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九百一十七章 上党为饵
    刘大催马奔下城墙,忧心忡忡地向校场跑去,前两个月他刚刚在太行山上建立了根基,十天前又被李应催促着下了山,重新在上党县竖旗声讨金兵,虽然投靠他的破产农民如蚁聚集,但刘大一点都高兴不起来,他心里很清楚,自己这样张扬,必然成为金兵第一个镇压的目标。

    果然不出他所料,就在刚才他接到消息,一支金兵正向上党县浩浩荡荡杀来。

    刘大催马奔到校场,校场内喊杀声震天,李应身穿盔甲,正在训练刚刚招募的五千新兵。

    李应是燕青的部将,在宋军中官任斥候营统领之职,也就是从前的偏将,他受命指导刘大的义军,这其实是李延庆吸取了宗泽的教训,宗泽没有能把河北义军整合,导致河北义军失控,最后被完颜宗望悉数剿灭,所以当河东路出现抗金义军后,李延庆第一件事就是要控制这些义军,听从自己的命令,为自己所用。

    这件事由燕青的情报营负责,燕青手下的五名统领已率人奔赴各地,指导各地义军抗金。

    “李将军!”刘大在校场门口挥手大喊。

    李应回头看了一眼校场门口满脸焦急的刘大,便将训练交给一名手下,他催马迎了上去,奔至近前,李应翻身下马笑道:“可是金兵向上党县杀来了?”

    刘大愕然,“李将军怎么知道?”

    李应微微一笑,“我也刚刚接到燕将军的鸽信,所以知道一点情况。”

    刘大最佩服燕青,能不费一兵一卒便让自己将临汾仓库搜刮一空,简直比诸葛亮还厉害,他急忙问道:“燕将军怎么说?”

    “燕将军说,一万金兵正向上党县杀来,让我们拒城严守!”

    “啊!”刘大呆住了,一万金兵,自己怎么可能抵挡得住?

    他顿时心慌意乱道:“这样的话我们必须立刻撤退入山!”

    李应摇了摇头,“这次是我们都统制的命令,要我们坚守上党,并击溃这支金兵。”

    “可是对方有一万军队啊!”

    李应笑了笑,“我们也有援军,马上就会到来。”

    刘大顿时大喜过望,“有多少援军?”

    话音刚落,一名士兵飞奔跑来禀报,“刘将军,北城外来了一支军队。”

    李应淡淡一笑,“应该是援军到了,我们看看去!”

    他和刘大翻身上马,向北城门奔去,北城门外来了一支两百人的宋军,带着五辆全封闭的驴车,除了为首的部将外,还有一名中年文士跟随他们一起到来。

    这支军队属于京兆军中火器营,火器营有士兵约一万人,在西夏战役后成立,主将是统制贡祖文,除了京兆军著名的三雷(震天雷、铁火雷、飞火雷)外,还负责其他火器使用,如引火箭、火鹞子等等,在延安府新成立的观雷军也属于火器营管辖,另外随着震天雷的使用范围逐渐细化,火器营的编制也开始细化了。

    这时大门开启,只见李应和刘大从城内骑马奔出,为首部将连忙翻身下马,上前单膝跪下行礼,“末将侯京,参见李统领!”

    侯京是火器营的将领,李应认识他,李应笑道:“都统真是照顾我们,竟然把侯将军派来了。”

    “多谢李将军夸奖,还有严先生也来了。”

    严先生便是同行的中年文士,经略府录事参军严九龄,他被李延庆任命为隆德府知府,这次是跟随前来上任。

    李应连忙上前给严九龄见礼,严九龄呵呵一笑,把李延庆的任命书递给他,李应顿时大喜,“太好了,终于有了知府,我们可以解放了。”

    李应现在兼管府衙杂事,整天有各种鸡毛蒜皮的事情来找他,搞得他焦头烂额,现在终于有知府,怎么能不让他喜出望外。

    严九龄微微笑道:“我也只是暂时兼任,正式出任还得要朝廷任命。”

