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九百二十一章 秦桧北使
    “高兄!”范致虚在后面喊住了正要离开大殿的高深。

    高深停住脚步,微微笑道:“今天范兄似乎有点激动啊!”

    “不是我激动,你没看出来官家的态度有点模糊吗?”范致虚意味深长道。

    高深点点头,“这样说起来,好像是有一点,官家似乎在对迎回二帝之事上有点不太热衷。”

    范致虚叹口气道:“官家的心情其实我们都能理解,他登基时间不长,而且先帝并没有退位,在法理上依旧是大宋君主,太上道君皇帝虽然承认了官家登基,但也只是一张纸条而已,并不是正式诏书,可退一万说,就算先帝归来,官家把皇位让出,他也应该不计个人荣辱迎回二帝,这是为人子为人亲应该做的事情,我们决不能因为官家眷恋皇位就放弃迎回二帝的机会。”

    高深笑了笑道:“说句良心好,官家的能力确实比先帝要强,至少在抗金上他没有优柔寡断,态度坚决,对李延庆的支持和信任也是一如既往,这才击败了西夏,收复了河东,逼迫金国不得不放弃南征计划前来议和。”

    “这个我们都知道,官家让位给先帝也只是说说而已,百官们当然一致支持官家继续治理天下,但必能因为皇位而放弃迎回二帝,那无论在道义上,还是伦理上都站不住脚,会成为官家身后之耻。”

    高深点点头,“只要解决了名份问题,我相信官家会同意范相公的方案。”

    “那高相公还是坚持战俘换土地,不肯接受二帝回归吗?”范致虚注视着高深道。

    范致虚之所以一定要说服高深,是因为他知道,高深的态度就是李延庆的态度,高深其实是李延庆在知政堂的利益代表,如果高深不肯改口,恐怕迎回二帝之事还会有波折。

    高深微微一笑,“范相公言重了,我并非不同意迎回二帝,只是在侧重方面不同,我主要是先考虑安全问题,如果能用五名战俘换回海州、邳州、宿州、亳州和颍州等五州,将极大减轻淮河一线的战略压力,当然,如果我们有更多的筹码和金兵交换,我也会建议迎回二帝。”

    “高相公的意思是,也支持迎回二帝!”范致虚目光热切地注视高深。

    “对!我是支持,只是我主张先赢得安全,再迎回二帝。”

    范致虚点点头,他现在知道李延庆的态度了,原则上支持,但不是主要诉求,这也没有关系,就看具体怎么谈判了。“

    高深又笑道:“光说服我还不够,还有秦尚书也不是很热心迎回二帝啊!”

    “他是有私心!”

    范致虚冷笑一声,“他不是高相公那样为国考虑,我怀疑他在逃回大宋一事上说了谎,所以他才不希望二帝回来。”

    “有没有私心还不能确定,但也有人支持他的观点,先以民为主。”

    “那些只是少数,可以不用考虑,关键是,我希望知政堂的意见一致,只要我们朝廷文官一心,官家再怎么不情愿,最后他也只能妥协!”

    ........

    赵构忧心忡忡回到御书房,他负手在房间里长吁短叹,他着实没有想到议和会出现这么一个结果,绝大部分百官竟然强烈要求迎回二帝。

    迎回太上皇他没有意见,那毕竟是自己的父亲,但迎回皇兄赵构却十分不情愿,皇兄名义上还是天子,并没有退位啊!皇兄回来不就意味着大宋将出现两个天子吗?

    赵构从抽屉里取出一封信,这是李延庆派人送回战俘时同时给他的一份奏折,奏折中详细汇报了陕西路之战和太原之战的始末,但赵构此时要看的并不是奏折,而是夹在奏折的一封信,李延庆在信中只写了一句话,‘一个中心为忠,两个中心为患。’

    短短的一句话却胜过千言万语,让赵构异常震动,他当然很清楚李延庆是什么意思,他也不会忘记皇兄登基时,父皇是怎么千方百计夺回皇位,大宋形成了两个中心,后患无穷,一旦把父兄迎回来,也必然会出现这个后果。

    赵构从高深的表态上就知道李延庆从内心不同意将二帝迎回,只是涉及到道义,他也不能公开反对,所以只能用这种隐晦的方式提醒自己。

    赵构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李延庆不敢公开反对,难道自己就能吗?要知道自己就算贵为天子,也顶不住文官集团的强大压力。

    赵构不由叹了口气,便将李延庆的奏折放回了抽屉,这时,一名宦官在门口禀报,“启禀陛下,秦尚书求见!”

