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九百章 战火再起(中)
    投石机远不像后世大炮那样能精准控制落地,两百五十步外,震天雷要精准落在两丈宽的城头,绝不是一件容易之事,一百颗震天雷只有三成落在城头上,其他震天雷要么砸在城墙上,要么就越过城头,落进城内。

    而落在城头上的城头上的震天雷也并非及时爆炸,控制爆炸点没有技术,完全靠火药匠的经验来确定,宋军制造的震天雷,所用的火绳是标准的三尺,其中大概一尺是雷体内,另外两尺是外面,在决定某场战役的前夕,火药匠才会在火绳上做出发射刻度标记,燃到这个刻度时便可以发射,基本上就能保证不会提前爆炸,或者延迟太久爆炸。

    但这个小窍门是宋军的专利,目前宋军中只有五名火药匠能做出精准判断,这五名火药匠目前都在京兆军中,而金兵完全由发射手自己决定,没有了精准控制,结果可想而知,击中城头的三十枚震天雷全部没有落地爆炸,而是直接冲下城,落入城内的深坑内,在深坑内爆炸了。

    太原城外和城内同时爆发出一片爆炸声,如响雷在接连不断地炸响,浓烟弥漫,不等硝烟散去,第二轮震天雷再度发射,城头上的宋军紧紧捂住耳朵,趴在城垛下,等待金兵发威结束。

    这次金兵带来了八百枚缴获的宋军震天雷,加上原有的两百余枚,金兵手中的震天雷超过一千枚,不过却顶不住金兵的挥霍,一轮发射,就耗去了两百枚,一千枚震天雷也只够发射五轮。

    完颜昌也明白这一点,所以在爆炸了两轮后,他下令两千士兵推动攻城车向城门发动了进攻,准备利用压制住宋军的机会,用攻城槌撞开城门。

    一架攻城车被士兵们推拽着轰隆隆向城门驶去,攻城车有八个轮子,两边各四个,上方有顶棚,粗大的木架上用铁链子挂着一根巨大的攻城槌,槌体长三丈,是用千年巨木制成,槌头装着生铁,撞击力格外强悍,一击撞门,便有万斤之力,再坚固的城门也会被撞开。

    这时,金兵投石机向城头发动了第三次进攻,攻城车也疾速推进,距离城门只有三十步,前面的吊桥已被炸毁,护城河结了厚厚的冰层,攻城车加快速度,向护城河的冰层上驶去。

    就在这时,城头上的宋军士兵向城门前方抛吓了几支火把,护城河前五十步内轰的燃烧起来,烈焰腾空,大火燃烧迅猛,这是宋军为了防止金兵趁机用攻城槌撞击城门,提前埋下了火油,攻城车和四周金兵立刻陷入了火海之中。

    ‘轰隆!轰隆!’埋在地下的两颗巨型震天雷爆炸了,巨大的冲击波将攻城车炸成两断,飞出数丈远,周围的两千士兵还没有从烈焰中挣脱出来,便悉数死在巨型震天雷猛烈的爆炸中。

    而恰好这时,金兵发动了第四轮震天雷攻击,在城内一连串的爆炸后,战场上彻底安静下来,只有浓浓的硝烟在城池上空飘荡。

    硝烟已散去,城门前方七十步左右出现了一个大坑,大坑两边躺满了被炸碎的尸体残骸,鲜血染红了泥土,巨大的攻城车底座被炸成两断,仰面朝天,攻城槌也甩到一边,将数十名士兵压成肉饼。

    虽然有四轮震天雷的狂轰滥炸,但太原城依旧魏然屹立,八百颗震天雷投向城头,但只有不到十颗在城头上爆炸,数十名宋军士兵受伤。

    但金兵也有收获,那就是城头上几乎一半的投石机都被损坏,需要修复后才能使用,两座城楼被炸得粉碎,在城楼上消失了,城内距离城墙百步内更是千疮百孔,到处被炸得泥土翻飞,深坑里布满了壳体铁片。

    金兵没有再发动第五轮震天雷投射,他只剩下不到三百枚震天雷,不敢再肆意浪费了。

    这时,金兵换成了巨石攻击,一块块巨石装入投石机,黑压压石块向城头砸去.......

    完颜昌和完颜宗弼几乎是同时投入了一万军队,向城头发动了进攻,铺天盖地的士兵向城墙冲去,完颜昌投入了从河东路南部调集来的一万汉军士兵,同时令两千女真骑兵为监战兵,但凡有人退回,立斩不赦。

    完颜宗弼则投入了一万名奚人步兵,奚人凶悍勇猛,战斗力很强,完颜宗弼憋足一口恶气,一定要赶在完颜昌之前先杀进太原城。

    没有了震天雷的威胁,城头上宋军也开始活跃起来,大量宋军士兵开始从西城和南城回归,火砲和床弩也重新推上城头,李延庆下令暂时停止了投石机的使用,在检查修复好之前,他不允许士兵强冒风险使用。

    率先发射的是宋军的床弩,一支支四尺长的大弩强劲地射向敌军的投石机,大弩上包扎着火药管,不断在投石机四周爆炸,虽然这种火药管只相当于一个大炮仗,但里面却参杂着不少锋利的铁片,投石机的皮带或者抛杆被铁片击中,出现破裂,很容易导致投石机的毁坏。

    东城头上,两百支大弩箭从床弩射出,噼噼啪啪地射向一百架体型巨大的投石机,一轮箭雨后,成效初现,五架投石机坍塌了,紧接着第二轮大弩矢再次密集射出......

