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九百一十六章 被迫撤军
    金兵大营在太原城东南方向四十里处,将从前的东大营和北大营合二为一,大营延绵二十余里,驻扎了十余万大军。

    但自从二十天前的攻城惨败后,金兵便偃旗息鼓了,完颜斜也深知攻下太原已不太可能,他无心继续攻城,而是保持一种对峙状态,等候完颜娄室的消息。

    完颜斜也当然已知晓完颜娄室被困在洛水道,只是黄河已经解冻,他赶去救援已经来不及,况且被困了两个月,完颜娄室生存的希望已极为渺茫,能不能还有一线生机,就看这几天冰雪融化情况。

    大帐内,完颜斜也负手来回踱步,心情显得颇为烦躁,旁边完颜昌小声道:“都帅,如果我们不去救援,恐怕狼主那边难以交代啊!”

    这也正是完颜斜也烦恼之处,按理他应该去援助完颜娄室,就算做做样子也应该去,但完颜斜也在十天前才得到确切消息,那时黄河已经处于解冻边缘,完颜斜也担心救援大军去了陕西路就回不来了,为将者,不仅要考虑进军,更首先要考虑撤退,如果一场战役只能进不能退,那这场战役必败无疑。

    完颜斜也沉默片刻道:“只能说我们得到消息的时间太晚,如果能早知一个月,相信我一定会派兵杀进陕西路。”

    完颜昌暗暗摇头,漂亮话谁都会说,当时就算不知道完颜娄室被困在洛水道,但至少也知道他们身陷陕西路,那时为什么不派军队去?说到底是完颜斜也不想派兵去救完颜娄室,现在说这些于事无补的话又有什么意思?

    完颜昌心中虽然不满,却没有吭声,就在这时,帐外有士兵禀报,“启禀都帅,李延庆派人给都帅送来一封信!”

    完颜斜也一怔,立刻问道:“信在哪里?”

    “已经送来,在卑职手中。”

    “还不快拿进来!”

    帐帘一掀,一名完颜斜也的亲卫快步走进,单膝跪下呈上一封信,完颜斜也接过信便急不可耐地打开了,他细细看了两遍,脸上渐渐变得沉重起来。

    完颜昌就站在一旁偷偷观察完颜斜也,他见完颜斜也先是吃惊,随即又十分恼怒,目光又渐渐凝重起来,他知道这封信的内容非同小可。

    “都帅,出什么事了?”完颜昌忍不住小声问道。

    完颜斜也长长叹了口气道:“李延庆说完颜娄室还活着,带着幸存的两百余人向宋军投降了。”

    完颜昌顿时倒吸一口气冷气,只剩下两百人,当初完颜娄室可是率领四万大军西征啊!难道都已全军覆灭了吗?

    “那李延庆怎么说?”完颜昌急忙追问道:“他提了什么放人条件吗?”

    “他说完颜娄室和完颜宗雅都送去临安了,如果想索回他们,可让金国派特使去临安谈判。”

    “他这是什么意思?”

    完颜斜也沉默一下道:“我估计他在暗示我们,宋金两国可以谈判了。”

    完颜昌顿时怒道:“谈判!可能吗?”

    完颜斜也却很平静,他沉吟片刻道:“是否要谈判,并不是你我能决定,也不是他李延庆能决定,现在我们的问题是,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李延庆倒是给我们一个建议。”

    “他说什么?”

    “他建议我们大军回撤河北。”

    “什么!”

    完颜昌彻底愤怒了,“他以为自己已经坐稳太原了吗?他算什么东西,居然让我们撤军,请都统给卑职三万军队,看卑职如何夺取太原。”

    完颜斜也冷冷看了他一眼,“那你先告诉我,你用什么办法来应对宋军的巨型震天雷?”

    完颜昌半晌恨恨道:“现在太原没有冰雪外壳,也未必敢在五十步投射震天雷。”

    “哼!”完颜斜也重重哼了一声,“你随便去找个城池做实验,就直接在城下爆炸震天雷,你看能不能把城池炸塌了?”

