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九百一十八章 一战击溃
    赶来镇压隆德府造反义军的金兵是一万河东路汉军,他们最初是宋朝河东路南部各州的厢军,金兵占领河东路后,他们纷纷投降,被改编为河东路汉军,由河东路都指挥使柳大六统帅,柳大六也被任命为汉军万夫长、都统制,地位颇高。

    太原战役爆发后,这支军队被调到介休县负责镇守金兵的后勤重地,但柳大营没有能保住介休县粮仓而被完颜斜也下令处斩,这支军队便改由柳大六的部将赵文辉统帅,主将编制也被降级,从都统制降为统制,军队的级别也由汉军三级降为汉军四级。

    以此对应,士兵的军俸也普遍被削减三成,伙食、住宿等福利待遇也相应被降低,盔甲也从牛皮甲被降为涂墨布甲,这是金兵的奖惩制度,是对他们没有守住后勤大营的惩罚。

    一般而言,汉军分为四个级别,原辽国境内的汉人从军一般都是一级汉军,而宋朝禁军投降则属于二级汉军,宋朝厢军投降则属于三级汉军,四级汉军主要是原来的乡兵。

    但就金兵的等级而言,汉军的级别还是在最下面,低于女真士兵、渤海高丽士兵和契奚士兵,排列在最下面,而这支被严惩的军队又属于底层中的最底层,最直接的待遇是,月俸一贯钱,没有战利品分配权,每日给糙米半斤,腌菜一碟,住宿也是五十人住一顶大帐,穿布甲,戴皮盔,没有盾牌、弩箭,仅契丹长矛一杆和匕首一把。

    他们负责军队中的脏活累活,镇压农民造反的事情也丢给他们,每个汉兵额头上都有刺字,一旦逃跑被抓住,当即斩首,正因为畏惧这一点,这些士兵尽管士气低迷之极,还都不敢轻易逃跑,就算逃到宋境,也会因为额头上的刺字抬不起头来,他们只能混一天算一天。

    军队奔到上党城下,赵文辉抬头打量县城,县城没有护城河,城墙也不高,他回头喝令道:“军队集结!”

    一阵鼓声敲响,一万汉军迅速集结,赵文辉骑在战马上对一万士兵高声喊道:“对方只是造反的农民,一群乌合之众,不堪一击,你们给我打起精神来,如果剿灭这支造反军队,我们可以恢复为三级汉军,待遇又和从前一样,我承诺你们,攻破县城后,你们会得到所期待的好处!”

    他的训话迅速传遍了全军,所有士兵眼睛都亮了,虽然他们没有战利品分配权,所有战利品必须上缴,但并不代表他们得不到好处,所有士兵心里都明白,他们的好处是指女人和可藏匿的小件财宝,主要是金银和首饰,女人可以就地享用,宝石珍珠以及小锭金银都能藏匿起来,军法兵根本搜不到。

    本来气息奄奄的汉军士兵在得到主将的承诺后,一个个像打了鸡血一样的激动起来。

    赵文辉知道自己军队的士气难涨易灭,好容易涨了起来,必须抓紧时间,他来不及让士兵们的休息,拔刀一指城池大吼道:“攻城!”

    .........

    ‘咚!咚!咚!’进攻的战鼓声敲响了,一万金兵呐喊着向两里外的城池冲去。

    这次金兵带了五十架普通攻城梯,足以攻破这座被泥腿子们占领的城池。

    城墙上,李应大喊道:“弓箭手准备!”

    城头上大旗挥舞,三千名弓手立刻摆出了射箭的姿态,他们都是刚刚才接收的义军,只训练了两天,他们不需要练习准头,只要把箭往城下射去便可,他们训练的内容只有一个,什么时候准备,什么时候放箭,然后是放箭的姿势,放箭的角度。

    大旗挥舞便是准备的命令,他们需要摆好射箭的姿势,然后等待放箭的命令,放箭的命令就是梆子声响起。

    弓兵站在城墙后排,站在城垛口的是两千搏击士兵,他们是上次造反的义军,从四万人中挑出来的五千人,基本都是从前的宋军士兵,又经过近两个月的严格训练,已经成为合格的士兵。

    另外还有五千士兵则排列在城门口,由刘氏五兄弟率领,随时准备杀出城去。

    一万金兵铺天盖地杀来,声势十分壮观,令城头士兵都紧张起来,紧紧捏住了手中的长枪,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城头上参加过无数次战斗的宋军士兵都暗暗摇头,长途跋涉而来,没有休息就攻城,他们体力怎么承受得住?

