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九百二十六章 贺兰老剑
    虽然宋朝的京兆城已经没有当年长安城的东市和西市,宋朝早已拆掉了坊墙,沿街皆可开店,不像唐朝那样必须有指定的市场,使宋朝的经济更加发达,商业也更加繁荣。

    不过除了沿街店铺外,宋朝也有商业集中之地,瓦肆便充当这种角色,它更加后世的综合体,吃喝玩乐集中在一起,但比后世综合体更加庞大,更加丰富多彩。

    京兆城有六大瓦肆,其中西城万家湾瓦子便是京兆城最大的一座勾栏瓦肆,占地约三百余亩,有各种店铺上千家,西北角还有一座蹴鞠球场,还有可容纳数千人的歌棚,眼看要到新年,万家湾瓦子内行人如织,各家店铺叫卖着来自天南地北的各种货物,热闹异常。

    李延庆和往常一样在瓦肆内随意而行,他可不是微服出行,他虽然是川陕经略使,是陕西路的最高军政长官,但他也和普通官员一样,有正常的生活,逛逛街,去酒楼喝一杯,或者去茶馆坐坐什么的,都是很正常的事情,百姓也没有因为他是最高主官而对他特别畏惧。

    宋朝是典型的市民社会,官民之间的鸿沟并不是很深,民不畏官,官不欺民,在宋朝已是很寻常之事。

    李延庆头戴硬角幞头,身穿一件白色的襕衫,腰束革带,手执一柄折扇,典型的读书人打扮,他虽然身材比较高大,但相貌却很普通,换一身寻常的人打扮,街上行人还真没有人认出他就是李经略,和李延庆同行的还有新任经略府主薄曹叶,曹叶是曹俨之子,三年前完成太学学业,赐同进士出身,出任黄州官学助教,因京兆府学升级为太学,需要大量的教授,曹叶便从黄州调到京兆,出任经学教授。

    但因为李延庆手下大量官员去河东路上任,经略府严重缺人,曹叶便被调到经略府出任主簿一职,从黄州时的从九品文林郎升为从七品朝散郎,也算是升官有术。

    曹叶性格开朗,做事稳重,又是曹家子弟,深得李延庆器重,每次出行都会把他带在身后,他就相当于后世的秘书一职。

    身后不远处跟着几名亲兵随从,若遇到什么麻烦事,还得他们冲上去。

    “官人今天还是去广济米铺?”曹叶笑问道。

    五天前,李延庆听到管家抱怨,说米价涨得太快,他便自己跑到这座瓦肆的一家米铺里买米,价格上涨了五成,原因竟然是有谣言说宋夏要重新开战,引起百姓恐慌屯粮,导致粮价普遍上涨,李延庆一方面让官府避谣,另一方面令张顺严查谣言源头。

    现在谣言已经平息,所以李延庆今天又特地来看看粮价。

    “只能说顺便看看吧!”

    李延庆笑道:“不能什么事情都要我过问,否则知府就该罢官免职了。”

    “经略说得对,这些小事插手太多也不是好事情。”

    就在这时,不远处忽然传来了呯砰嘣嘣的炮仗爆炸声,很多人都跑了过去,“好像是有新店开业了!”曹叶笑道。

    最近几个月确实有不少店铺开业,主要是宋军夺取了河东路,使陕西路有了安全保障,商人们首先考虑的是安全,当安全问题解决后,商业便迅速恢复过去的繁荣。

    今天开业的是一家皮毛店,店铺名字叫做‘贺兰老剑’,确实比较夺人眼球,而且这个名字就让人猜到,这家店可能和西夏有关。

    李延庆顿时有了兴趣,要知道西夏货物中除了毛皮、牲畜、药材、葡萄酒外,西夏的兵器和马具也极为有名。

    闻名后世的物产就有金饰鞍、冷锻甲和夏国剑,西夏的铸剑术曾一度是天下之最,连大宋天子的佩剑都是西夏宝剑,西夏的马鞍虽然没有好契丹鞍那么有名,但也是做工精致,非常注重骑士的感受,骑在马上更加舒适,能长途跋涉。

    另外西夏的铁甲也很有名,铁鹞子披挂的冷锻甲更是名震天下,这主要是西夏使用一种大型的立式双扇风箱,能使炉火温度更高,打造出的铁器质量更好。

    不过西夏铁矿石产量很低,大宋又对西夏实施生铁禁运,所以西夏剑和铠甲的质量虽高,但产量极低,在西夏只有贵族才能佩戴,另外冷锻甲也只有西夏天子的三千核心卫队披挂。

    所以李延庆看见这家店铺居然叫做‘贺兰老剑’,深感奇怪也就在情理之中了,要知道贺兰几乎就是西夏的别称。

    店铺大门上用红色彩缎扎成了各种绢花,几名伙计正在热情地招呼客人,这几年战争不绝,人们普遍缺乏安全感,兵器的生意确实不错,只要不买卖长兵器和军弩等禁品,官府也不干涉。

    李延庆颇有兴趣地走进了店铺,店铺的布置和一般的兵器铺没有区别、架子上,墙上挂满了各种刀剑弓矢,虽然叫做贺兰老剑,李延庆却没有看见一把来自西夏的宝剑。

    这时,掌柜迎上来陪笑道:“客官要买什么?”

