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八百九十六章 民怨沸腾(下)
    霍邑知县叫做张保,原本是县里的无赖地痞,年约四十岁,长得十分肥胖,他几年前进县衙当了一个衙役,当金兵杀来时,霍邑知县、县尉都弃官而逃,张保却发现了机会,跑出城去迎接金兵,完颜昌见他熟悉县里情况,便让他做了霍邑知县。

    张保忠心耿耿地执行金兵各种征夫派粮,同时,他也利用执行金兵各种任务的机会大饱私囊,这次金兵给霍邑县下了征集五千个青壮的名额,张保便看到了发财机会,他把五千名额改成八千人,凡完不任务成的乡可以用钱来抵数,一个名额二十贯钱,这多出来的三千名额,一次便能给他赚六万贯钱。

    县衙内,张保心情极好,正搂着新小妾喝酒作乐,新小妾原是临汾县百花楼的魁首,被他用五百两银子买回来做了自己的小妾。

    “乖乖的哄爷开心了,莫说一套宝妍斋的脂粉,就是临安城的小宅我也给你买一座去,那时宝妍斋的香水、胭脂随便你用。”

    “哟!老爷什么时候这么有钱,临安城的小宅都买得起了?”

    “老爷我马上要发一笔大财,几天后你就躺在银子里睡觉吧!”张保越说越得意,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奔跑的脚步声,一名衙役在门口急声禀报道:“县君,出事情了,有很多刁民正朝县衙而来。”

    张保顿时吓了一跳,连忙道:“来了多少人?”

    “听说有千把个人!”

    张保心中害怕了,赶紧出来吩咐道:“你让弟兄们把县衙大门堵住,不准刁民进来,就说我一早到临汾县去了。”

    衙役答应一声,转身要走,张保又叫住他道:“你赶紧让周麻子骑马去临汾县求救,让李知事立刻发兵来救援!”

    霍邑县原来也有五百驻军,但驻军已被抽调去太原府了,整个晋州只有州治临汾县还有一千乡兵,镇压刁民只能向临汾县求救了。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山呼海啸般的叫喊声,张保吓得一哆嗦,钻进桌子下,大喊道:“你还不快去!”

    衙役头子匆匆跑出去了......

    这时,县衙外已经迅速聚集了七八千人,除了白水乡的一千多人外,还有其他两个乡的近两千人,他们也被刘大等人带动,浩浩荡荡跟来县城,还有就是县城内的居民数千人,金兵和张保的残酷盘剥压榨,早已导致霍邑县民怨沸腾,这次强征全县大部分民夫去井陉,终于将人们压抑在心中的怒火释放出来了。

    七八千人将县衙团团包围,刘大手执一杆大枪,指着县衙内的二十几名衙役喝道:“把张保那狗官叫出来说话!”

    刘大武艺高强,在霍邑县名气很大,衙役们都认识他,衙役头子蒋全喊道:“刘大,你不要乱来,你这样聚众闹事,可是犯法的。”

    刘大气得呵呵大笑,“你这个蒋黑心,死到临头了还嘴硬,赶紧把张保那狗官叫出来,给我们一个交代,否则休怪哥哥我今天心狠手毒!”

    蒋全色厉胆薄,他战战兢兢喊道:“刘大,你确实很猖狂,告诉你,张知县一早去临汾了,有种你们去临汾抓他!”

    “大哥,张狗官去临汾了,我们该怎么办?”刘家几个兄弟七嘴八舌道。

    刘大眉头一皱,“应该不可能,都保正说上面要求三天之内征集完民夫,这个关键时候张保怎么会离开?”

    刘五脾气暴躁,当即大吼,“那就冲进县衙去把他抓出来!”

    就在这时,后面一阵骚乱,众人回头,只见十几名后生押着一个衙役走来,刘大认识这个衙役,是张保的心腹手下,叫做周麻子。

    “这是怎么回事?”

    “刘大哥,这个周麻子要去临汾县搬救兵镇压我们,在城门口被弟兄们拦截住了。”

    众人大怒,雨点般的拳头向周麻子打去,刘大连忙拦住众人,冷厉地盯着周麻子,“是张保让你去的?”

    周麻子哭着求饶,“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去临汾搬兵,是张保逼我去的,我不去他就要杀我全家......”

    “别说这些屁话,张保现在在哪里?”

    “他就在县衙内!”