    严九龄入仕二十年,各种经验十分丰富,因为不是进士出身,前十几年都是衙门小吏,自从认识李延庆后才一步步走上官阶,现在是从七品的朝散郎,他这个级别最多出任赤县令,李延庆却任命他为知府,也明着告诉他,吏部的手续后补,这就意味着他将从目前的从七品一跃升为正五品。

    严九龄并不是第一个获得这样的殊荣,之前的刘方从正八品升为从五品的鄂州知事,莫俊从正七品升为从四品的平江知府,都是属于破格提拔。

    严九龄目前还没有朝廷的正式任命,他当然需要谦虚一点。

    这时,刘大慢慢走上前,望着一百五十名宋军士兵惊愕地问道:“李将军,这就是.....援军?”

    侯京呵呵一笑,“我们不是援军,援军在驴车里呢!”

    他打开车门笑道:“刘将军不妨过来看看!”

    刘大慢慢走上前,只见车厢内整齐地摆放着数十枚黑黝黝的,俨如冬瓜一样的铁疙瘩,每个铁疙瘩头顶上还有一卷粗绳。

    “这是什么?”刘大茫然问道。

    “这就是震天雷,我不是给士兵们都训练过吗?”李应走上前笑眯眯道。

    “啊!这就是李将军所说天下第一火器?”

    李应点点头,“这就是天下威力最大的火器,它投出后,每个士兵必须捂住耳朵趴在地上。”

    刘大一脸震惊,轻轻抚摸着黑黝黝的铁壳,李应又问道:“有多少震天雷?”

    侯京走上前道:“一共三十枚,都是投掷型震天雷,另外还有两百四十枚飞火雷,对应我带来的一百二十名投雷手。”

    这次侯京一共带来一百五十名火器营士兵,其中一百二十人为投雷手,另外三十人负责控制震天雷。

    李应带众人进了城,他先领严九龄去府衙接管隆德府政务,随即带着侯京来到军品仓库,在仓库外的广场上摆放着十架火砲,用油布盖着。

    这是义军在搬运临汾县仓库物资时发现的,也一并运回了上党县。

    李应拍拍火砲笑道:“已经找工匠修缮过了,看看还能不能用?”

    侯京上前仔细查看这十架火砲,它们属于中型火砲,能将普通型震天雷投出去五十步远,差不多够用了,侯京最后点点头道:“基本上都能用,不过居然是神宗年间制造,也够古老的。”

    “主要是保养得不错,铁弩机上都抹了油,没有一点锈迹。”

    刘大在一旁道:“用它投掷震天雷,会不会伤及城墙?”

    “不会!”

    侯京笑道:“除非是挖出一块城砖把震天雷塞进去,否则震天雷炸不塌城墙,已经试验过多次,不会有问题,不过五十步外爆炸对士兵听力会有影响,要及时掩耳。”

    “这个我们已经训练过,今明两天会再轮训一遍!”

    .......

    次日中午,上党县城头上敲响了急促的警钟声,一队队义军士兵纷纷向城头奔去,这些义军在临汾县得到大量兵甲补给,每个士兵都身着皮甲,头戴铁盔,手执制式长枪,或者手执弓箭,他们在临汾县没有得到军弩,只得到三千副守城弓,李应从新接收的义军中挑选三千人,组成弓兵。

    经过近两个月的训练,最初的五千义军已经初步有军队的模样了,但新接收的五千义军还是属于民团性质,不能用于直接作战,只能作为二线士兵,主要用于弓兵。

    上党城虽然不是大城,不过它紧靠太行山,有大量石材,城墙都是采石筑成,历经百年依旧十分坚固,城池周长约二十里,城头上大约宽一丈,最宽处有一丈五尺,只能摆放中部火砲,大型火砲就无法安放了。

    五千士兵奔上西城头,除了两千长枪兵外,还有就是三千弓兵,十架火砲由两百名士兵负责,三十名火器营士兵主管震天雷的安放和点火,另外一百二十名投雷手,每人带着两套飞火雷,站在城垛后,等待着敌军开始攻城。

    只片刻,一万金兵如一条黑色的长龙,从远方官道浩浩荡荡向上党县城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