    李延庆打量他一眼,见他并不是党项人,而是一口川音,地地道道的汉人,便笑道:“既然叫做贺兰老剑。这里可有夏国剑?”

    “有是有,只是量很少,价格很贵,所以没有摆出来。”

    “可以拿出来看看吗?”

    掌柜犹豫一下,还是和伙计从柜台下抬出一口箱子,旁边几名客人听说有夏国剑,纷纷围拢上来。

    箱子打开,里面取出了八口宝剑,剑鞘是木制,外面缝制一层华贵的豹皮,剑长适中,李延庆拾起一把剑,抽出一半,只觉一股寒气扑面而来,剑刃寒光闪闪,他在试剑木桩上轻轻一击,剑身便没入木桩。

    “好剑!好剑!”李延庆连声赞道。

    其他客人亲眼看见宝剑的锋利,纷纷上前抢剑,掌柜一把按住木箱盖子,高声道:“我丑话说在前面,这剑价格昂贵,丢了我赔不起,要想看剑,我们去里面谈!”

    “掌柜,这剑多少钱一把!”

    李延庆把剑还给掌柜,他还想看看另外七把。

    “这是正宗的夏国剑,我家东主也费千辛万苦才运到大宋来,五百两银子一口,一文不让!”

    众人顿时倒吸一口冷气,两千五百贯钱,如果是铁钱就要五千贯,还要市面少见的白银,谁买得起,众人纷纷摇头,便转身散去,待众人都走了,李延庆这才对掌柜笑道:“我们去里面谈谈吧!”

    “官人有兴趣?”

    李延庆笑着点点头,掌柜立刻将李延庆请进了里屋。

    李延庆从箱子里一把把试剑,每把剑都锋利异常,令他爱不释手,李延庆笑道:“这八口剑我都要了,价格稍稍让一让,如何?”

    掌柜呆住了,半晌才迟疑问道:“客官八口剑都要?”

    “这种夏国剑是可遇而不可求,既然被我遇到了,我怎么能放过呢?”李延庆笑道。

    掌柜沉思半晌道:“如果客官肯付黄金,那就四百两银子一口,这是最低价格。”

    李延庆也知道西夏黄金值钱,如果自己付黄金,实际上就变成了六百两银子一口,这也是赚两国金价差异,但能把黄金运回西夏,这倒是个大本事,宋夏两国都严禁金银出境,抓住就要杀头。

    不过对方居然能把西夏严禁出口的夏国剑运到大宋来,确实有点本事。

    他点点头,“那就三百二十两黄金,我回头就让人送来。”

    他给两名亲兵吩咐一声,两人立刻本回去了。

    李延庆便坐在店里等候,掌柜给他上了一杯茶,笑问道:“听口音,官人似乎也不是京兆人?”

    “我是河北相州人,现在天下大乱,大家都在背井离乡。”

    “是啊!西夏去年遭受百年罕见的雪灾,各地损失惨重,到现在还没有恢复。”

    “掌柜是党项人?”李延庆试探着问道、

    掌柜摇摇头,“我是汉人,在西夏生活了几年时间,今年才来京兆。”

    李延庆沉吟一下道:“我想再定一百把夏国剑,有没有可能办到?”

    掌柜连忙摇头,“夏国剑在西夏也很难买到,更不用说走私到大宋,这个恕我不能答应。”

    李延庆又笑道:“西夏四大禁品,夏国剑、冷锻甲、竹牛角、贺兰马,我都有兴趣,我们是不是可以合作?”

    掌柜起身把门关上,低声道:“夏国剑和冷锻甲被皇宫控制,基本上搞不到,但竹牛角和贺兰马倒有点可能,如果官人肯用黄金交易,我们来想想办法。”

    竹牛角是一种叫做竹牛的角,只产于西夏,是制弓的最好原料,交给良匠造弓,一石弓就能达到三石弓的杀伤力,西夏没有好弓匠,宋朝有最好的弓匠,却没有这种竹牛角,所以大家都想法设法用走私来解决。

    至于贺兰马,又叫山马,可以在山中奔行的战马,也是极有战略价值,尤其对斥候非常实用,被称为斥候之宝。

    李延庆点点头,“这两样,你能弄到多少货?”

    掌柜想了想道:“现在我不能回答官人,过几天吧!官人再来一趟,或许我就有消息了。”

    这时,两名亲兵提来了两包,三十二锭黄澄澄的金子,李延庆把黄金推给他,“我们成交!”

    望着黄澄澄的金子,掌柜笑眯了眼睛,抱拳道:“相信过几天,一定会有官人感兴趣的消息。”

    李延庆告辞而去,他不再逛市场,直接回到了经略府,派人将张顺找来,对他道:“万家湾瓦子有一家新开的兵器铺,叫做贺兰老店,你派得力手下盯住们,我怀疑他们向西夏偷运生铁。”

    这种走私禁品都是相互的,他们既然能把西夏的禁物运到大宋,那也能把大宋的禁品运去西夏,大宋对西夏第一禁运之物就是生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