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九百零九章 两方求情
    黄潜善心中暗暗得意,从杜蒿的态度他便可以判断出,自己可以从此事中捞取最大的利益。

    他假惺惺地将杜蒿扶起,“贤侄不必行此大礼,快快请起!”

    他让杜蒿坐下,又让人见茶,杜蒿却心急如焚道:“我父亲绝非想放弃汴梁,只是防御使岳飞擅自率军出击,汴梁被金兵偷袭,如果不及时撤离,最后五千人也将全军覆灭,金兵十万大军压城,父亲才不得不放弃汴梁,事出有因,还望世叔给官家解释。”

    黄潜善不慌不忙喝了口茶,“我记得令尊在朝廷还有不少同窗故旧,贤侄有没有多去跑一跑?”

    杜蒿黯然,父亲在朝廷中人脉是不少,可在这件事上却没有一人愿意替父亲出头,甚至避自己如蛇蝎,他也知道黄潜善不是善茬,不到万不得已自己也不会求到他的头上,现在已经没办法,若父亲倒了,杜家也就完了。

    但杜蒿也知道,自己若表现出无路可走,这个黄潜善也不会帮自己,就算答应帮忙也会狮子大开口,杜蒿只得低声道:“找了不少人,也有父亲的好友表示愿意帮忙,但他们的话语权毕竟较弱,不能和世叔相比,这件事还得请世叔帮忙。”

    黄潜善喝茶沉默不语,俗话说不见兔子不撒鹰,空口白牙,不见利益,谁会帮你的忙?

    杜蒿想了想道:“父亲愿意全力推荐世叔为相!”

    黄潜善差点一口茶喷出来,他狠狠瞪了杜蒿一眼,这种条件亏他有脸说出来,从前杜充是竞争相国的有力候选人不错,如果那时他这样表态,自己还真的会考虑考虑,可现在,莫说相国,杜充能被贬为庶民就已经是祖坟冒青烟了,还居然表态愿意把相国之位让给自己,他现在还有什么资格说这话,让个屁啊!

    黄潜善冷着脸道:“你父亲这次确实闯了大祸,居然把东京汴梁丢了,要知道太庙还没有完全迁移到临安,他把太庙让给金兵,令朝野哗然,官家震怒,你说让我怎么帮他?”

    杜蒿哭丧着脸解释道:“确实是事出有因,父亲绝不是故意放弃.......”

    黄潜善不想听下去了,摆摆手道:“现在官家在气头上,谁劝也没有用,除非是你能买通宫里人,或者让整个知政堂帮你爹爹说话,否则,谁也没有办法。”

    “可是.....世叔是官家最信任之人,连世叔都不肯帮忙,哪里还有谁能帮我爹爹。”

    黄潜善心中大骂这个杜蒿愚蠢,非要逼自己明着说吗?

    无奈,黄潜善沉吟一下道:“这样吧!我替你找一找宫里的侯公公,他负责官家起居,或许能说上几句好话,不过侯重恩此人很贪,你们杜家得准备拿出重礼才行。”

    杜蒿战战兢兢问道:“需要多少银钱?”

    “不是钱的问题,侯重恩喜欢收藏名家书法,我记得你父亲书房里收藏有五幅名家大作,就把它们作为礼物送给侯公公吧!”

    杜蒿呆住了,那五幅书法是父亲最心爱之物,有褚遂良、颜真卿和虞世南的真迹,那他们杜家的镇宅之宝,把它们拿出来,自己怎么向父亲交代?

    他想了想道:“我家里还有一些白银,要不我拿一万两银子,不!三万两银子,请世叔替我打点。”

    黄潜善呆了一下,杜家居然有这么多银子,着实令他没有想到,当然,黄潜善绝不厌恶银子,既然对方主动提出来,他也不客气了。

    黄潜善干笑两声道:“贤侄可能没懂我的意思,五幅书法只是给侯公公,另外,宫里人也需要打点,几万两银子是必不可少的,光有书法不行,而只有银子也不行,两样不可缺一,贤侄明白了吗?”

