生硬,便笑着解释道:“这次都统攻占太原,主要是想利用太原来牵制金兵南下,要让太原城成为消耗金兵有生力量的主战场,引金兵不断来支援,牵制住金兵无法南下,为南面的军队集结争取时间,所以这次都统让我们暂时不要破坏金兵的后勤,避免金兵做出不得不放弃太原的决策。”

    李应连忙躬身道:“卑职明白了,多谢将军解惑!”

    燕青又笑道:“说不定太原战事有点吃力时,都统就会下令要我们破坏敌军后勤了。”

    李应点了点头,“如果有命令下达,卑职会随时出击!”

    ........

    金兵在遭遇偷袭陷阱三天后,完颜昌终于从极度郁闷中慢慢走出来,他也知道再不有所行动,士气就会不断下滑,而一次激烈的大战,无疑是提升士气有效手段。

    天刚亮,三万金兵便出现在东城外,在队伍的最前面,两支万人方队杀气腾腾,盔甲在阳光下映出暗血色的光泽,长矛俨如森林一般密集,矛尖闪闪发光。

    一支方队是来自燕山府的汉军士兵,由汉军万夫长刘彦宗率领,而另一支方队是契丹族军队,由金兵大将阿里忽统帅。

    完颜昌目光复杂地注视着城头上的投石机,他已经没有最初的自信,完颜昌开始担心自己的军队太少了一点,他不可能把女真骑兵投入到攻城战中,这样一来,他手中可用的攻城军队也只有两万七千人,完颜昌开始考虑要不要将河东路各州的汉军士兵都调来太原,除去守介休县的五千人,他可利用的攻城士兵又可增加一万人。

    “副帅,时辰差不多了!”一名将领小声提醒完颜昌。

    完颜昌点点头,喝令道:“擂鼓!”

    一百面威风大鼓‘咚!咚!’的敲响了,这种大鼓直径足有一丈,架在大车上,敲响起来震天动地,具有极其的感染力。

    鼓声就是进攻的命令,两万军队发动了,他们扛着数百架攻城梯,呐喊着向城池奔去,士兵铺天盖地,激起漫天尘土。

    李延庆就站在东城头上,冷冷地看着越来越近的金兵,金兵在防护震天雷上并没有多大的进展,只知道倒地抱头,但他们却不知道宋军的震天雷也在与时俱进,针对金兵的抱头倒地也有了反制手段。

    金兵已经进入了一百五十步内,这是重型投石机的杀伤范围,李延庆当即下令,“投石机进攻!”

    两边各有八名士兵推动绞盘,四丈长的抛杆吱嘎嘎压了下去,城墙后四丈左右搭建了一座高达三丈的木台,比城墙略低一点,上面站着一百二十名士兵,也就是每架投石机后面站着一人,他们是专门给投石机的投兜内安放大石或者震天雷,同时负责点火和下令发射。

    另外还有三名士兵在下面用滑轮拉拽吊篮,将震天雷或者巨石运上木台,四十斤重的震天雷放进了投兜,士兵随即用火折子点燃了火绳,火绳迅速燃烧,燃烧到红色刻度记号时,士兵大喊一声,“放!”

    城头上的抛杆猛地挥了出去,接二连三地将一百二十颗震天雷向金兵头顶抛去,金兵中有专门的望雷手,他们看见震天雷向头顶射来,便大喊道:“趴下!”

    四周士兵纷纷趴倒在地,用盾牌挡住头,但宋军的震天雷已经针对金兵防御手段又有了改进,震天雷在距离地面一丈左右的空中猛烈的爆炸了,每一颗雷中有数百枚淬毒碎铁片,当震天雷爆炸后,淬毒碎片便向四面八方射去。

    当冲击波和震天雷本身的外壳碎片无法杀伤敌人时,宋军便指望雷体中充填的淬毒铁片能发挥左右,尤其是空中爆炸,碎片的打击范围便扩大到方圆十丈内。

    碎铁片无孔不入,穿透极强,击穿了防护皮甲,趴在地上的金兵纷纷被碎铁片击中,痛苦得闷叫起来,当然,如果碎片只是皮肉伤,影响倒不大,但这是淬毒铁片,毒液随铁片进入体内,这种毒性不会立刻发挥,但它随着血液流转而进入全身,往往在奔出数百步后就会发作了,让人浑身无力,连奔跑的力气都没有了。

    当一轮爆炸结束后,金兵纷纷站起身,继续向城头冲击,这时,第二轮震天雷再次向金兵头顶上飞来,又在距地一丈的空中爆炸了,密集的淬毒铁片飞射向四周的金兵......

