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九百三十三章 夜夺证据
    青城山自古是蜀中著名的道教圣地和风景名胜地,以‘青城天下幽’而闻名于世,青城山方圆数百里,位于成都府、彭州和蜀州三州交界处。

    曾秀麟的家乡在彭州崇宁县,正好就是青城山北面,他家是彭州大族,随着曾秀麟在巴蜀权势滔天,曾家成了蜀中第一豪门,几乎占据了崇宁县一大半的良田,并且买下部分青城山北面山麓,修建了一座方圆三十里的山庄,起名鸣鹤山庄。

    为了维护豪门利益,曾家不可避免的建立了庄丁武装,经过十几年的不断完善,曾家已经拥有一千名庄丁,曾家也用心培养家族子弟,十几年来,不仅出了不少考中举人的文士子弟,也培养出了号称‘曾门十虎’的十名武艺高强的曾氏子弟。

    有自己的武装家丁,加上曾家几乎垄断了成都府的盐茶酒等专卖,财源滚滚,使曾家不断破禁,暗中大量购买了顺水山纹甲、乌锤甲等顶级盔甲,以及神臂弩、火药箭等严重违禁的军器,甚至还从羌人手中购买三百多匹战马,使曾家庄丁成了一支战斗力很强的私人武装。

    不过曾秀麟也怕被有心人向朝廷告发自己,所以他命令家人将一千武装家丁分散到崇宁县、导江县和郫县三县中的九座庄园中去。

    鸣鹤山庄人数最多,有三百名武装家丁,由曾门十虎中老五霹雳虎曾海和老六断门虎曾淮率领,许庆微告诉李延庆,征收抗金军费的所有账册、名册和缴税记录都藏在这座山庄内。

    一更时分,燕青率领五百士兵沿着山麓进入山庄,今晚和燕青搭档的是统领李应,李应在收编刘大义军以及歼灭完颜昌之战中立下大功,连升两级,现在已是从五品游骑将军,不过他在军中的职务还是统领,据说京兆军很快要进行军制改革,就是将统领和统制再细分三级,李应要么就是一级统领,要么就是三级统制。

    “燕哥,你说曾家干嘛要装备山纹甲、神臂弩这种严重违禁之物,他们就算穿布衣拿木棍也没有人敢惹啊!是不是太有钱了,烧得慌。”

    燕青撇撇嘴,“这些地方豪门在一个地方称王称霸习惯了,便以为自己是老子天下第一,什么朝廷禁令,根本不就放在眼里。”

    “别人不懂,但曾秀麟应该懂啊!据说他还当过礼部尚书,他怎么可能不懂朝廷规矩,我估计这老小子还是有造反的野心,假如大宋真被金兵灭了,这老小子会不会趁机自立为蜀王?”

    “闭上你的乌鸦嘴,别胡说八道!”

    李应吐了一下舌头,大宋被灭这种话还真不能乱说。

    众人动作迅速,沿着山麓迅速向山脚下走,这边都是无人区,白天或许有家丁巡逻,但到了晚上就没有人了。

    这时燕青一举手,众人纷纷停下脚步,他们此时位于一片树林中,距离山脚已不到百步,山脚下是大片草地,足有上千亩之多,这是为了养马而专门种的草地,在距离山脚约两里的草地上有两片建筑,一片修建得很雅致,应该是主人过来游玩时的住处,另一片是比较整齐的排屋,应该就是军营了。

    两片建筑相距约两里,在两片建筑的正中间有一座三丈高的木哨塔,上面隐隐有火光,一定有哨兵在上面观察,除了哨塔外,再也没有看见其他巡哨。

    李应低声对燕青道:“当心有獒犬!”

    燕青点点头,这是他们攻打西夏时的经验教训,哨兵很少时,往往是因为养有极为敏锐的獒犬。

    “我让去吧!”

    李应盯着远处的哨塔,笑了笑道:“我有经验!”

    燕青点了点头,李应随即从路边摘了野草,挤出汁液涂满了全身,他动作异常迅速向山下奔去,远远听见他的声音传来,“点火为号!”

