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九百二十四章 微服出巡
    父皇石破天惊的一句话惊得赵构目瞪口呆,李延庆拥兵自立!

    作为天子,赵构怎么可能不考虑这种事情,当初让李延庆坐镇西北时,赵构就反复考虑过这种可能,事实上让谁去都会有拥兵自立的风险,但能够挽救西北危亡局面,也只有李延庆。

    后来把李延庆的妻儿送去京兆,黄潜善和汪伯彦都劝过自己,最好把李延庆妻儿扣在临安为人质,但李延庆真有拥兵自立的野心,他会在意妻儿吗?

    赵构索性大度地将李延庆的妻儿送去京兆,既然已经表现对他的信任,索性人情就做到底,他李延庆真顶着天下之大不韪而拥兵自立,那也会被天下人唾骂。

    这件事太敏感,赵构一直不准百官提及,没想到父皇第一刀就是针对李延庆的拥兵自立。

    沉默良久,赵构缓缓道:“西夏攻占熙河路,秦凤路已失守近半,金兵对陕西路虎视眈眈,整个西北三路岌岌可危,李延庆力挽狂澜,击败西夏,逼迫西夏从熙河路撤军,面对金兵的西攻,他利用天气和地形,将五万入侵陕西路的金兵困死,又在太原城下大破金兵,先后歼灭金兵八万人,不仅挽救了西北,也挽救了大宋,如果他有心自立,朝廷根本管不住他,但他却把河东路的军权交出,由朝廷委派张叔夜和张浚坐镇太原府及河东路,父皇,儿臣由此推测,李延庆并无拥兵自立之心。”

    赵佶冷笑起来,“你居然把希望寄托在他本人身上,你是忘记了祖训,忘记了唐朝安史之乱和藩镇割据的教训......”

    “儿臣没有忘记!”

    赵构忍不住打断父皇的教训,“儿臣从未忘记过先祖定下的制度,只是被局势所迫,不得已而为之,如果不这样做,西北三路早已被异族所占,哪里还有机会去考虑大臣拥兵自立?”

    赵佶沉默了,过了良久,他冷冷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等收复了大宋山河,儿臣会把李延庆调回来,封他高爵,并让他子子孙孙享受荣华富贵,也算是奖励他对大宋的贡献。”

    赵佶哼了一声,不以为然道:“享受荣华富贵哪有南面称孤道寡爽快!”

    赵构心中顿时警惕起来,父皇这句话是在说他自己吗?

    赵佶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无意中泄露了内心的秘密,他继续道:“不能等收复山河后在做,必须要及时换人,趁现在宋金议和,索性把李延庆调到中原去,让文官去坐镇陕西路。”

    “多谢父皇的建议,儿臣一定会仔细考虑此事,把它稳妥解决!”

    赵构敷衍地答应了父皇,他心如明镜,宋金达成停战协议的基础就是李延庆坐镇西北,如果李延庆调离西北,金兵会毫不犹豫撕毁协议杀进陕西路,只有李延庆坐镇陕西路,才能保西北无恙,保河东路无恙。

    其实对赵构而言,李延庆是否拥兵自立还真不是问题,自己只要控制住他的财源,他也不敢做得太过分,倒是眼前这个父皇才回来三天就开始插手国事了,这才是真正值得他警惕之事。

    赵构走了,赵佶目光却阴沉不定,李延庆之事不过是他的一个发力点,他真正的目的还是想重新登基复位。

    要想废掉儿子,首先需要铲除儿子的党羽和支持者,李延庆就是第一个目标,他也是儿子的最大支持者。

    但儿子似乎也知道这一点,所以才和自己周旋,不肯听从自己的意见。

    赵佶何等老辣,就算儿子敷衍他,他也知道自己该从哪里着手。

    赵佶当即写了一份手谕,招来一名心腹侍卫,低声对他道:“辛苦你跑一趟成都,把这份手谕交给曾知府!”

    ..........

    赵构返回御书房,随即令人把临安府尹曹俨找来,不多时,曹俨匆匆赶到御书房,躬身行礼,“微臣参见陛下!”

    “曹爱卿免礼平身!”

    “谢陛下!”

    赵构笑眯眯问道:“老爷子身体如何?”

    “他身体很好,我们也没想到他居然很适应临安府这边的气候,有些老病居然也有减轻的迹象。”

    “这是好事啊!对他好,对你们曹家也好。”

    官家这句话意义深刻,曹俨心知肚明,曹家内部实际上早已经不是一条心了,老爷子在,曹家表面上还能维持团结,若老爷子去了,曹家各房恐怕就是各走各的路,各烧各的香了。

    “多谢陛下关心,我们也希望他老人家能长命百岁!”

