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九百三十八章 先发制人
    时间渐渐到了夜里的一更正时,也就是半夜十二点,一支百余人的女兵在扈青儿的率领下,正沿着一条小巷疾速奔跑,她们每人手执短矛,后背军弩,这些士兵虽然是女人,却个个身体健壮,四肢有力,奔跑起来的速度和力量完全不亚于男子,在最后还跟着两个长得像熊一般高大强壮的男兵,每人背着一只大包袱,呼哧呼哧地跟在女兵后面奔跑。

    这种雄壮身材的士兵往往来自于京兆军一个特殊军种,那就是投雷手,投雷手有两种士兵,一种身材矫健灵活,负责飞火雷的投掷,另一种就是雄壮如熊,力大无穷,他们便是负责震天雷的投掷,在实战中,往往需要精准投掷震天雷,比如将震天雷准确投入巢车内部,投石机和火砲都不行,只有靠人力。

    在京兆军中有三百名这样的震天雷投掷手,他们能精准地将四十斤重的震天雷投掷到三十步外,这次南下,就有三名投雷手跟随燕青先一步抵达成都府,他们每人携带了一颗投掷型震天雷。

    不多时,百名女兵穿过小巷抵达了三川货行,三川货行占地约有五亩,四周被高墙包围,离货行还有二十几步,众女兵都蹲在小巷内,扈青儿翻身跳上屋顶,只见她双手一甩,两把飞刀如闪电般射向两棵大树,两个黑影随即从树上栽落,这是南墙外的两个哨兵,早已被李延庆的亲兵发现,由扈青儿出手收拾掉。

    两名哨兵都是咽喉中刀,刀上淬有见血封喉的剧毒,两人痛苦得蜷缩成一团,片刻便死去了。

    扈青儿回头一招手,两名投雷手沿着梯子爬上屋顶,扈青儿指着三十步外的货行中庭对投雷手道:“那边有棵大树处就是中庭,把飞火雷投进去,你们两人一人投入中庭,另一人再稍微远一点,投入中堂。”

    按照经验,如果晚上有行动,士兵都会集中在一处等待时间到来,而能容纳一百五十人的地方,一般都是中庭加上中堂,这已经成为惯例,王宁和死士应该也是一样。

    既然有人逃脱出来,也会有女兵在外围阻击。

    两名投雷手默默点头,心中开始计算方位,这时,扈青儿向下面挥了挥手,一百余名女兵立刻捂住耳朵,跪在地上,这也是一种有效保护自己的姿势,

    两名投雷手甩燃火折子,随即点燃了火绳,两名投雷手都经过残酷的训练,看过一眼的地形都会深深刻在心中,他们从墙头跳下,奔跑了几步,猛地将手中震天雷向半空中掷去.......

    就在他们点燃火折子之时,躲在西面墙上的一名暗哨发现了火光,立刻跳下墙向中庭奔去。

    中庭地上坐满了身穿黑色夜行衣的死士,包括中堂内也坐满黑衣人,此时距离他们出发还有大半个时辰,他们和城外约好三更时分攻打西城门,那么攻打府衙就必须提前半个时辰,这样才能赶得上。

    王宁心中有点担心,他担心攻打西城的力量不足,傍晚时分特地去找了王团练,希望他尽量招募乡兵协助自己,王团练是由曾知府提拔,平时称呼自己为族公,按理应该比较可靠。

    如果王团练能召集到百余人加入自己,那今晚就有八成的可能性成功了,虽然有点冒险,但王宁犹豫良久,还是走出了这一步。

    但现在王宁却有点后悔了,这个王团练功利之心很重,他会不会为了上爬而出卖自己?但后悔也已来不及,如果王团练真有出卖自己的迹象,那必须尽快杀了他。

    就在这时,有人在院中喊道:“不好,外面发现了火光!”

    王宁心中一惊,这时,怎么回事?

    他心中忽然意识到不妙,大声喝令道:“立刻离开这里!”

    黑衣死士们纷纷站起身,准备离去,就在这时,两颗巨大的圆铁疙瘩从空中飞来,一颗落在院中,砸中了一名士兵,士兵惨叫一声倒地,另一颗则飞进了中堂,吓得堂内的黑衣人纷纷躲闪。

    王宁惊讶地望着两颗巨大圆铁疙瘩,还冒着烟,这是何物?

    就在这时,两颗铁雷猛地迸射出一道红光,几乎是同时爆炸了,惊天动地的两声爆炸在城中回响,顿时将全城百姓都惊醒了,大家都担忧之极,这是什么声音?难道十虎已经杀进了城了?

    两颗震天雷将三川货行的建筑全部震塌了,几乎被夷为平地,周围的民居也受到影响,榻了十几间屋,浓烟腾空而起,弥漫在货行上空。

    就在爆炸刚停,扈青儿大喊一声,“上!”

    女兵们纷纷从地上爬起,向三川货行的四周冲去,举起了军弩,对准了坍塌得一塌糊涂的散乱建筑。

    足足等了一足香,却没见一个人冲出来。

    扈青儿立刻喝令道:“收弩,出矛!”

