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九百零一章 战火再起(下)
    与此同时,攻打北城的战役也到了最激烈之时,完颜宗弼事先做了很多功课,尤其忌惮宋军的飞火雷,他听取了宋人工匠的建议,将攻城梯的下方都钉上木板,使飞火雷无法再缠绕柱梁,这样便破掉了飞火雷最关键的一个战点,而飞火雷本身的爆炸力并不强,如果不是紧靠攻城梯,它的暴炸力是无法摧毁梯子。

    一架架攻城梯钩住城垛,奚人士兵奋勇攀上,和守在城垛的宋军士兵激战在一处,双方都不断有士兵被枪矛刺中,惨叫着跌下城去。

    在激烈的喊杀声中,宋军的飞火雷接二连三的失败了,大将杨文意急向李延庆汇报情况。

    “再试一次!”李延庆指着一架攻城梯道。

    立刻有火雷手挥动铜棒,飞火雷盘旋着向攻城梯飞去,非常精准地击中了攻城梯,但飞火雷却没有能缠住梯子,直接落了下去,在地面上轰地爆炸了,攻城梯却完好无损。

    “这帮混蛋,居然学聪明了!”

    李延庆骂了一声,立刻令道:“传我的命令,停止飞火雷攻击,改用火油焚烧!”

    用火油焚烧也是对付攻城梯的一个办法,但没有飞火雷的效果好,就算梯子烧着了,也不容易被烧断。

    另外,用震天雷轰炸也是不错的办法,不过这样对震天雷耗费太大,宋军守太原城迄今已经消耗了近千枚震天雷,存货已不足五百枚,大部分都是对付巢车的长钉雷和八十斤重的爆城雷,普通的投掷雷只剩下百枚出头。

    而京兆府的补给迟迟无法送来,太原城内缺乏硝石,无法自造,在这种情况下李延庆只能尽量不轻易使用震天雷,可以用守城弓来射杀城下敌军,

    一架攻城梯前,几名宋军士兵将一名凶悍的奚人勇士挑翻下城,而下面的敌军还没有接上来,这时,攻城梯最上方便出现了一个空挡,早等在一旁的宋军士兵将一桶火油泼了下去,将下面几名士兵和攻城梯一起浇满了黑漆漆的火油。

    宋军的火油来自于延安府,这里的火油品质高,杂质少,易于燃烧,而且还能在水面上燃烧,在隋唐时期便开采用来照明,便是赫赫有名的高奴油,五代时将这种火油简单过滤后便开始大量用于战争。

    攻城梯上的金兵被泼上火油,立刻惊恐地大叫起来,这时宋军扔下了火把,立刻将火油点燃了,两名士兵顿时成了火人,惨叫着不顾一切地跳下城去。

    这时,又有两桶火油从城头泼下,整个攻城梯都被点燃了,火油堆积在地面,熊熊燃烧起来,渐渐攻城梯吞没了。

    完颜宗弼在远处观战,他的攻城梯破掉了对方的飞火雷,令他暗暗得意,但宋军随即使用火油烧梯,很快便使金兵陷入颓势,完颜宗弼摇摇头,喝令道:“巢车上!”

    ‘呜——’低沉的号角声吹响,矗立在投石机后面的十辆巢车开始轰隆隆前进了,巢车并不是从真定府带来,而是完颜宗弼带来的工匠在太原府制造,巢车高达三丈,体型巨大,用笔直的松木来做骨架,外面用木板简单包住,下面巨大底盘上安装了四个大轮子,巢车里面便是直通梯,可以直接上城。

    二十几金兵站在巢车顶上,他们面前是一块厚重的木板,上面开了洞,既可以看见城上的情形,也能防御宋军箭矢,在靠近城头时将长木板放下,搭上城头,便成为一座非常便利的上城天桥。

    毕竟这些巢车是宋人工匠制造,在很多细节方面体现出了宋人工匠的智慧,比如,按照标准的巢车制造工艺,应该再用两层熟牛皮覆盖在外面,但工匠一时找不到熟牛皮,他们便将圆木一锯为二,直接将半根圆木钉在巢车正面,这样,就算是床弩大箭也射不穿巢车。

    太原北城外地面平整,原本的麦田早已被踩得结结实实,巢车在平整的地面上行驶迅速,很快便进入了百步内,这时,宋军的床弩开始发射了,一根根大箭呼啸着射向巢车,但作用不大,大箭也射不穿厚厚的木头。

    当为首一辆巢车进入五十步时,火砲骤然发射,将一颗震天雷射向巢车,这便是宋军专门对付战船的长钉震天雷,简称长钉雷,两船交汇时发射,它外壳上的三根长刺可以牢牢钉在船身上,但宋军迄今也没有用在水战上,倒是巢车和船体相似的结构使它已经发挥了两次作用。

