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八百九十九章 战火再起(上)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照在城墙上,新的一年来临了,今天是新年旦日,也是建炎二年到来,一大早,城内响起了鞭炮声,家家户户开始祭祖。

    金兵驻扎在南城十里外,整整二十天都没有再攻城。

    二十天虽然对太原百姓是难得的平静时光,但对守城的宋军而言,却是难得训练机会。

    五万新兵昼夜不停地在军营内集训,辛劳和汗水浸泡着他们的训练,使他们一天天的脱胎换骨,逐渐变得强大起来,

    二十天时间,也使宋军的防御工事变得完善起来,最明显是城墙后面的木架子拆除了,这是为了给投石机装震天雷而搭建的木台,工匠们继续改良投石机,将投石机从后装式改成了侧装式,这样就能移动抛杆,将抛杆折转九十度角,士兵在城头上直接将震天雷放入投兜。

    天刚亮,李延庆便带着士兵上城巡视,他来到北城墙,北城的主将是王贵,副将是他的老搭档曹猛和牛皋,三天前,金兵在北城外和东城外重新修筑了大营,这就意味着金兵将对北城和东城发起进攻。

    李延庆也做出了相应调整,北城主将由王贵出任,率两万军驻防,而东城主将是刘錡,同样率两万军驻守。

    王贵见李延庆上城,便迎上前笑问道:“延庆今天不在大帐内祭祀一下先祖吗?”

    “我在寅时已给母亲灵位上了香,京兆城那边娘子也会去寺院上香,至于祭祀先祖,就让父亲去忙吧!”

    “我也一样,给母亲上了香,先祖有祖父他们在江夏祭祀,我就不管了。”

    王贵的母亲也在抵达江夏不久便因病去世了,他每年也会和李延庆一起在新年祭祀各自的母亲,李延庆拍拍王贵的肩膀笑道:“今天新年,休息一天吧!”

    王贵却摇了摇头,“昨天晚上,金兵的投石机已经出营测路了,我估计不是今天就是明天,金兵的新一轮攻势就要开始,实在没法子休息。”

    正说着,一名亲兵连忙拉了一下李延庆,“都统当心脚下!”

    李延庆这才发现自己就站在城边,十分危险,他连忙向里面走了几步。

    一般面朝城内的城墙叫做女墙,城垛比较矮,为了应对金兵的投石机,宋军特地将北城和东城上的女墙做了改造,主要是用铁锤将女墙的城垛打掉了,使得城头上的内侧没有了矮墙防护,这样的好处显而易见,无论是石块还是震天雷,若击中城头,就直接借助惯性滑落到城内,而不会在城头上停留。

    当然,不利的一面也有,主要是士兵不小心就会失足掉下城去,这就要靠士兵们自己当心了。

    “看来金兵援军来势汹汹,他们投石机是什么型号,看出来了吗?”

    “目测也是重型投石机,好像比我们的稍高一点。”

    李延庆苦笑一声道:“这一定是真定府的库存投石机了,当年我来真定府稽查库存时,发现他们投石机保养得很好,我还特地表彰管理仓库的官员,可没想到最后却便宜了金人,真是有点讽刺啊!”

    “都统不必沮丧,金兵有投石机又怎么样,咱们见得多了,根本就不惧他们。”

    这时,迎面走来了一队女护兵,格外的英姿飒爽,正在城头上忙碌的士兵们纷纷慌乱起来,向这支女兵投去了警惕的目光。

    女兵们上前向李延庆行一礼,她们有两个职责,一个是战前检查战备情况,另一个就是大战时救助伤兵。

    招募女兵进入军队,虽然在朝廷中引起的争议至今尚未平息,但所有的士兵都衷心拥戴这个决定,女护卫的及时救助大大降低了伤兵的死亡率,这是经过无数次战斗验证过的事实。

    实际上,冷兵器时代直接被杀死的士兵并不是很多,绝大部分士兵都是受伤不治而死,一个是流血过多,一个就是伤口感染,这是号称致伤兵死亡的两大杀手。

    但女护兵出现后,她们会及时用盐水给士兵伤口消毒,同时敷上止血膏后迅速包扎,这便使伤兵的两大致死杀手不再像从前那样猖獗了,伤兵的死亡率直线下降了八成。

    京兆军的一千女兵在战场上救助了大量伤兵,用实际行动赢得了京兆军上上下下的尊敬。

    目前宋军中就只有李延庆的京兆军和韩世忠的淮南军中招募了女兵,分别由女将扈青儿和梁红玉统领。

    迎面走来的女兵首领叫做王琼,是一名部将,京兆府人,她今天率领五十名女兵负责检查城头的备战情况,并会当场纠正存在的隐患。

    她向李延庆行一礼道:“启禀都统,到目前为止,卑职已发现了八处隐患,都一一纠正,最严重的一起隐患是震天雷没有装箱,十二枚震天雷直接放在地上,而且地上就有溢油,只要有一点火种,后果不堪设想,我已向刘副都统汇报了此事,要求惩处责任人。”

    李延庆点点头笑道:“王将军辛苦了!”