    当三轮震天雷爆炸后,攻城金兵进入五十步内,城头一万名弓弩手举起了守城大弓,一支支近四尺长的兵箭搭上了大弓,弓弦拉满,三棱锋镝上闪烁着冷光,密集箭矢如雨点般向城下射去。

    这种守城大弓的射程不远,只有六七十步,士兵是在城头中部单膝跪地发射,箭矢呈抛物线射向城下,箭矢虽然射程不远,但箭矢很重,又从高处抛射下来,杀伤力绝不亚于神臂弩,完全可以射穿金兵的皮甲。

    震天雷不断地在金兵头顶上爆炸,黑烟笼罩着战场,城头兵箭密如疾雨,嗜血锋镝无情射向敌群,攻城金兵死伤惨重,这时,开始有士兵的毒性发作了,浑身酸痛无力地跪在地上,连站起身的力气都没有了,他们恐惧得大喊大叫,或者挣扎着向自己阵地爬去,但没有爬几步,便被兵箭射穿了身体,将他们钉死在地上。

    汉将刘彦宗发现了越来越多士兵中毒的迹象,他立刻奔到完颜昌面前道:“副元帅,士兵们好像有异常,先收兵吧!”

    完颜昌冷冷道:“不可功亏一篑,给我继续攻城,不惜一切代价上城!”

    “只是无谓的死伤太惨重了,有必要先退下来。”

    “战争伤亡很正常,不准后退,擂鼓!”

    完颜昌面无表情,语气中没有一丝怜悯或者同情,他就像面对一群蝼蚁的生死。

    刘彦宗心中一阵恶寒,完颜昌为什么不让女真士兵攻城?他根本就没有把汉军的生死放在心上,他也知道求情无用,只得含恨退了下去。

    皮鼓声再次轰隆隆地敲响了,完颜昌逼迫军队继续攻城,一架架攻城梯搭上城头,但还不等士兵冲上梯子,城上便飞下来两颗黑影,击中攻城梯,迅速缠绕在梯梁上,只听轰的一声爆炸,攻城梯顿时被炸成两段,一群正要上城的金兵顿时惊得目瞪口呆,仓惶失措。

    战争是在高度对抗和高速机动中进行,金兵举盾苦苦抵御头顶上的锋镝,同时寻找机会攀城,当攀城之路被封杀时,他们几乎没有任何考虑的时间,纷纷调头撤退。

    李延庆目光如炬,城下金兵的混乱让他看到了机会,他立刻喝令道:“手投震天雷!”

    这是宋军早就演练过多次的战术,他们也测试过,震天雷炸不开城墙上厚厚的冰壳,却对城下的士兵有着巨大的杀伤力,五百名士兵点燃了五百颗震天雷,一起向城下抛去,城头上的宋军士兵纷纷蹲下,紧紧捂住了耳朵。

    这时,数百颗震天雷落入城下惊慌的人群中,混乱中的金兵来不及趴下,在一连串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中,地动山摇,数千名金兵在爆炸声倒下,即使没有被爆炸波及,但千千万万淬毒的铁片四下飞溅,靠近城边百步内的金兵无一幸免。

    完颜昌脸色苍白,他们缺乏有力的攻城武器,在宋军犀利防守武器的攻击下,攻城竟然成为一边倒的屠杀。

    完颜昌无奈地长叹一声,‘撤军!’

    ‘当!当!当!’撤军的钟声终于敲响了,金兵如潮水般撤退,这场攻城战,两万攻城金兵伤亡过半,损失十分惨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