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九百一十四章 决战太原(下)
    三百架小型投石机开始准备了,每架投石机由八人负责,其中六人负责推动绞盘,另外两人负责装弹,这一次不是石块,也不是普通的投掷震天雷,而超大型爆城震天雷。

    李延庆也是在上一次战争中因为普通震天雷不足而使用了超大型爆城震天雷,他才无意中发现这种爆城震天雷的杀伤力更强,尤其在密集人群中爆炸,巨大的冲击波使五十步内无人能幸免,就算匍匐在地上也一样躲避不过。

    为此,这次新制造的震天雷中,一半以上火药都用来制造爆城震天雷。

    但超大型震天雷也有缺陷,那就是投掷不远,毕竟八十斤重的铁疙瘩,必须要重型投石机才能投到两百步外,而小型投石机最多只能投掷到五六十步外。

    随着牛皋一声令下,三架小型投石机吱嘎嘎拉开了,八十斤重的超大震天雷安放在弹兜内,抛杆立刻被沉重的弹兜压弯了。

    李延庆依旧在注视着城下的女真士兵奔跑,此时攻城的金兵依旧是以奚族士兵为主,契丹士兵则部署在距离城墙约三十步一线的范围内,五十步一线则迅速由女真士兵聚集,他们聚集在五十步到七十步这个范围内,士兵们越来越多,几乎都要到位了,此时他们正在紧张的重新列队,尚没有意识到危机已经来临。

    “可以发射了!”李延庆冷冷下达了射击命令。

    ‘咚——咚——’

    沉闷的大鼓声缓缓敲响,随即三色令旗挥舞,牛皋大吼一声,“点火!”

    士兵纷纷用火折子点燃了震天雷的火绳,待火绳燃至壶口,三百架投石机几乎同时发射,三百颗黑黝黝的巨大震天雷向城外女真士兵头顶上飞去。

    完颜斜也突然发现了无数小黑点从城头飞起,向城外飞射而去,他一下子惊得胆寒心裂,脱口大叫一声,“不好!”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定格,三百颗超大型的爆城震天雷在密集的两万女真族士兵群中爆炸了,几乎所有城头上的宋军都捂住耳朵蹲在地上,包括正和敌军交战的宋军士兵也放弃了作战,捂住耳朵趴在地上。

    很多正在城头上厮杀了奚族士兵都意外地回头观望,而城下射箭的一万契丹族士兵是第一个发现密集的震天雷抛下,除了极少反应敏锐的士兵惊恐万分地捂耳蹲在地上外,其他士兵都没有反应过来,绝大部分女真士兵到死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先是一阵惊天动地的爆炸声,淹没了士兵的惨叫声,大地在剧烈晃动,浓烟腾空而起,迅速弥漫了大地,整个战场都安静下来。

    过了足足一盏茶的时间,城头上宋军士兵才慢慢抬起头,搭在城头上的百余架攻城梯消失了大半,就算还有十几架攻城梯,梯子的奚族士兵都已不见,爆炸声和晃动使他们站立不足,纷纷掉下城去,城下硝烟还没有散尽,地上尸体遍布,到处可见破碎的人体,地上出现了数十个大坑,鲜血已将泥土染成红色。

    绝大部分士兵都被冲击波震碎内腑而死,就算没有死的士兵也被震晕过去,远处观战的金兵高级将领们都已目瞪口呆。

    这时,李延庆高声喝令道:“全体弓弩手准备!”

    ‘咚!咚!咚!咚’密集的战鼓声敲响,八千名弓弩士兵纷纷举起弓弩瞄准城下,被震晕的士兵开始爬起身,这时,城头上的兵箭如雨点般射下,侥幸逃过震天雷爆炸的士兵也难逃兵箭的密集射杀。

    远处完颜斜也如梦方醒,大喊道:“鸣金收兵!”

    ‘当!当!当!当!’急促的收兵钟声敲响,数千士兵惊恐奔逃,城头上万箭齐发,士兵一片片惨叫着摔倒.......

    这是一场可以列为史册的战役,宋军用三百枚最先进的超大型爆城震天雷一次性炸死了三万余金兵,包括前后攻城阵亡的士兵,完颜斜也投入了四万士兵只有两千余人逃回,其余三万八千人全部战死在太原城下。

    这一场大战后,金兵在太原城下已累计阵亡了近八万人,完颜斜也再也没有攻打太原城的念头,他也没有下一步的计划,金兵就驻扎在太原城以东三十里外,大营延绵二十里,就这样和太原宋军对峙,耐心地等候春天的到来。

    ........

