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九百一十一章 一叶知秋
    张顺虽然在主帅面前下了保证书,但他心中的底气其实并不足,为追寻这只飞入城中的信鸽,这两天他耗费了大量人力排查,却始终一无所获,直到昨天傍晚他才得到一个线索,有人在城西五林巷附近听见过鸽子的咕咕叫声。

    张顺连夜派出五十名士兵,在五林巷附近寻找鸽子的鸣叫,直到天快亮时,才终于找到并锁定了声音来源。

    张顺没有打草惊蛇,而是派人暗中盯住了这座有鸽鸣的院子,在向李延庆汇报后,张顺立刻行动了。

    五百名士兵将院子四周团团包围,这是一座很普通的民居,占地约三亩,看起来像一户中产人家,四周显得十分冷清,周围的年轻人和中年人都参加了民团,老人和孩子也尽量深居简出,大街小巷内看不见一个行人。

    观察了片刻,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张顺一挥手,几名士兵轻巧地翻越过围墙,进了院子,片刻,士兵打开了后院门,向张顺招招手,张顺快步走上前问道:“发现了什么?”

    “我们发现了那只鸽子!”

    张顺精神一振,随即带着大群士兵走进后院,只见院子一角有座小木屋,有士兵从木屋里取出一只大鸟笼,鸟笼应该是罩着黑布,但现在已被扯开了,里面赫然正是一只鸽子,张顺一眼便认出,这是一只很健壮的信鸽。

    “进屋里搜查了吗?”张顺立刻问道。

    “已经有弟兄去了。”

    很快,几名士兵从屋子里押出一名老者,老者身材瘦小,头发灰白,但精神却很矍铄,他见到张顺便扑通跪下,“将军,小人不是奸细,只是一个商人。”

    张顺立刻听出他口音不对,不是正常的发音,他仔细打量一下老者,忽然问道:“你不是汉人?”

    “小人,小人....是党项商人。”老者胆怯地低下头,他知道在大战期间,自己一个异族人带着信鸽出现,有嘴也说不清了。

    张顺听说他是西夏人,心中愣了一下,立刻令左右道:“给我仔仔细细搜查,一个角落也不能放过。”

    老者再次磕头哀求,“将军,小人真是西夏商人,一直在太原做生意,已经在太原呆了十几年,周围邻居都能证明,这座宅子也是小人十年前买下的。”

    “你如果真是西夏商人,我倒不为难你,等我证明了你的清白后,我自然会放了你,不过你先给我解释,这信鸽是怎么回事?”

    张顺一指旁边的鸽笼,信鸽在笼子里扑棱棱一阵煽动翅膀,又焦躁地鸣叫起来,它被关得太久,非常渴望能飞上蓝天。

    老者低头道:“小人是皮毛商人,汉名叫做李归原,党项名叫做那蒲朵,是兴庆府人,十五年前小人来太原后便定居下来开店,我兄弟在兴庆府负责收货,这信鸽是我们兄弟二人联系消息用的。”

    “你不知道宋军已发布了禁鸽令吗?”

    “小人知道,在禁鸽令发布的当天,小人便将信鸽放回兴庆府,但前几天我兄弟得到一个重要消息,又把发鸽信给我了。”

    “什么重要消息?”

    “只是....一个商业消息。”

    “说!”张顺瞪了他一眼。

    老者无奈,只得解释道:“今天北方草原爆发雪灾,大批羊被冻死,导致羊皮价格暴跌,我兄弟让我去一趟辽东,多收购一些小羊皮。”

    这时,搜查的士兵出来,向张顺躬身禀报道:“在他家中没有发现可疑之物,在几间仓库里发现大量老羊皮,足有几万张之多,从他的账簿和信件来,他应该是个毛皮商人。”

    “小人就是一个毛皮商人,那些羊皮都是几年的囤货。”

    士兵又将一卷鸽信递给张顺,里面是党项文,翻译过来就是老者说得那个消息,这让张顺心中着实深感失望,看来这老者确实是一个商人,而不是自己期待的金国探子,但他又不能指鹿为马,强指认老者是金国探子,那样做他会被都统重罚。

    张顺忽然一动,居然有几万张羊皮啊!他连忙问道:“今年羊皮应该很畅销,你为什么不卖?”