    李延庆此时站在北城上,目光冷厉地注视着铺天盖地杀来的一万金兵,他回头喝道:“弓箭手准备!”

    五千弓箭手半蹲在城墙上,拉开大弓,冰冷的箭尖以三十度角略略斜向上,李延庆一声令下,“射击!”

    梆子声响起,五千支兵箭腾空而起,划出一道漂亮的抛物线,密集如蝗虫一般向下面的金兵射去金兵纷纷举盾相迎,但穿透力强大的兵箭还射穿了无数士兵的盾牌,前面的士兵们纷纷惨叫着倒下,但后面的士兵却没有停步,继续向前猛冲,。

    “准备——放!”

    第二轮兵箭如雨点般落下,士兵再一次人仰马翻。

    同时的情况也出现在东城,但士兵们的反应却大相径庭,一万汉军本来就千般不愿上战场,士气十分低迷,他们装备也差,一大半士兵都没有配备盾牌,当城头的兵箭如冰雹雨点般落下时,一排排士兵哀嚎着倒地,后面的士兵吓得胆寒心战,双腿发抖,很多士兵调头便逃。

    完颜昌早就知道汉军士兵士气低迷,但他需要这支军队为先锋去吸引宋军的火力,来掩护他真正的行动,他比完颜宗弼有经验,深知攻城的艰难,只有在激战中趁机用震天雷炸开城门才是他的目的。

    他在这支军队杀上去后,又派出两千女真骑兵在后面督战,这时,第一批士兵调头逃回,他们遭遇了比箭雨凶狠十倍的督战军,两千督战骑兵大声叫骂,手中战刀毫不犹豫地砍向逃回的士兵,片刻间便杀死了数百人,汉军士兵被杀得胆寒了,只得调头继续向城墙冲去。

    城头上,王贵也低低骂了一声,这些士兵甘愿为异族鹰犬,死也活该了,这时,攻城的金兵已杀到城下,远处的投石机也停止了进攻,王贵当即喝令道:“火砲射击!”

    黄旗挥下,士兵点燃了火绳,待燃烧到红色刻度时,城头上的两百架火砲几乎是同时发射,将两百颗震天雷向城下射去,震天雷没有落地便在头顶上爆炸了,这些汉军士兵没有经过防范震天雷的训练,震天雷爆炸后密集的弹片向四下迸射,里面还有无数淬毒的铁片,顿时惨叫声连成一片,城墙下五十步到百步内的士兵几乎无一幸免,都或多或少被铁片击中,伤亡超过两千人。

    完颜昌大怒,又投入了五千汉军士兵,大吼道:“擂鼓催战!”

    ‘咚!咚!咚!’

    鼓声大作,战场上的汉军士兵被逼迫着前赴后继向城头杀去,迎接他们的是无情的兵箭和震天雷的杀戮.......

    在混乱中,有三十名契丹士兵带着震天雷正迅速向城门奔去,但立刻被城头上的观雷兵发现了,按照王贵的建议,李延庆在军中设立了一千人的观雷兵,他们的任务并不是射箭打击敌人,也不是站在城头和敌军鏖战,而是负责观察并防范敌军在混乱中用震天雷炸城。

    不仅东城有数百名观雷手,北城也有,城门是他们防范的重点目标,城下三十名敌军反常地向城门狂奔,怀中抱着冬瓜一般黑色震天雷,当然逃不过有心人的目光。

    不等这三十人靠近城门,数百名士兵举起弩箭向他们射去,这三十名敌军措不及防,被乱箭射倒一大半,几颗震天雷也脱手而出,滚落在护城河的冰面上,后面五名士兵冲上前抱起震天雷继续前冲。

    就在几人刚奔到城下,城头上百桶水连续泼下,几名士兵顿时被浇成落汤鸡一般,手中的震天雷也湿透了,火绳无法再点燃,几名士兵绝望地扔掉震天雷,转身便逃,但跑出没有几步,箭矢从后面密集射来,五名士兵惨叫着被射倒,当即毙命.......

    火砲又连续向城下射出了两轮震天雷,在人群中连续爆炸,头顶还有暴风骤雨射下的兵箭,东城外的战场已成了屠宰场,成了绞肉机,汉军士兵被强行驱赶冲锋,一批批地死在城下,他们死亡的代价,便是为了完颜昌所期待的,毫无可能成功的偷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