    时间渐渐到了二月初,河东路和陕西路的冰雪开始融化,黄河也开始解冻,冰盖上布满了裂缝,大块浮冰顺着河水缓缓漂移,发出巨大的轰鸣声。

    陕西路各地也开始冰雪消融,被冰雪堵塞了近两个月的洛水道也终于由于雪水融化而打通了。

    这天上午,从洛水道深处走出一队衣衫褴褛的士兵,队伍约百余人,互相扶持着,跌跌撞撞向路口走来,看得出他们体质极为虚弱。

    宋军已经在洛水道北口上修建了一座军城,驻军两千人,并封锁了洛水道,这时,哨塔上的一名士兵忽然看见了远处走来的队伍,他立刻敲响了警钟。

    ‘当!当!当!’警钟在旷野里回荡,惊动了军城中的宋军士兵。

    一队队全副武装的宋军士兵向向山谷入口处本来,为首大将贺宁也骑马疾奔而来,贺宁是副都统吴阶的部将,奉命把守洛水道北入口,他很清楚洛水道里有什么,原本等雪再融化一点,他就率军进入洛水道,没想到被困在洛水道中的金兵居然有人出来了。

    贺宁和所有宋军士兵一样,惊讶地望着这支鬼一样的军队,只有不到两百人,正蹒跚着向这边走来。

    “将军,他们走过警戒线了!”一名士兵小声提醒道。

    贺宁顿时醒悟,厉声大喊道:“站住,否则放箭了!”

    百步外的金兵向这边无力地摇晃着白旗,纷纷停下脚步,贺宁再次大喊:“把兵器放在地上,退回去!”

    金兵纷纷放下兵器,慢慢后退,贺宁使了个眼色,数百名宋军士兵冲上去,将兵器缴械,又将这两百余名金兵包围,贺宁催马上前,喝问道:“为首是何人?”

    担架里一名双颊深陷的中年男子慢慢举起手,声音异常虚弱道:“我是.....完颜娄室!”

    两万多人的军队被困了两个月,粮草断绝,全靠杀马度日,但就算马匹也无法满足士兵的生存需要,就在被围困第一个月后,马匹已剩下不到两千匹,求生的**迫使完颜娄室不得不对自己人下毒手,他派手下在夜间人为制造了雪崩,将他的一千心腹和主力大军彻底断绝联系,而大部分马匹都在他这一边,被隔离的金兵全部冻饿而死,他的一千士兵却得到全部的战马为粮。

    可就算这样,疾病和寒冷还是夺取了大部分人的性命,只剩下不到两百人坚持到最后。

    贺宁大喜过望,他一边急派人赶去延安府向吴阶汇报,另一方面又让军医给完颜娄室调治,这是宋金开战以来,宋军所抓获的职务最高的金兵大将,对宋军而言价值连城。

    吴阶得到消息,他也毫不犹豫,立刻用鹰信向太原城的李延庆汇报此事.......

    太原城经略府,李延庆将刚刚接到的鹰信转示众人,众将一片哗然,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被困了两个月的金兵居然还能有人活下来,简直不可思议。

    “应该说还是有可能的。”

    李延庆笑道:“这支军队中毕竟有一支骑兵,和我猜想的一样,他们靠杀马度日,苦熬了两个月,终于熬出头了,活下来的人确实也是命大,不过完颜娄室能活下来,对我们却是好事,我们有了和金兵讨价还价的基础。”

    王贵眉头一皱问道:“都统,难道我们要和金兵议和吗?”

    李延庆摇了摇头,“不是我们要和金兵议和,而是金兵要和我们议和,不过不是和我们,而是和朝廷,我已得到明确的消息,去年到今年金国爆发雪灾,牛羊被冻死过半,西夏那边也是一样,金国国力已经撑不住和宋朝交战了,我相信金朝内部议和之声已占据上风。”

    刘錡也道:“其实我们可以和金兵继续战下去,议和对我们未必有利。”

    李延庆笑了笑道:“我们是依靠坚固的城池和威力巨大的火器才勉强和金兵对峙至今,如果是原野里和金兵激战,我们几乎没有取胜的机会,所以我们也需要训练,也需要厉兵秣马,而且我们头顶还有条毒蛇,随时会来偷袭我们,收复河山不急这一时,我沉下心来,耐心和金兵打持久战。”

    刘錡和王贵都默默点头,他们明白都统的意思了。

    这时,李延庆对旁边主薄唐凯笑道:“可能要烦请唐先生回一趟临安!”

    金兵已经放弃对太原的包围,从包围改为对峙状态,事实上,太原城已经打通了和京兆府的通信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