    “宣他进来!”

    赵构对秦桧的印象极好,在杜充一案中,他别具慧眼替杜充说情,保住了文官为帅的传统,这次秦桧极力主张用五个战俘换回被掳之民,虽然在朝廷中应和者寥寥,但也显示出他对自己的忠心,光凭这份忠心就值得自己重用。

    片刻,秦桧匆匆走了进来,躬身行礼道:“微臣参见陛下!”

    “秦爱卿有什么事吗?”

    “陛下,微臣是主动请缨而来。”

    赵构一怔,“主动请缨做什么?”

    “陛下,从今天朝堂情况来看,迎回二圣几乎已是必然,微臣估计金国也不会太反对,所以微臣觉得有必要先派人去金国面见二圣,把有事情提前处理好,这样即使二圣归来也不会让朝纲陷于混乱。”

    赵构眼睛一亮,这是一个好办法,既然无法避免父皇和皇兄归来,那么就提前预防,让皇兄主动写退位诏书,让父皇以正式诏书承认自己的帝王,这样就算两人回来,自己将他们严加监视,也能在最大程度上避免皇位危机出现。

    赵构对秦桧十分赞许,能在关键之时替自己出谋划策,排忧解难,可谓股肱之臣也。

    “只是秦爱卿身为尚书,前去燕山府,会不会有危险?”

    “陛下,既然金国有诚意议和,就不会为难臣下,如果陛下不放心,可以先免去微臣尚书之职。”

    赵构点点头,“你说得对,如果金国有诚意,就不会为难朕的使者,免去尚书之职就不必了,你可放心前去,若金国胆敢为难你,他们别想让完颜宗雅回去了。”

    ........

    当天下午,知政堂拿出了谈判方案,以范致虚为谈判主使,高深和吕颐浩为谈判副使,并有各部郎中和枢密院官员为谈判成员,静候金国谈判使者的到来。

    与此同时,赵构又命秦桧为秘密使者,以送春衣为借口,前往燕山府和辽东探望自己的父皇和皇兄。

    秦桧坐船走海路北上,数日后抵达沧州,随即被数百金兵押送前往河间府,之所以秦桧被送往河间府,是因为完颜斜也正好在河间府巡视。

    两天后,秦桧骑马抵达了河间县,被金兵押进了府衙。

    完颜斜也这段时间一直在河北各地巡视,既然金国已决定和宋朝议和,那巩固现有的占领区便成为完颜斜也的头等大事。

    首先是需要恢复秩序,禁止金兵随意侵占民财和杀戮宋民,其次需要安抚各地官员,提高他们的待遇和俸禄,让他们安心为金国效力。

    完颜斜也的根本目的还是希望河北等地恢复正常生产,为金国统制提供税赋,尤其在金国本部受灾的情况下,河北和中原地区的税赋就显得十分重要了。

    这时,一名亲兵进内堂禀报,“都帅,人已经带到了。”

    “让他进来!”

    片刻,秦桧匆匆走进内堂,跪下行礼,“微臣秦桧参见完颜都元帅!”

    完颜斜也见他态度恭敬,不由满意地点点头,摆手道:“坐下说话吧!”

    “谢都元帅!”

    秦桧在一旁坐下,完颜斜也让人上茶,他笑了笑道:“在杜充之事上你做得很好,令我十分满意。”

    秦桧叹口气,“杜充仕途已绝,再想东山再起已经不太可能了。”

    “杜充以后怎么样其实我已不太关心,我只是说你遵从我的命令行事,对这件事我很满意。”

    “为都元帅效力是卑职的荣幸!”

    完颜斜也又道:“你混得不错,短短半年不到就荣升礼部尚书,我希望你能再进一步,早日进入宋朝的知政堂。”

    “卑职也是向这个方向努力。”

    “那说说看,你这次北上的目的是什么?”

    “回禀都元帅,朝廷百官一致要求迎二圣回归,可官家担心二圣回归会影响他的皇位,所以卑职主动请缨北上,想让二圣出一个正式声明,放弃皇位。”

    完颜斜也冷笑一声,“就这么自信吗?以为金国一定会放这两个父子皇帝回去?”

    秦桧沉默片刻道:“如果为金国的大业着想,卑职建议把他们放回去。”

    “为什么?”完颜斜也目光锐利地盯着秦桧。

    秦桧不慌不忙道:“卑职心里很清楚,只要这两人回去,他们必然会成为大宋内患之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