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九百二十九章 CD知府
    中午时分,李延庆的军队抵达了汉中府南郑县,知府刘寿山、通判肖云以及团练副使张涛带着十几名官员出城迎接李延庆的到来。

    汉中府虽然行政上属于梓州路,但在军事上却由陕西经略使府管辖,李延庆翻身下马,将战马递给亲兵,走上前笑道:“刘知府,肖通判,我们好久不见了!”

    “确实好久不见了,那时李经略使还是京兆同知,这一晃就过去四年了。”

    “感谢汉中官府和汉中百姓对京兆军的支持,这次我南下既是巡视,同时也是为了感谢大家,也算是一次感恩之旅。”

    “经略大人太客气了,作为属下,支持京兆军是我们份内之事。”

    众人又寒暄几句,李延庆便在一班官员的陪同下进了城,扈青儿率领五百女兵进驻汉中军营。

    李延庆来到府衙内堂坐下,一班官员陪同两边,谦让好一会儿,知府、通判和团练副使才勉强坐下,众人一边喝茶,一边简要的汇报军政事务。

    这时,李延庆问团练副使张涛道:“汉中府目前有多少厢军?”

    “回禀经略使,大概有一千人左右,分布在三个县内,主要负责剿匪和维持秩序。”

    李延庆点点头,又问道:“我记得上个月经略使下文,要求巴蜀三路的两万厢军都要来京兆府集训,有部分州府的厢军来了,有的没有来,汉中府好像也没有来,这是为什么?”

    张涛脸上顿时露出尴尬之色,他看了看知府刘寿山,刘寿山连忙道:“张团练本来是准备带军队北上参训的,但洋山县那边忽然出现一股盗贼,张团练便率军去剿匪了,所以就没有去成。”

    李延庆当然知道这个刘知府在信口开河,找借口都不会,洋山县哪里会出现什么盗贼,无非是他们怕自己夺了地方主官的军权,扣住厢军不让回来。

    李延庆也不说破,只淡淡道:“训练对士兵们很有好处,夔州路几个州的厢军回去后都普遍反映不错,不仅军纪得到增加,士兵的体质和素质也和从前不能比,完全就像换了一支军队,反正只集训半个月,张团练最好明天就带兵出发。”

    张涛又看了一眼刘寿山,刘寿山点点头,张涛连忙起身行一礼,“卑职遵令,明天就带弟兄们去京兆府集训。”

    李延庆随即又去郊区探望几户河东路逃来的难民,询问他们生活情况,又嘱咐刘寿山和肖云要关心逃民,随后李延庆又参观了仓库,询问了今年的税赋情况,休息一夜,次日便率军启程南下。

    就在李延庆率军刚走,刘寿山立刻将一只鸽信飞往成都府。

    .........

    成都府是巴蜀地区政治中心,土地肥沃,人口众多,物产丰富,成都府路包括成都府、绵州、汉州、茂州、简州、眉州、嘉州等等十三个州府,人口数百万,是大宋目前仅次于江南东路和两浙路的税赋重地。

    成都知府叫做曾秀麟,出身彭州大族,是宰相章惇的女婿,元符二年进士及第,在朝廷资历极深,政和五年曾出任礼部尚书,政和六年在派系斗争中失利,被蔡京弹劾,被贬到成都府出任通判,宣和二年正式出任成都知府至今。

    巴蜀一向是太傅梁师成的地盘,曾秀麟也是梁师成的心腹,赵桓登基后,童贯、王黼、李彦被杀,蔡京退仕,梁师成被发配岭南,朝廷已无位高权重之臣,曾秀麟是巴蜀本土官员,又以他数十年的从政资历成为了巴蜀三路事实上的地方官领袖。

    曾秀麟政治意识极为敏锐,在朝廷中也有同盟,左相吕颐浩便是他政治同盟,当康王赵构即位后,他是地方官府中第一批上表称贺的地方主官,李纲被罢相后,天子赵构有意提升他为副相,但被他婉言谢绝,并支持朱胜非为相国。

