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九百一十三章 决战太原(中)
    每架投石机都有四十名士兵推动绞盘,八十架投石机吱吱嘎嘎拉开了,阳光穿过投石机巨大的躯体,将长长的身影投在地面上,十几名士兵在奋力拉拽长达六丈的抛杆,三名士兵将一块重达八十斤的巨石放入投兜,这时,投射的战鼓声轰隆隆敲响了。

    “发射!”金兵千夫长一声大吼。

    长长的抛杆纷纷弹出,将一块块重达八九十斤的巨石向城头砸去,空中出现了无数小黑点,凌厉地向城头飞来,城头士兵发一声大喊,纷纷蹲下躲避。

    ‘轰!’

    一块巨石击中了城垛,巨大的撞击力将城垛击得粉碎,顿时碎石乱飞,几名士兵躲闪不及,被乱石打得头破血流,一名士兵惨叫一声,他的胳膊被一块拳头大的石块击中,强大的冲击力立刻将他的臂骨击断,巨石击中城垛后随即弹起,余劲未消,掠过士兵们头顶向城内飞去。

    巨石带来的冲击尚未在士兵们心中消退,紧接着不远处也传来一片大喊,一块巨石击中了城头一架投石机的底座支架,将四根底柱之一击成两段,投石机顿时不稳了,摇摇晃晃,在士兵们的一片呐喊声,轰然倒在城头上,士兵纷纷躲闪,但还是有两名士兵起身不及,被压在投石机下,生死不知。

    城头下接二连三的巨石飞来,或砸中城墙,或飞过城头,到处是‘砰!砰!’的撞击声以及士兵们的叫喊声,投石机也遭到了巨大的破坏,城头上的一百二十架投石机在三轮巨石投射后便被摧毁了三成。

    不过巨石要正好砸中城头却不是那么容易,从城下向城头投石进攻,从直线是砸不中城头,除非是高仰角投射,以抛物线方式投来,且力量不轻不重,或许能有几块巨石能正好命中,可要大量巨石砸中城头,几乎不可能。

    投石机比城头宋军投石机的威力强大,这是金兵的优势,他们也充分发挥这项优势,这轮投石机大战足足抛射了十五轮,当投石机接二连三出现故障后才作罢。

    这时,一名千夫长赶来向主帅完颜斜也汇报了观察情况,金兵也搭建了三座高台,比远处的城墙略高,站在高台上可以清晰地看见城头上被破坏的情况。

    “启禀都统,宋军至少八成以上的投石机都被摧毁!”

    完颜斜也点了点头,进攻的时机成熟了,他当即下令道:“进攻!”

    ‘呜——’低沉的号角声吹响,一万奚族士兵爆发出一声大吼,开始整齐地向城池进发,队伍中扛着上百架大型攻城梯,这种攻城梯比从前的攻城梯至少宽三倍,重达上百斤,梯子下方用木板钉死,这是为了防备宋军的飞火雷攻击,梯子间的横档也不再是圆棍型,而是方形,便于士兵上梯时蹬踏。

    在上百架攻城梯中,有十架攻城梯比较特殊,它们下盘巨大,这是金兵根据在真定府缴获的飞梯而设计,这种攻城梯下方有滑轮,两根长绳紧扣梯子顶端。

    后面数百士兵奋力拉拽拉拽两根长索,梯子便会直接竖起,搭在城头上,更重要是,梯子上已经事先攀附了数十名士兵,当梯子搭成城头时,数十名士兵便立刻向城头发动攻击,尤其最上方的几名士兵可以直接飞跃上城头,故名飞梯。

    这种飞梯的使用是金人攻城的一大进步,大大缩短了金兵攀城的时间,使战争更加惨烈。

    金兵在用投石机进行了十五轮攻击后,北城上的投石机确实遭到了巨大破坏,至少八成以上的投石机被巨石砸中,破坏程度各有不同,但宋军都无法再使用投石机对前进的士兵进行远程打击。

    宋军的攻击起点从两百五十步缩减到一百五十步,这是神臂弩的有效杀伤射程,李延庆已经不再指望投石机,在敌军停止投石攻击,改成步兵进攻后,他立刻下令将震天雷和数百架小型投石机推运到南城,士兵们立刻行动起来,数千士兵推着一架架小车和带着轮子的小型投石机在城头奔跑。

    这种移动式小型投石机高度只有一人多高,大约七尺左右,相当于后世的两米出头,抛杆长两丈,可将四十斤重的震天雷抛掷到百步外,或者将八十斤的巨型震天雷抛射到五十步外。

    宋军在积累了多次防御经验后,早已找到了杀伤力最强的战术,那就是当敌军密集攻打到城下时,集中使用巨型震天雷轰击,一次性便能杀伤数千人,威力极其强大,

    这时,一万奚族金兵加快步伐奔跑起来,紧接着后面的一万契丹弓弩军也开始奔跑,但两万女真族士兵依旧按兵不动。

    奚族士兵渐渐进入一百五十步内,李延庆当即下令,“弩兵射击!”

