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八百九十五章 民怨沸腾(上)
    五天后,完颜昌的求援信送到了大名府,‘攻城连续失利,伤亡惨重,兵力不足以继续维持攻城,恳求都元帅派兵增援,若卑职尚在洛阳,不至于如此之败也........’

    一封带着怨气的求援信让完颜斜也拍桌大骂,众将纷纷劝说完颜斜也冷静,完颜斜也摇摇头对众人道:“真是太让我失望了,无非是让他退出洛阳,返回太原攻城,他心中就怨念如此,难道我完颜杲就必须顺着他的心意来?”

    完颜希尹劝道:“挞懒一直是个很骄傲的人,这次进攻太原遭遇重挫,可能让他心态有些失衡,所以信中有些怨言,其实也能理解,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派遣援军,必须尽快夺下太原,否则天子那边真的很难交代。”

    完颜斜也长长叹息一声,负手走到窗前,忧心忡忡地望着窗外的雪堆,就在昨天,天子的旨意送到大名府,先是对他们夺取中原西部和山东地区表示赞赏,但随即又责怪他们丢失了太原,并责令他们尽快夺回太原,否则会影响到全局。

    “这就叫牵一发而动全身!”完颜斜也低低叹了口气。

    完颜斜也当然明白天子旨意中所说‘影响全局’的含义,河东路东接河北、西靠陕西、南接中原、北抵漠北,可以说是大宋北部的核心地带,战略意义极其重要,金国攻打宋朝,首先便是进攻河东路,拿下河东路,进攻宋朝的计划几乎完成一半了。

    而河东路的核心就是太原府,太原府就像一盘棋的棋眼,牵一发而动全身,就算对完颜昌再不满,也不能不管。

    “军队可以增援,但完颜昌要的重型攻城武器,让我一时去哪里找?”

    完颜希尹沉吟一下道:“卑职记得真定府仓库里好像有,不如找梁方平来问问,他比较清楚。”

    完颜斜也立刻派亲兵去找梁方平,不多时,梁方平匆匆赶到了都元帅大帐,躬身施礼道:“请都元帅吩咐!”

    “我记得梁先生原来是河北两路转运使,应该熟悉河北的情况吧!”

    梁方平不知完颜斜也问这句话的意思,犹豫一下道:“还算比较熟悉!”

    “完颜昌在河北损兵折将,现在向我求援,要求支援兵力和重型攻城武器,军队可以增加,但我手中也没有重型攻城武器,现造也来不及,刚才兀室说真定府有不少重型攻城武器,是真的吗?”

    梁方平点点头,“确实有不少,投石机、火砲、床弩、巢车、云梯、攻城梯等等攻城和守城武器都有,卑职半年前去巡视仓库时亲眼所见。”

    完颜斜也大喜,但他随即又想到一件麻烦事,怎么把这些大型攻城武器运到太原去?再走洛阳绕路实在太遥远,也太艰难。

    他又问道:“梁先生,现在真的没办法走井陉吗?”

    梁方平道:“现在井陉被大雪封路,正常情况下确实不好走,若不是特殊情况,最好不要走井陉。”

    完颜斜也听出梁方平话中有话,连忙问道:“那特殊情况下就可以走吗?”

    “卑职所知,自宋朝开国以来,凡是下了大雪,井陉就停止东西往来,不过历史上曾有先例,北周大将独孤信曾征发二十万百姓清理井陉积雪,十天内打通,北周军队由此杀入北齐,打了北齐一个措手不及。”

    完颜斜也负手走了几步,他当即立断道:“打通河北与河东之间的通道已急不可缓,这件事我就交给你们二人,以最快的速度强征三十万人从东面着手,完颜昌在河东也征集二十万人从西面动手,十天之内给我打通井陉!”

    .........

    井陉是太行八陉中唯一可以走辎重大车的通道,战略地位极其重要,冬天也并非不能走,但如果遭遇暴雪,就会出现大雪封山的困境,遇到这种情况,也只能耐心等到开春后再恢复太行山东西两地的往来。

    今天的两场暴雪使井陉数十里山道上出现了大量的积雪,堵塞了井陉通道,但太原府的严重局势使得金兵必须打通井陉,完颜斜也下令从真定府、赵州、定州、邢州等三州一府强征三十万民夫赶赴井陉疏通雪道,以此同时,完颜昌也在河东路强征十五万民夫,从西面疏通井陉。

    一时间,河北、河东民怨沸腾,揭竿抗金的百姓此起彼伏。

    晋州霍邑县,这里是鼠雀谷南面的起点,是一座夹在大山间的小县,东靠霍山,西望姑射山,山地众多,耕地奇缺,霍邑县百姓靠山吃山,大多以采药和狩猎为生。

    粮食缺乏使霍邑县人口不多,全县人口仅两万余人,大部分散居各处,县城人口只有数千人。

    天刚亮,县城西面的刘家村便沸腾了,都保正刘雍带来一个消息,知县已贴出告示,刘家村所在的白水乡必须出壮丁三千人,自带干粮去井陉集中,分解到刘家村,至少要出一百二十名壮丁。

    在村口祠堂内,十几名男子正愤怒地质问都保正,“前些日子金兵强征粮食和车夫,我们被抢走一半的口粮,使妻儿老母不得不在寒冬里挨饿,全村仅有的十辆大车也被征走,现在村中男子连同老人孩子一起也才六十四人,要我们出一百二十名壮丁,怎么出?还要只带干粮,难道是要让我们妻儿父母都饿死吗?”

    都保正刘雍苦笑道:“是张知县强压下来的数额,我也没有办法,听说人数不够可以捐出钱粮来抵数,一个壮丁算二十贯钱,或者算两石米。”

    “放屁!”

    刘氏五兄弟中的刘大怒吼道:“我们全村现在也只有三十名壮丁,还有九十人算一千八百贯钱吗?谁拿得出这么多钱,简直就是不要人活了。”

    “是上面压下来的,若不干的话,金兵可能会来镇压,会杀人的!”

    “逼急了我们也会杀人!”

    刘三挽起袖子喝道:“大哥,不要和狗官讲道理了,拿出刀子把他们都宰了,我们去太原投奔李都统去。”

    其他二十几名青壮都一起大吼起来,“我们是宋民,不是金国奴隶!”

    都保正刘雍吓得一哆嗦,“各位哥哥别拿我撒气,我也是被张狗官逼的,若凑不齐钱粮和青壮,我自己也小命难保。”

    这时,刘大一举手,“大家安静,听我一言!”

    众人渐渐安静下来,刘大问道:“县城内可有金兵?”

    刘雍连忙摇头,“各地士兵都被抽调去太原府打仗了,县里只有二十几名衙役,没有士兵。”

    刘大对众人道:“我们想过平静日子,想必已经不可能了,我建议联合其他各乡村的青壮一起去县城里找知县要说法,若不给我们说法,我们就杀了那个狗官,去霍山里当义军去!”

    众人纷纷赞成,他们把都保正关押起来,各自回家拿了猎刀和弓箭,三十余人在刘大的率领下去各村召集义军,怒火早已燃遍了白水乡,他们一呼百应,很快便聚集了数百名猎户,浩浩荡荡向县城开去。

    沿途不断有人参加他们的队伍,抵达霍邑县城时,参加反抗征夫的义军已达一千三百余人,刘氏五兄弟成为了他们的首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