    杜蒿半晌没有吭声,如果能挽救父亲的命运,书法给也就给了,银子他也不吝啬,就怕钱财都花了,却办不成事,父亲非要被气死不可。

    黄潜善脸一沉道:“如果贤侄信不过我,那我也没有办法了,你先回去吧!看在和你父亲多年的交情上,我会尽力而为,至于宫里的关系,我就没法打点了,这事恕我无能为力。”

    话已经说到这个程度,杜蒿也没有选择余地了,他只得叹口气道:“好吧!只要事情办得成,我一定把画和银子如数奉上。”

    “不行!”

    黄潜善断然拒绝,“不能等事后再送,必须先把礼送到,这是做事的规矩,否则事情肯定办不成,我动用自己的人脉,鞍前马后奔跑,如果贤侄要感谢我,我们可以事后再说,但五幅书法和三万两银子,今晚就要送进宫里去,你先把东西送来,我来想办法。”

    杜蒿被逼得没有办法,底线也只得一退再退,但最后一道底线他却不能退了,他严肃地注视黄潜善道:“东西我今天就送来,但希望世叔能答应我,让我父亲能平安渡过此劫。”

    黄潜善眯眼一笑,“贤侄放心吧!只要礼送够了,没有办不成的事情。”

    杜蒿告辞走了,但他却没有听懂黄潜善最后一句话的意思:礼送够了才能办事,如果事情办不成,那一定是礼不足,那是杜家诚意不够,和他黄潜善就没有关系了。

    .........

    就在杜蒿低声下气去求黄潜善的同一时刻,秦桧的府中也来了一名特殊的客人,目前秦桧官任礼部侍郎,朝廷给他配了一座三亩的官宅,这还是得到天子的特殊优待,目前只有从三品以上的官员才配了官宅,秦桧是因为带回来太上皇的手谕,才得到了天子赵构的特殊器重。

    书房内,一名身材高胖的中年男子站在光线暗处,目光冷冷地看着坐在桌后正在看信的秦桧,信是完颜斜也写给秦桧的亲笔信,内容很短,要求秦桧务必保杜充过关,秦桧已经看了三遍,每一个字都已深深刻在他的脑海里,但他还准备看第四遍,事实上,从第二遍开始,他就在借用看信来掩饰内心的震惊。

    秦桧当然知道自己是完颜斜也安插在大宋朝廷的一颗棋子,只是他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被要求发挥作用了,他出任礼部侍郎才几天啊!

    秦桧目光又迅速瞥了一眼暗影处的男子,这个男子他依稀有点眼熟,似乎是某个茶馆的掌柜,没想到他竟然是金国安插在临安府的探子。

    沉吟一下,秦桧心中渐渐冷静下来,对男子淡淡道:“信我已经看了,请替我回复,我会尽力而为。”

    男子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一句话也不说,转身便快步离去了,秦桧连忙走到门口,高声喊道:“送客!”

    秦桧没有去送客,他又关上房门在书房内来回踱步,他心中很乱,自己刚刚才立足朝廷,完颜斜也就开始用他了,这有点打乱了秦桧的计划部署。

    目前知政堂是主战派占据明显上风,中间派居其次,主和派在知政堂内还没有出现,算上朝廷各个重臣,也只有黄潜善和汪伯彦两人为主和派代表而已,这个时候秦桧当然不可能跳出来当主和派,他本想抱住主战派的大腿,把自己先贴上的主战派的招牌,然后再逐渐转为中间派,这有利于他仕途发展。

    但偏偏完颜斜也将杜充这件事扔给他,如果他公开为杜充求情,那岂不是让人看透他秦桧的本质吗?

    心中虽然有怨念,但秦桧也知道这件事他又不能不管,秦桧负手来回踱步,苦苦思索为杜充的解脱之策。

    这时,秦桧已经意识到,杜充恐怕和自己一样,也是完颜斜也打算安插在大宋的一颗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