    周麻子保自己小命要紧,要和顾不得张保,便把什么都供出来了,“这次强征民夫,上面要我们霍邑县征集五千人,他擅自增加到八千人,每个人算二十贯钱,他个人就要赚六万贯钱,还有上次强征粮食,他私下把官仓的两千石粮食卖了,然后全部摊到大伙儿头上,他至少从中赚了两万贯钱。”

    周麻子的话顿时像一根导火索,数千百姓的怒火终于爆发出来,他们捡起石头雨点般地向县衙门口的二十几名衙役砸去,衙役狼狈万分,急忙将县衙大门关上。

    在一片怒吼声中,一支支火把扔向县衙,县衙被点燃了,衙役们纷纷逃出来,跪地磕头求饶,这时,知县张保带着小妾从后门逃跑,小妾倒是逃掉了,但张保因身体太肥胖而被愤怒的民众追上,最终被民众们乱棍打死。

    刘大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在霍邑县拉起抗金大旗,他一呼百应,晋州、汾州、泽州、弘隆府等地民众纷纷响应,赶来投奔刘大,短短几天时间便聚集数万人,他们攻下弘隆府上党县,夺得数万石官粮,迅速成为河东路最大的一支抗金义军。

    李延庆也得到了消息,急令正在介休县的燕青赶往上党县,收编这支抗金义军。

    ........

    燕青留下副将李应继续在介休县收集情报,他自己则带着五名手下赶赴上党县。

    上党县城头上插满了宋军的黄龙大旗,刘大和他的手下虽然不堪金兵压迫,奋起举旗抗金,但他们的目标还是十分迷茫,夺取上党县只是因为这里有粮食,可以让士兵们吃饱饭,但接下来该怎么办,刘大心中还没有一个明确的方向。

    上午,刘大正坐在临时军衙内听取一名文吏汇报仓库清点情况,刘大现在最苦恼之事就是他们五兄弟都不识字,根本看不懂各种文书,也不知道该怎么治理军务,他只能从县衙中挑选几名还算本份的文吏替自己做事。

    这时,一名手下飞奔跑来禀报,“刘大哥,城外来了几名骑马之人,说是奉李都统的命令来和大哥商谈。”

    “啊!”刘大惊得站了起来,在几天前他还只是一个小猎户,李延庆对他而言如同神一般的存在,现在李延庆居然派人来了,让他在惊喜之余,又有点心慌意乱,连忙道:“快请他们进城!”

    停一下,他又道:“还是我自己去!”

    他披上一件外袍,便跑进院子翻身上马,催马向城口奔去。

    北城门外立着几名骑兵,正是燕青和他的四名手下,他们穿着便服,但马匹确实货真价实的战马,加上气宇轩昂,训练有素,让人一看就能猜出他们的身份。

    这时城门开启,刘大快步迎了出来,“几位兄弟可是从太原过来?”

    燕青翻身下马,抱拳笑道:“在下燕青,京兆军斥候营统制,奉李都统之令特来见刘将军!”

    “哈哈!我哪里是什么将军,粗人一个,让燕统制见笑了。”

    燕青见他身穿一副上等的顺水山纹甲,但头上却戴着一般乡兵常戴的皮盔,确实显得有点不伦不类,燕青心中也忍不住好笑,又道:“刘将军谦虚了,我家都统非常赞许刘将军爱国抗金的义举,又担心义军顶不住金兵的剿杀,所以令我来协助刘将军。”

    “这简直就是雪中送炭啊!欢迎燕统制到来。”

    刘大十分热情地将燕青让进城内,两人骑马并肩缓行,燕青打量一下城中的情况问道:“军队似乎暂时还没有军营?”

    “确实没有军营,弟兄们都暂时住在县城西面,都住挤在一些空民宅内,比较混乱,主要是我们没有兵甲帐篷之类。”

    “我也看出来,很多守城的弟兄还拿着木棍、锄头,更不用说盔甲,刘将军,这才是目前最需要解决的紧迫问题。”

    “如果李都统肯支持我们,我们也愿意成为京兆军一员。”刘大含蓄地表达了他愿意跟随李延庆的意愿。

    燕青微微一笑,“李都统是大宋枢密使,任何抗金的义军他都会支持,首先刘将军需要明白,李都统并没有私心,他只是希望刘将军能效忠大宋,效忠朝廷,倒并不是想收编刘将军的军队。”

    刘大脸一红,半晌道:“我确实很敬仰李都统,如果能成为他的手下,是我莫大的荣幸。”

    “一定会有机会,不过当务之急,是要我们一起把这支军队先建立起来。”

    两人很快来到临时军衙,燕青笑道:“我先去了解一下士兵和军粮的情况,然后我们晚上再细谈。”

    刘大连忙让两名心腹陪同燕青去调查军队和仓库,这时,他的几个兄弟却闻讯赶来。

    “大哥,李延庆派人过来,是要摘我们的桃子吗?”刘三为人耿直,有话藏不住,直接把事情挑明了。

    几个兄弟都望着刘大,刘大摇了摇头,“你们想得太多了,李延庆若想招募军队,只要他振臂一呼,以他的声望,必定响应者如云,现在我们什么都没有,人家才不会稀罕我们。”

    “那他派人来做什么?”几个兄弟异口同声问道。

    “当然是来帮助我们,他担心金兵杀回来,把我们剿灭了,所以他派燕将军,你们可别小看这个燕将军,人家可是京兆军斥候营统制,比知州的官职还高。”

    刘二摇摇头,“管他是什么官,要想让我们服气,他得拿出真本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