    赵构点点头又道:“朕今天找曹爱卿来是有一件事情想商量一下,太上皇不想住在山上,想住在西湖边,看看西湖边上有没有现成的大宅子,风景好,且很幽静的官宅。”

    曹俨想了想道:“官宅最大只有五亩宅,超过二十亩的私宅也不到十座,而且都住人了,不管官府在西湖边倒有几块地,如果修建快一点,两个月就能造一座大宅。”

    赵构看看时辰,现在还不到中午,他便笑道:“今天正好有时间,朕和你一起去实地看看,选一块好地造宅。”

    曹俨吓了一跳,“陛下....陛下是要微服出游吗”

    赵构呵呵一笑,“朕又不是第一次出去,再说坐船出行,问题不大。”

    曹俨听说是坐船出行,这才松了口气,他连忙道:“卑职去安排一下,让民船先离开西湖。”

    “这倒不用,朕不想扰民,有侍卫船跟随就行了。”

    大宋皇帝在亲民这一点上做得非常不错,和天子共游西湖,在别的朝代不可想象,但在宋朝却是很正常之事。

    赵构的龙船离开了皇家码头,在曹俨的指引下向东北方向驶去,湖中有不少游玩的民船,见戒备森严的龙首船出现,民船纷纷回避,虽然侍卫船并不驱赶民船,但与天子的龙首船争道也很不妥当,大家都自觉地让开了水面。

    不多时,龙首船便渐渐接近了西北方向,临安府在西湖的东北角有大片土地,准备用来修建官宅以及官舍。

    “陛下,那里就是了!”曹俨指着远处岸上的大片空地道。

    赵构首先看了看湖水,眉头就略略一皱,这一带的湖水比较暗,似乎水底的淤泥被带起来,染黑了湖水。

    曹俨有点尴尬,连忙解释道:“这里是漕河的航道,夜里大量船只经过,影响了湖底的淤泥,不过卑职已经在考虑禁止货船进入西湖,改道走西泾河,把那边河道疏通就可行了,最迟年底完成。”

    赵构点点头,没有说什么,京城一般都需要大量物资,漕运是免不了的,他又向岸上望去,只见岸上土地很平坦,远处正在修建大量房舍,那里应该就是中低级官员的官宅和官舍了,且不说这一带根本就没有任何风景可言,连繁华的商业中心也不是,在这里造宅,档次就明显低了。

    更重要是,让太上皇和中低级官员为邻,实在不妥,赵构摇摇头道:“这边风景太差,不考虑。”

    “陛下,西湖风景好的两个地方,一个是凤凰山和螺髻山之间的小汤湾,还有就是夕照山脚下,小汤湾那块也是官府的,可以考虑在那边修建一座别宫。”

    中书省和枢密院都在小汤湾,把父皇的别宫修在那里,那不就是让父皇直接控制知政堂吗?这种蠢事赵构怎么可能去做,他沉吟一下道:“去夕照山看看!”

    夕照山在西湖的西面,正对涌金门,夕照山脚下林木参天,泉水潺潺,布金禅寺就修建在夕照山半山腰上,船只靠近夕照寺,望着浓郁的大片树林,一股清幽的气息便扑面而来。

    赵构忍不住赞道:“这里简直是神仙住的地方。”

    “陛下,这里确实很好,而且土地价格非常昂贵,比南御街两边的地价还贵,而且现在根本就买不到了。”

    “可以谈谈嘛!这边是谁的土地?”

    曹俨犹豫一下道:“这一带靠西湖边的土地都是李延庆父亲所有。”

    赵构笑了起来,“是你的亲家,宝妍斋的大东主吗?”

    曹俨点点头,“正是他,他在三年前就买下这边的土地,非常有眼光,那时这边的土地才十贯钱一亩,现在一亩至少要万贯钱了,涨了千倍。”

    “那我们就去和他谈谈,他是你兄弟的亲家,他儿子是朕的姊夫,都有亲戚关系,这个面子他应该给吧!”

    “微臣也觉得可以谈!”

    这时,赵构忽然发现树林中有大片府宅,顿时有了兴趣,便笑道:“那边有座宅子,我们去看看。”

    说完,赵构便吩咐船只靠岸,船只在一处新建的码头上缓缓靠岸,赵构和曹俨下了船,在数十名侍卫的严密保护下向百步外的宅院走去。

    这座宅子占地约五十亩左右,修建在山脚下,但地势较高,站在窗前就能越过大树看到波光粼粼的西湖,距离湖边也只有百步左右,宅子显然是新建,白墙黑瓦,极为清丽脱俗,四周鸟鸣婉转,从一片翠竹中穿林而过,台阶正对大门。

    “若能住在这里,朕都不想回皇宫了!”

    赵构连声赞叹,又让侍卫去叫门,他想进去看看。

    片刻,小门开启,里面是个头发半白的老者,侍卫向这边指了指,给老者说了几句,老者吓了一跳,连门都没有关便跑回去了。

    还不等侍卫回来禀报,大门便开启了,一名身着青色襕衫,头戴幞头的中年男子快步走出,曹俨一下子认出了他,居然是李延庆的父亲李大器。

    “陛下,他便是李延庆的父亲。”

    赵构点点头,缓缓走上前笑道:“李员外住得好悠闲啊!”

    李大器也吓了一跳,居然是曹俨陪同天子来了,他连忙上前跪下行大礼,“小民李大器拜见皇帝陛下!”

    赵构虚托扶起笑道:“快快请起,延庆是朕的姊夫,员外也是朕的外戚长辈,不必行此大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