    完颜斜也多次做过类似的试验,普通震天雷对城门有作用,但对城墙,只有安放在城墙内才有效果,普通震天雷气浪冲击较弱,主要靠爆炸后的铁片和铁钉伤人,虽然超大型的震天雷确实威力巨大,但五十步外,相信依旧对城墙没有任何影响,完颜斜也和李延庆交战已久,对震天雷的性能已有充分了解。

    完颜昌却不甘心就这样撤退,他抱拳道:“我们有巨型投石机,这是我们的优势,我们可以向城头投掷火油,或者向城门重击巨石,都帅,我们完全利用这个优势来打击李延庆的嚣张气焰,现在言撤军,卑职认为太早了一点,而且我们没法向狼主交代。”

    这时,外面又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又有亲兵在帐外禀报,“启禀都帅,介休县紧急报告,仓库大营遭遇敌军火攻,损失惨重。”

    “什么!”

    连完颜斜也也惊得脸色大变,急令道:“进来汇报!”

    从帐外进来两人,一个是帐外亲卫,另一个便是从介休县赶来送信的士兵,士兵单膝跪下道:“宋军探子混入汉军,趁当值机会放火烧仓,损失异常惨重。”

    “到底有多惨重?”完颜昌一把揪住报信兵的衣襟,忍不住大吼起来。

    报信兵战战兢兢道:“主要是粮草基本上被烧毁,只抢救出两万石粮食,另外三万桶火油和两万副盔甲被烧毁,其他损失基本上就没有了。”

    连粮食都烧没有了,这还不严重吗?

    完颜斜也心中杀机顿起,立刻对亲兵道:“拿我剑去介休县,将柳大六和耶律穆的人头砍下来见我!”

    这两人一个是河东路汉军首领,一个是燕山府汉军万夫长,若不杀他们,难解完颜斜也心头愤怒。

    “遵令!”

    亲兵接过宝剑走了,这时,完颜斜也回头对完颜昌道:“你现在明白了吧!李延庆为什么敢建议我们撤军,把我们粮草都烧了,我们还能在这里呆多久?”

    完颜昌沉默片刻道:“如果撤军去河北,那河东路南部怎么办?拱手让给李延庆吗?”

    这个问题很尖锐,虽然丢掉了太原城,但并不代表河东路南部也没了,而且河东路南部十分富庶,是粮食重要产区,放弃它确实太可惜了。

    完颜斜也负手走了两步,忽然回头对完颜昌道:“我给你两万精锐骑兵,再加上介休县的两万汉军,你率四万人驻守河东路南部,一旦情况不妙,要立刻撤军去洛阳,或者撤军去河北,你可能办到?”

    完颜昌知道这时都元帅最后的决定了,他点点头道:“卑职一定会守住河东路南部,绝不会让都元帅失望!”

    完颜斜也看了他半响,又再三嘱咐道:“我并没有让你死守河东路,守得住就守,守不住就撤退,这并不丢脸,被宋军围歼,那才是我担心之事。”

    完颜昌冷笑一声,“这种事情绝不会发生!”

    ........

    次日一早,完颜斜也将两万精锐骑兵交给完颜昌,两支金兵随即分兵两路,完颜斜也率十万大军走井陉返回大名府,而完颜昌则率两万骑兵南下介休县,整顿介休县的两万守军后,大军随即南下晋州,驻扎在临汾县,由于军粮和草料严重不足,完颜昌又强制向河东路南部各州征粮二十万石,草料二十万担。

    此时正是青黄不接之时,百姓十分困难,金兵的征粮令一下,顿时民怨沸腾,愤怒的民众纷纷揭竿而起,绛州的王大庆、隆德府的刘大、蒲州的李忠、泽州的廖小利等等义军迅速形成了势力,其中以隆德府刘大的势力最大,有兵力近一万人,驱逐了知府和各县县官,号召百姓抗争到底。

    完颜昌大怒,令汉军统制赵文辉率一万汉军去镇压盘踞在上党县的刘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