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九百三十六章 姗姗来迟
    成都城内已经乱成一团,曾家还闭门讨论是否出兵去救家主之时,曾门十虎率军向成都杀来的消息已传遍全城,曾家招募军队的小道消息早已在两年前便已是人人皆知,但一般老百姓看不懂,对此也不感兴趣,而看得懂且感兴趣的人,却在曾秀麟的淫威下不敢有任何表态。

    相反,普通百姓对曾门十虎却十分感兴趣,曾门十虎的所作所为一直是成都百姓谈论的焦点,今天又杀了谁家的儿子,昨天又抢了谁家的女儿,隔三岔五便会有类似的消息传出,使曾门十虎的凶名早已刻进了成都百姓的骨子里。

    所以当曾门十虎率军向成都杀来的消息顿时让成都百姓陷入一片恐慌之中,传言曾门十虎率一万曾家军杀向成都,一路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天还没有黑,成都各大米铺便出现了抢米风潮,成都米价从斗米三十文瞬间涨到斗米六十文,不仅是米价,银价也随之暴涨,黑市银价从之前的一两银子兑换五千文钱,一下子涨到一两银子兑换八千文钱,很多豪门大户开始携家带口离城南逃。

    整个成都城内风声鹤唳,充满了大战即将来临的恐惧。

    曾秀麟被关在府衙中的一间小屋子里,两名士兵贴身监视着他,曾秀麟醒来后也不说话,就躺在床上默默地望着窗外,此时他心中充满了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悲凉,充满对自己疏忽大意的懊悔,如果他能早看透李延庆这头狼,就不会让八千厢军北上了,他心中更充满对那些背叛自己的人的恨意,如果自己还有机会,他一定会将许庆徽、张吉这些人碎尸万段。

    不过曾秀麟心中还是有那么一线希望,这一线希望就是太上皇,他相信太上皇一定想控制巴蜀,说不定太上皇会亲自来巴蜀巡视,只要太上皇想用自己,什么欺君罔上,什么坐贪民财,这些统统都不是事。

    这时,外面传来一片愤怒的喊叫声,曾秀麟想起来了,府衙对面好像是弘升米铺,这是出了什么事?

    他终于转头看了看两名监视他的士兵,“外面出了什么事?”他冷冷问道。

    一名士兵快步出去了,不多时回来对他道:“米铺又涨价了,涨到斗米百文,买米的人很愤怒,所以都叫喊起来。”

    曾秀麟一怔,这才短短两天,米价就暴涨到斗米百文了,三倍还不止啊!这是出了什么事?

    他忍不住又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米价上涨这么迅猛?”

    这时门外传来了李延庆的声音,“是因为你们曾家十虎率领七千军向成都杀来,引起了全城恐慌。”

    李延庆出现在门口,脸上带着嘲讽的笑容,“看来你们曾家很有钱嘛!居然养得起七千军队。”

    “你胡说!”

    曾秀麟顿时激动起来,大吼道:“你血口喷人,曾家什么时候有军队要杀来?”

    这时,御史张山从李延庆身后走出来,解释道:“李经略并没有说错,曾家的军队已经杀到成都县以北三十里外,具体有多少人还不知道,整个全城都在为此恐慌。”

    曾秀麟俨如一脚踩空,坠入进了万丈深渊,他心中充满了绝望,如果真是这样,就算太上皇也保不住自己了。

    他颤抖着手指着李延庆大吼道:“你....你明明可以阻止,可你....你是故意把事情闹大,要置我曾家于死地,是不是?”

    李延庆摇了摇头,“我没有你想的那样坏,之前我下令将鹤鸣山庄的庄丁全部处死,就是想警告曾家不要乱来,但曾家并没有把我的警告放在心上,这是曾家自寻死路,与我何干?”

    “那你究竟想要什么?你说,你开出价码来,我都答应你。”

    李延庆还是摇了摇头,“现在不是我找你,而是张御史要提审你,你有什么不服可以向张御史辩解,说不定官家最后还会饶你一命。”

    说完,李延庆向张山点点头,转身便扬长而去。

    张山在曾秀麟对面坐下,平静地说道:“曾知府,我们就从抗金军费这件事说起吧!官家很重视这件事,特地飞鸽传书过来,令我务必查清真相。”

    ........

    李延庆从府衙出来,直接上了北城墙,招募的一万民夫已经进入了各自的位子,他们几乎都曾是禁军士兵,李延庆开出了月俸六贯铜钱的价码,就相当于十二贯铁钱,颇令人动心,报名十分踊跃,短短一个时辰便招募满了一万民团士兵。

    民团士兵被要求自带装备,因此装备各式各样,有的穿顺水山纹甲,有的穿皮甲,有的穿涂抹布甲,但也有不少人穿着布衣,只戴一顶头盔,兵器也是花样繁多,有长矛、长枪、还有大刀铁棍,有人佩剑,也有人佩刀,有的人拿军弩,更多是拿着弓箭。

    但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都愿意长期从军,将成为京兆军驻扎在成都府的一支军队。

    五百女兵也和御史张山一起赶回了成都城,她们将战马交给了燕青的五百斥候军,这就是李延庆的一个先手,燕青五百斥候扮作各种身份分散来巴蜀,并没有骑马,但五百女兵却骑着斥候军的战马前来,在关键时刻将战马交还给斥候军,斥候军立刻变身为一支强大的骑兵。

    而五百女兵也有任务,她们分兵两路,一半人负责守卫四座城门,另一半士兵则负责看守曾秀麟和他的族人,防止有人浑水摸鱼。

    尽管李延庆并没有把曾家的武装庄丁放在眼里,但他在另一方面还是很谨慎,成都县城内生活着近五十万人口,曾家在城内有大量店铺产业,雇佣了数千伙计,难保其中有人对曾家忠心耿耿,在混乱中帮助曾家浑水摸鱼。

    所以李延庆做了两件事,一是把曾秀麟和他的族人都关押在府衙内,同时严格保护府衙的安全,二是解散乡兵,将四座城门的控制权掌握在自己手中。

    至于燕青则率领五百骑兵藏匿在城外,准备给曾氏家丁一个迎头痛击。

    .......

    曾家的军队直到两天后才姗姗来迟,原因是曾门十虎嫌七百人太少,又在附近州县招募了不少地痞无赖,使曾家军兵力达到了两千人,穿上皮甲,头戴头盔,手执长枪战刀,使军队的声势陡然增加,黄昏时分,这支军队抵达了成都县城北面。

    城头上敲响了警钟,正在城下休息的民团士兵纷纷奔上北城头,城头上旌旗招展,刀枪如林,同样的杀气腾腾。

    三虎曾怀彪望着城头上的士兵,有些担忧地对大哥曾怀武道:“大哥,城头上军队不少啊!”

    曾怀武不屑地哼了一声,“是李延庆刚刚招募的民夫兵,很多人连盔甲都没有,一群乌合之众罢了,不用担心。”

    老二曾怀强凑上前道:“不知宁叔那边是否已准备好了。”

    曾怀武微微笑道:“我已经接到宁叔的消息,今晚三更时分动手,到时我们佯攻北城门,他们会从西门突围,老三,你带八虎和九虎去西门接应,成败与否就在此一举。”

    曾怀彪激动起来,挺直腰板道:“我明白了,请大哥放心,一定会万无一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