    王琼又行一礼,便带着女兵们继续巡视稽查,走了十几步,她们又发现一架投石机上没有工匠的检修章,她们立刻让士兵再度确认,这架投石机到底有没有检修?

    王贵望着她们背影笑道:“都统怎么会想到让女兵来巡查战备?”

    李延庆淡淡道:“女人更加细心、不徇私情,而且被女人查出问题很丢面子,相信所有士兵都不敢大意,在我看来,她们非常合格!”

    李延庆话音刚落,远处便传来闷雷般的战鼓声,‘咚!咚!咚!咚!’战鼓声低沉而密集。

    李延庆脸色一变,喝令道:“敲响警钟!”

    ‘当!当!当……’

    城头上的警钟也激烈的敲响了。

    一队队士兵迅速向城头上奔来,操作的投石机的士兵也迅速到位,除了北城和东城外,敌军进攻可能性不大的西城和南城也各有五千士兵守卫。

    目前太原城一共有七万五千军队,除了两万五千军作为后备支援军外,其余五万大军已全部上城,刀枪出鞘,弩矢上弦,震天雷已经放入了投石机的铁兜内,城头上方长枪如林,杀气腾腾。

    正如宋军的判断,金兵的目标果然是太原的北城和东城,金兵的北面军营和东面军营方向几乎同时敲响了战鼓,两支军队开始在远处集结,大型攻城器身影也在远处隐隐可见。

    这次金兵一共从真定府运来大小三百架投石机,巢车八十架,火砲二百六十架,还有攻城槌和铺壕车,所谓铺壕彻就是逾越壕沟时所用,大车上运载着已经事先制作完成的木排,可以迅速在壕沟上架起一座木桥,其实用肩挑手抬也一样快,反而更加灵活,这种铺壕车的实战意义并不大。

    对宋军威胁最大的还是投石机,完颜昌骑在马上,狞笑着望向远处的东城墙,在他身后是一百架重型投石机,运来时都是零件,金营中的工匠用三天时间装配完成。

    投石机底盘很大,四周有大木轮,在平地上可以缓缓推行,主轴高大两丈,也就是六米,像一排怪兽军矗立在原野上,长长的抛杆长达五丈,可以将五六十斤的巨石抛掷到两百五十步外。

    而城头上的投石机则受环境限制,投掷距离最远只有两百步,这便使金兵的投石机稍稍占据了上风。

    但对付金兵的投石机,宋军也并不是没有办法,一是制作超巨型投石机,放在城内投掷,可将震天雷投掷到五百步外,只是这种超长抛杆宋军目前只有三根,最多也只能制作三架超级投石机。

    第二种办法便是利用床弩,床弩的射程也达五百步,穿透力极强,宋军火药匠设计了一种长筒型的火药管,用皮纸层层包裹,绑缚在弩箭上,当它射中对方投石机后,会迅速爆炸,虽然爆炸威力不大,但对投石机的一些关键零件会产生很大影响。

    不过最有效的还是被动式防御,比如宋军敲掉了面朝城内一侧的城垛,除非金兵的震天雷落地就爆炸,否则就会直接冲下城去,而在城下则挖了一条深深的土坑,无论火球还是震天雷都会坠入土坑中。

    另外就是城墙,万幸的是,现在还是严冬,宋军继续加厚了城墙上的冰层,使城墙正面的冰层厚达一尺,用榔头狠狠敲下去就是一个白印,冻得结结实,用百枚震天雷连续爆炸,也炸不碎冰壳,更何况里面的巨石城墙。

    金兵的投石机轰隆隆的移动上前,在两百五十步的石灰线前停下,金兵的目标是城头上的宋军,他们对城墙和城内没有任何兴趣。

    这时,李延庆下达了疏散令,北城头和东城头上的士兵纷纷向西城和南城疏散,两座主战城头上只留下五千士兵,与此同时,原本部署在城头上的火砲也迅速撤下去了,震天雷和火油更是不能留在城头。

    就在宋军刚刚疏散完毕,金兵的投石机骤然发射了,东城外的一百投石机率先发射,一百颗震天雷腾空而起,向太原东城头射来,宋军士兵发一声喊,纷纷趴在城垛下,用盾牌遮挡住头部和其他身体要害部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