    不过金兵从背后看不到长钉雷的发射,也看不见它能钉在巢车身上,还以为震天雷是从顶上落进了巢车内部,当然,巢车靠近城墙时,是可以用这一招,找力大强壮的士兵将震天雷直接投进巢车内,不过李延庆不会给巢车靠近城墙的机会。

    震天雷准确地击中了巢车正面,长长的铁刺插进了木头,震天雷没有落地,火绳已经烧进了铁雷体内,当巢车又向前走了两步,震天雷便惊天动地的爆炸了,顿时碎木四射,顶上的二十余人被剧烈的冲击波炸飞上天,待硝烟散去,第一座巢车竟然被炸去一大半,只剩底座和小半截巢车,事先站在巢车内的金兵也被炸死殆尽。

    紧接着,后面的九座巢车也如法炮制,先后被炸毁,完颜宗弼看得目瞪口呆,半晌才叹口气道:“传令撤军!”

    ‘当!当!当!’的钟声敲响,正在攻城的金兵如潮水般退了下去,就在这时,李延庆下达了发射命令,宋军的八十架火砲追发了八十颗巨型爆城震天雷,巨型震天雷落在人群爆炸,城头宋军士兵纷纷捂住耳朵蹲下,巨型震天雷的爆炸令城墙也跟着晃动,剧烈的爆炸震得士兵们心都要停止跳动了,金兵在最后一轮爆炸中竟然死亡数千人。

    东城的完颜昌攻城无术,也被迫下令撤军。

    发生在正月初一的太原攻城战以金兵的惨重伤亡结束了,这场大战,从清晨打到黄昏,攻打北城的金兵伤亡了九千四百余人,而攻打东城的金兵则伤亡了一万四千人,而受伤者很难治愈,大多都会不治身亡,但太原依旧被宋军牢牢控制在手中。

    不过不利于太原城的阴云也悄然出现,守城宋军得不到军事物资的补充,在几次大战中大显神威的震天雷已将用尽,这就意味着后期的大战将会愈加惨烈。

    .........

    落日的余晖笼罩着大地,太原城晶莹剔透的冰城墙在夕阳的照耀下显得更加瑰丽夺目,城头上,女护兵在忙碌的救助伤员,实际上在战争激战之时,她们的身影便出现了,将重伤兵搬运下城,送到临时医疗营内救治。

    今天的激战宋军也伤亡两千余人,东城有数百人被震天雷炸伤,还有敌军弓箭的射击也伤亡数百人,而北城士兵的伤亡主要来自于在城头和攻城金兵激战,伤亡了上千人,不过和金兵的伤亡比较,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在金兵撤回十里外的军营后,宋军打开了城门,牛皋率领三千多名士兵开始清理战场,主要是将战死者的金兵尸体集中起来焚烧深埋,防止出现疫病,同时收集盔甲兵器以及回收箭矢。

    在一天的激战结束后,李延庆也着实有点疲惫不堪了,但他还是强打精神来到临时军营探望伤兵。

    临时医疗营位于城北的晋阳大街旁,距离城墙约五百步,原本是太原厢军的训练校场,占地五十余亩,现在宋军在校场内搭建了百余顶大帐,最多可以容纳五千名伤兵,不过现在只有一千多名伤势稍重的士兵在接受救治,伤兵营内显得并不拥挤。

    三十几名军医在忙碌给伤兵们治伤,伤兵大部分都是外伤,包括箭伤、刀伤等等,不过也有士兵不治身亡,当李延庆走进伤兵营时,正好看见扈青儿带着十几名女兵抬着五副担架出来,担架上的士兵已经被白布全身覆盖住了,这就意味着士兵已经阵亡,不过李延庆发现这五人似乎都是女兵。

    “青儿,她们是怎么回事?”李延庆上前问道。

    扈青儿摇了摇头,有些伤感道:“这五个姐妹都是激战中救助士兵受伤,一人是被长枪刺穿腹部,重伤不治,另外四人都是在同一颗震天雷的爆炸中受重伤,三人是身上碎片过多,流血止不住,还有一人身上没有伤,估计是被爆炸震碎了内腑,城头很多士兵都是被当场震死,她当时还有口气,被送来不久就去了。”

    “现在有多少伤兵不治而死?”

    “到现在为止,加上他们五人,一共有六十四人,都是重伤难救。”

    这五名女兵都是在梁山时便跟随扈青儿,平时情同姐妹,多年来大家一起生活、训练,感情十分深厚,早上看着她们还好好的,现在却生死相隔了,扈青儿的情绪显得低沉,李延庆凝视她片刻,便柔声道:“把她们好好安葬了吧!”

    扈青儿默默点了点头,带着女兵走了,李延庆望着她背影走远,这才快步走进了伤兵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