    侯京低声对李应道:“金兵太轻敌了!”

    李应微微一笑,“或许他们认为义军只是一群乌合之众,可以迅速击溃,所以不需要做太多准备。”

    “那我们几时投射震天雷?”

    “等他们聚拢上来再投射,一举将他们击溃!”

    两人定下了策略,耐心地等待着敌军上前。

    金兵越奔越近,已经进入百步内,李应依旧没有下令发射箭矢,当金兵奔跑进入五十步内时,李应大喊一声,“射箭!”

    梆子声骤然敲响,三千弓手纷纷向城下放箭,他们基本上都是以六十度的斜角射向天空,一时间箭矢如雨,向城下铺天盖地射去,城下金兵没有盾牌抵挡,身上的布甲顶不住兵箭的抛射,纷纷惨叫中箭倒地,第一轮发射便射倒了五百余人。

    城头上的弓手们听见了城下的惨叫声,个个兴奋得浑身发抖,又继续张弓搭箭,向城下射击。

    数千金兵已攻至城下,一架架攻城梯搭上了城头,就在这时,躲在城垛后的投雷手出手了,他们点燃火绳,抛出了飞火雷,一只只飞火雷盘旋着向攻城梯飞去,迅速缠绕在攻城梯主柱上,随着一颗颗飞火雷轰然爆炸,攻城梯顿时被炸断了,无法再继续攻城,这些汉军士兵都是第一次上战场,从未见过飞火雷,顿时都呆住了。

    这时,李应见一万金兵基本上已聚拢城下,他下达了发射震天雷的命令。

    ‘砰!砰!砰!’

    一连串的撞击声响,十颗震天雷腾空而起,向五十步外的城头下飞去,城头上的义军士兵看见震天雷发射,纷纷趴地掩耳,这时,十枚震天雷在金兵的头顶上爆炸了,密集的淬毒铁钉射向周围士兵,铁钉穿透了士兵们的布甲,射进体内,城下士兵顿时凄厉地惨叫起来。

    紧接着,侯京下令发射第二轮和第三轮震天雷打击,战场顿时浓烟弥漫,惨呼声响彻原野,数千没有伤及的汉军士兵吓得魂飞魄散,调头便逃。

    西城门轰隆隆开启了,刘大厉声大吼道:“出城杀敌!”

    五千士兵从城内杀出来了,他们挥动刀枪,向已经被吓破了胆的金兵席卷杀去........

    一万汉军士兵从前都是厢军,投降金兵后也没有上战场的机会,他们都从未见过震天雷发威。

    这一刻,所有士兵都被吓得魂不附体,军心溃败,他们只想逃得越远越好,刘大五兄弟率领五千士兵杀出城来,汉军士兵走投无路,纷纷跪地投降,被杀死不计其数。

    这场战斗只经过了一个时辰便宣告结束了,士兵们欢天喜地打扫战场,押送战俘,这时,刘大带着两名战俘找到了李应,竖起大拇指笑道:“援军果然厉害!”

    李应微微笑道:“其实这些震天雷不算什么,只是这些金兵太差劲了。”

    “哼!一群宋人败类而已。”

    李应又问两名战俘,“他们是什么人?”

    “他们是鸽奴,负责向临汾县发放鸽信,我们还缴获了两对信鸽!”

    李应大喜,他原本是打算派人去临汾谎报军情,现在有了鸽信就更加万无一失,他连忙问两名鸽奴,“必须要你们主将的亲笔写信吗?”

    “不需要亲笔写信,但需要鸽信印章,在他的马袋中一个小木盒子里。”

    敌军主将赵文辉已经被炸身亡,战马也死了,刘大不等李应吩咐,立刻奔了出去,片刻拿来一只马袋,从里面找到了一只小木盒。

    李应接过打开,里面果然是一枚很细小的印章,“是这个吗?”

    两名士兵点点头,“就是它,但一次要发两份。”

    李应立刻写了两封同样鸽信,盖上印章,在鸽腿上系紧,两只信鸽扑棱棱飞上天空,盘旋两圈后向临汾县方向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