    女兵又重新背起军弩,改为左手执盾,右手握短矛,从四面八方向货行内部走去,经过一道门,几名女兵顿时捂住嘴,她们看到了极为血腥的一幕。

    ..........

    李延庆很快便得到了消息,三川货行内的近一百六十人全部被炸死,没有一个活口,王宁也死在冲击波下,是被震碎内脏而死,大部分黑衣人都是这样死去。

    李延庆随即下令道:“举火!”

    城头上点燃了火堆,这就是发动攻击的信号,此时躲在数里外树林内的五百斥候骑兵早已急不可耐,忽然有人大喊:“城头点火了!”

    燕青拔出刀大吼一声,“出击!”

    五百骑兵冲出了树林,向两里外的曾家庄丁杀去,战马在旷野里风驰电掣般奔跑,强健的马蹄在地面上奔跑敲打,效果如千军万马,五百将士如烈火一般奔腾着、咆哮着,向还在茫然不知的两千私军乱匪席卷而去。

    曾怀武还在惊讶城中传来的闷雷声,巨大的爆炸声传到城外,就俨如远空闷雷声炸响,但他也知道,这不是雷声,应该是火器的爆炸声,宋军也有不少老式火器,如霹雳雷、火蒺藜等等,这种火器虽然也有巨大的响声,但杀伤力并不强大,惊吓的作用更大一点。

    但曾怀武却不知道京兆军拥有的逆天火器震天雷,这时,老三曾怀彪带着八虎和九虎从西门奔来,曾怀彪惊恐地对大哥曾怀武道:“宁叔死了!

    “什么?”

    曾怀彪指着八虎手上的一颗人头,“那是城头丢下来的,好像是宁叔的首级。”

    曾怀武上前一把夺过首级,他一眼认出,果然是宁叔的人头,他顿时大吼一声,恼羞成怒地将首级狠狠向地上砸去,宁叔被杀,意味着他的计划彻底失败了,他们怎么可能攻得进成都。

    这时,士兵们忽然又听到了另一种声响,轰隆隆的滚过地面,地面还在微微颤抖,大家不安地向四面望去。

    “那是什么?”有士兵忽然指着远处大喊。

    曾怀武回头望去,只见远处地面一片乌云正滚滚而来,尘土飞扬,极有节奏的轰隆声越来越近,分明就是马蹄之声。

    “骑兵!骑兵杀来了!”

    士兵们恐慌地大叫起来,曾怀武大喊道:“不要慌乱,给我列队作战!”

    他的命令只对七百庄丁有效,招募来的一千多地痞无赖却不听他的指挥,他们根本不知道还会遇到战争,当官兵的战马如风驰电掣般杀来时,一千多名无赖地痞立刻崩溃,他调头便亡命奔逃,丢盔弃甲,一切影响他们逃跑的东西都统统扔掉,只恨爹娘少给他们生了两条腿。

    地痞无赖的逃跑严重影响了庄丁的士气,也开始有庄丁跟着逃跑,逃跑这种事情具有极强的从众心理,谁都不想死,只是没有人敢带头,只要有一人带头逃跑,就会立刻影响到周围人的情绪,一定就会有第二个人逃跑,然后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然后越来越多。

    曾怀强大怒,一连杀数名逃跑的庄丁,大吼道:“出钱养你们,不是让你们临战逃跑的!”

    这一声怒吼震住了不少准备逃跑的庄丁,不少人又羞愧拾起了地上的长枪,但这时,骑兵已经杀到百步外,马上的斥候士兵纷纷举弩放箭,数百支箭矢射向正在集结的庄丁,庄丁措手不及,纷纷惨叫着倒下,竟伤亡了八十余人。

    同伴凄厉的惨叫声顿时让庄丁们再次醒悟过来,他们要面临一场血腥的杀戮,他们死在这里了。

    后排的庄丁纷纷丢掉兵器转身便逃,在京兆斥候军距离庄丁还有五十步时,扑面而来的浓烈杀气终于使剩余的庄丁崩溃了,庄丁开始争先恐后逃跑,恐惧得大喊大叫,这个时候逃跑已经晚了。

    斥候军分成了十队,开始在旷野里肆无忌惮地屠杀逃跑的庄丁和地痞无赖们。

    曾怀武被燕青一箭射中左肩落马,被随即奔来的战马踏碎胸膛而死,老二曾怀强和老三曾怀彪都死在乱军之中。

    这一战斥候杀戮到底,一直追出五十余里,将最后的七虎曾汉和十虎曾沱追上杀死,才完成这场一边倒的屠杀,除了数十名地痞无赖跳进江中逃脱外,其他近两千人全部被杀戮,无一活口,连同之前死在鸣鹤山庄的六虎曾淮在内,曾门十虎全部死在斥候军手中。

    经过这一战屠杀,成都府第一豪门曾家彻底败落,再也没有起来的机会。

    当天晚上,听说曾门十虎全军覆灭的消息后,被囚禁在府衙内的曾秀麟自知难逃此劫,他便用撕开的布襟在窗上自缢而死。