    而当太上皇从金国返回后,他又是第一个上书慰问的地方官,赵佶被他的忠心深深感动,他由此进升为正二品特进。

    李延庆被封为川陕经略使,曾秀麟也虚与委蛇,一方面积极表态全力支持京兆军抗金,另一方面却暗中抵制李延庆落实巴蜀三路的管辖权,正是在他的授意下,巴蜀三路各州的知州们都不把政务报告交去经略府,而是直接上报朝廷,使李延庆这个川陕经略使名存实亡,依旧只有陕西经略使的实权。

    曾秀麟这两天有点心神不宁,他已经知道李延庆南下巡视的消息,他也知道李延庆为什么南下,成都府路上半年的三百万贯税钱和七十万石粮食到现在还没有解押去京兆府,李延庆名义上是来巡视巴蜀,但真正目的想必是来兴师问罪吧!

    税钱和粮食都在成都府的仓库内,但曾秀麟并不想就这么交给陕西路。

    “倒是谁在难为谁?”

    官房内,曾秀麟喝了一口茶对转运使张吉冷冷道:“他要抗金我们全力支持,一文钱也不会少给他,但现在宋金签订了五年合约,还要像去年那样支持陕西路,我觉得就没有必要了,我们也要修桥修路,也要办学,也要支付官员俸禄,如果把全部税赋都给他,我们怎么办?所以要谈一谈,以后只给一半,另一半交给朝廷也好,留作自用也好,总而言之,我们不可能再象从前那样无条件支持他了。”

    张吉陪笑着说道:“宋金协议是从五月份开始,而这次的钱粮是整个上半年的税赋,卑职的意思是说,这一次先给他们,下一次再商量。”

    “我知道,给他们也无妨,但在给之前必须先讲好章程,以后怎么给,不把以后的事情说好,这一次我就不会给他。”

    张吉心中暗暗叹息一声,李延庆那么强势的人,得罪了可不是好事了,恶人要自己去做,又不肯给自己一个变通的办法,事情很棘手啊!

    张吉犹豫一下,又硬着头皮道:“卑职听说朝廷派温御史来成都,如果卑职不给,就违背了官家和朝廷旨意,就怕御史会弹劾卑职。”

    “这或许是官家的意思,但未必是朝廷的态度,据我所知,朝廷为这件事也是争论不休,知政堂的意见是三比三,而且太上皇希望我们能恪守原则。”

    “太上皇?”

    张吉愣住了,难道太上皇也插手这件事了。

    他见曾秀麟的目光透着得意,便忍不住低声问道:“莫非太上皇和府君有联系?”

    曾秀麟得意一笑,“你以为呢?要不然我会和他李延庆撕破脸皮?”

    曾秀麟又起身拍拍张吉的肩膀,“放心吧!我手上有太上皇的手谕,不会让你被御史弹劾。”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只见成都府通判许庆微快步走进内堂,对曾秀麟笑道:“府君,汉中府的鸽信到了!”

    曾秀麟精神一振,连忙道:“快拿来我看!”

    这必是汉中知府刘寿山给自己的鸽信,曾秀麟很想知道李延庆在汉中府都问了什么问题?

    曾秀麟打开写得细细密密的鸽信,仔细地看了一遍,他点点头对张吉和许庆微道:“他果然是来催钱粮,在我的意料之中,不过他还提到了厢军去京兆府集训一事,我们的厢军去了吗?”

    许庆微笑道:“这件事我记得洪指挥使请示过府君,当时府君说如果别的府州都去了,那成都府也可以去。”

    “那别的府州都去了吗?”

    “有部分去了,但大部分都没有去,据我所知,连距离京兆府最近的汉中厢军都没有去。”

    曾秀麟呵呵笑了起来,“既然如此,我们急什么,等别的州府都去了,我们成都府厢军再去也不迟!”

    “可我们需要找一个理由!”张吉又小心翼翼道。

    曾秀麟不满地瞪了他一眼,这个张吉什么都好,就是胆子太小,需要什么理由,没有时间就是最好的理由。

    但他怕张吉担心太多,便随口敷衍道:“理由千千万,咱们运钱粮北上不是需要厢军吗?所以没法去集训,这个理由怎么样?”

    “好!好理由。”

    许庆徽和张吉交口称赞,三人一起大笑起来。

    曾秀麟心中却有点狐疑,只带五百女兵南下,这个李延庆在搞什么名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