    李应奔至山下,他身上的味道已经变成了泥土和青草混合的味道,他甚至獒犬的嗅觉,数里外就能闻到生人的气息,但对最熟悉的泥土和青草却没有兴趣。

    燕青注视着草地上李应的行动,时而匍匐不动,时而快如狡兔,燕青不由暗暗点头,不愧是十几年的老斥候,每走一步都有章法。

    半个时辰后,李应已经贴身站在哨塔下,从哨塔的宽度,他便推断出这是一座双人哨塔,不过上面应该只有一个人,连巡哨都没有,怎么可能会有两人在哨塔上。

    他动作迅速地攀上哨塔,哨塔上果然只有一人,背对着他,不断打着哈欠,李应一跃跳入塔箱,不等哨兵反应过来,‘咔吧!’一声,他便拧断了哨兵的脖子。

    他随即取出火折子,迎风一甩,火折子便燃烧起来,立刻又灭掉,再燃烧再灭,一连三次,把信号传给了山上。

    李应爬下哨塔向主人奔去,很快便和燕青以及二十名士兵在高墙外汇合了,燕青一声令下,士兵动作迅速,搭着人梯接二连三地翻进了高墙内。

    众人个个都是高手,迅速在后花园地奔行,只见一扇花窗内若隐若现有灯光透出,燕青从窗户边缘向房间里窥去,顿时吓了他一跳,一对男女正在大床上行苟且之事,女人看起来至少有四十余岁,男子却很年轻,墙边竖着一杆黑黝黝的大铁枪,至少重四五十斤。

    “六郎,庄园里众多年轻小娘你不要,为何偏偏喜欢我这老货?”

    “年轻的早玩腻了,你这个老**更有味道!”

    “若被三老爷看到,不剥了你的断门虎皮才怪。”

    “那你跑来做什么,不就是来勾引我吗?”

    .......

    两人在房间里浪语不断,燕青已经猜到里面男子是谁了,曾门十虎中的断门虎曾淮,这小子枪法得到名师真传,一套五虎断门枪颇为厉害,所以外号断门虎,此人从来都是枪不离手,若打起来,就算干掉了他,自己弟兄也会伤亡不少,更关键是他应该知道账簿藏在庄园哪里?

    这时,李应向燕青诡异一笑,从后背抽出一根长长细竹管,燕青顿时大喜,吹迷药确实是个好办法。

    李应取出一包迷药,倒进竹管里,轻轻向房间里吹去,这种迷药就像花粉一样,无色无味,颗粒极少,在空中飞舞,很容易被屋里人吸入。

    片刻,只见屋子里男人道:“我头有点晕,快扶我一下。”

    燕青和李应对望一眼,两个撞开窗子向屋里扑去,屋子里传来一声女人的尖叫,随即其他士兵也冲进去,将摔倒在地上的曾淮牢牢按住,他从不离身的大铁枪也被燕青夺在手中。

    “你们是什么人?”

    曾淮年约三十岁出头,长得十分彪悍,他原以为是进来捉奸的,所以也没怎么反抗,当他发现不对,已经被牢牢捆住。

    “你们是什么人?”曾淮大骇问道。

    “识相的就告诉我,账册藏在哪里?我饶你一命。”

    “你们....你们是李延庆的人!”

    曾淮忽然醒悟过来,前几天他听说李延庆来成都府了,今天一早大伯还派人来特地叮嘱他,找个机会把账册全部烧掉,他本来打算明天让庄丁出去拉练,然后把账册一把火烧掉。没想到晚上李延庆的人就来了。

    曾淮冷哼了一声,“你以为我会说吗?”

    这时,地上裹着一床被子的女人弱弱道:“我知道在哪里,你们....饶我一命。”

    这妇人是曾淮三叔的小妾,原本是个娼女,被曾淮三叔赎回来做小妾已经十几年了,去年她和喜欢老女人的曾淮勾搭上,就常常来山庄私通,今天却被燕青等人撞到了。

    曾淮大怒,“臭婆娘,你胆敢说出来,看我怎么杀......”

    他话没有说出来,燕青便反手一刀割断了他的喉咙,“你已经没价值了,去死吧!”

    曾淮蜷缩成一团,鲜血喷满了全身,很快便断气了。

    燕青蹲在中年妇人面前,用带血的匕首在她眼前一晃,冷然道:“你不想死就老老实实带我们去,我饶你一命,你若胆敢欺骗我,就和他去做同命鸳鸯吧!”

    妇人吓得魂不附体,连连点头,燕青站起身喝道:“把衣服穿上带我们走。”

    妇人哆嗦着穿上衣裙,带着燕青等人向内宅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