    三千手执神臂的士兵开始向城下放箭,‘嗖!嗖!’一片密集的破空之声,三千支弩矢如一阵疾雨般射向奔跑而来的奚族金兵。

    奔跑中士兵更容易被强劲的弩矢射透,队伍中一片片士兵被射倒,但金兵依旧前仆后继地向前冲击,很快他们便冲进了百步范围内。

    王贵急道:“都统,下令用投石机吧!”

    李延庆注视着远处的另外两支万人队伍,那才是金兵的主力,他和完颜斜也斗智斗勇,既然完颜斜也一心想摧毁投石机,那就成全完颜斜也,造成一个投石机已被摧毁的假象,让完颜斜也投入更多的兵力来受死。

    李延庆坚定地摇了摇头,“投石机还不到时候,传我的命令,守城弓准备!”

    城头上三声急促的大鼓声响起,这是守城弓准备的信号,五千名弓兵站在城头后方,刷地举起了守城大弓,拉开了弓弦,箭尖四十五度角向上。

    李延庆眯眼望着敌军冲进了五十步内,他立刻下令道:“射箭!”

    梆子声骤然响起,五千弓兵一起发射,五千支弩箭如密集的蝗虫一般射向城下汹涌杀来的金兵。

    沉重而锋利的兵箭如雨点般落下,它们的杀伤力一点不亚于神臂弩,在神臂弩和守城大弓的双重打击下,一万奚族金兵在短短的一炷香时间内便伤亡了近两千余人,尸横遍地,惨嚎声不绝。

    这时,一万契丹金兵冲上来,他们是弓弩手,排列成数排,一起向城头上放箭,万箭齐发,形成了乌云般的箭云向城头飞去,强大的箭雨压制住了城头的神臂弩,给攻城的奚族金兵创造了机会。

    奚族金兵作战悍勇,尽管遭遇了守城宋军强大的弓弩打击,伤亡惨重,但他们依旧将一架架攻城梯竖起,士兵们奋勇向上攀登,城头上,一万两千宋军士兵守住了垛口,滚木礌石如雨点般砸下,一串串金兵被砸得滚翻落地,但立刻又有士兵疯狂杀上,宋军也不断伤亡,惨叫着从城头摔下去。

    这时一阵巨响,十架飞梯的底盘顶住了城墙,数百士兵在后面大吼着奋力拉拽绳索,原本平躺着的巨大攻城飞梯迅速被拉拽竖起,飞梯上挂满了士兵,足有三四十人之多,攻城飞梯正以最快的速度向城墙扑去。

    “都统,快下令用震天雷吧!”

    王贵从北城东面疾奔过来,几乎是央求地对李延庆道:“敌军攻势太猛,又有新式攻城武器,我们需要用震天雷!”

    李延庆注视着十架飞梯,依旧摇了摇头,“十架飞梯动摇不了我的意志!”

    “可他们攻上城了!”

    只见一架飞梯轰然靠上城墙,数十名士兵直接从飞梯跳上了城头,王贵指着那架飞梯大喊:““他们杀上去了!”

    李延庆一把揪住王贵的衣领怒喝道:“你他娘的被金兵吓破了胆是不是?他们有几个人,你有多少人?”

    王贵呆了一下,脸上顿时变成了猪肝色,他大吼一声,挣脱李延庆的手向城头奔去,“给我杀,上来多少宰杀多少!”远远听见王贵的吼声。

    李延庆摇了摇头,王贵已经是副都统,堂堂的从四品左威卫将军,可那种争强好胜的性格从小到现在却一点都没有变过。

    飞梯虽然攻城有优势,但毕竟数量稀少,只有十架,攻上城头的两百多名金兵只片刻便被城头上的宋军斩杀殆尽,没有一个能存活下来。

    这时,完颜斜也基本上已经能判断出,城内的震天雷确实不多了,否则在攻城这么激烈之时不会不使用,完颜斜也一颗心稍稍放下,他回头厉声喝令道:“第三军、第四军出发!”

    ‘咚!咚!咚!’

    震天的鼓声敲响了,一直站立在阵前的两万女真士兵开始发动,他们队列整齐,手执大盾和单手矛,杀气腾腾地向城池小跑奔去。

    城头上,李延庆的眼睛眯了起来,完颜斜也终于将两万精锐的女真士兵派出来了,李延庆深知杀死女真士兵对金国的压力,契丹人、奚人、汉人死得再多,金国都不会有半点怜惜,但女真士兵不同,各个女真部落会给金国统治者带去巨大的压力,会逼迫金国统治者不得不做出某种改变。

    城头上依然厮杀激烈,一架架攻城梯被推到,又一架架竖了起来,箭矢射击,滚木礌石砸下、火油燃烧,各种手段都用上了,金兵死伤惨重,但依旧前仆后继,悍不畏死。

    这时,两万女真士兵冲进了距离城墙百步内,头顶上箭雨铺天盖地射来,女真士兵纷纷举盾抵挡,迅速形成一片盾的海洋,但还是有不少女真士兵防备不及,被无孔不入的箭矢射中。

    两万女真士兵发一声大喊,向城墙奔跑,如万马奔腾,气势骇人。

    李延庆冷冷望着越来越近的两万女真士兵,下令道:“震天雷准备发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