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九百一十五章 介休出击
    介休县金兵后勤大营,这里原本有驻军一万人,是完颜昌从河东路各地抽调而来的汉军,在完颜斜也大军到来后,又增加了一万金兵驻防,新来的金兵以燕地汉军为主。

    虽然燕地汉军和河东汉军虽然都是汉人,语言面容都一样,但他们却从骨子里瞧不起汉军,他们认为自己是辽人,故国被灭,他们不得已才成为金国的臣民,而这些汉军明明是宋军,有自己的国家,却投降了异族,甘为鹰犬,令人不齿。

    正是这个缘故,燕地汉军和河东汉军泾渭分明,绝不往来,界线划得很清楚。

    燕青从上党县回来后,便化名为卢青,通过关系加入了河东汉军,成为一名伍长,下面五人都是他的斥候营手下,这天,军营轮休,燕青和往常一样来到县城的交河酒馆,这座酒馆里的一名酒保是他的手下,专门负责和太原城传递消息。

    燕青找了一个角落的位子坐下,片刻,酒保匆匆上前来打招呼,“请问军爷要吃点什么?”

    “来一壶酒,几个小菜,要两盘肉,其他就不要了。”

    酒保给他使个眼色,笑道:“军爷请稍候,马上就来!”

    酒保转身走了,燕青从酒保的眼神中便知道,今天一定有重要消息。

    不多时,酒保给他送来酒菜,在菜盘子下面压着一张纸条,上面只有两个字,‘烧营’,燕青一眼便认出,这是都统的笔迹,他心中一阵激动,终于等到这一刻了。

    烧营当然不是指烧军营,而是火烧后勤大营,燕青已经筹谋良久,就在等最后的命令。

    燕青喝了几杯酒了,便随手将刀放在桌上,起身走了,走出去没有多远,酒保从后面追来,“军爷慢走,你的刀忘记了。”

    “看我这记性,居然把吃饭的家伙给忘了。”

    他接过刀,刀明显变轻了,酒保给他使个眼色,燕青会意,接过刀便扬长而去。

    回到军营,燕青一路打招呼,很快便来到自己帐中,他向外看了看,这才取下刀细看,这种刀就是普通士兵用的直刀,和他的刀几乎一模一样,但刀把部位明显轻了很多,燕青拔出刀把,里面是长长的空管,放着三把做工极为精巧的小火石锁,这种火石锁是京城赵良火器铺制作,就像就是的打火机一样,单手就能打燃火,使用非常便利。

    这是燕青早就安排手下定制这种特殊的刀,也是因为后勤仓库内守备极严,要严格搜身三次才准进入,想带火石蒙混进去根本就不可能,燕青只能从随身兵器上做文章。

    下午,一名手下跑来禀道:“我给马老五他们说好了,今晚我们替他们当值,下次再换回来!”

    燕青点点头,轮到他们当值要十天之后了,时间上恐怕来不及,最好今晚就动手,燕青也是雷厉风行的人,之前都统没有命令,他只能等待和忍耐,现在接到都统命令,他立刻便动手了。

    “去把他们几个都找回来,我们商议一下!”

    ........

    燕青他们今晚当值是后半夜,也是从三更时分起到天亮,三更时分不到,燕青率领五名手下来到了仓库群大营,和他一起到来的还有其他五百人,他们都是后半夜的当值士兵。

    仓库群原本为一体,但自从燕山府汉军到来后,便分成了南区和北区,南区由河东路汉军负责守卫,而北区则由燕山府汉军守卫,中间隔了一条木栅栏,两支军队各司其职,互不往来。

    仓库大营门口有三道岗哨,三道岗哨都要搜身,除了兵器外,不准带进去任何物品,至于携带点火之物,一旦查获就是死罪。

    燕青和五名手下经过严格搜身后便进入了仓库大营,仓库大营占地约三百亩,有两百座各种仓库组成,这里的仓库群一直就有,并不是临时搭建的帐篷型大营,而是木制结构,燕青他们负责南区守卫,也就是粮草库,北区是军资库,由燕山府汉军士兵把守,正常的值勤是双方各出一千人,其中五百人负责外围,另外五百人负责仓库内巡逻。

    燕青在这里呆了快两个月,早把仓库了解得的烂熟于胸,他们负责草料七号库和八号库的看守,进入岗位后,六人开始迅速行动了。

    燕青用一把备用钥匙打开七号库的小门,众人进入仓库内,仓库内一捆捆的草料堆积如小山一般,从开战到现在,基本都没有用过,他们抬开仓库西北角的一块大青石板,挖开上面的泥土,下面露出一口大箱子,里面有十几只火油袋,这是他们一个月前就准备好,那时仓库还没有分南区和北区,很容易从内部搞到火油。

    众人将火油袋背负在身上,每人三袋就是三十斤,燕青将三把火石锁分给众人,又对他们道:“我们分头行动,点火后在栅栏处集结,大家动作要快,遇到异常情况要果断处置。”

    众人一起点头,六人立刻分为三队,两人一队,六人分头而去。

    由于是内部士兵操作,他们非常熟悉军队情况,汉军普遍士气低迷,军心不振,仓库内巡制度形同虚设,燕青知道当值交接后,士兵们会纷纷找地方睡觉,绝不会认真负责在仓库群中巡逻,反正外围有军队把守,他们这些内巡士兵有没有都无所谓。

    一刻钟后,最南面的一号仓库率先起火了,那也是一座草料仓库,仓库内火势不明,但浓烟却从仓库中滚滚喷出,紧接着第二座仓库也起火了,几乎是接连而来,南面的四十几座仓库都先后起火,火势迅猛蔓延,在夜间强劲南风的吹拂下,火势很快连成一片,木制建筑更如火上添油,很快便被烈火吞没了。

    ‘当!当!当!’警报声响彻仓库群,一队队士兵从军营奔来,迅速加入到救火的队伍之中。

    这时,北面仓库的三座仓库也被点燃了,这是火油仓库,它的火势更加骇人,不是发生燃爆现象,吞没了附近的几座仓库。

    两万金兵乱成一团,到处是吼叫声和斥骂声,黑暗中人影奔跑,将一盆盆水泼向仓库,俨如车水杯薪,根本没有任何作用,数千士兵正在集中抢救最北面的两座粮库,里面存放有两万石粮食,这是唯一没有着火的仓库,但火势随时会蔓延,这两座仓库迟早会被烈火吞没,抢救这两座仓库的粮食几乎成了金兵目前唯一有意义之事。

    这时,燕青带着五名手下已趁乱悄悄离开了仓库,脱去军装后奔向原野,他们不能再呆下去,明天天亮后,金兵必然会严惩当值士兵,他们还是走为上计。

    这场大火,金兵存放在介休县后勤大营内的三十万石粮食和二十万担草料全部被焚烧殆尽,包括两万桶火油和不少盔甲帐篷也被大火烧毁,次日晚上,消息便传到了太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