    老者苦笑一声说:“这些羊皮我哪里敢拿出来,只要被金兵发现,马上就会被抢走,如果宋军要,我可以便宜点卖给你们。”

    张顺点点头,这也算是一个收获吧!新兵正好缺少保暖的军毯,这些老羊皮可以发挥作用。

    张顺立刻让士兵去向都统制汇报,请李延庆过来看一看,是否收购这些羊皮他做不了主。

    不多时,李延庆带着十几名亲兵匆匆赶到五林巷,张顺向他汇报了查获信鸽的经过,李延庆点点头,夸奖了张顺几句,又去查看了堆满几间屋子的老羊皮,他回头问李归原道:“羊皮的市价多少?”

    “小羊皮八百五十文一张,普通羊皮五百五十文,老羊皮要一千文一张,这是去年十一月的市价,现在已经没有市场,也就没有市价了。”

    这当然是铁钱的价格,如果是铜钱,价格会便宜一半,只是现在北方市场上几乎已看不到铜钱,都是铁钱,金银铜钱都压了箱底,人们不肯拿出来,而且物价一天一变,根本没有一个准,李延庆也能理接受对方的要价,不过他有点奇怪。

    “怎么小羊皮反而贵?”李延庆不解地问道。

    “启禀经略使,小羊皮主要是量少,另外,女人的保暖中衣内都要缝制小羊皮,还有女靴也要用小羊皮,所以小羊皮的价格贵,而且在南方非常抢手。”

    李延庆点点头,“这些羊皮我都要了,你说个价格吧!”

    李归原犹豫一下道:“经略使能付银子吧!”

    “可以,不过要按一两白银兑五千文的北方价算。”

    现在各地银价不一,一般是北方银价贵,南方银价低,现在淮河以南都统一了银价,按照临安的银价,一两白银兑三千文。

    而朝廷去年夏天颁布新钱法,凡大宋治下,一律以足陌为准,也就是说一贯钱一千文,从前一贯钱是七百七十文,叫做省陌,因为银价暴涨,使钱制比较混乱,朝廷索性统一了钱制。

    临安的官价是一两银子三千文,到中原地区,官价没有了,只有市价,一两银子兑四千文,太原和河北银少钱贱,加上战乱不断,一两银子更是值五千文,这是铜钱的兑换比例,如果是铁钱,银价还要翻一倍。

    李延庆微微笑道:“那就这样定了吧!我也不要你的优惠,就按照去年十一月的市价,一两银子买十张老羊皮,这个价格如果可以接受,我们生意就成交。”

    李归原心中十分痛苦,在临安可是三张羊皮就能换一两银子,他也知道自己的货物是军队急需之物,所以他嘴上说优惠,实际上是想卖个高价,不过痛苦归痛苦,李归原也知道只能接受这个价格,至少这还是市价,如果是金兵,一文钱都不会给自己,直接征用。

    他叹了口气道:“那就这样吧!我一共有三万张老羊皮,换取三千两银子,不过经略使能否派兵保护我的安全?”

    李延庆淡淡一笑,“只要你在太原城一天,就没有人敢动你,如果你觉得银子太多不便携带,我可以给你兑换成三百两黄金,白银和黄金你自己可以选。”

    李归原想了想,“那就黄金吧!”

    黄金便于携带,而且西夏黄金更加贵重,在黑市上一两黄金可以换到十五两白银,自己更加不吃亏。

    谈完了生意,李延庆又把李归原请到大堂上,他拿着那封鸽信问道:“信中说北方草原发生严重雪灾,为什么却让你去辽东收购小羊皮?”

    论战略思想,李延庆要比张顺强上百倍,李归原随口一句话,张顺没有听出问题,却被李延庆一下子便把握住了问题的实质,辽东!

    “回禀经略使,这是我兄弟说的,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去辽东,应该是我兄弟从一些商人口中得到了什么消息。”

    商人一向是消息最敏锐的一个群体,西夏一直和辽国有大量商业往来,辽国灭亡后,这种商业往来又在夏金之间延续,这个李归原的兄弟必然得到了什么消息。

    李延庆更感兴趣是辽东的情况,如果辽东爆发雪灾,那金国也不可避免,一个国家受了严重天灾,还拿什么来支撑大规模的战争?

    如果辽东爆发雪灾的消息属实,战争就不会延续多久了。

    想到这,李延庆便嘱咐李归原道:“你继续发信给你兄弟,把辽东情况问清楚,有回信后立刻向张将军汇报。”

    “小人明白了!”

    李延庆随即返回官衙,他也需要让临安方面协助他了解辽东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